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第150章



報道後,走出空軍工程學院的大門,劉興致勃勃地想到處逛逛,被劉沁制止了.

"哥,以後你就在這生活了,逛的機會多得是,也不必急于一時嘛.現在都五點多了,咱們先去吃個餓吧,然後再抓緊時間買點生活用品."要不然今晚還不知道怎麼過呢.

"嗯,你不我還不覺得,肚子正餓著呢."劉摸了摸癟扁的肚子,腆著臉對關林道:"林哥,咱們去吃飯吧?這邊你熟,你帶咱們去好好搓一頓怎麼樣?"

劉沁表面若無其事,其實正豎著耳朵聽關林的回答呢.

關林瞟了劉沁一眼,發現她似乎都不在意,心里無端閃過一絲失落.看著劉期待滿臉期待地望著他,他點了點頭.

劉沁見他答應了,心里松了口氣,剛才不知道他為何板著臉,但過去了就好.心里沒有負擔,劉沁自然愉快,臉上的笑容也綻放開來.

關林心中一動,她剛才的客氣或許只是習慣使然,並無和他生疏劃清界線之意,自己大概誤會了.看著劉沁嘴角的笑意,關林不自覺地跟著笑了起來.自已,真是中她的毒太深了,太在意她了,才會這般患得患失吧?想通了這點後,關林內心自嘲一笑,罷了,既然他陷進去了,斷沒有讓劉沁脫身的道理.但這事不可操之過急,反正她現在都來到他的地盤上了,他有四五年的時間和她慢慢磨呢.

關林是那種專心一致的人,既然對劉沁對了心,那他的眼里就只有劉沁一個,容不得其他女孩的存在.別人再美再好也與他無關.

"等我一會,我去把這身衣服換下來,咱們一會就出去吃飯."關林把他們帶到宿舍下面,本來想直接帶兩人上去的,但他下意識的不想劉沁見到他宿舍那幫臭男人.

"喲呵,老大,有朋友哦?"魏印記的頭從樓梯處伸了下來.

"老大,你也忒不夠意思了,自己去吃大餐,留咱們幾個在食堂吃糠咽菜,你的良心過意得去嘛?"留著平頭的高文采一臉幽怨地看著關林.

"哎呀,你們也悠著點,沒看到有美女在場呢?怎麼可以拆老大的台呢?"莫易塵墊後,幾人一一從樓梯處走向出口.

關林黑著臉看著他們一搭一唱地埋汰他.

劉好奇地看著這幾人,觀他們幾人的互動,明顯是認識的,但他們竟然對林哥的黑臉無動于衷,真是,,,太令人佩服了.想到此,劉雙眼冒星崇拜的看著他們.

劉沁感歎,俗話,三個女人一台戲.三個男人也能堪比菜市菜了.

"老大,不給咱們幾個介紹介紹啊?"魏印記無禮關林的威壓,好奇看著劉兄妹,不怕死地問道.

關林冷冽的目光一一從他們的臉上掃過,但他們都是一副裝聾作啞的模樣.看他們那死皮賴臉的樣子就知道不給他們個交代,恐怕這幫家伙是不會死心的.

于是他冷著臉給他們做了個簡短的介紹,"這是劉,03屆空軍工程學院的大一新生."

介紹到劉沁的時候,關林看了劉沁一眼,遲疑了一下.劉沁扭過頭,假裝看著別處的風景.

"這是劉的妹妹劉沁,我的好朋友."沒辦法,兩人的關系還沒有明確地定下來,暫時只能這麼著了.

關林磁性低沉的聲音回響在劉沁耳邊,不過這話的內容卻讓她的心里劃過一絲淡淡的失落.

關林再為劉兩人介紹了一遍他的舍友.劉沁笑著對他們禮貌地點了點頭,而劉則一一和他們握手.

"哦,好朋友!"幾個人異口同聲地,好好的話從他們嘴里傳出來卻變了味.

看著幾個男的一臉曖昧地打量自己,劉沁有種讓他們暴頭的打算.

或許是關林的吃人的目光看得他們頭皮發麻,生怕被他記仇,然後來個秋後算賬.幾人趕緊轉移了目光,被修理的滋味可不好受.識時務者為俊傑,誰讓他們的拳頭沒有他們家老大的硬呢.

"兄弟,03屆空軍工程學院的,是吧?咱們以後會罩著你的."魏印記用力攬過劉的肩膀,出的話完全不像一個軍人反而像一個流氓.

"對對,老大的朋友就是咱們的朋友,咱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高文采附和著,心道,就像當時老大照顧我們一樣,嘿嘿.

此刻被幾人包圍的劉受寵若驚,他完全沒想到剛踏進大學就贏得幾個師兄的友善和好感.

