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第179章



"對了,爸,那天劉沁來拜訪的時候,送了一瓶藥酒來.我讓中醫院的陳老拿了點去化驗,結果出來了."對于這些吃的東西,他們總要經過檢驗才敢用的.習慣使然,並不是針對誰.

關老爺子沒有作聲,但關睿知道他正等著答案,于是忙不迭地道:"陳老這藥酒對一些沉苛暗傷有明顯的效果,這幾天我也用了,確實覺得渾身輕快了不少.爸,您瞧,是不是讓人給你帶點過去?而且陳老還,配置這藥酒的人醫術確實了得,對這中藥的各種成分的把握得絲毫不差,用藥的手段確實高明啊."兒子,別老爸不幫你,能的我也了.一切還得看你們的表現以及你爺爺的態度啊.

聽到這消息,關老爺子挑了挑眉,不置可否,這動作和關林的一模一樣.關林的眉眼和關老爺子長得極其相似."既然這藥對你的身體有用,那你就自個留著吧."

關老爺子的威嚴不容侵犯,多年的威壓積下,關睿絲毫不敢反駁,自然應了下來.而且他也明白,什麼病症用什麼藥,這藥對他是良藥,對他父親卻未必了.

開學在即,留給劉沁他倆的時間確實不多,因此只在劉沁老家呆了兩天,他們就啟程去北京了.

這兩天,劉沁也是煞費了心機,向關林打聽了他爺爺奶奶以及其他兄弟姐妹的愛好,這才知道關林還有兩個伯伯,兩個三個堂哥,一個堂姐.而這兩天,劉沁就盡折騰著送給他們的禮物了.得知關老爺子喜歡喝茶,劉沁從家里拿出了年份最悠久的普爾茶,包裝好.

劉沁家里藏了不少茶葉,不過其中普爾的數目最多,這些都是她陸陸續續從她二堂姐夫那購買回來的.她二堂姐,也就是三伯父的女兒,給人當二奶的那個,她的老公也做茶的生意.她也是通過二堂姐才和他牽上線的,每次來了新茶,劉沁都會讓他給她留出一些上好的貨色.來來去去,她珍藏的茶葉自然就多了起來了.

而為他祖母准備的禮物是一瓶專為老年人保健強身的藥丸,藥性很溫和.

聽關林,他堂姐很喜歡帆坦蒂前期的一些作品,甚至還收藏了不少款式經典的皮包.劉沁就動了個心思,她專程到T市的貿易市場挑選所需材料,親自設計制作了一款皮包,這款是2010年Gui的經典款式,目前尚未面世.劉沁相信他堂姐一定會喜歡的.

而送給他幾個堂哥和伯父的禮物則簡單多了.伯父的一律是茶葉,只是種類和年份不同罷了;給堂哥們的都是一款勞力士的手表.她也不敢費心,旁邊有只大醋桶,若她對別的男人稍微用心一點,就直冒酸水,她也是沒辦法啊.

兩人一大早就出發了,才出了機場,就來了一輛車,直接將他倆送到了某軍區大院.好在後半段路程都是坐飛機,劉沁的臉色總算沒有那麼差了.

下得車來,劉沁打量了這一帶的建築,很舊,但很大氣.有的地兒甚至還修建著六七十年代那會的建築,只不過泥夯的換成了磚制的罷了.不過這一帶的綠化都做得很好.

劉沁安靜地跟在關林後面,兩人幾轉幾合,就來到一處兩層樓房前面,在正門的旁邊還有一座用木塊圍起來的院子.遠遠看去,頗有一種庭院深深深幾許的意味.看到近在眼前的大門,劉沁心里沒由來的緊張起來,雖然她一路表現良好,但她也知道,她和關林的事,他爺爺奶奶的意見也是很重要的.

感覺到劉沁手中沁出的汗,關林握著劉沁的手緊了緊,低聲安慰道:"別緊張,一切有我"

劉沁深吸了一口氣,仰頭對關林笑笑,安慰他自己可以的.這條路她要和他一起走下去,就不能這麼畏畏縮縮以及膽懦弱,而是要站在他的身旁,和他共進退

她微微掙開了關林的手,畢竟是第一次見他爺爺奶奶,兩人這樣的姿勢進去實在不妥.拉拉扯扯摟摟抱抱的,給人的印象實在太輕浮了,沒得壞了自己的形象.雖然兩人是男女朋友,但也不必如此大大刺刺地表現出來.若是這樣,和瓊瑤文里的男女主有什麼區別?

關林贊賞地看了劉沁一眼,然後率先走了進去,劉沁落後他半步,亦步亦趨地跟著.此時她受到過的禮儀訓練就顯得猶為重要了.

