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第189章



給兩人安排好房間後,她就迫不急待地拉著時安安烤問了.

",你們怎麼走到一塊的."劉沁體內的八卦因子難得發作起來了.

"就是,就是那樣了啊."時安安害羞.

在劉沁不斷追問下,時安安才吞吞吐吐地出兩人發展的過程.原來剛到北京那會,南北差異以及剛進入一個陌生的環境,都讓第一次在外地生活的她多少惶恐不安,好在當時夜殤也是同一個學校的,盡管專業不一樣,但至少也算有個熟人了.他時不時幫幫她搬這抬那的,一來二去的,兩人漸漸就培養出感來了.

如今趁來C市游玩兼看望劉沁之際,將新任男友拉出來溜一溜了.

弄明白了前因後果,劉沁為此感歎了一翻,她真沒想到兩人竟然走到一起了.想當初初高中幾年,兩人都沒什麼交集的樣子,想不到上了大學竟然擦出了火花,難道大學真的是培養愛的搖籃麼?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呼.盡管時安安一直不用她陪,但劉沁還是向學校請了幾天假,陪著他們兩個將C市著名的景點好好游玩了一翻.

五點多,吃了飯,劉沁和時安安將用過的餐具收拾好,時安安就回房去了.劉沁看了看天色,覺得尚早,就拿著鐵釗和水壺等工具到藥圃侍候藥草去了.

"劉沁,這幢別墅是你的吧?"夜殤不知何時已經來到劉沁身後.

"是啊."劉沁收集藥草的手頓了頓,若無其事地承認了.反正這房子的確是她的,她又不偷不搶,光明正大掙來了,有什麼不好承認的.

"呃..."

本來夜殤心里有就八分的把握,但聽到劉沁如此爽快地承認,他的心里還是波濤洶湧,好一陣翻騰.真是人比人氣死人,本來他以為他已經夠優秀的了,上了大學至今,不僅將年級里的獎學金收入襄中,更找了份高收入的兼職.如此一來,不但解決了學費和自己的吃飯問題,有時還可以給家里寄點錢補貼家用,雖然他家如今也不缺他這份錢了,但這也是他的一分心意.

和他同年級的,少有人能及得上自己的.不過如今和劉沁一比,頓時覺得自己又落後了許多.他一邊得意于自己的猜中了卻一邊沮喪不已,人心就是這般茅盾.

"哎,現在看來,咱們同學中還是你混得最好啊."夜殤感歎.

劉沁不置可否,她無需和別人攀比什麼,她所做的一切一開始不過是為了全家能生活得更好,不為金錢所困罷了.俗話,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她沒有那麼宏大的志願,不過在力所能及的況下,幫助村里的人改善一下生經濟和生活她還是願意的.

劉沁回頭看了夜殤一眼,她一直都知道夜殤是個很有野心的男生,能力也不錯.其實她打心底里不看好他們這一對,安安的性格太弱而且很粘人,雖然現在變得比以前堅強了點,但她仍然是那種需要男友老公全程呵護的女人.

而夜殤則是一個事業心很強的人,做事風格也很強硬.現在他在大學還好點,大學畢業後的兩年正是創業最艱難的兩年,難保他不會因為事業的忙碌而忽略安安的感受.這正是劉沁所擔心的,到時若真是這樣,安安的日子恐怕就不好過了.哎,到時也不清誰對誰錯,只能兩人性格不合罷了.

算了,劉沁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覺得自己有點杞人憂天了.這都是幾年後的事了,想那麼遠,真是咸吃蘿蔔淡操心了.現在的大學生嘛,只要當下高興就好,畢業的事畢業再想唄.

撇開夜殤是安安男友這層因素,劉沁個人是蠻欣賞夜殤這個人的,他真是一支很有上漲空間的潛力股,時安安把賭注壓他身上,還是挺不錯的一個選擇.

"對了,你姐姐最近如何?"夜薰,現在應該過得不錯吧.人各有志,自己看開點吧.

"嗯,挺不錯的,前兩個月才生了個男孩,我回去喝喜酒了.當時姐還提起你了呢,你沒到場,可惜了."夜殤微笑著道,眼睛不離劉沁的臉,沒放過她一絲一毫的神變化.

"呵呵,那敢好,正好省了我一個包."劉沁開玩笑道.

見劉沁如是,夜殤也明白她是放開了,心里也松了口氣,畢竟自己一家確實受過她的恩,雖然如今單飛了,但他也不想劉沁心存介懷.心變好,于是他也開起了玩笑,"得了吧你,你這院子里隨便一件東西,頂十個包都綽綽有余,還在我前面喊窮啊."

