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第155章



雖關林帶著劉沁一班,但也不能明目張膽地親親我我,只是偶爾眼神碰觸時閃過一些火花罷了.關林將人帶到他們的訓練場地後簡略地作了個自我介紹,只他姓關,連名都沒有透露.緊接著就是整理隊伍,期間把劉沁和其他五個人拎了出來.明眼人一看便知幾人肯定是放在隊伍前頭充當門面的.

劉沁為此還緊張了一會,生怕被關林放在第一排第一個位置去壓陣腳.好在最後的結果是安排她站在第二排的首位而已,並沒有把她放在火上烤.

趁著同學們調整隊形的空檔,關林拉了劉沁一把,看她怔愣不知怎麼反應的樣子,他的雙眼流露出一絲笑意,但臉上的表沒變,仍然面攤著.劉沁回過神來時不自然地咳了咳.

傍晚,散隊後,劉沁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天蕊花苑,然後就窩在沙發上不肯動了.按理劉沁此刻應該住學校宿舍比較便利的,但她一想到關林還欠她一個解釋呢,頓時不顧勞累回到區里等著了.至于關林那群軍官,學校也給安排了住宿,是一幢四層的公寓樓.反正學校安排了,住不住就是他們的事了,只要不耽誤訓練就好.

沒多久,大門就有動靜了,關林走了進來.看到劉沁累得攤在沙發上,眼里閃過一絲心疼,隨即坐到她身旁,"還沒吃飯吧?我去做!"完就起身.

"別,沒啥胃口."劉沁一把拉住他的手,坐了起來.

"那你想吃什麼?你動嘴,我動手."

聽到他這麼,看到他也打算這麼做後,劉沁內心很感動.現在的男人肯為女孩子做飯的少了,家境好的就更少了.而關林的家世必然是不錯的,甚至是優越的,但這男人卻肯為了自己去做這些事,怎能不令她感動?

關于關林的家族背景,她也有好奇,不過她不想問,至少現在不問,她相信,在恰當的時候關林會告訴她的.

感動歸感動,但她可沒忘了她等他的目的,頓時哼哼道:"你還沒告訴我你怎麼就成了咱們班教官的事呢."

看著劉沁氣嘟嘟的臉,關林複坐了下來,捏了捏她氣鼓鼓的臉頰:"還在生氣哪?而且這是部隊安排的,不能告訴外人,況且我也想給你個驚喜嘛."

"我是外人?"劉沁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劉沁知道關林早把大學的各門課程修完了,早就在部隊里曆練了,具體做什麼她倒沒問,如今他在T省軍事大學不過掛了個大四的名號罷了.

"是是,是我不對,你不是外人,你是內人!"關林忍住笑,摸了摸她的頭,一本正經的道.

劉沁狐疑,這話和這表怎麼那麼不搭呢.和關林相處時,劉沁的反射弧長是長了點,但總有明白過來的時候.回味過他話里的意思時,她瞪時脹了臉.內人內人,不就是妻子的意思嘛.此刻她只顧著羞怯,哪里還有心追問啊.

看著她含羞帶怯的臉嫩臉蛋,關林心中一動.眼里迸射出兩朵熱切的火花,頭緩緩地靠近,濃烈的男性氣息漸漸包圍了劉沁.她愣愣地盯著關林看,此刻的關林魅惑至及,特別是嘴角綻放的那抹笑意,讓她暈眩無比,她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

看著她望著自己發呆,關林眼中的笑意更濃了,覆上唇之前他輕斥:"傻蛋,閉眼."

劉沁很懵懂很聽話地照做了,她此刻只感覺到他的唇舌不斷描繪她的雙唇,又吮又舔的.他呼出的灼熱氣息一直回蕩在她的鼻音,讓她感到呼吸困難,不自覺地張開了嘴,想吸入更多的氣體.但關林的舌頭趁機溜了進來,逗弄著她的香舌,在她的嘴里肆虐.

而他的大掌更是在她的身上來回撫摸,一只在腰際和臀部間來回,另一只則在劉沁的胸前肆虐.連內衣什麼時候被扯掉了她也不知道.良久,她覺得呼吸不過來時,關林終于離開了她的唇,讓她軟軟地靠在他的胸膛上.他的雙手仍然輕撫著她白嫩的皮膚.

此時劉沁感覺到關林的碩大正抵著她的臀部,于是她動也不敢動,生怕一不心就擦槍走火.這個年紀的男人可是禁不起逗的.

看到劉沁如此乖巧地靠在他懷里,關林心里閃過一絲失望和遺憾,要是她扭動一下,那他就師出有名了,就可以對她這樣那樣了.