關林看了一眼尚處于云里霧里的劉一眼,眼底閃過一絲憐憫,圍著他的那幾個可不是什麼好鳥,以後有得他受的,不過他可不打算提醒劉.人嘛,總要受點教訓才能學精學乖的,不吃點虧的話總會把別人的好心當作驢肝肺.

他挨近劉沁,在她耳畔了句:"我先上去換衣服了,在這等我一下."完就快步地往樓梯跑去.,

那溫熱的氣息撓得劉沁耳朵癢癢的,關林走了後,她的耳朵微微地了.她的視線不自覺地掃向了那男人堆,發現沒人注意到剛才的動作,她松了口氣.

男人的友誼,是一種挺奇怪的東西,上一刻還是沒見過面的陌生人,轉眼間就聊得熱火朝天,發展成勾肩搭背的兄弟了.劉沁看著在幾人中聊得興高彩烈的大哥,搖了搖頭,暗道難以理解.不過卻由衷地為他高興,多個朋友多條路.而且她相信關林的眼光,能和他成為朋友的人,人品必然也不會差就是了.

軍隊出身的,時間觀念就是強.沒兩分鍾,關林就一身便服出現在他們眼前了,連頭發也疏得一絲不苟,雖然他的頭發也不長,但從紋理上看也猜出他有疏理過.

一行六人,浩浩蕩蕩有有笑地朝校外走去.劉沁不知道有個人緊盯著她的背影看了許久,好在那人似乎忌憚關林,視線並不敢太過放肆.要知道,關林是從槍彈雨林練出來的,對視線的感覺很敏銳.

帶著幾個大老粗,關林也不好走得太遠或者挑一些高檔的酒樓讓他們不自在.就在附近的一家川菜館要了一間包廂,點了些酒和分量十足的飯菜.

不過有意思的是,關林旁邊的位子沒有人坐,劉本來想坐的,被其他三人拉著挾在中間了.劉沁想坐在關林右手邊的一個位置,和關林隔了一個座位的.哪知魏印記直接把腳伸過去把那椅子給占了,嘴里還:"嘿嘿,不好意思,我人壯,屁股大,習慣性坐兩張椅子."直把劉沁給擠到關林旁邊.

劉沁自然從善如流,坐下後給了關林一個似笑非笑的眼神.不過關林倒沒在意,幫她把碗筷擺正了,又給她盛了一碗湯.劉沁心安理得地享受他的服務.

劉沁接過湯,看了魏印記一眼,冷哼了一下.你就繼續保持這個姿勢吧,一會上菜吃飯的時候看你怎麼掰得下去!

果然,上菜的時候,魏印記那姿勢根本就搶不過另外幾個如狼似虎的人.不過他接下來的反應可見他不是個笨的,只見他裝模作樣哀聲歎氣了一番:"哎,學校的伙食真差啊,我的噸位又降下來啦,哪里還能坐得住兩張椅子?如今能坐穩一張就不錯了,想當初我那媲美健美先生般的身材啊,如今只剩下一堆皮包骨了.看看,真可憐啊."完還假意地哭了兩聲.

劉沁鄙視,若是他搶雞腿的速度和力度不如狼似虎的話,那她想他的哭聲會更有服力的.不過可惜的是唯二的兩只雞腿被關林從狼群中搶到一只.魏印記眼睜睜地看著那只雞腿從桌面上流轉到劉沁的碗里,他哀怨的眼神一直盯著關林,仿佛他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般.

"老大,你偏心!"他控訴道.

劉沁被他那道傳神的嗓音雷得外焦里嫩,身子不由得抖了抖.

"別理他,快點吃."對于他的耍寶行為,關林徹底無視.

沁剛咬了一口,瞄到魏印記投到雞腿上的熱切眼神,動作頓了頓,然後偏了偏頭,眼不見為淨.突然,她覺得口中的雞腿似乎比她以前吃的要美味得多.果然是從別人手里搶來的東西比較好吃麼?

陸陸續續好些菜都是關林幫劉沁挾的,高文采幾人互相打了個心照不宣的眼神.而劉則一臉吃驚地看著他倆,自己的妹妹,他一向是了解的,有點潔癖.在家時從不讓別人幫她挾菜,誰要幫她挾了她也是不太樂意吃的.曾經過年的時候有些陌生的親戚給她挾過,她禮貌地道過謝後,那些菜她是動也不會動的.

而如今是個什麼樣的況?林哥給她挾菜,她居然一點抵觸緒也沒有就自然地吃了?

注意到魏印記給他使了個眼色,又做了個手勢後,他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妹妹和林哥兩人互相有好感啊,劉那粗大的神經終于弄明白了這事,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