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第166章



回家的日子劉沁過得甚是愜意,白天偶爾竄竄門和以前的姐妹聯絡聯絡感,晚上則和劉媽窩在沙發上看看電視嘮叨嘮叨家常.但更多的時候她是湊在山上幫著太叔公打理他的寶貝藥草,而且她准備了一些藥材種子和幼苗,准備帶到C市去.

先前緊趕慢趕的,回來時明圓山那一畝地的建設才竣工了,如今正在裝修,估計能在過年前完工吧.一畝也就是近六百七十平的地,除了建幢別墅用了近兩百坪之外,室外又建了個游泳池,再去掉停車場道路之類的地,大概還有約三百平的地可以讓她隨心所欲地栽種藥草.

到時自己也不用急著住進去,但可以把這些藥草先種下去再.想到那片天地將被她經營得綠蔭扶疏滿院外加藥草飄香,劉沁就覺得渾身舒坦,干起活來更賣力了.

又過了一年,又老了一歲.聽著外面的鞭炮聲,劉沁感歎,這女人啊就是這麼個奇怪的動物,對年齡在意非常,一過了十八就恨不得倒著長了.守了歲,劉爸放了鞭炮後一家人就自去睡覺了.

一大早,劉沁洗好臉後,就拿出給家人准備好的禮物.給她奶奶的是一塊笑眯眯的佛公,寓意福氣,平安,和睦;給太叔公太叔婆的是翡翠侶對,多為同工同料,象征千萬年的緣分;送給她老爸的是一扳指,顯得儒雅大方;而給她媽**是一對蓮年有魚的耳環,代表著代表夫妻恩愛;給她大哥的則是一枚路路通吊墜;送她弟弟的則是一枚猴采桃的玉佩.

這些掛件全是來源于她賭石得來的那塊芙蓉種翡翠,因為那塊翡翠只有嬰兒的拳頭大,出不了鐲子.再加上劉沁家人又多,惹做大件的飾品,材料根本不不夠.[wzdff貼吧手打團]所以她咬咬牙,讓翡翠雕刻師傅全做了掛件,除上述提到的七件掛件外,劉沁另外還得了一串圓珠手鏈外加一對鑲鑽的翡翠耳環.

給家里的長輩拜了年領了包後,劉沁才把她准備好的禮物拿出來,收到劉沁年禮的眾人都很開心,畢竟她送的禮不光寓意好,還很合眾人的心意.劉和劉煦兩人得了禮物後當場就掛到了脖子上,這番猴急的模樣又惹來長輩們的一陣取笑.

全家人的禮物都有了,劉沁自然不會忘了給她堂弟一份.劉媽得知後滿臉不樂意,嘴巴動了動,終究什麼都沒.畢竟現在是大年初一,不是什麼話都得的,劉媽還是顧忌著的,這事要是放在平時......

前兩天,劉沁T市取這些掛件時順便幫堂弟買了一套新衣服.回來後劉媽為了這事嘟嚷了好久,直她偏心眼,她胳膊肘兒往外彎,自己哥哥弟弟爸爸媽媽奶奶叔公叔婆都沒幫買,就買一個堂弟買了新衣服.讓劉沁無語了好久,他們的新衣服,她早在一個月前就買了寄回來給他們了.而且她老媽還拽著財政大權呢,要買啥根本就不用經過別人的同意.

"好了,讓孩子送過去吧,再怎麼甯也是咱們劉家的血脈,哪里能虧了他?況且孩子她嬸嬸,唉,也不容易啊."劉爸神凝重地掏出煙盒,抽了一支出來,點上.

"去去去,趕緊給你堂弟送去,省得你在這惹得你老爸新年一大早就在這唉聲歎氣的."劉媽趕緊把劉沁打發走,省得劉爸又和她出什麼觸黴頭的話.

看她爸媽這架式,劉沁心里有數了,估計她這叔叔又賭輸了.前些天劉媽就和她嘮叨上了,最近叔叔賭得凶,她要看緊家里的錢袋子,省得她老爸把錢借了出去,這種錢借了沒得還的.[wzdff貼吧手打團]

大年初一,真的很熱鬧,劉沁笑眯眯地和遇到的村里的叔叔伯伯嬸娘之類的打了了招呼又了幾句吉祥話,口袋里硬被塞了好幾個包,劉沁也不過分推辭,笑眯眯地收了.

大年初一的,誰家的大門都是開著的.劉沁進了院子,就聽到一聲咆哮,"臭婆娘,敢拿老子的錢?看我不打死你"

劉沁一聽,還了得,趕緊沖進門去,看到嬸嬸抱著堂弟,而堂弟睜著大大的眼睛驚恐地看著他爸爸的巴掌扇下來.

"叔叔"劉沁趕緊大喊.

