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第165章



周車勞頓,坐飛機倒沒什麼,但劉沁真不能坐車,比起坐一天車,她甯願去田里勞作幾天.而且將近過年,車多人多,直達空調車快是快了,但里面的空氣很悶,讓人很是受不了.

好在,再難受的過程都有結束的時候.傍晚時分,汽車終于駛進車站了.

劉沁走出車站時看到T市熟悉的一切,心里狠狠地松了口氣,頓時覺得緊繃的神經總算緩了下來.想到一會就能見到久違的家人,劉倒沒什麼,倒是劉沁心里充滿了激動.再世為人,這還是她第一次離家那麼久呢,也不知道老家有什麼大的變化嗎?

"妹妹,老爸在西臨山那房子等我們呢,我們趕緊叫個三輪車過去吧."劉掛了電話對劉沁道.

劉沁點了點頭,劉看到她蒼白著臉,知道她胃部肯定不適,體貼地把她手里大件的行李都拿了過來.雖他們只是回老家過個寒假,行李也沒帶多少,但C省的特產倒是帶了不少,雖然每樣都只是買上一兩斤,意思意思而已,但架不住種類多啊.

三輪車拐了兩條街就停了下來,劉搶先下車,再把車上放著的東西一一拿下來放在地上,劉沁也跟著下了車,從隨身的包包里拿出三塊錢遞給三輪車車主.

此時劉爸聽到聲響,探出頭來看到是自家的兩個娃,大喜,隨手把擦車的抹布一扔就走了過來.

"爸."劉沁笑著道.

"回來了?回來了就好,你奶奶昨晚還叨念著你們呢."劉爸樂呵呵地道,著就要云幫劉拿行李.

"爸,你去幫妹妹拿吧,她剛從車上下來,不舒服呢."劉趕忙道.

劉爸自然沒有不答應,心里也覺得欣慰,不過嘴上仍然沒有饒了兒子,"行啊臭子,知道心疼妹妹了?"

"老爸,你這話就不對了,好像我以前不疼她似的.[wzdff貼吧手打團]"

父子倆人聊聊天,打打屁,半年沒見的隔閡和陌生感就沒了.劉沁笑看著兩人的互動,時不時地插上兩句,氣氛倒也頂好.

"好咯,咱們回家咯,我出門前你媽還在燉雞湯呢,等我們到家的時候應該也得了吧,這都燉了一天了."劉爸趁著發動車子的空檔道.

這話一出,直饞得劉口水都流下來了.看到他那饞樣,父女倆又是一頓取笑.

車子一直從村口駛到家門口,劉媽聽到車子行駛的聲音以及劉爸暗示的喇叭聲,趕緊出來開門.

車子停妥當後,劉沁趕緊開了車門,跳了下來.

才站穩,一個身子就像炮彈般沖了過來,一把抱住劉沁的雙腿,"姐姐"聲音里難掩興奮.

劉沁定睛一看,原來是堂弟劉郁甯啊.劉沁摸了摸他的頭,笑著朝站在一旁的奶奶太叔公太叔婆以及她老媽打過招呼後,才把挎包移了移,然後彎下腰,抱起今年才四歲的胖墩,包子是個機靈的,趕忙伸出胖手摟住劉沁的脖子,然後親了她的臉一記.

劉沁回親了一句,取笑道:"呵呵,咱們甯真是越來越壯了,這半年都吃啥好東西了?壯得姐姐都快抱不動咯."

"甯,來,媽媽抱,你太重了,你姐抱一會兒手臂都要酸了."程梅娟朝她兒子伸出手,然後笑著對劉沁道:"這子自從你去學校後就老念叨著你,特別是最近,學都放假了,他也成天掰著手指頭數著日子等你們回來呢."

胖墩一聽,生怕累著姐姐了,掙紮著要下地.劉沁趕緊把他抱緊了,亦笑著回道:"嬸嬸,看你的,我哪有這般沒用了.[wzdff貼吧手打團]剛才我是笑的,別一個甯,就是再來一個我也能抱得動."

程梅娟知道這是客氣話,倒也覺得全了臉面,于是也沒在糾纏于此問題.

話間,行李已經歸置妥當了,劉和程梅娟打過招呼又逗了逗劉郁甯後就往客廳里去了.此時劉媽端好了菜走了出來,看到劉沁和她嬸嬸還在聊著,于是客氣地道:"他嬸嬸,飯菜已經煮好了,一起在這吃了再回家吧?"

"是啊,嬸嬸,反正咱們家也不缺你那雙碗筷,就坐下一起嘛."劉沁抱著劉郁甯,也跟著勸道.

"不了不了,我出來那會已經放了米了,這會估計都熟了吧?他叔叔也快回來了,我得回去張羅幾道菜才成."完就要去抱劉郁甯,"甯,咱們回家了,吃過飯媽媽再帶你過來找姐姐好不好?"

