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第156章



其實,那啥,護理系本科班的教官其實有來找過關林,傳達了他們班女生的心聲.奈何被關林無地拒絕了.笑話,他眼巴巴搶了這份差事,除了想就著工作的便利和女友相處之外,就是想讓自家女友好過點.哪可能答應變換場地,把她放到太陽底下去烤?自己的寶貝要緊,別人曬不曬黑,和他沒有半毛錢關系.

因此,關林被一票娘子軍冠上了冷酷無的標簽.

不過也難怪,護理系只有兩個班,一個是護理本科,一個是護理本科英語方向.護本班總共有一百二十人,其中一百一十一是女的,男的只有九個.當她們在烈日底下曬得頭暈眼花之時,就無比怨恨劉沁他們班了.你,藥學院06一班,男女比例是三比一,竟然占據了這麼有利的位置,能不招人恨嘛.難道護本一百多枚女生還不比你這二三十個女生寶貝得多?

奈何別人不是這樣想呀.因此藥學院的男生悲劇了,在未來的幾年里,想追個護理系的女生做女朋友,都千難為難的.人家一聽是藥學院的,不是拒絕就是開出一堆刁難人的條件,整得一群伙子哭爹喊娘的.等整明白了原因,一群血氣方剛的伙子找了當時03一班的班長,狠狠地胖揍了一頓,方才解氣.

可憐的班長最後抱著頭窩在宿舍的角落里畫圈圈,肇事者又不止他一個,當時教官也義正詞地拒絕了啊,況且那幫同學當時可是一同享受了福利了的.如今卻...真是一群有異性沒人性的家伙!詛咒他們一輩子都討不到老婆!

藥學院03(一)班的訓練並不算辛苦,畢竟得了個風水寶地,教官看起來雖然冷漠了點,但該休息的時候決不會強迫他們練習.因此贏得了一干新生的好感,每逢休息時,盡管關林冷著臉,仍有不少同學圍在他旁邊問東問西的.對于這些問題,能回答的他就簡略地答一下,不過很多問題他都是保持沉默.

而且他很注意避嫌,偶爾和男生聊上幾句,女生他一向都是避之不急的,畢竟自己的女朋友在一邊看著呢,自己可不能讓她心里不舒服了.要不然,回頭算賬,吃虧的還是自己.

殊不知,他如此冷酷的表現,更讓一干女生趨之若鹜.尤其是一些大膽的城里姑娘,她們頻頻送出一捆捆秋天的波菜,奈何關林如同患有接收障礙的毛病般,對這一切無動于衷.直讓一群女生恨得牙癢癢的,心里暗罵,真是個不解風的木頭.

看著被一群女生包圍卻疲于應付的關林,劉沁不道德地笑了,讓你招風引蝶!關林對周圍的環境一向很敏感,劉沁又是他所在意的人,她的表舉動很容易就被他感應到了.所以對于她那幸災樂禍的表,關林很無奈.心里苦笑,這事娛樂了她,也算是好事一莊了.

為期一個月的軍訓即將進入尾生,在進行了一次演練後,正式結束.劉沁拿著手里的本本,一本優秀證書,連帶著那套軍訓服,一起放進了櫃子底下壓箱底去了.

劉沁的大學生活正式展開了.到學校的打印店把課本給打印出來,她發現,對比高中緊張的生活,大學的課程真的是好輕松啊.難怪後世拼過了高中,到了大學就是"任你玩"呢.看看,一天下來,也就四五節課,半天就能上完了.除了有一節組織胚胎學安排在晚上之外,一個星期有六天晚上是空閑的.

不過這正好方便了劉沁,除了上課那晚外,她都決定住在天蕊花苑了.主要是她住學校宿舍老不習慣了,不是宿舍的問題,而是人的問題.如果你的上鋪每次去上廁所的時候都把床踩得咯吱咯吱響,下來的時候又是了陣搖晃,完全不顧及你在睡覺,你有何感想?對于劉沁這種有點起床氣的人來,真比吃了死蒼蠅還難受,你瞪她,她就擺出一副你欺負了她的委屈樣子來.

平時只要劉沁呆在宿舍,就會看到黃戴特意拿出一些零食來請范羽落和鍾清真吃,獨獨沒有劉沁的份.范羽落心里門兒清,通常都是客客氣氣地拒絕了.鍾清真向來是個怯懦的,一般不懂得怎麼拒絕別人,先怯怯地看了劉沁一眼,然後猶豫著,最後迅速地拿了一份零食就了事.

那時劉沁坐在床上,看到黃戴如此的作派,心里冷笑不已,她以為她會在乎?對這種人最大的懲罰不是和她理論和擺臉色,這都明了你受到了她的影響,而是徹頭徹尾地無視她.于是她取出P4,塞入耳塞,背靠著靠枕,悠閑地翻著課本.

