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第204章



一場事,耗費了劉沁太多的能量,只見她緊閉著雙眼喘息著,一動也不動.

"舒服嗎?"關林翻下身,溫存地攬過攤軟成一團肉泥的劉沁,頗有些得意地詢問.

劉沁累得手指都懶得動了,聞在心里狠狠翻了個白眼,累都累死了,舒服也變成不舒服了.

關林見她不答,也不以為意,讓劉沁半趴在他身上,笑得像只饜足的大貓,右手有一下沒一下地吃著劉沁身上的嫩豆腐.

她只覺得粉嫩的肌膚被他的略帶薄繭的大掌撫過時,有種麻麻的癢癢的感覺,她素來就是個怕癢的,所以此時她不安地扭動了一下,胸前的豐盈時不時地磨蹭著關林的胸膛.此時的她初經事,不了解男人的本性,床上的男人哪里禁得起**?即使是無意識的,何況關林餓了二十幾載,如今初嘗肉味,才吃了一次哪能喂得飽他?

果然,只見他眼一眯,腿間的老2又雄糾糾氣昂昂地站了起來.然後他一把扯過劉沁,矯健的身軀覆了上去,吻住她,不顧她嗚嗚的抗議,抬起她的右腳,腰身擠了進去.

劉沁只覺得狹窄的體內又被一個熟悉異物斜斜的插入.她一驚,掙紮了起來,但此刻疲軟的她哪里掙脫得了關林的箝制?只覺得下身被他硬碩的火龍快速地貫穿著,充實而滿足.

"嗚啊……哼……關,你,不要,再來了……嗯啊……"

這個春意盎然的夜晚,劉沁記不清到底做了幾次,只記得她做到最後實在是脫力不行了,整個人昏了過去,只隱約聽到了雞啼的聲音.

天已大亮,關林睜開眼睛,看向窩在他懷里的劉沁,滿眼笑意.劉沁沉睡中不安地動了動,扯動了酸痛的身子,無意識地悶哼了一下.關林這才注意到她從脖子到胸前,都布滿了青紫的吻痕,**更是腫脹不已,盡管完事之後他用溫水給她洗過又抹了一些消腫化淤的藥膏.

看到她如此,關林暗自搖了搖頭,暗了聲可惜,對著腿間八分硬的老2了句,"消停一下吧,省得她以後怕了,不肯給你吃了."

本來躍躍欲試的它瞬間垂頭喪氣,萎靡不少.關林笑了笑,輕手輕腳地下了床,走進浴室,開始洗漱起來.

今天難得是周末,關家年輕一輩的,都在睡懶覺.

而關老爺子關奶奶早就起床了,關林下得樓來,陪關老爺子在院子外打了一套拳,然後爺孫兩人回去吃了些清粥菜當早餐,又陪著關奶奶到後院給她的寶貝植物澆水除草.直忙到將近十一點,才回了屋里.

此時眾人已起床了,大多都坐在客廳里等開飯呢.

"咦,沁呢?"

吃飯了,眾人紛紛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其實他們早就注意到一向和關林形影不離的劉沁不在了,眾人多少也能猜到點原因,也都自動忽略了她.偏關自在是個嘴賤外加好了傷疤忘了疼的,老愛去招惹關林.

關林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若無其事地道:"這幾天忙里忙外的,累著她了,現在還沒醒,我索性也不叫她了,等她醒了再隨便吃點就行了."

的確是累的,不過卻不是忙累的,是你累的吧?關自在暗自腹誹.盡管關林表現得很正常,但他眉眼間自有一股饜足的喜悅,身經百戰的關自在如何不明白?

"累著了啊..."尾音拉得長長的,關自在似笑非笑地看著關林,似在等他出糗的樣子.

關林面不改色地點了點頭,"三哥,看來你昨晚睡得不錯,今天精神頭很足啊,一會陪弟弟練練拳,發泄一下你多余的精力吧."

臉皮真厚本來還想再損他幾句的關自在聽到他的邀戰,摸了摸衣服下,昨晚比試留下的瘀青腫痛的傷處,頓時決定偃旗息鼓.俗話識時務者為俊傑,他可不想再讓他揍一頓,萬一傷上加傷,他即使不死也得脫層皮.他到時找誰哭去?而且這斯的,十分陰險,從來拳頭都只往他身上招呼,每拳的力度雖不重,但架不住他招呼的面積大啊,如此便什麼柄都沒留下一點,害他想哭訴都找不著證據.

"親愛的弟弟,一會我有事要外出一趟,你要練拳,可以找大哥二哥他們啊."實在不行,你找你家的寶貝做做床上運動也行啊,照樣能發泄你多余的精力

關天德關云龍對關自在這招禍水東引很是鄙視,這人太沒品了,惹了就跑,卻拿他們來頂缸.

