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第171章



C市最近可謂是風起云湧啊,幾天內連續罷免幾個官場要員,據其中有一個後台還挺硬,不過還是沒能把他撈出來.一時之間,C市官場風聲鶴唳,好些個屁股不乾淨的公職人員都挾緊了尾巴做人,生怕高調了就被人抓著了辮子.

這主要源于工商局副局長的一本日記,里面記載了他和多名女職員以及女大學生發生關系的場景形,真是活脫脫的一本**日記啊.這日記不知道被哪個缺德的捅到了當地司法部,這可謂是一顆石頭激起千重浪,這事件的影響真是太惡劣了.有關部門馬上展開了調查,同時把此事上報給上頭,沒多久,上頭發了一通文件下來斥責C市公職人員思想不端,作風不正,必須要嚴厲整頓.對一些犯了嚴重錯誤的,聲明要嚴重懲處.

于是,這工商局副局長第一個遭了殃,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任誰上門求都沒用.拔出蘿蔔帶出泥,連帶的,其中一些官員也受到了牽連,其中就包括了工商局的局長,蓋因日記里也記述了他們某些**的行為.這些被台風尾掃到的人恨死了那工商局副局長了,你他沒事寫下那本yin/豔日記做啥?做了這種事,抹去痕跡還來不及,可他偏偏愛留下證據,仿佛嫌他的把柄不夠多似的.

此事牽連甚廣,因為里面提到不少女大學生,因此許多大學也開始整頓校風.華天姿算是大學生中受此事牽連最深的人之一了,因為這事影響太大了,所以她不僅被開除了學籍,黨籍,還被勒令退學了.被一同勒令退學的還有陳子微,據日記里記載,他曾不止一次居中牽線,拉皮條的工作做得很出色,從中撈到不少好處,由此可見他的思想作風甚是不端.而且他們學校的財務部長也倒了黴,據是虧空挪用公款,被學校撤了職.

劉沁一聽,覺得好巧,那天她見過的人有五個人倒了黴.此時劉沁不知道的是,趙胖子不知道因為什麼緣故,在去吃飯的時候被人拖到巷子里胖揍了一頓,傷口才稍微處理了一下,他就急哄哄地跑到相關部門去鬧了,要求相關部門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要不然他就要鬧到涉外領事館去.當時有關部門正為此次的風波心煩著呢,對他也只是敷衍了事.久等不到回應的趙胖子在又被揍了一頓後就灰溜溜地走了,走之前還發誓,永遠不會踏進中國這個蠻橫落後的地方來了.

晚上,關林如常地摸進劉沁的房間,爬上她的床.

啪,床頭燈亮了,昏黃的燈光,滿室靜謐.關林的動作僵了僵,不過也僅是一秒,緊接著,他若無其事地掀開被子,熟練地鑽了進去,手自動地攬過劉沁.

劉沁板著臉看著他這一套行云流水的動作,天知道他是爬了多少次床練出來的.

"怎麼了?"關林輕聲問道,之前不是都習慣了麼?每晚還往他懷里拱呢.

劉沁看著關林的眼睛,認真地問:"黃學兵那事是你干的?"黃學兵是那工商局副局長的名字.

黃學兵?關林想了想,雙目有神地看著她,"你呢?"

劉沁正急著呢,哪有心思和他猜謎啊,于是不滿地瞪著他,道:"給我好好話,別讓我猜來猜去的."

"傻蛋,我得那麼明顯,你還不明白啊?"關林好笑地看著她炸毛的樣子.

這麼,他是承認這事是他的傑作咯?劉沁皺著眉頭沉思,她家男友的背景到底有多深厚?C市臨海,官場上的官員也是盤根錯節,關系錯綜複雜,而黃學兵等人能當上一個部門首腦的人豈能沒有點後台?要不然恐怕也不能盤踞工商局那麼多年了,可惜卻被眼前這男人輕而易舉就揣了,可見她的男人有多不簡單.

劉沁想到此,內心深處一凜.她一直以為,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彼此喜歡或相愛.而隨著兩人的感日漸濃厚,劉沁更多的考慮到兩人結婚的的可能性.結婚是兩個家庭的結合,本來她以為關林家的確有些背景,但自己家經過這些年的經營縱然不能和他們家相比,但加上自己自身的條件,至少也能勉強配得上他的,所以結婚也不是多大的問題.

而今天,他家深厚的背景才顯露出冰山的一角,劉沁就明白,這輩子自己家就是拍馬也趕不上了.不過有了問題,她就問,如果合兩人之力仍然沒辦法解決的話,那麼,再想想吧.首要的是,面對問題

她深吸了一口氣,緊張地看著關林,有點艱難地開口:"你家,到底是什麼背景?"