劉郁甯明顯不樂意,扭過腦袋不理她.

看著兒子的後腦勺,程梅娟尷尬地笑笑,"這孩子,真是一刻也舍不得離了他姐姐."

"嬸嬸,沒事,就讓他呆在這吧,一會吃過飯我給你送回去."

程梅娟猶豫了片刻,再看看明顯不理會自己的兒子,就答應下來了.要不然能怎樣,看她兒子這架式,若她堅持,搞不好就會把他弄哭了.

"行,這子就交給你們了.甯,要聽話,知道嗎?"交待完後程梅娟就回家去了.

全家人高高興興地吃了個飯,那個熱門勁堪比吃年夜飯那會了.菜也豐盛,劉媽得知今天兒子女兒都會回來後,一早就開始准備吃食了,渾身使出十八般手藝才做出這一桌子的菜.

劉沁嘗了嘗,就知道老**廚藝又進步了,當下誇贊奉承的話就像不要錢似的往外蹦,真誇得劉媽笑得合不擾嘴.自從家里不種地之後,劉媽除了偶爾到養殖場幫幫忙外,其余的時間大部分用在了提高廚藝上面了.好在她不算愚鈍,又舍得食材,成績倒也是立竿見影.而且她做的菜大多還是劉爸愛吃的,惹得劉爸每到飯點必要回家的,即使身在老地也老想念著劉媽煮的菜.

劉沁看著她老爸吃得不亦樂呼的樣子,再看看劉媽也是滿臉光的,心里不禁向自家老媽伸出了大拇指.俗話得好啊,要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就得抓住了個男人的胃,讓他的胃離不開你,老媽這點就做得不錯嘛.

期間還穿插了劉述的大學趣事,劉沁也時不時地上兩句,逗得一家人樂開了懷.坐在她身旁的胖墩雖然不知道大家都笑什麼,也跟著樂呵呵地傻笑.

吃過飯,劉沁收拾了幾樣特產,抱著劉郁甯來到她叔叔家.劉富軍和程梅娟剛吃了飯,大約又發生了什麼,圍繞著兩人的氣氛很是沉悶,劉沁也無意打探別人的隱私,把特產放下後,又寒暄了幾句就告辭了.

回到家時,劉煦已經幫她提好了熱水,她心里一暖.自己這個弟弟真不錯,她回來到現在還沒好好和他聊聊呢,思及此,她打算洗了澡就上去和他聊聊.雖然兩人也經常在網上聊或者通電話,但畢竟不比面對面來得好.

劉沁洗了澡,上樓,看到劉煦的房門是開著的.于是她走了過去,敲了兩下.

本來埋首在電腦前的劉煦抬頭一看,發現是劉沁,一喜,朝她招了招手,"姐,快過來,看看.這支地產股價錢又翻了翻,我估計它也快進入整理期了,想把它脫手,你覺得怎麼樣?"

劉沁走近,盯著顯示器上的數字和線啊看了好一會,發現完全是一知半解的,果然是隔行如隔山啊."這個我不太懂,你按你的意思辦就行了."

劉挑了挑眉,思及以前劉沁介紹的幾支牛股,以為劉沁這話純粹是考驗考驗他罷了,于是又把各種線條和數據認真地看了一遍又分析了一遍.劉不知道的是,劉沁以前給他介紹的那幾支股票無非就是當時聽人談論得多了才記下來的罷了.她又不可能向他解釋得清楚,再加上之後劉沁又向他介紹了幾支非常好的新股,所以劉沁一直以為自己姐姐是個深藏不露的炒股高手.這是個美麗的錯誤,不是嗎?

突然,劉煦一拍大腿,扔下他整理了一遍的數據.拉過劉沁,讓她坐在床上.然後拿過鑰匙,把電腦桌右下角的櫃子打開,從里面拿出一個本子遞給劉沁.

"姐,這是我們目前的流動資產,看看,沒有辜負你的期望吧?"劉煦雙眼發亮地盯著劉沁,仿佛一只搖著尾巴等待主人誇獎的狗.

劉沁好奇地翻開一看,當看到上面的數字時,她瞪大了眼睛,這這,一千四百萬她記得她去上大學時,留給他的除了一些不動產外,就給了他一千萬的現金,她自己拿了近五百萬.這才過了半年,他竟然讓這筆錢漲了百分之四十而且這些還是他利用業余時間做的,純屬于玩票性質而已.

看來她這個弟弟確實有經商的天分啊,她合上了存折,遞回給劉煦,笑著道:"看到賺了那麼多錢,姐也很高興,姐知道咱們煦是最棒的.不過你可不能因此而荒廢了學業啊,而且也要注意身體,知道不?"

得到他姐姐的肯定和稱贊,劉煦很滿足和興奮,對于後面叮嚀,他也乖乖地點頭,保證道:"姐,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