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第188章



因為這學期關林都不在,劉沁索性將每天的課程排得滿滿的,一個星期五天都沒多少時間空閑下來,甚至連晚上也排了有些有益的娛樂節目.周六周日則去參加一些短期的培訓.一個學期下來,劉沁拿到的學分足足是人家的兩倍.

范羽落曾無意中瞄到她那張排得密密麻麻的課表時,暗自嘖舌了好久.在大學里見過拼命的,但沒見過這麼不要命來學習的.

植物園內,劉沁怔怔地看著滿池的綠草發呆,池里的荷葉早不知所蹤了.此時正是早上九點左右,植物園里很是安靜.劉沁也就放任自己的思緒亂飛,距離關林離去之日已有兩三月,也不知道他在外地過得如何,三個月後能准時回來嗎?

"同學,這書是你的麼?"

一道突兀的聲音打斷了劉沁的思緒,她略帶不悅地看向來人.長得挺俊秀的,笑得也很溫文爾雅,但不知道怎麼的,劉沁對此人就是不感冒,內心深處直覺地感覺到排斥.

劉沁瞄了兩眼他手里拿著的書,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那男生也就是葉知秋,見劉沁如此波瀾不興,一向溫和愛笑的眼中也閃過一絲訝異,這女生,莫非不認識自己?

"介意我在此地看書麼?"那男生仍然笑盈盈地問道,似乎對這個清幽的角落興味盎然.

劉沁在心里翻了個白眼,這里又不是她的,問她做什麼?"隨便."她淡淡地道,一會別來煩她就行.

好在那男生也是個識趣的,果然沒有再出聲打擾這片平靜.兩人各占據了涼亭的一角,一人在發呆,一人在看書,平靜宜人的氛圍倒也顯得無比和諧.

中午放學的鈴聲響了,劉沁默默地收拾好書本挎包,不發一語地跨出涼亭往植物園的門口走去.

葉之秋也若無其事地跟在其後,不緊不慢.劉沁聽到腳步聲,沒回頭,反正這植物園又不是她的,這路也不是她的,她沒權利干涉別人呆不呆走不走.

"咦,驚現校草"

"哪呢哪呢?"

"咦,走在他前面的不是劉沁麼?"

"一前一後,看樣子是從植物園出來的."

這讓人瞬間有了許多聯想,要知道這植物園不管白天晚上都是侶約會的優良勝地,大晚上的時候,若有些促狹的人拿一支大電筒去植物園照一圈,肯定能驚起一灘鷗鷺的.大晚上一波一波侶的尖叫聲能嚇死個人.

"莫不是咱們的校草也看上劉沁了吧?"不要啊,葉之秋單身的時候,眾女生還可以幻想一下,若他名草有主了,那麼眾女生會集體心碎的.

"應該不是吧?你瞧他們一前一後,完全沒有交談,而且都是一副互不相識的樣子."

"對呀,而且劉沁不是一向對外喧稱名花有主了麼?"

"你懂啥,這叫欲蓋彌彰,也叫此地無銀三百兩而且葉之秋那麼優秀,劉沁甩掉她男友也不無可能啊."

"哼,我承認夜之秋是很優秀,但不可否認,他家可能沒什麼錢.你看這兩三年來,他有用過一部好手機什麼的嗎?就連衣服我瞧了瞧,大多數還是仿冒的.而劉沁則不同了,你們注意到沒?她身上穿的衣服雖然不是我們耳熟能詳的牌子,但無一不是做工精良,剪裁合身的.還有她用的手機,P4之類的都是一些知名品牌,加上她平時出手也大方,可見她家條件還是不差的.她這樣的,能看得上葉之秋麼?"

"你這拜金女,別把所有人都想成你一樣.要是葉之秋能看上我,我就是倒貼我也樂意"

"是啊,葉之秋每年都拿了一等的獎學金,這筆錢足夠交納每年的學費了.而且我聽,他在皇家凱歌TV兼職做領班,每個月也能拿到不少錢呢."

"葉之秋頂多能算得上一個貧窮貴公子,我相信以劉沁的眼光,她現任的男友必定也是很優秀的.別以為你們當作寶的東西,別人就一定稀罕"

這翻爭吵因為距離太遠,劉沁只聽到一點點,但也足夠了.校草?瞧他的樣子也足夠勝任了.劉沁坐定在可樂吧,不動聲色地將不遠處的葉之秋從頭到尾打量了一遍.此人初給人的印象就如水如玉般溫文爾雅,一副很好相處的樣子.但劉沁內心對此很不以為然,這幅表就猶如戴了一層面具,讓人看不真切他的真實緒.