由于慣性,劉富軍的手收勢不住,但礙于侄女在場,他生生地把它撇向了一邊.他沒理會呆愣在一旁的媳婦以前嚇呆了的兒子,轉向劉沁,笑著道:"七來拜年了?"著就往他那八成新的西裝內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個皺巴巴的包,他捏了捏,里面沒錢?嘖,想起來了,昨晚沒賭本了,他拆開來下注去了.

于是他朝劉沁尷尬地笑了笑,然後就朝程梅娟假意抱怨道:"你這做嬸嬸的,包包也不仔細點,給幾個侄子侄女的包哪里能用這些一塊錢呢?"完當場掏出一疊錢.

劉沁注意到都是太陽啊,叔叔啥時候變得這麼大方了?果然,劉富軍把錢塞回口袋里,假裝若無其事的:"七,你等下,我進房間里再拿兩個出來,一會你一起拿回去給你哥哥和弟弟吧."完就進了房間.

沒一會兒,他就拿了三個包出來,遞給劉沁,她接過後笑著了聲謝謝,然後抱過堂弟,聲地逗著他.良久,劉郁甯才敢出聲,不過他的一雙手仍然緊緊地抓著劉沁的衣服,時不時畏懼地看他爸爸一眼.

劉富軍頻頻看表,短短幾分鍾就看了四五次,見劉沁呆在這,絲毫沒有准備走的意思.終于忍不住開口了,"我出去走走,阿娟,你好好招待一下七."他也不管程梅娟答沒答應,就急不可耐地出了門.

等她叔叔走遠了,劉沁這才表明了來意,從口袋里拿出一潔白晶瑩的葫蘆玉墜掛到了堂弟的脖子上,他好奇地盯著它.劉沁沒告訴她嬸嬸這玉墜的價值,估計程梅娟也以為這東西是山寨貨吧,買回來哄哄孩子的而已.

看著兒子開心的樣子,程梅娟悵然地道:"好在甯還有你們這些哥哥姐姐,要不然,他今年估計就得穿舊衣服過年了."

"叔叔以前不是很疼甯的麼,怎麼現在?"雖然打探別人隱私不好,但事關堂弟,劉沁也只好問問了.

"靠他呀?估計我們娘倆就得餓死了"程梅娟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

"叔叔他,雖然不成事了點,但也不至于這麼混賬吧?"劉沁遲疑地道.

"你不了解他,也是,你都出去那麼多年了.最近幾年他越發不像樣了,村子里哪里有賭局,哪里就有他的人影.為此他還挨抓過幾次,每次都挨罰上個幾千塊,要不是包廠那還有分,我還能動還能干活,這日子早就過不下去了家里的柴米油鹽他從不過問,回來就知道要吃的,沒吃的就自己拿錢到外面吃,完全不管我們娘倆的死活.家里一年到頭,平日里豬肉都舍不得多買二兩,孩子的衣服也舍不得多置一件,這日子過得和乞丐差不多了.而他呢,每個月不光把自己的工錢全拿去賭了,就是廠里的分一到手,轉眼間又被他輸個精光你媽還我傻,不懂把他兜里的錢拽在手里,剛才你也看到了,我只是拿了他一百塊,他就動手,要不是你,即使是大年初一,他也不會放過我的他現在根本就沒把我當作他的老婆,我只是他的一個工具奴仆"

劉沁沒插話,默默地聽著,她感受得到一個女人痛到極致恨到極致的憤怒和絕望.她這嬸嬸或許有點自私,或許對婆母不夠尊敬,但不可否認,她為了這個家已經付出了她能付出的東西.如果這種高壓生活再繼續下去,難保不會把她逼到崩潰.劉沁也知道,他叔叔是不可能答應離婚的,前兩年她嬸嬸想到廣東打工補貼家用,他叔叔死都不答應,甯願兩個人綁在一起,即使餓死也好,也不會允許她嬸嬸一個人單飛的.

"媽媽,別哭."劉郁甯放開手里一直把玩的玉墜,伸出胖手,幫他**媽抹去流下的眼淚.

等她發泄夠了,劉沁才開口,"嬸嬸,你吃了飯沒?沒吃的話,帶甯過我們那邊吃吧."

程梅娟擦了擦眼淚,抱緊了懷里的兒子,朝劉沁笑了笑,"讓你見笑了.大過年的,哪能過你們那吃呢,一會我就開始整治飯菜,很快的,你先回去吃吧."

劉沁也不強求,親了親堂弟,她就准備回去了,"嬸嬸,你別傷心,這事我會和老爸的.等過了初二,讓老爸和幾個伯伯好好叔叔."

程梅娟勉強地笑笑,然後緊緊盯著劉沁,認真又嚴肅地道:"七,我知道你是好孩子,你也不了.嬸嬸有句話和你,你可得記住啊.嬸嬸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你也看見了,估計這輩子就只能這樣了.所以你以後可千萬別嫁給賭鬼就算是嫁給窮鬼都比賭鬼強"

就一更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