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第182章



"關大哥,我在英國這兩年好想你哦,真好,我們現在總算能見面了."一來到後院,龍苦兒就想親熱地挽著關林的手臂.

關林身子一側,摟著劉沁,閃過她伸過來的手,冷著臉看著她.

龍苦兒看著落空的手,神色一僵,在客廳里一直壓抑的緒終于崩潰了,她失控地質問道:"關大哥,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是不是這個狐狸精勾引你?是不是?"一連串的反問從她嘴里崩出來,看著關林護著劉沁的樣子,龍苦兒覺得自己內心深處燒著一股怒火.

劉沁看著她嫉妒得發狂的樣子,心里歎了口氣,還以為她去了英國兩年回來就變了呢,想不到仍然還像原來那般幼稚.不過此時卻不是她插手的時機,于是她沉默讓關林處理.

"苦兒,實話,我不明白你有什麼資格來質問這些問題.我一直只把你當好友的妹妹來看待,自認從沒跨越過那個尺度."關林冷著臉,耐著性子道.

龍苦兒臉色一白,泫然欲泣地看著關林:"關大哥,你怎麼能這樣對我,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喜歡你?從到大都沒變過,我為了能配得上你能幫到你,遠渡重洋去英國學習.其中的辛苦你知道麼?但我為了你仍然堅持了下來.而她呢?一個鄉巴佬,她又能為你做什麼?她到底哪里比我好?讓你甯願要她卻不要我"

既然不喜歡就不要給她希望,這點道理關林他懂.

"感不是用這些來衡量的,愛就是愛了,沒有什麼道理可講."

"你愛她,那我怎麼辦?"她不要,她不要這個結果

"苦兒,你放手吧.比我好的男人很多,你肯定會找到一個比我更好的."關林也很無奈和煩悶,他實在不想理會這些不相關的人,處理起來真的很累人.

"我不要他們,我就要你"龍苦兒倔強地道.

"我盡于此,隨便你吧."關林見不聽,也煩了,摟著劉沁就想回屋.看來他得打個電話給龍淵了,省得她成天跑來打擾他的生活.哼,希望龍苦兒不要以愛他的名義做一些害人害已的事,要不然,惹惱了他,女的他也照樣收拾

龍苦兒怔怔地看著兩人相攜離去,直到看不到了.良久,她才從隨身的包包里抽出一張紙巾來擦臉,將儀容收拾妥當後,她才靜靜地看著二樓.驀地,她笑了,劉沁,你既然搶了我的男人,就等著我龍家的報複吧.劉家的人,你們要怪只能怪自己投錯胎了,和劉沁做了親戚.關大哥,你等著,我一定會把你從那狐狸精手里搶回來的.

等幾個孩子都出去了,龍戰天仿佛下定了決心,開門見山地道:"千門啊,有件事,絮我直了.你看,苦兒這孩子對阿林一往深,這麼些年來一直也沒變過.咱們兩家又是世交,知根知底的,結成親家,那是最好不過的了.而且前些年,咱們不是還有口頭約定來著?"

關老爺子的臉一僵,心一沉,龍老頭這是做什麼?沒看到剛才阿林和他家婆娘的態度麼?這事要談也不能挑在這個時候呀,依他看,這老頭估計是急上火了,連基本的審時度勢都不會了.他拿眼偷瞄了幾次自家老婆子,希望能從她的表里看出個子丑寅卯來.

豈知奶眼皮都沒抬,端起一杯茶,慢斯條理地喝著,仿佛沒有聽到他們談論的話題般.

龍戰天好歹也是商場上的一方梟雄,敏銳的觀察力還是必備的.如今見兩老都沉默,心里一凜,明白過來,是自己一時克制不住,魯莽了.但他通過剛才的觀察和交談,知道況對他們龍家很是不利,這才心急了.想到這,他得趕緊補救才是,于是他干笑了兩聲,"其實我也是心疼苦兒,為了孩子的幸福,我這糟老頭少不得要豁出臉皮來問問你的意見了."

關老爺子見他家老婆子這般氣定神閑,就知她已經拿定了主意,八成是不會變的了.他心里歎了口氣,再瞧瞧故作鎮定的龍戰天,雖然他的表仿若渾不在意,但他的眼里時不時閃過一絲希冀,這都騙不了人.關老爺子內心第一次對結親產生了動搖,連龍家掌陀人都這般莽撞,這親若結了,龍家會不會不但沒成為關家的助力,反而是阻力累贅呢?俗話,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如今回頭一想,劉沁這樣的家世也不錯.雖的確是配不上他們關家,但他冷眼一看,她家的兄弟挺上進的,父母也算得上是不惹事的人.若真娶了她,倒也省事不少.畢竟云龍和天德娶的都是門閥世家女,若阿林再娶一個這樣的女子回來,真不知道是福是禍,畢竟力量都是互相牽制的,三四股力量聚在關家,恐怕外憂未起,內亂已生.

