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第138章



"唉,這次數學真他**的難,難度系數恐怕是去年的兩倍不止."走在劉沁前面的兩個男生也是一臉抑郁地談論著剛才的數學卷子.

"可不是嗎?數學這門滿分一百五,我要是能拿個九十,我就偷笑了."

"不是吧?你們文科的數學也這麼難啊?不是,難度系數會低點的嗎?"

"我不知道什麼難度系數,我只知道這次的試卷一點也不比起咱們學校那幫老鬼出的模擬卷容易!"

"兄弟,振作點吧,你考得不好,其實大家都一樣.能不能咸魚翻身,就看接下來的幾門了."

"唉,也是,不過我可沒你那麼樂觀,我算是被這張數學卷嚇怕了,指不定接下來還有什麼難題在等著我們呢."

另一人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什麼好心都被這張數學卷子弄沒了,詛咒出題的那個老家伙吃泡面永遠都沒有調料包!"

"噗哧"劉沁被他們的對話逗樂了.

那倆男生聽到笑聲,回過頭,看到劉沁,尷尬地抓了抓頭後,就飛也似地跑了.

此時一位在躺在寬敞的竹席上,睡相正憨的白發老者忽然打了個噴嚏,他睜開他那雙睿智的眼眸,喃喃笑道:"家伙們,這可怪不得我,我也不想這麼折騰你們哪,只是首長了,要在這一門中分出優勝劣汰,所以我也是沒辦法啊."

回到家,自然又是吃了一頓營養均衡搭配的晚餐.劉媽早得了劉煦的囑咐,不准她向劉沁兩人打聽考試的消息.只是她看著明顯精神不對頭的兒子,著實擔憂啊.

劉沁擱下碗,看向劉,他一晚欲又止地看著自己,自己又不是木頭,怎麼可能毫無所覺.她只是覺得她哥心性不穩,想磨磨他罷了.不過比起其他哭天搶地,咒罵不停的同學來,她哥的表現還算沒有令她太失望.

擦了擦嘴,劉沁開口道:"想問什麼就問吧."

"妹妹,我看你今天的神色尚好,我想你應該考得不錯吧,你一定要努力考上大學啊,家里就靠你了."到最後,劉慚愧地低下了頭.

劉沁皺眉,劉這家伙搞什麼鬼,這些話像交待遺似的."大哥,你干嘛這麼?我數學卷沒做完呢."

聞,劉驚訝地問:"差幾道?"

"一道."看來大哥這反常估計和考數學有關.

劉沮喪地道:"我還有兩道大題沒有做,留了空,一下子去了24分."

果然如此,劉沁不得不打起精神來安慰劉,"哥,現在不是計較局部損失的時候,我們應該有大局觀,考過的,我們就應該放下,把精力全集中到沒有考的科目去.而且其實你不必灰心,你考得不好,別人照樣也考不好,我們班有好些個人最後幾題都留了空呢.現在最重要的是,振作起來,考好後面的幾門.再者你的優勢科目是化學物理等,理科綜合你可以得上是占盡優勢.只要後面那幾門你發揮得好,考個重點大學完全不成問題.如果你遇到這麼點挫折就退縮了就放棄了,我會看不起你的!"

最後,劉沁就站了起來,"我回房複習了,為明天的考試好好准備,你想通了的話也抓緊時間吧."完她就回房了.該的都了,就看他自己願不願意站起來了.

"是呀,兒子,你妹妹得對,咱沒走到最後,絕對不能輕易放棄."劉媽也趕緊安慰.

"媽,我知道了,我回房了."劉站了起來,他一向很信服他妹妹的話,如今得到了她的鼓勵,他覺得他的信心又回來了.只是每次想到那兩道留空的試題就猶如梗刺在喉,心里極不舒服.如今他也只能讓自己盡量不去想它,如此才能讓他保持平靜的心態.

劉沁雖然回到房間,但她也一直注意著客廳的動靜,當她聽到劉回房的時候,笑了笑.然後從衣櫃里拿了套卡通的睡裙,去沖了個澡,把身上的粘膩都洗掉了.

她躺在鋪著竹席的床上,打了兩個滾,想起今天考場發生的事,她就不自覺地勾起了嘴角.她那同桌也忒倒黴了,本來他發現他的前後左右坐著的竟然都是景翰的學生,正喜出望外呢,哪知因為劉沁的關系,他早早就被監考老師給盯上了.

忘了了,劉沁他們教室的監考老師其中一位是她高一的班主任:王宏強.鑒于愛才的心理,他自然不希望自己以前的得意門生因受到外界的騷擾而不能專心考試.

