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第181章



"苦兒,來,見過你關爺爺關奶奶."龍戰天人如其名,是個豪爽大方,愛恨分明的真男人.

龍苦兒乖巧地上前,甜甜地叫了聲關爺爺關奶奶.

他笑哈哈地對著關老爺子道:"這孩子這兩年都呆在英國貴族那邊學習,這不,最近才領了畢業證,就顛顛兒地跑回來了.真是孩子氣"

龍苦兒挽著她爺爺的手臂,不依地叫著.

"哈哈,千門,舒宜,你們瞧瞧,睢瞧,這孩子,還不是孩子氣呢."龍戰天大笑.

"女孩子嘛,嬌氣些,也是可以理解的."關老爺子微笑著道.

"苦兒,來,讓關奶奶瞧瞧.哎,人都瘦了.在那邊吃了許多苦吧?"關奶奶滿臉心疼.

"這孩子有你們兩個疼著,真是她的福氣呀.對了,我聽阿林回來了,怎麼不見人?"關戰天笑呵呵地問道.

"那孩子出去了,現在都快五點了,估計也快回來了吧."關老爺子語氣中略帶了點尷尬.

龍苦兒聽到關林就快回來了,眼睛一亮.

"哈哈,那敢好,這次我正好找那子喝幾杯.今天正好苦兒也在,得讓他倆好好套套近乎才成,時候他倆可是兩無猜的,那時阿林那毛頭可是成天嚷著要將苦兒娶回家的呢.如今長大了都生分了."龍戰天意味深長地道.

關老爺子面上越見尷尬,想起以前兩人結親家的戲,再想起關林帶回家的劉沁,面上頗為掛不住,畢竟當時自己兩個老頭子也是一頭熱,如今自己這邊單方面有毀約的嫌疑,怎麼都是自已這邊理虧.

"孩子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了,咱們也老咯,管不住了."關奶奶笑著感歎,無意中也告知了對方他們作為長輩的意思.

龍苦兒聽了這話,臉一白.而龍戰天則看向關千門,看他的意思.

此時關老爺子板著張臉,面無表,其實內心也是一陣為難.他本人是很看好龍家的,龍家雖然淡出了軍界政界從商去了,勢力也比以前弱了幾分,但人家根基好啊.俗話,爛船還有三斤鐵,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若是兩家能結親,關家的勢力肯定能更上一層樓的.可惜孫子本人不喜歡,外加老婆子也反對,他真的很難以抉擇啊.

關奶奶見關老爺子仍在猶豫不決,也不催促逼迫他,這事,總得自個相通才是,別人越逼他就越不服氣.想明白這點,關奶奶也就撒手了,除非必要的時候她會插手外,否則就讓他自個折騰去吧.不過她對龍苦兒的態度也不似以往親昵了,以前對她好多少都帶了點未來孫媳的意味在里頭,如今阿林已經確定了未來的伴侶,她這做奶奶的,自然要給他撐腰才成,至少態度要親疏分明.

關千山模棱兩可的態度不但沒讓龍戰天憤怒,他反而因此松了口氣.不直接拒絕,那麼就代表他仍在考慮兩家聯姻的可能,這就表示他們還有希望.本來他這兩天聽聞關林帶了女朋友回家看望兩老就意識到不妙,匆忙把尚在英國留學的孫女叫了回來,就是不想讓事成定局.

想到這,龍戰天心里也是一片黯然和苦澀.想了龍家,以前也是一大軍閥世家,比起關家,有過這而無不及.如果不是那年他走錯一步,做錯了決定,將大半的精力和人員安排在商界,龍家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雖然掌握了華東華北一帶大部分的經濟,但軍權政權卻因此而被蠶食了不少,如今他家行事多少都要看關家的幾分臉色.不過好在他和關千門的交不錯,兩家亦沒有太大的茅盾,兩家倒還維持著一副魚幫水水幫魚的局面.

但他卻擔心,等他們幾個老家伙逐漸不在了後,關家還會一如既往地為他們大開方便之門嗎?他看來,這很難了.所以他才希望龍家的女兒能嫁入關家,幫著娘家維持著這一關系的穩定.至于為什麼看上關林這孩子,一是關家的孫子輩中,關云龍去年結了婚,關天德已訂了親,沒娶媳婦的就只有關林和關自在了,關自在又是一個沒定性不靠普的,比起行事穩重的關林來就差得遠了,他們龍家自然看不上.二則是龍苦兒一心就撲在關林身上了,讓她和關自在湊合的話她必然也是不願的.

唉,為了龍家的未來,他也只好厚著臉皮跑一趟了,即使結親只是孩子時的戲,必要的時候,他也少不得要拿出來曬曬了,想到此,他老臉微.

