第207章
第207章



劉沁的行蹤其實很容易掌握,每天除了上課,校內校外愛去的地方就那麼幾個.所以在某些固定的場合遇見一些熟人,劉沁已經司空見慣.

"你你喜歡我?"劉沁玩味地看著坐在她對面的葉之秋.

葉之秋看著劉沁不為所動的反應,心里一堵,明白劉沁這人果然不好胡弄.為了掩飾心中的心虛以及給自己壯膽,他輕笑,"是啊,不行麼?"

"我承認,你的笑容很有魅力,但從你的眼中我看不到你對我有半點愛慕之.葉大校草,你接近我到底有什麼目的就直吧,犯不著讓你犧牲色相來yin沁左手托腮,右手的吸管無意識地攪動著杯中的可樂,似笑非笑地看著葉之秋,終于按捺不住出手了?她一直認為葉之秋接近她是帶有目的性的,世上哪有那麼多的巧合呢.她始終相信他倆這幾個月無數次巧遇不過是人為的安排,就不知道他是為何而來了.

葉之秋一驚,隨即一笑,眼神滿滿都是溫柔和寵溺,"原來你對自己這般沒信心啊?難道你對每位愛慕你的人都會這般懷疑和拒人于千里之外麼?"

劉沁翻了個白眼,"葉大校草,你就別裝了,你不覺得太晚了嗎?"她承認她雖然有點姿色,但也不足以到那種人見人愛的地步,他從一開始就莫明其妙地粘了上來,怎能不令她提高警惕?

葉之秋一直知道自己的優勢,也善于利用優勢.他這副皮相,再配上他溫柔深的笑容,只要是女的都難逃他的手掌心,他想不到劉沁竟然不為所動.

而他又哪里知道,劉沁的心本來就不大,她雖然有點姿色,但也只想迷住關林就好,至于其他人,她從沒放在心上過.別人的欣賞和愛慕,她亦沒在意過.

發現他怎麼,劉沁也不相信.此刻葉之秋的腦中在快速地算計著,怎麼才能順利地完成任務,他知道這是他最後一次機會了,若不成功…想到如今還躺在醫院病房里的老媽,他的心一緊.

劉沁看他不語,亦不逼問,反正她有的是時間,等得起.即使他不,于她也無礙,不過是以後提醒自己疏遠此人罷了,還有以後植物園校園後門等地還是少去吧,心里這麼想著,也免不了遺憾,話她非常喜歡植物的呢.

不過一想到有個對你意圖不軌的人掌握了你的大量行蹤,她就覺得有點不寒而粟,劉沁前頭之所以不加理會,依然我行我素,不過是以為對方一個學生,又能壞到哪去?今天之後嘛,她就得提防著了.

注意到葉之秋臉色開始陰晴不定起來,劉沁笑了笑,即使對方再有心計,也不過是個大學生罷了,而且事恐怕他所求的已到了最後關頭,若不然他也不必如此急切,露出如此多的馬腳.罷了,若他肯坦然相告,在沒有危害到自己的前提下,能幫則幫吧.

又過了十來分鍾,劉沁見他仍未開口實話,耐性已失,正打算走人的時候.

葉之秋有動作了,他快速地握住劉沁的左手,激動地問道:"沁,我那麼愛你,為什麼你要一再拒絕我呢?到底要怎麼樣你才肯相信我?"

劉沁驚愕,聽到他如此激動的話語,嗤笑一聲,用力抽回右手,嘲諷地道:"葉之秋,你既然不想實話,我就不奉陪了,你就繼續演你的戲吧."她站起來,轉身就想走.

可惜她的左手再次被抓住了,劉沁瞪著死死抓著自己的大掌,蹙了蹙眉,冷冷地斥道:"放手"

"我不放,為什麼,為什麼你就不肯給我一個愛你的機會?"著,他就跪了下去.

劉沁吃了一驚,一下子完全不知道怎麼反應,直到店里客人一個個起哄,她才回過神來.

"當眾求愛啊,好浪漫哦."

"答應他答應他"

"姐,男兒膝下有黃金,這年頭肯為了爭取你而下跪的人不多了,答應他吧."

劉沁沒理會眾人的起哄,狠狠地瞪視著這個為達目的連感都能利用的男人,"你這樣的人不配愛隨便你愛跪多久就多久吧"她實在不想再讓這場鬧劇持續下去了,用力掙脫他的箝制後,劉沁抬腳就想走.

她就不信了,缺了她,他這苦肉計還能演下去?

"真狠心啊."