這麼一想,關老爺子內心的天枰已傾向了劉沁.不過,畢竟龍林兩家是世交,自己幾十年來又一向和龍戰天交好,倒也不好直接拒絕,他只好含糊地道:"孩子們的事,我現在也不大管了."

關奶奶低頭喝茶,掩飾眼中的笑意.

而龍戰天內心一陣失望,不過臉上卻不顯,"這是自然,孩子們過得幸福,咱們這些當長輩的才能安心.不過,阿林和苦兒這些年來聚少離多,感自然比以前淡了."他們嘴上沒答應,也沒拒絕不是嗎?不管是礙于面子或是出于什麼目的,沒拒絕就是還有回寰余地.

那麼他龍家還是能爭取一下的,不過如今看來,關鍵還在關林那子身上啊.

關老爺子看來老龍也是一個不輕易放棄的人啊,也是,若他真那麼容易打退膛鼓,那麼以前龍家也沒法到達那個高度.

"其實苦兒這孩子長相甜美,性子嬌憨.配我們阿林實在是浪費了,咱們阿林嘴巴太笨,不太懂得和人溝通,對女孩的心思就更不懂了.我瞧著苦兒,找個懂得疼人的俊伙才是正經的,像染家的老2就不錯."為了不冷場,關奶奶還是開了口,句里句外都透著一股隱晦的勸解和婉拒.

染家老2?俊是俊,奈何太過花心.苦兒若是真配了他,指不定以後要流多少淚呢."舒宜,這我何嘗沒想過,但苦兒這孩子就是個死心眼的,不撞南牆不回頭,我們也只有由著她去了.況且阿林這孩子也是在我眼皮底下長大的,他性子如何,我也是了解的,我只能是個穩重的孩子."

見勸不聽,關奶奶也不開口了.

關老爺子是個標准的妻奴,對他老婆好,就是對他好.他這一輩子最見不得別人忤逆他老婆的意思,所以此時他心里是極不悅的.不過外人一般都不知道他這個毛病,只有少數幾個最親近的親人才知道,畢竟這也可以算得上一個弱點,暴露在人前不太好.

"唉,為了這些孩子,真是操碎了我們做父母的心啊."龍戰天正色道:"千門,我也多少知道剛才那女孩和阿林的關系不一般,但我也不要求別的,只求你們能給苦兒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不要絕了她的希望."

老爺子沉吟.

"一年為限,如果他們終究沒能走到一起,我們也不會強求什麼了."

一年?"恐怕不行啊,我拖不了那麼久."就怕那臭子不服氣偷偷去結婚,到時豈不是氣死他老頭子?

龍戰天咬了咬牙,"半年就拖半年,要是不成功,就算了."

關老爺子和關奶奶對視了一眼,"好吧."語氣頗為無奈,唉,總不能拒絕得太徹底吧.

不過關老爺子倒無所謂,心里暗忖,臭子,你惹的麻煩,自已解決吧.

在後門回到二樓,兩人一路無,良久,關林才打破了沉默,"明天我們回C市吧."

劉沁一喜遲疑地問道:"這樣沒關系麼?"其實她在這里也覺得壓力頗大,而且她也隱隱察覺關老爺子對她不甚滿意.但她一時也沒想到什麼好的方法來討好他,而且這些關系真不能一蹴而就,正所謂日久見人心,是好是壞,通過相處,時間自會給出結論.

況且劉沁也不急,她有的是耐心,人與人的關系嘛,慢慢經營就會好了.反正她也想開了,自己又不是人民幣,怎麼可能人人都喜歡?

"沒事的,一切有奶奶頂著."關林朝劉沁眨眨眼.

這家伙,原來打的是這主意

"回去後,咱們就讓老媽操持一下訂婚的事吧?"想到這,關林的心很好,正想將劉沁扔進懷里.

"我全身臭臭髒髒的,不給抱"劉沁一閃,躲過了他的熊抱,到訂婚的事,劉沁遲疑不決:"這樣不太好吧,你爺爺奶奶要是不在場,會生氣的吧?"

明天可能加餐,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