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第202章



唐瑜趕緊示意王芬將東西拿出來,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一對翡翠手鐲上面.

"媽,這是劉家的回禮之一."

關奶奶一看便知這翡翠手鐲不是凡品,她伸出手,將它們心翼翼地拿了起來,端祥著.然後激動地道:"這是?"

關家眾男人不明所以地看著老太太,也不知她為何如此失態,不就是一對翡翠手鐲嗎?家里上好的都有好幾對呢.而關老爺子也皺眉深思.

唐瑜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掃了眾人一眼,笑道,"想必你們此刻一定很納悶吧?"

"哎呀,我的媽呀,你就別賣關子了,知道什麼就趕緊吧."最耐不住性子的自然是咱們關自在同鞋了.

見自家兒子這般沉不住氣,唐瑜嗔怪地瞪了他一眼.接著便道:"原來我也不是很確定,但此刻,見了**表,我便有九分把握了."

她歎了口氣,問道:"在你們看來,最頂級的翡翠是什麼?"

一干關家男子面面相覷,他們一群大爺們的,鎮日都忙著國家大事.偶爾買點首飾給老婆也是挑貴的好看的買,哪里知道到底哪種才是頂級的啊?

王芬遲疑地道:"是玻璃種的祖母綠吧?"

唐瑜點了點頭,"差不多吧,但你們有所不知,老龍種才是翡翠里的頂級品種,這名字是由乾隆禦賜的.現在的老龍種翡翠早就絕跡了,即使是母指頭般的一塊,也是價值連城,沒個一百幾十萬別想拿下來.不過正因為它的珍貴和不可再生性,大多都被人收藏在家里了,輕易不肯拿出來,所以幾乎沒有在市面上流通的.海家有件傳家寶,正是一玫老龍種的玉佩,我時有幸陪著祖父見過一次."

王芬倒是靈醒,不一會就明白了唐瑜的意思,吃驚地瞪著那對手鐲,"你的意思,不會是,這對手鐲就是老龍種的吧?"

"呵呵,你問問媽吧."唐瑜淡笑.

所有人都拿眼瞧向關奶奶,只見她拿著那對手鐲,愛不釋手地摸著,"阿智媳婦得不錯,這正是老龍種翡翠.不過這對鐲子的價值遠不止這些,你們有注意到沒,這對手鐲不僅水色透明如鏡,且隨著溫度的變化,手鐲還會呈現出不同顏色,像"變色龍"一樣."

眾人湊近一瞧,果然如此.

"這樣的手鐲,我倒見過,三十年前在上海一個大型的拍賣會上.當時有位外國人以六百萬的價格標下了."關奶奶看著眾人倒吸了一口氣的樣子,笑了笑,"而且當時那對手鐲的成色比這對還差點呢."

完,也不管眾人的反應了,拿起手鐲又摩挲起來,那愛惜不已的樣子讓關老爺子吃醋不已,哼,不就是一對破東西嘛,值得這樣?

三十年前就拍到六百萬的高價了?那現在呢?想到這,眾人真真倒吸了口涼氣,這劉家,不是一拍手起家的農家麼?怎麼會有這等極品的珍藏?

饒是一向見多識廣的關明也遲疑了,"這劉家,家底這般深厚?他們祖宗有何淵源?"這些東西,明天不是一個農家能擁有的,這里頭不會有什麼貓膩吧?

"略略查過了,追溯前五代,家族根底都很平常,不過似乎沁她奶奶謝家倒是有點淵源."關天德答道.

"爸,你,會不會連劉家也不知道這對手鐲的價值啊?"關芝潔提出了另一個看法.

"從他們給的回禮來看,似乎不大可能."關睿琢磨了一下,搖了搖頭.

關奶媽感興趣地問道:"劉家給的回禮都有哪些?"

王芬笑答道:"路路通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明珠庭園靠海別墅一套,寶馬一部,還有一些件東西等等.當然,這對手鐲也得算上去的."

"這份回禮很是厚重,且不提這對手鐲,其他的東西加起來的價值恐怕是咱們送出的幾倍啊.這劉家也真疼女兒."唐瑜歎道,縱使他們關家嫁女,也未必能比這厚重多少就是了.

眾人沉默,以前還覺得劉家高攀了自家,但此刻他們明白,家底豐厚的劉家要挑個好女婿也是容易的.若不是真看上了關林,人家也未必願意嫁進他們這種高門大院來受拘束,畢竟有錢還怕過不了舒心日子啊.關家人雖然自有一股優越感,但也並不愚笨盲目,不會真以為除了關家男兒,外面就沒有好的了.

"這堂也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在石頭堆里淘出珍珠,矮個子里挑到了一個高個的."關自在想到自己將要娶的暴力女,憤憤不平地嘟嚷.

"混什麼呢你?"唐瑜笑罵.

"那這對手鐲的來曆?"這對手鐲實在太蹊蹺了,不弄清楚總讓人不放心啊.