兩人笑了一陣,夜殤就先回屋里去了,獨剩劉沁一人蹲在藥圃里忙和著.

時間不緊不慢地走著,每學期的期考如期來臨了.相對于其他人的緊張忙碌,劉沁照樣有條不紊地過著.那悠閑的模樣看在別人眼里就無比刺眼了,不過也無可奈何,誰讓人家平時一直都那麼勤奮呢,和自己臨時抱佛腳真真不同啊.

大學的考試時間持續一個月,每兩三天考一門,這樣的頻率倒是學生如常發揮提供了便利.畢竟大學生每學期都至少有四五六以上的主修課,再加上選修課,每個學生修十來門課都是正常的.

想來這個學期,劉沁大多數時候都是在學校食堂解決吃飯問題的.主要是一個人她也不大想動手,關林走了後,本來就只剩下兄妹倆吃飯了,而劉為了追求心怡的女生,許多時候也不回來吃飯了.劉沁索性就不煮了,自己一個人,很多時候都是隨便吃點東西就將一餐對付過去了.

起劉追求的那女生,劉沁倒是蠻看好的.那女生名叫楚兒,她的身量不高,才一米五八左右的個子,性格爽朗活潑.不過若遇到某些她實在看不過眼的事,她也會跳出來,把對方罵個狗血淋頭,活脫脫的一只辣椒,還是特辣的那種.不過兩人的關系正處于曖昧期,尚未明朗.但在相處中,確實可以看得出兩人是互有好感的.就不知道她那老哥啥時候捅破那層窗戶紙了.

不管學習如何緊張,運動場上總是不得空閑的,每日都有不同的人在里面打著球.劉沁正打算穿過那條走道,去後門的草地那買些新鮮的水果.盡管學校也有水果攤,但總比不上外面的新鮮便宜,劉沁當然不必在意那點錢,但到外面去買水果是一種樂趣.還有一點就是後門那片坡地的風景不錯,整片兒整片兒的草坪連綿整座山坡,偶爾去那坐坐還是不錯的,只一點不好,就是太多侶了.

"沁沁."一道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劉沁回頭一看,果然看見程穆英那家伙兀自笑得正歡,目前兩人的關系就像好朋友,其實在劉沁看來,更傾向于姐弟.自從程穆英不再滿嘴胡之後,劉沁還是很樂意交他這個朋友的.他心思很簡單,就像孩子一樣,兩人相處起來也很愉快.只一點不好,那就是他太粘人了.如今他活脫脫就是劉沁的一個跟班,並且還有越演越烈的趨勢.這不,她如今在操場外看到他也不覺得意外了.這人,屬狗的,對她的行蹤總是一抓一個准.

"哎,心"劉沁被他推了一把,強勁的力道讓她往前踉蹌了幾步.

"啊,少爺,你沒事吧?"胖子大呼叫.

待她站穩,她扭頭一看,就看到程穆英傻傻地站在原地,而旁邊一顆籃球正滾著.

"對不起,對不起,你們沒事吧?都怪我們,打球用力太猛了."一個穿著藍色運動服的男生忙不迭地道歉.

劉沁覺得很氣憤,若砸的人是自己也就罷了,但偏偏是程穆英那家伙替她擋了災.讓她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擔憂和煩燥,口氣不自覺就嚴厲起來,"你們打籃球的怎麼不把鐵門關上?要是天天都上演著這麼一出,有多少人夠你們砸的?"

那男生也覺得挺冤的,這漂亮女生怎麼那麼嚴肅啊?又不是她被砸,被砸的那男的不是沒什麼嗎,有必要這麼苛責?而且這次只是他們大意沒有關鐵門罷了,不過他也只好一個勁地著抱歉,畢竟理虧的是他.

劉沁也知道自己這是憤怒過頭了,擺了擺手讓那家伙拿著他的籃球離開了.

"喂,阿英,你沒事吧?"看著他額頭上明顯的印,劉沁關心地問道.

"沒什麼,只是頭有點暈."程穆英笑笑,示意自己沒事.

頭暈?不會是腦振蕩吧?"走,咱們去醫院瞧瞧,對了,胖子,你記得通知一下他的家人."完劉沁讓高子去招一部校車過來.

折騰了近十分鍾,一行人總算來到了C醫大旁邊的附屬醫院.

書名:《異界絕色逍遙》

書號

作者:非零

簡介:穿成好色女,魔法美男兩不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