根據在門前的觀察,劉沁本來以為房子里面肯定很陰暗,但卻不然,里面光線充足,很顯然,建這幢房子的設計師心思很靈巧.進了里面,劉沁也不敢明目張膽地打量,只用眼睛的余光掃了幾眼,有了大概的認識.和一般財大氣粗的暴發戶不一樣,里面的擺設錯落有致,東西第一眼看起來真不怎麼樣,但劉沁眼尖地認出好些東西都是有曆史有來曆的.

關家除了關林爸媽太遠不在以及他的兩個伯父尚在忙碌沒有回家外,其余人全都回來齊了.看到一應嚴陣以待的眾人,劉沁感覺到心跳得很厲害,仿佛要跳出胸口般.

其中氣場最大的當屬關老爺子了,當他端坐在主位時,那不怒而威的氣勢就是鬼怪也要退避三舍.而坐在他旁邊的關奶奶則是帶著一臉笑意,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遵女版的彌樂佛,讓人一見就覺得可親.

不過劉沁看著兩老,心里卻生出一股怪異感,這兩人,性格差異也太大了吧?簡直就是一南一北啊,兩人怎麼會結成連理的呢?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關林逐一給她介紹,劉沁乖巧地喊人,關老爺子僅對劉沁點了點頭,眾人都笑著應了.接著劉沁就拿出給眾人准備的禮物,眾人領了禮物不管喜歡不喜歡都對劉沁善意地笑了笑.只關林的堂姐,透過透明的包裝袋,看到里面印著帆坦蒂牌子的皮包,簡直喜形于色,將禮物拿到手後就不肯放了,那愛不釋手的樣子惹得眾人直發笑.

關奶奶則笑眯眯地朝劉沁招了招手:"沁是吧?過來,讓奶奶瞧瞧."

劉沁看了關林一眼,關林微微點了點頭.于是她走了上前,微微蹲下,讓關奶奶更方便和她溝通,"關奶奶."

"好孩子,模樣不錯,一看就知道是個乖巧的,配關林剛剛好."關奶奶摸了摸劉沁的頭,慈祥極了.

"可不是嗎?關林那孩子的眼光你信不過,你家三媳婦的眼光你總該了解吧?她眼睛這麼毒的一個人都贊好的女孩,能差到哪去?"關林的二伯母唐瑜笑著附和道,她是個熱洋溢的女子,自打見了劉沁開始,臉上的笑容都沒停過,那打量的眼光仿佛看自己兒媳婦般,滴溜溜地轉個不停.

"奇了,三媳婦對女孩子一向挑得緊的,連她都好的女孩自然是錯不了的."關奶奶倒是一臉訝異,轉而仔細地打量起劉沁來.

劉沁被她專注的目光看得不自在,但她也沒表現在臉上,甚至一絲細微的異樣動作都沒有,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

"奶奶喂,你們還要聊多久才開飯啊,我餓死了都."關自在坐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關奶奶身旁,把一邊的劉沁往側邊擠了擠,蹲了下去就撒起嬌來.

劉沁目瞪口呆地看著關自在的表演,其他人早一副見慣不怪的樣子了.

"在,你這樣成何體統,沒看到有客人在呢?"關林的大伯母周海心,也就是關自在的老媽,微微蹙了蹙眉,輕斥道.

"哎呀,這有什麼關系嘛?她遲早還不是咱們關家的人?"關自在蠻不在乎地道.

周海心見他不聽,也不著急,定定地坐在那,不再話.

關老爺子聽聞此話,瞪了關自在一眼.這下關自在乖了,他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這位嚴肅的爺爺.只見他摸了摸鼻子,滿腹委屈地看了關奶奶一眼.

關奶奶見寶貝孫子受了委屈,心疼得不行,馬上一個利眼過去.關老爺子端起茶來喝了一口,假裝沒有看到.

好在此時有劉沁這個外人在場,關奶奶也給關爺爺留了幾分面子.只對關自在道:"好了好了,有什麼事一會再,叫你謝嬸開飯吧."

劉沁乖覺地站了起來,站到了關林旁邊.心里暗笑,這個家真有趣,就像海里世界一樣,大魚吃魚,魚吃蝦米,真可謂是一物降一物.整個家庭看起來是關老爺子獨大,其實不然,慈祥和善的關奶奶恰好能壓著他一頭.看來討好關奶奶才是至關重要的一環啊.

大家族規矩大,關家一家子看似隨和,但規矩也是少不了的.好在劉沁她太叔婆也是出身名門,雖然是沒落的,但她教的規矩卻是極齊全的.因此劉沁在餐桌上倒也沒有失禮之處.

推薦一本書,也是種田文的.

書名:地主婆的發家生活

作者:葡萄好酸

簡介:看她用神奇泉水,發家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