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第157章



從學校門衛室出來,劉沁手里拿著一個包裹,回到宿舍時發現全部都有.

"哇,劉沁,你手里拿著的是什麼禮物,拆開看看唄."范羽落看到這麼大的包裹,頗為好奇,唆使著劉沁打開.

劉沁無奈,她這麼一嗓子,把鍾清真和黃戴都引了過來.于是她手腳麻利地拆開它,發現里面全是老家的特產,一些筍干薯干什麼的.她滿頭黑線的同時心里又特別感動,她不過是在前幾天中秋時打個電話回家問候一聲,聊著的時候略提了提想念老家的酸筍和其他一些特產了,想不到才過兩天,她爸媽就給她寄了這麼大一袋東西.

"嗯,這些都是我家的特產,你們想吃的話盡管自己拿,別和我客氣."劉沁把不能現吃的拿了出來.

"噫,我還以為是什麼好東西呢,原來只是一些山寨貨啊."黃戴語帶輕蔑的道.

原來欣喜不已的鍾清真正打算伸手去取一片,聽了這話,伸出的手反射性一縮.范羽落和鍾清真眼帶訝異地看著她,仿佛不認識她一般.也是,她對劉沁有什麼不滿,通常都是設置一些語陷阱或制造一些一些容易讓人誤解的場景,讓人以為劉沁欺負了她,很少有這麼"直白"地表達出她對劉沁的不滿和不屑.

察覺到眾人的異樣,黃戴也自知失了,頓時低頭不語,臉上的表變幻莫測.

劉沁才懶得和她頂呢,對這種不識貨的家伙,她沒什麼好的,她不吃正好,她還省下了呢.

范羽落用牙簽挑了塊牛巴,放進嘴里後道:"嘿,你不知道吧,劉沁他們家的牛巴老有名了,外地人去買的話還買不到正宗好貨呢.還有啊,這手工制作的薯干也不錯,比前幾天你花了大價錢買的要好多了,既正宗原味又衛生"完她朝劉沁眨眨眼.[wzdff貼吧手打團]

劉沁微微一笑,她明白范羽落是為了維護她才會選擇挺身而出的,不過她也因此開罪了黃戴.劉沁倒無所謂,她們兩人從一開始就不對盤,俗話債多不壓身,她也不怕把她得罪得深一點.反正她不會主動惹她,若她不識相,那她也不會和她客氣

鍾清真見不得氣氛太僵硬,跑出來打圓場,嗑嗑巴巴地道:"是啊,黃戴,你試試嘛,味道真的很不錯的."