黃戴看到劉沁如此應對,咬了咬唇,心里怨恨不已.若是劉沁在兩人對峙中吃點虧,那她的怨氣發泄出來也就完了.但因為每次對峙中吃癟的總是自己,所以她對劉沁的怨恨也越積越深.後面的行事也越來越著痕跡,例如傍晚晾衣服的時候不心把劉沁晾在陽台的干衣服弄濕,染色什麼的.

劉沁會拿著這染色的衣服不發一語地盯著她,直到她心底發涼,不自在地轉過臉去.平時的這些事就算了,但睡覺不行,這可是劉沁的底線.但她又不是那種八卦長舌婦,拿著這些雞毛蒜皮的事到處去,而且大家都還陌生,交淺深最忌諱了.她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黴才遇到這麼個極品,就當上輩子欠她的吧,惹不起她還躲不起麼?況且宿舍里有這麼個人在,成天哭喪著臉,天天如同死了親爹親媽一樣,誰的心能好?

每當她和范羽落聊得興味盎然時,黃戴就如同怨靈一樣飄過來,幽怨的眼神盯著她們倆看,如同她們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般,直讓她們反胃不已.

想到黃戴所做的事,劉沁微微眯了眯眼,希望她以後不要犯到她手里,要不然,她不介意給她點教訓.

不過既然決定住天蕊區了,那她新買的台式倒可以省了,給她哥拿去用吧.這些台式電腦都是她弟弟幫配的,她過來沒兩個星期,劉煦就把配置和報價表發了一張過來.劉沁只需要到電腦城去把東西買齊讓人配好就行了,有這張配置和報價單,電腦城的人以為來了個電腦高手,不敢宰得太狠.整套配下來,還省了二十塊錢,劉沁為此還暗自樂呵了許久.

頭一天上課,學校就給他們班來了一個下馬威.第一節第二節課是人體解剖學,整個班按學號分成三班,來到解剖樓.來的路上一群新生還興奮異常,手里提著早餐,有有笑的,恨不得馬上就飛奔到教室去.一些經過他們的老生,眼帶憐憫地看著這群師弟師妹.搞得劉沁他們不明所以.

後來他們才知其原因,真是追悔莫及啊.早知道就早點把早餐解決了.解剖實驗室不大,左邊放置了桌椅,滿打滿算也就只能坐三四十人.右邊則放著五六個長方體的盒子,當時劉沁他們不知道是什麼,只覺得整個教室陰風陣陣的.給劉沁他們這個班上課的是一位女老師,很溫柔,開始的時候就只給他們介紹一下新課文,上了一些簡單的知識而已.哪里知道,第二節課才是重頭戲.

此時劉沁他們才知道,這幾個長方形的盒子其實就是用不鏽鋼打造的,專門裝死人骨頭和死人尸體的.看死人骨頭,摸死人骨頭都不算可怕.恐怖的是,用福爾馬林浸泡的尸體.甫一打開,一股怪味就直沖著他們的鼻子而來.緊接著,觸目所及的是一具尸體,每個部件都還在,但肚子是剖開的,手腿是斷開的,眼睛是張開的,全身的皮膚沒一處是完整的,一些肌腱和神經裸露在外面.最讓他們胃里翻騰的是,那些肌肉物像驢肉,煮過頭的柴柴的那種.

于有人忍不住了,手扶著不鏽鋼的棺材就吐了出來.連瑣反應,有一就有二,有好幾個女生跟著把今天早上吃進去的東西也吐了出來.

劉沁覺得空氣很悶,趕緊走到窗口前,深呼吸.大部分人受不了了,紛紛坐回座位上去喘息一下,待看到放在桌面上的肉包時,一想到里面的肉,胃里就泛酸,那同學趕緊把那包子扔進垃圾堆里.

待大家平靜下來,解剖老師才微微一笑,"呵呵,同學們,你們以後會習慣的.現在的階段是看到那尸體就吐;適應後就能面不改色地看了;再過一段時間,看著它也能吃得下包子吃得下飯;等你們修煉到最高境界,吃飯的時候不看著尸體你們還覺得不習慣呢."

不過所有人都很懷疑她這話的真實性,他們才不會變成她口中那麼變態的人呢.解剖老師笑而不語,事實勝于雄辯,到時他們就知道了.

而過了一兩年,這群青蔥少男少女回憶起這段話,真是揮淚不已.因為他們不止變成了如解剖老師所的那樣,而且隨著對人體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後.即使他們看到有人在路上裸奔,也下意識地想到左右兩塊跳躍的臀大肌,淚奔啊.自打進了這所學校,他們單純無暇的日子就一去不複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