故宮太和殿前,瀏覽的旅客來來往往.

"親愛的,你的臉好髒,喏,紙巾給你,擦擦吧."一位躲在太陽傘底下的女生嬌滴滴地道.

"不,我一個大男人怕什麼髒,不擦"男生很有男子氣概地拒絕了.

"關,北京這邊的天氣真熱,才出去半天,就覺得自己被曬得快融化了."劉沁拿起濕紙巾擦了把臉,又抽出一張,仔細地給關林擦了擦.

"習慣就好."關林了句,然後閉著臉,享受著女友的服務.

"阿冒,看看,站台邊的那男生好帥氣好AN啊."

嗎?我不覺得,這麼大塊竟然還用濕紙巾,太娘娘腔了吧"那灰頭土臉男嫉妒地看著關林,極盡所能地貶低道.

"人家這叫不拘節,而且這是人家女友的關愛,為什麼不能提蕩蕩地享受?"另一個男的咕噥著反駁,"只有傻瓜才會逞強拒絕女友的服務"

而引發了這場爭論的兩人則毫無所覺,劉沁看了一眼手表,道:"四點半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吧?"回去洗個澡正好趕上吃晚飯.

"嗯,好."

兩人剛走到大門就聽到一陣陣爽朗的笑聲從屋里傳出來,劉沁疑惑地看了看關林,家里有客人來?關林抓著劉沁的手緊了緊,微微點了點頭.

"哎呀,曹操曹操就到,林子,來來來,還認識你苦兒妹妹不?"自打關林兩人踏進大門起,就被龍戰天眼尖地瞄到了.

關林拉著劉沁來到幾位老人的面前,禮貌地問:"龍爺爺."接著就給劉沁介紹道:"沁,這位是我國的開國名將龍戰天將軍,你可以叫他龍爺爺."

"龍爺爺您好."劉沁不卑不亢地叫人.

龍戰天看著兩人交握著的手,又聽到關林的維護,眸光一閃.對劉沁的問候,他僅點了點頭,也沒詢問關林她的身份,沒有給他公布身份的機會,仿佛劉沁就是個名不見經傳的人般.

而龍苦兒早已臉色煞白地站在一旁,咬著唇看了看他們交纏在一起的手,又恨恨地瞪了劉沁一眼.

此時關奶奶插話進來,對著關林劉沁兩人笑道:"回來了?故宮好玩嗎?"

兩人齊點頭,"挺好玩的."

"那就好,你們在北京多留幾天玩玩也成."

關奶奶知道龍戰天必定還有話要,所以完這句也就打住了.

"林子,來,這是你苦兒妹妹,還認識不?以前你老吵著讓她做你的新娘,可惜當時她還.現在她總算把書念完了,你現在要娶,我們這些長輩也不會反對的啦,哈哈哈."後面那句聽著只是玩笑,但也帶了幾分認真,而且也是一種試探.

龍苦兒滿臉暈地站在那,她害羞地看了關林一眼,豈知關林不為所動,這讓她熱切的心瞬間冷淡不少.

"呵呵,龍爺爺笑了,當時自己還,做事也挺荒唐的,現在想起來自己也很是羞愧呢.好在當時大家都還,長輩們也沒把這事當真,要不真誤了苦兒的終身就是我的罪過了."關林一句話,將責任推得一干二淨.屁孩的玩笑,豈能當真?

龍苦兒聽明白了關林話里話外的拒絕,心里一痛,臉色越加蒼白.

龍苦兒?她怎麼在這兒?想到以前她對關林的糾纏,再聯系現在,自然不難明白他們在此的原因.劉沁似笑地瞟了關林一眼,看你惹的桃花債

面對自家女友的揶揄,關林無奈地聳了聳肩.

"哈哈哈,林子就這點對我的脾胃.今晚你得陪我多喝幾杯,別想跑"龍苦兒都能聽明白關林的拒絕,龍戰天這枚老姜如何聽不出?但聽出來歸聽出來,他就是不表態,決定采用和稀泥的手段糊弄過去再.

關林見他完全不接自己的話頭,也沒辦法,反正他已經表明了態度,當下應道:"這是自然."

"好啦好啦,你們幾個娃娃到後院玩去吧.別被我們幾個老頭子老婆子拘著了,千門,舒宜,你們是不是?"龍戰天罷罷手道.

關老爺子和關奶奶自然不會反對.

盡管此時在外面游玩了一天的關林劉沁兩人很髒很累,關林還好,畢竟是軍人出身,沒覺得有什麼,但劉沁就慘了.但不管如何,兩人礙于長輩的吩咐也不得不打起精神來應付.

傳晚了,不過總算傳上來了,要不然我明天又得三更了,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