關林聽到她的問題,挑了挑眉,他明顯感受到她秉住了呼吸,渾身僵硬,顯然很緊張啊.于是他促狹地道:"你以前不是不關心這些問題的麼?"

拜托,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見不得他如此慢吞吞地吊她的胃口,劉沁心急地攀附在他身上,雙手攬著他的肩膀,催促道:"快"

難得見她那麼主動,關林攬過她的腰,讓她整個人趴在他身上,雙手自然而然地游走于她的全身,心很好地反問:"真那麼想知道?"

"別婆婆媽**,快點."劉沁懶得理會他這吃豆腐的行為,反正除了沒有破除第一道防線,全身上下,哪里不被他摸遍了?

關林好笑,拱起上身,在她的耳畔低語了一陣.

劉沁聽完,驚愕地看著關林,"你爺爺,是他?"那個偶爾出現在新聞聯播里的首長?讓人諱莫如深的老人?

關林微笑著點了點頭,表示肯定.看著她仍未回神,關林眼里的狡黠一閃,粗糙的大掌悄無聲息地溜進她的衣內,撫摸著她的嫩膚.

劉沁被這消息震暈了,太刺激了.但關林那帶著薄繭的溫熱手掌摩挲著她的皮膚時,一陣陣酥麻讓她回過神來,她嫩白的手只一下就精准地捉住那只在她身上作怪的大掌.

真不老實劉沁瞪著眼前的男人,關林無辜地眨了眨眼,順從地把手撤離了.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劉沁深處又有一層隱憂,她擔憂地問關林:"你的家人會喜歡我嗎?"據,身居高位的人要求通常都很高,對兒媳婦孫媳婦的都很挑剔的,自己能達到他們要求的條件嗎?萬一

"放心吧,我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都很好相處的."關林捏了捏她的鼻子,安慰道.其實關林內心何嘗不擔心,所以他才這般克制自己,遲遲不肯突破最後一道防線.蓋因他想讓她給家中的長輩留個好印象,雖他爺爺思想很開明,能與時俱進,但對某些事卻有著執拗的堅持,近乎偏執.不過想到他老**催促,他心中也滿是期待,若是順利的話,自己不就可以

要不然,成天這樣,在著急時刻刹車,雖自己自制力過人,但再多幾次,鐵打的身體恐怕都要受不了吧?他的兄弟一直受挫,到時罷工,不能用了怎麼辦?

雖劉沁得了關林的安慰,但內心深處仍舊忐忑不安.但她也明白這事急不得,于是她在關林輕拍安撫下,漸漸進入睡眠.

次日,劉沁在校園里遇到正在搬行李的華天姿,只見她沒有化妝,淡去了往日的光彩奪目,整個人顯得很單薄,頗有一股楚楚可憐的意味.

看到劉沁,華天姿也停下腳步,"你也是來看我的笑話的?"至今她仍然不知她今日落得如此下場全是拜劉沁所賜,其實也不是這樣,只能,劉沁,只不過是導火線罷了.

劉沁靜靜地看著她,淡笑:"你有什麼笑話值得我專程來看你?"在她眼里,華天姿只不過是一過客而已,她從不為擦身而過的人費心.

完她轉身就走,不再理會她.

華天姿咬著唇地看著她的背影,這下她確定劉沁的確不是來看她笑話的.但,又如何,自己如今這般模樣,最不想見的人恐怕就是劉沁了.一時之間兩人的落差太大,讓她心里承受不了.

"劉沁,你知道嗎?我最討厭你這副樣子了,我們也只見過幾次吧?你知道我為什麼獨獨對你敵意那麼深麼?"

劉沁聽後,停住腳步,轉過身不解地看著她,等著她的解釋.

"你永遠都是這副云淡風輕的樣子,你輕而易舉就能獲得許多榮譽和他人的好感.你又知道別人為此付出了多少嗎?你是上帝的寵兒,所以我嫉妒你"她永遠不知道自己為了能獲得一些東西而付出多少的努力.

劉沁面無表地看著她,淡淡地:"你不是我,怎麼知道我沒有努力呢?"對華天姿,實話,她是有點愧疚的,只因她的前程全因自己而毀了.如今看來,就算沒有她,華天姿遲早也會毀在自己手里,只因她太高傲太好勝了,得罪的人肯定不少,剛過易折.而且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

那啥,我是個法盲,上面的相關法律問題,大家看看就過,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