于是,從考試伊始,他的視線總時不時地落在劉沁這一桌,一發現那男生有四處張望的舉動就會從講台上走下來,經過他身旁的時候時不時地咳上一聲以示警告,如果那男生做得過份了,他就會敲敲他的桌子.搞得那男生苦不堪,本以為前後左右都是考試高手,以自己一點五的好視力,定能抄上大部分的,可惜卻被王宏強那老頭給攪和了.

一想到此事,劉沁就樂得不行,而心里也充滿了感激.畢竟王老頭子這舉動,讓她不再分神,為她爭取了不少的時間,否則,這次的數學卷子她恐怕丟分更嚴重.

考完最後一門的時候,劉沁著實松了口氣,這幾天緊繃著神經,大腦也在高速運轉,確實有點吃不消了.

迄今為止,高考結束了,也意味著他們的高中生涯畫上了句號.

考完之後,不少人把教室的書本都搬回教室後,收拾了幾套衣服就回家去了,反正離填志願還有近一個月呢,先回家玩上幾天再.

不過也有不少同學暫未離去的,有些個還琢磨著買份標准答案來對照一下,估一下自己的分數.也有同學跑來問她要不要一起湊錢買一份,劉沁拒絕了.反正都已成定局了,看了答案又能如何?有那份閑,她不如再逛逛這校園呢.畢竟以後回來的機會就少了.

兩兄妹回到家,發現劉爸也來了,幾個人正坐在客廳里看著電視等他們咧.于是一家五口簡單地收拾了點東西,又順便把屋子打掃了一下,就全體坐上劉爸的貨車回老家去咯.

難得的是,一向急于知道他們考得好不好的劉媽,此時卻三緘其口,絲毫沒有打探的意思.劉沁暗忖,估計她是被前兩天劉的反應給嚇著了吧,所以才不想提這茬來刺激他.

劉沁對此很感動,于是趁著幫劉媽燒火煮菜的那會,透露了她考得不錯的消息,還給了個保證,如果不出意外,他們家十有八九要出一兩個大學生了.當下就把劉媽喜得合不攏嘴,她對她女兒的話一向很信服,女兒行,那就一定行.

當晚,劉媽就對劉爸了:"孩子他爸,今天咱女兒和我她考得不錯哦,咱們家十之八九能出個大學生."

"真的?"劉爸驚喜極了,"那太好了."

"看把你高興的."然後劉媽遲疑地道:"不過成績還沒出來呢."

"這有什麼?也不看看咱女兒是什麼人,她行的話准行!"又一個對女兒的信心極度膨脹的家伙,"你看女兒哪會打過沒把握的仗?"

"這倒是,不過他爸,咱兒子恐怕考得不太好哎."想起劉那天頹廢的景,劉媽就覺得心有余悸.

"哎,成績還未出來呢,你怎麼就否定了兒子?"瘌痢頭的兒子都是自家的好,"你就是咸吃蘿蔔淡操心,咱女兒都能高上大學,兒子能差到哪去?就算考不上,咱家讓他讀三本不就成了?又不是出不起那點錢!"

劉媽想了想,也覺得是這個理,"好啦好啦,一切都等成績出來再,咱們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高考後,劉沁不用寫作業不用預習不用複習更不用應付一堆試卷,時間突然間多了起來,這讓一向習慣忙碌的她有點無所適從.不過她也只過了兩天這樣慵懶又頹廢的生活,第三天就被太叔公從屋里拎了出來了.按他的話就是你懶了兩天,也夠了吧,該把醫書上的知識老老實實複習一遍鞏固一遍了吧?之前你還要上學就算了,現在你學也不用上了,那就該把全部心思都放在醫學藥學上來了.

就這樣,劉沁又開始了她天天與書為伍的日子,要不是她注意保養,恐怕她早就成了四眼田雞了,視力早不知道下降到了零點幾了.

自從養殖場贏利後,劉爸又找村委把云安山的租期延長了80年,這是最長的租期了,不能再增加了.隨著劉富足家的家底日漸豐厚,他的官也是越做越順,如今已經做到了村委主任,也算得上是一粒九品芝麻官了.

村委會看在劉爸這個村委主任的份上,兼之又是一次性地租了80年,本想給他打個折的,但劉爸拒絕了,原價是多少就多少,他決不占村里人的便宜.此事傳了出來,劉爸的威望一路飚升,直逼村委書記.好在應屆的村委書記也是個成心為村里辦事的,要是個氣量窄的人,恐怕劉爸這次肯定是討不了好的.

把租期延長後,劉爸在劉沁的建議下,在云安山的南面挑了塊風水好地理位置優越的地方建了個別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