劉沁的心思不知道怎麼的,就轉到關林高超的吻技上了.都女人是男人的學校,關林,到底從多少所這樣的學校畢業的?想到他純熟的技巧,劉沁不淡定了.她把頭埋在關林懷里,悶悶地道:"老實,你交過幾個女朋友?"

關林很訝異,怎麼話題一下子就轉到這個上面了,不過他還是老實地回答了,"一個也沒有."

"真的?你實話吧,我保證不生氣."劉沁從他懷里抬起頭,黑亮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著他.

"這是真的啊,雖然出來很沒面子."關林不明白了,他實話她反而不信了,難道讓他他久經花叢?

"可,你的技巧不像是生手嘛."劉沁對手指,這讓她很糾結的.

關林苦笑,原來是這樣啊,"這對種事對男人來就是一種本能,上手很快嘛.我技術純熟不好嗎?貌似某人剛剛還很享受來著."關林朝她眨眨眼,取笑道.

劉沁不依地錘了錘他的胸膛,不過心里倒是松了口氣,幸好.

劉沁不知道的是,關林所在的是特殊部隊,為了防止他們被這類的事困擾和腐蝕,也會讓專人教導他們這些事.不過關林心里有潔癖,而且一向潔身自愛,也不願意為生理需求去禍害良家婦女,所以至今,仍然是個室男,咳咳.

此時劉沁的肚子不識相地叫了起來,劉沁摸了摸扁扁的肚子,可憐兮兮地看著關林.

關林像拍狗一樣拍了她的腦袋,無奈地道:"餓了吧?想吃什麼?我去給你做."軍訓第一天,散隊後,他就和那幫教官一起去外面吃了個飯,這是一種禮貌和尊重.知道劉沁在家里等,他吃了飯,拒絕了接下來的節目就匆匆回來了.

劉沁數了數,道:"我想吃薏仁綠豆黑米粥."現在冰箱里的材料很多,但對一個廚房生手來,還是做這個粥簡單點,有她在一旁指點,肯定能很好地完成的.在炎熱的夏天喝上兩碗,最是消暑了,連煩燥的心都能降溫不少.

而且劉沁過來這邊了,才發現C市因靠近南邊,秋老虎仍然毒著呢.盡管因近海氣溫涼快不少,但在戶外呆一天,也讓人口干舌燥,像條離了岸的魚,干巴巴的.所以這綠豆她前兩天就泡著了,准備得了空就時不時地熬上一鍋.而且材料她也准備了不少,現下正好能派上用場.

搬了張椅子進去,關林就把劉沁抱進了廚房方便她就近指導.劉沁不聲不響地就被抱了起來,惹得她尖叫連連,口上雖埋怨不已,但心里卻是甜蜜至極的.

指導關林用手給泡久了的綠豆退了皮,再把薏米仁,綠豆,黑米洗淨,加水,放入高壓鍋里,打開開關,就完事了.等煮開了,再加上枸杞及冰糖燜一會兒,就可以吃了.

看著他笨手笨腳卻一絲不苟地完成這些事,劉沁很驕傲很滿足,這個男人,是她的!

第二天早上起來,關林到區斜對面的包子店里買了些包子回來,就著昨晚煲的綠豆黑米粥,解決了早餐問題.為了避嫌,劉沁讓關林先走了,她自己則慢慢踱了過去.關林見她堅持,無奈之下,只好讓著她了.

九月初的天氣,熱辣得很,十點前和四點後,還好點.但中間那段時間的訓練讓一群新生哀嚎不已.不過劉沁倒沒有多大的感覺,蓋因她們班處在西南角,西邊有建築檔著,南邊有樹木遮著,而她又是站在隊伍前頭.一天訓練下來,也沒被烈日照射多久.

其他班的可慘了,畢竟兩個足球場上栽種樹木的也僅僅只是南邊一面而已,這條線上安排了三個班訓練,已經是塞滿了人.幾乎可以是從早上一直曬到傍晚的,一連幾天下來,不管男生或女生都黑了不少.

因此,劉沁他們班接受到許多幽怨的眼神,其中最恨他們班的是護理系的那班娘子軍.護理系命不好,搶不到好地盤,全天都被裸曬在陽光下,看著三四個班級在陰涼的樹底下訓練,心里很是不平衡.

他們也曾讓班長和幾個班商量過換場地的事,但都被拒絕了.笑話,你們班的女生是寶貝,咱們班的難道就是草根不成?要是哪班的班長敢答應這麼無理的要求,估計他班長長的位子也當到頭了.

一連被幾個班拒絕了,護理系的也無奈,但也能略略體諒其他班,唯獨對劉沁他們班,意見大著呢,可以把怨氣都撒在他們班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