關自在臉皮厚,對自家兄弟的白眼視而不見,自顧自地拿碗盛飯去了.

"好了,都別了,吃飯吧.對了,謝嫂,廚房里烏雞湯可得記得用溫火燉著啊,一會沁醒了,記得讓她喝兩碗."關奶奶吩咐著.

"奶奶,沁還沒正式過門呢,你就對她這般好,孫女我不依啦."關芝潔撒嬌地道.

"你這猴子,以前常給你燉湯,可你老愛推三阻四的不肯喝,現在卻來眼人,羞不羞人?"關奶奶笑罵道.

"嘿嘿,我不管,我也要喝"她耍賴道.

"晚點吧,這湯是專門燉給沁補身子的,晚點我讓謝嫂再給你燉一道去."關奶奶笑著安撫道.

關芝潔還待問為何,卻被她老媽用腳踢了踢,她看過去.只見周海心朝她微微搖了搖頭,眼光又朝關林身上掃了掃,她瞬間明白了為何她奶奶要給她別燉一道湯了,原來那道烏雞湯真的不適合她喝啊.反應過來的她埋頭扒飯,耳根微微了一下下.

但人家關林的眼色如常,愣是沒變絲毫,這不得不讓人佩服其臉皮之厚了.

下午四點,夕陽的余渾從西邊的落地窗外灑了進來.睡足了的劉沁才迷糊地醒了過來,她看了一眼時鍾,發現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嚇得趕緊坐了起來.絲滑的薄被因了她這個動作滑了下來,露出赤lu的上身,劉沁卻渾然不覺.

"醒了?"關林從書桌上轉過來,低低地笑了.但一瞧見她那誘色可人的胴體,眼眸一黯.

察覺到他灼熱的目光,劉沁低頭一看,忙拉起腰際的薄被,覆在身上,臉地啐了一句:"色狼"

關林覺得很無辜,又不是他要看的,好吧,他承認,美色當前,他受不了那個誘惑.不過看劉沁如今那防備的樣子,他也知道難得手的,但是,他瞧了瞧外面漸漸下山的夕陽,在心里奸詐地笑了笑.

見他沒有動作,劉沁著實松了口氣,她實在是怕了他了.他昨晚那個吃相,實在是太難看了,活像幾十年沒有過女人一般,反反複複,從頭到腳,將她吃了一遍又一遍.

"對了,今天你怎麼沒叫我起來啊?"劉沁也沒想到自己會睡得那麼死,竟然一覺睡到傍晚,想到午飯時眾人因她的缺席,不知會如何笑話她呢,劉沁就覺得有點不敢面對關家眾人了.

"就想讓你多睡一會."

劉沁白了他一眼,心里暗哼,真體貼她的話,昨晚就不該折騰得那麼晚.

"我去給你放水,一會你泡個熱水澡吧,會舒服很多."關林自知理虧,忙討好地進浴室給她放洗澡水去了.

劉沁笑了笑,想下床拿套睡衣,但剛一動作,全身就像被卡車輾過般,酸痛不堪.于是她又在心里狠狠地咒了關林一頓,這才忍著痛走著.

關林走出來時,就看到她皺著張臉走路,忙上前抱起她,心疼地問道:"很疼?"

"嗯,都是你啦."劉沁的粉拳毫不客氣地往他身上招呼著.

"是是是,是我的錯,我認,別氣."關林也不掙紮,就這麼讓她發泄著,反正她那拳頭的力道,打在他身上和撓癢癢差不多.

進了浴室,關林才將她放下了地,此時浴缸的水已經滿了.

"去,給我拿睡衣進來."劉沁也是氣急了,女人脾氣發作了,對他頤指氣使道.哼,誰讓他將她弄得走步路都難?這些事自然要他做完了.

"是,老佛爺,的這就去."關林忍住笑,一本正經地道.

見他如此犧牲形象來逗她,劉沁抿嘴,轉過身去,偷偷笑了.

睡衣拿了進來,劉沁就將他打發出去了.關林遺憾地看著滿缸的熱水,歎了口氣,他以為能一起洗個鴛鴦來著.

將浴室門反鎖了,劉沁褪去絲滑的毛巾被,躺了進去.加了玫瑰植物精油的熱水能很好地緩解身體酸痛和疲勞,泡了一會,劉沁才緩緩歎了口氣,覺得全身舒爽了許多.

驀地,劉沁激動地坐了起來,掰著手指算了算,好一會,才松了口氣.前七後八,幸好幸好,沒有懷孕.她的月事一向正常,按著這日子算,出差錯的可能性很低.

不過想到今後的日子,劉沁又覺得煩惱,家有餓狼,如今天了葷,以後讓他吃素,估計是不太可能的.看來如今緊急的是,配一些不傷身體沒有什麼不良後遺症的避孕藥該立即提上日程了.

第一更到,第二更一會就去碼了,可能會挺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