在眾人的唏籲聲中,一道嬌柔的女聲突兀地響了起來.劉沁轉過頭,正好看到龍苦兒和龍淵兩人除下墨鏡,從人高的植物後面走了出來.她挑了挑眉,來都不善啊.上次的事,他們還沒找龍家算賬呢,人家又找上門來了,恐怕是欺她劉家無能吧?不過無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現在的他們或許沒有能力和龍家硬碰硬,但不代表以後沒有想到他們涉足的多種行業卻以房地產為支柱,她笑了.

"笑什麼笑?你這不要臉的女人,送上門的不要,淨會搶別人的男人"著龍苦兒就一巴掌扇了過來.

劉沁眼明手快地狠狠捏住了她的手,豈知,變故才開始,只見龍苦兒一手抓著一個開了蓋子的綠茶瓶子,把里面的液體用力地朝劉沁的方向潑過來.

況很緊急,周圍的人還沒反應過來,就連龍淵也沒料到一見到劉沁,自己妹妹竟會如此激動.

辣好痛,嗚嗚嗚…"

誰也沒看清事是怎麼發生的,只見原本潑向劉沁那邊的瓶口和液體全數倒在了龍苦兒身上,從胸口開始沿著身體一路向下,連臉上也沾了幾滴.她那粉的裙子燒灼了起來,皺皺地縮附在身上,露出裙子下被燒灼傷的皮膚.整個人吱吱作響,一陣陣白煙從她身上冒了出來.周圍的人都被這一幕嚇呆了,完全不知道怎麼反應,等被龍苦兒的痛呼聲驚醒過來時,才驚慌失措地開始緊急救施.

原來綠茶瓶子里裝的不是綠茶,而是硫酸

劉沁看著躺在地上痛得哭天搶地的龍苦兒,心有余悸,差點,躺在地上的就是她了.搞不好她還會因此毀容,想到這,她眼眶一,對擋在她前面的人充滿了感激之,她扯了扯站在她前面的江應雄的衣擺.

江應雄回過頭,劉沁注意到他身上也被幾滴硫酸濺上了,"江大哥,謝謝你,你趕緊去處理一下吧."

江應雄看著亂轟轟的店,搖了搖頭,"不礙事,等人走了我再去處理."

"苦兒苦兒,你怎麼那麼傻"龍淵跪在地上,抱著他妹妹哽咽地道.

只見龍苦兒全身濕濕的,想必是剛才有人從店後面提了水給她做了緊急處理了.

看著地上痛得直哼哼的龍苦兒,劉沁解氣之余又替她感到可悲,為了強求一份沒有結果的感,她鑽進了牛角尖,選擇了如此極端的方式,最終害人害已.

她是個醫生,雖然還沒畢業,但比起醫院的醫生來絲毫不差.她自然看得出來,龍苦兒身上的燒傷屬于三度燒傷,就算好了也會留下疤痕,除非進行殖皮才有恢複的可能.不過萬幸的是,那些硫酸沒有大面積地潑到臉上,要不然,肯定是毀容了.

看著周圍的顧客來來往往地給她做緊急措施,劉沁即使有更好的方法也不,她沒那麼聖母,在這個時候她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錯了,還讓她出手減輕她的痛苦給她治療?她做夢

若沒有江應雄,躺在地上的人九成就是她了,那麼她的一生也就交待在這了想到此,她就一陣後怕,對龍家就更憤恨了.

"救護車來了."

一群人手忙腳亂地將龍苦兒抬上救護車,接著又進來幾個警察,要他們去警局做個筆錄.劉沁請那些警察等等,讓江應雄去做下處理,又換了套乾淨的衣服,才和幾個目擊證人一同去做了筆錄.

出了警局,劉沁就和眾人分道揚鑣了.她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天蕊區,就看到焦急等在家里的劉.

最快接到消息的是劉,他一得知這事就火速給他妹妹打電話了,哪知卻提示手機關機了.

"妹妹,你有沒有怎麼樣?"劉焦急地站了起來,上下打量著劉沁.

"哥,我沒事."

見她雖然臉色不好,身上的衣物也略顯狼狽了點,但卻沒受傷時,才放下心來.

"到底怎麼回事?"劉給她倒了杯水,遞給她,讓她喝了壓壓驚,就迫不急待地想知道原因.

劉沁喝了口水,才慢慢道來.其實在的過程中,劉沁仍然覺得心里很害怕,當時事發生得很突然緊急,自己一點准備都沒有.若不是她運氣好,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接著,劉沁的親人朋友也陸續打電話過來問候,除了家人和關家的電話是由她親自接之外,其他的都交由劉幫她處理了.

推薦一本書,書名:地主婆的發家生活

作者:葡萄好酸

簡介;神奇泉水讓全家過上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