黃戴抬起頭,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你們吃吧,我突然想起我還事,先出去了."完就頭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劉沁和范羽落對視一眼,俱聳了聳肩表示無奈.

~~~~~~~~~~~~~~~~~~~~~~~~~~~~~~~

軍訓一過,整個校園一下子熱門了起來,每到傍晚下課時,在校園人來人往的走道上會看到許多擺攤子的,旁邊都放了一個牌子,某某社團招聘.范羽落拉著劉沁轉了一圈,幾乎把所有社團的福利義務都了解個遍了,拖著劉沁一口氣報了兩個社團,一個是禮儀社一個是籃球社.

進籃球社是因為籃球社社長是藥學院的,直系嘛,總是比較照顧下面的師弟師妹的,而且人家當時還聲暗示了如果她倆一起加入的話會考慮給她們一個理事當當.范羽落那家伙本身就熱愛籃球,這下更是抵制不住誘惑了,不顧劉沁的意願拉著她報了名.

而禮儀社更是受到眾多男生女生的追捧,盡管男生不能報名,但周圍圍著它的男生可不少,不如何,這地兒可是美女出沒的基地,守著總能養養眼.不少女生,只要身高夠得上標准的長得還不差的,都跑去報名了.[wzdff貼吧手打團]這些女生都處在青春年少時期,誰不想做個公認的美女啊?

當時范羽落拖著劉沁去了解禮儀社的基本況,那位宣傳部長可是眼睛一亮的,而且還用了比平時熱百倍的語為她們介紹本社團的基本況.當他提到進入的成員都能免費地學到化妝知識時,劉沁的眼睛亮了一下.不過當他提到如果學校有什麼大型活動或節目,需要禮儀姐的時候,她們得無條件服從安排,劉沁就打起了退堂鼓.

這什麼活動要是在校內舉辦還好,如果是到外校她就不樂意了,而且加入這個社團後她們既然沒有拒絕的權利了,這真的很不好.她可不想為了占這麼點便宜而把自己的位置放得這麼低,況且她還要考慮關林的感受呢.句不好聽的,有哪個男人樂意自己的女友穿著旗袍站在那被人意yin?

其實來去,就是沒有選擇權這個不好.當宣傳部部長詢問她們是否有加入的意願時,劉沁委婉地拒絕了並把原因告知了他.宣傳部很為難,但鑒于劉沁兩人的容貌身材都很出眾,特別是劉沁,那氣質真是好到不行,讓他實在服不了自己放棄.于是他退了一步,給予她們選擇的權利,只要求五場活動她們必須出場一次.劉沁兩人想了想這才應了下來.

于是劉沁每周周四周五晚上都會去上一個時的禮儀課,其實有許多東西她都掌握了(太叔婆有教過).禮儀到底其實就是一種文化一種意蘊,萬變不離其宗,劉沁既然掌握了它的神韻,那麼一些動作又有什麼難的呢?

為了方便學習化妝,不和別人共用一套工具,劉沁特意在網上查了查哪款的化妝品和化妝工具比較好.後來她和范羽落趁著空閑的時候跑了一趟市中心,在化妝品專賣超市買到了她們想要的,不過這一整套下來也花了不少錢.

付款的時候,范羽落驚訝地看著她面不改色地刷了卡,她暗忖,劉沁這同學真不簡單,平時看她穿的衣服也不是大牌子的,怎麼一下子消費那麼多居然也沒有絲毫猶豫?要知道購買化妝品和工具的錢可相當于一般大學生四五個月的生活費呢.她哪里知道,劉沁穿衣服不過分追求名氣大的牌子,只圖穿得合身舒適質量不錯就行.

在社團招生火爆的時候,大一新生杯籃球賽也拉開了序幕.作為理事會新成員,劉沁和范羽落兩人也被安排了差事,裁判的差事輪不到她們這些菜鳥,她們接到的差事和文秘很類似,坐在那記錄一下比賽成績什麼的,一個星期兩次.劉沁不知道,招收到她和范羽落兩個成員這事如今可是籃球社社長最得意的事兒了.只要她倆來工作的那晚,籃球場的男觀眾必然是暴增不少的,而且場上打比賽的球員也打得更賣力了,誰也不想在美女的心里落下孬種的形象是不?

也難怪了,劉沁氣質清新宜人,待人既不過于熱也不過于冰冷,淡雅如蘭.上身一件銀白修身直條百搭針織衫,再搭一件淺藍色的無緊身衣打底,下身穿了條七分的淺藍色牛仔褲,配上一雙球鞋.頭上卷發用粉色的發帶系起,整個人顯得乾淨舒爽.淡淡地靜靜地端坐在那,就能吸引無數的目光.

劉沁對這些愛慕欣賞的目光一概置之不理,她既然已經有了關林,就不會再張望再猶疑.在這路上只有他們兩人能牽著手走下去,別人的好壞與她無關.

即使社團活動占據了她一部分時間,劉沁仍然覺得有很多空閑的時間.對于剛經曆了三高,習慣把時間安排得滿滿的她來,實在有點不習慣.雖然她又訂閱了兩套醫學類的雜志,又在學校的圖書館里借了四五本書,但仍然感覺太過空閑了.不過後來劉沁找到了一個消遣的好去處,那就是他們學校的藥用植物園.

園里不泛一些參天大樹,確實是個消夏的好去處.藥用植物園里是禁止嬉鬧的,里面的一草一木指不定就有大作用,在它們的頭頂或脖子上或腳上會掛著一個牌子,上面簡略地寫了它們的名字和作用.躲進里面,涼風席席的,偶爾有幾縷零碎地陽光通過晃動的樹葉撒了進來,在人的臉上頑皮地跳躍著.一年四季,除了多雨的春季,其他的時間通常都能看到藥用植物園里坐著許多學子,涼亭,石桌,木頭兀子幾乎沒有空閑的.

她喜歡侍弄藥草,所以她找了建築公司把之前她買的那一畝地動工了,現在正在建設之中,到時她就可以在里面種上一些藥草了.不過現在嘛,她只好到植物園里看著那些可愛的藥草止止渴了,盡管她很手癢.

劉沁做事一向認真,對待學業更是如此.按著課表,通常劉沁都會在頭一天夜里習慣性地預習功課.這事被范羽落知道後,她被恥笑了好久.劉沁對此不予理會,上課的時候她發現教授們講課的內容很多,都是跳躍著來的,而且有許多東西他們會略講.如果不熟悉課本,上課的時候通常都是被他們拖著走的,聽起課來也是云里霧里的,完全不明白教授所的話是什麼意思.所以預習和複習是很有必要的.

而醫學的東西,指不定什麼時候就用得著,所以即使老師不講的地方,劉沁都有認認真真地看,爭取理解消化.為了以後能大考大玩,考玩,所以她現在需要不考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