這判斷或許是劉沁過于武斷了,畢竟沒有經過相處就下這個判斷未免有點不實了.不過劉沁打心底里不相信什麼巧合的事,過于巧合的事在她看來里面不知道充滿了多少算計和陰謀.或許有人會,劉沁的心理過分陰暗了,但她以為,防人之心不可無,遇事多長個心眼總沒錯.

葉之秋,她自打入學以來都沒有見過的人物竟然好巧不巧的就出現在此時,怎能不令她防備異常?她這做法對不對,日後自有分曉,其實她倒甯願她錯了.不過,哎,看以後吧.

"嘿,老實交待,啥時候又和咱們校草偷偷搞上了?"范羽落雙手叉腰,擺出一副逼供的樣子.

"拜托你,一個女孩子話不要那麼粗魯好不?而且你的那什麼校草,沒有什麼的事,也不知道你從哪聽來的."劉沁對她真的沒轍了,整一個凶婆娘,又愛八卦,剛認識那會她怎麼就那麼有眼無珠地挑了她來當閨蜜呢.現在看來,她完全就是一只折磨人的人形武器啊.

"咋啦,我想知道點內幕有啥錯呀,外面不少人在傳你們正打得火熱呢."著,她定定看了劉沁好一會,又伸出手,托起她的下巴,上下端詳,"嘖嘖,這臉硬是要得,還有這皮膚,看著就可口,難怪你最近桃花開得那麼旺呢."

劉沁頭一擰,掙開了她的手,笑罵了聲:"神經"

"哎,你和我實話,你和那校草真沒什麼?"范羽落不死心地追問.

"真沒什麼."

得到這樣的答案,范羽落反而松了口氣,"好在真沒什麼,要不,姐也救不了你了.你不知道他的粉絲的瘋狂程度,若你真有他有一腿,你會被她們的口水噴死的."

"真沒什麼,你放心吧."劉沁完就拿出一套習題,兀自做了起來.

"書呆子"

接下來的日子,劉沁和葉之秋兩人偶遇的次數也越來越頻繁,她也就益發肯定心中的猜測,這葉之秋,一定有問題.不過他也一直沒出手,她也弄不明白他要的到底是什麼,只好按兵不動了.

也不知道程家和杜之文用了什麼方法約束程穆英的,這麼長一段時間,他果然沒有再來煩她.即便偶爾打照面,他也是一副老鼠見到貓的樣子,躲她躲得緊,這前後反差讓她好笑不已.

其實撇開一些原因,劉沁個人還是挺喜歡程穆英這個男孩的,因為他單純,活得真.喜怒哀樂都表現在臉上,讓人不用費心去猜想,和他相處就像和一個孩子般,不用那麼累人.正因為她把他當作了朋友,所以最近她空閑的時候總會到圖書館以及電子閱覽室去翻閱一些典籍醫書,希望能從中找到方法將他的病治愈.

其實還有另一個原因在內,那就是身為醫生的怪僻,見到疑難雜症,總是想方設法去攻克.雖然劉沁目前只是一個醫學生,尚未成為一位正式的醫生,但不妨礙她也有這樣的怪僻.

忙碌了許久,劉沁對此總算有了點頭緒,不過還得再找一些資料補充,擬成計劃,然後再和太叔公以及王教授商量一下這方案的可行性方可.

入冬的時候,劉沁接到了時安安的一個電話,要來C市玩兩天,劉沁自然是大喜.起來,自打高中畢業後,她和時安安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而暑假時她倆回老家的時間又錯過了,所以可以這麼,她倆從過年後見了一面到現在,都有將近一年沒見了.雖然現在有網絡,可以視頻什麼的,但總比不上真人相見的樂趣.

而且時安安在電話里了,會給劉沁帶一個驚喜來.劉沁以為會是北京那邊的特產,哪知卻是真是好大的驚喜

機場,還有幾分鍾,從北京飛往C市最快的航班就要降落了,劉沁有點焦急地不時看著表和看著出口.

"來了."劉沁在前頭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而且她也正朝著自己這邊不停地招著手.

不過跟在她身後的那個男生怎麼那麼眼熟?汗,竟然是夜殤他看著安安的眼底充滿了寵溺.

"你們兩個?"劉沁狐疑地在兩人身上來回地掃視.

時安安著張臉,吱吱唔唔地不出話來.

而夜殤則大大方方地笑著任由劉沁打量,這膽量,硬是要得,劉沁在心中豎起了大拇指.

機場人多車多,也不便話,劉沁領著兩人回到軍區帶的別墅里.

書名:《地主婆的發家生活》

作者名:葡萄好酸

簡介:看她用神奇泉水,發家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