"這有什麼難的,一會吃飯的時候問一下沁不就行了?"關自在渾不在意地道.

眾人相繼點了點頭.

"阿睿家的,等問明了來由,若沒有什麼不妥之處的話,就將這些東西交回給沁吧,那孩子我瞧著也是個穩妥之人,定能好好保管這些東西的."關奶奶最後輕輕撫摸了那地老龍種手鐲一遍,不舍地將它們遞還給王芬.

王芬大急,"媽,這手鐲這般貴重,自然是由你保管較為妥當,沁縱然比同齡的孩子穩重不少,但終究也才二十左右,我怕..."其實這些都是借口,她這麼無非是想討她歡心罷了.

"糊塗這些東西本就相當于親家那頭給的嫁妝,自然是要全數交到沁手里的.你想想,以前我可有強硬地要求保管你們的嫁妝?"關奶奶輕斥,她知她也是一片好意,想讓她將手鐲留在身邊多看些日子.話,只要是個女的,斷沒有不愛珠寶首飾的,她自然也不例外.但君子不奪人所愛,而且若她這般做了,成了什麼人了,所以此風不可漲.

這對老龍種手鐲,是劉沁整理太叔公太叔婆遺物時發現的,當時在他們的書櫃里給她留了一封信,給她留了東西,就放在廚房右側第一棵龍眼樹下.之後她便將東西挖了出來.當時她也沒想太叔公夫婦會給她留了一箱珠寶,箱子里同樣有一封信,是太叔婆囑咐她的,這些東西全是她以前的陪嫁,如今就留給她當嫁妝了,請她好好愛惜,還特意了其中兩對老龍種鐲子的價值,希望她能善待它們.

後來她查看了一下,發現箱子里面除了兩對老龍種手鐲外,還有一些溫玉軟玉純金白銀打造的首飾物件.想起太叔婆的牽掛和托付,頓時覺得手里的箱子無比沉重.後來她也沒藏私,把東西拿回家給長輩看了.

劉媽倒是愛不釋手,不過她倒是個沒眼光的,眼睛光盯著那些金銀之類的首飾了,看不出那兩對手鐲的價值.當時劉爸沉默了一下,就讓劉沁將它們收起來,劉媽不甘心也沒法.不過當時劉沁拿出其中一對老龍種手鐲,讓劉媽收著當傳家寶,等哥哥弟弟結婚時,一人一個.當時劉爸覺得不妥,劉沁勸他這些東西既然太叔婆給了她,那她就有權力處置它們,劉爸這才妥協了.

劉沁對劉媽保管這對鐲子也沒什麼要求,只不准賣掉,為防劉媽不識貨,她還特意明了這對手鐲的珍貴之處,而且她所的並不誇張,都是她從網上獲取而來的信息.當時劉媽嚇得再也不肯碰那手鐲一下,劉爸當時也吃了一驚.

後來劉沁訂婚,這對手鐲是劉媽放下去,當日她得知女兒未來夫家是閥門大家時,著實愣了好一會,差不多兩天才回過神.她將如此珍貴的東西放下去當陪嫁,自然是不想關家那邊看輕了劉沁.劉沁見她執意如此,怎麼也不聽,就由著她了.她只希望在它們回到自己手上之時不要磕著碰著了.而訂婚當日關家送的聘禮,劉爸也一並交給了劉沁,由她自己保管著.

吃過飯,王芬為代表問了那對手鐲的來曆,劉沁如實了,這也沒什麼可隱瞞的.

來曆正常,關家眾人松了口氣,王芬板著張臉佯怒道:"你這孩子,當**父母回禮的時候你也不提點一下,要是我粗手粗腳地將它們磕著碰著了怎麼辦?到時候心疼的還不是你啊?"

劉沁趕緊賠笑;"媽,當時我一時緊張,倒忘了這茬,不過媽您素來是個細心穩重的,什麼東西交到您手里我們就能放一百二十個心了."當時她可不能那種話,讓人聽了不舒服,所以即使自己也擔心著,也只能閉嘴不提.

這話關媽媽聽著舒服,于是笑罵道:"你這孩子,原來就指著我幫你管東西了?喏,這些東西你拿回去自己管著吧,我可不幫你保管了.省得我整日擔心遭賊惦記睡不著覺,有個萬一,十個我都不夠賠給你的."著就將那些東西塞到劉沁手里.

此話一出,大伙都笑了.

劉沁笑道:"媽亂呢,應該十個手鐲都不夠賠一個您才對."

關媽媽罷罷手,"得得得,被你這麼一捧,我反而擔心賊人惦記著我這身皮肉了."

眾人笑得更歡了,劉沁抿嘴,靠著關林偷著樂.

書名:《異界絕色逍遙》

書號

作者:非零

簡介:穿成花癡好色女,且看她在魔法世界如何玩轉眾美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