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第134章



過了個愉快的新年,在家呆到初十後,劉沁幾兄妹就乖乖地收拾行李返回學校了.才回學校不到兩個星期,又迎來了一波模擬考試.

考了那麼多試,劉沁對成績名次已經沒多大的感觸了,她現在只專注于為什麼會被扣分?她各項基礎都很紮實,出現扣分現象的況很少.這些考試也相當于她查漏補缺的工具.

此刻劉沁只盼著高考快點兒到來,實話,重生後當了這麼多年的乖乖牌,又被這些大考考整得煩不勝煩,她如今只想著早點兒結束這些酷刑.偏偏此時有人很不識相地來挑釁了.

"劉沁,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以一分之差屈居第二的滋味如何?"徐麗娜雙手交叉居高臨下地看著正在整理鞋帶的劉沁,嘴角掛著一抹嘲諷的微笑.

劉沁冷淡瞥了她一眼後,眼里沒有一絲氣憤和傷心,沒鳥她,繼續低下頭和腳上的鞋帶奮斗.就連臉上的表也是淡淡的,仿佛她是跳梁丑般連再看一眼都嫌浪費.

徐麗娜被她那雙仿若渾不在意的冷淡眸光掃過時.她只覺得胸口的火攸地竄得老高.特別是看到劉沁那精致耐看的臉蛋和吹彈可破的肌膚,徐麗娜只覺得眼前的她更加面目可憎了,讓她有種恨不得把她掐死的沖動."怎麼,你啞巴啦?"這鄉巴佬憑什麼長得比她還漂亮?

"喂,我和你話呢,真沒家教!"徐麗娜不耐煩地嚷嚷.

劉沁整理好鞋帶和衣服後就想走到自己班上去集合,但徐麗娜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放她走?

"放手!"劉沁冷冷地看著自己被抓著左手臂.她怎麼那麼倒黴?兩個班同時上體育課也就罷了,這徐麗娜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偏要來撩撥她,她考第二就第二唄,關她什麼鳥事,她憑什麼在她面前這麼囂張?劉沁只覺得她一直拼命壓抑的煩燥和火氣就快要暴發了.

徐麗娜被嚇了一跳,在她印象里劉沁一向是安靜的溫和的,即使自己三番兩次的挑釁,也沒見她發過火,她何曾有過這麼冷冽的目光?于是她不自覺地松開了手.

"劉沁,你別以為你凶,我就怕了你!失敗者就是失敗者,永遠地失敗者!"徐麗娜對著劉沁的背影叫罵著,她們這般對峙已經惹來了一些同學的目光.

劉沁的腳步頓了頓,然後轉過身,似笑非笑地對她:"你不是問我屈居第二的滋味嗎?我想和你永遠考不進年級前十的滋味差不多吧,個中滋味你那麼了解,又何必問我?"

完不顧她被刺得刷白的臉色,邁著輕快的步伐向足球場走去.此時時安安也發現了這邊的況,正趕過來呢,被劉沁抓去足球場一道跑步了.

幾次時安安想問劉沁剛才的事,但劉沁就像沒看到她那欲又止的模樣般,拉著她跑了兩圈半,約一千米,又走了半圈,才一屁股地坐到了一旁供人休息的石椅上.

時安安看到劉沁此時才露出笑容,也沒有剛才的冷淡和嚴肅,這才開口道:"剛才徐麗娜又惹你了?"

沁覺得運動出過汗後,她的心果然好多了.

"那女的一向自命清高,見不得比她漂亮比她好的女生,你也犯不著和這種人一般見識."時安安擔心劉沁被徐麗娜的酸話給氣到.

"放心,剛才我沒吃虧,教訓了她一下,省得她老以為我好欺負!"也許是出了口惡氣,也許是運動了一場,劉沁憋悶的心總算得到了釋放.

"那就好,不過我最近見你似乎很煩燥,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同桌了幾年,時安安自認還是了解劉沁的.

"沒什麼,就是被這梅雨天氣給悶著了,天天陰陰沉沉濕濕搭搭的,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來."劉沁有氣無力地答道.

"原來是這樣啊."時安安想到這些天她下課時老盯著手機出神,鎮日沒精打彩的,開玩笑道:"如果你不,我還以為你戀愛了呢,你那表現和里的描寫很像哎."

"戀愛?"劉沁聽到這兩字,猛地轉過頭來,看著時安安愣神.

"怎麼了?"劉沁這麼激動的反應,時安安心里也升起一抹不好的預感,她不會,猜中了吧?

不時安安震驚,就是劉沁此時也有點心緒不甯,難道她最近的緒起伏不僅僅是天氣的關系,還和關林有關?自從上次超市風波過後,劉沁就特地打了個電話過去向他道謝,可惜他的手機一直在關機狀態,當時她只覺得有點失落,但之後的忙碌也讓她忘了這事.過年的時候,她就尋思著借著拜年的機會給他打個電話,可是一連幾通,一天的好幾個時間段都打過了,他的手機仍然處于關機狀態.從過年至今,她陸陸續續地打了幾次,都沒有打通.

所以對他的失蹤,劉沁很擔憂.難道她最近莫名的煩躁真的是和他有關嗎?她細細地想了想她對關林的感覺,他給她的感覺就像一根紮根很深的樹木般,堅毅挺拔不屈,雖然和他見面的次數還沒有陳無雙多,但關林給她留下的印象是很深刻的.毫無疑問,她對關林存在著一定的好感,至于是不是愛,劉沁也分不清楚.畢竟曆經兩世,劉沁的感世界目前都是一片空白,她毫無經驗可循.

她知道自己的口味,她欣賞喜歡那種陽剛堅毅的男子,而且行舉止最好成熟一點,別那麼幼稚!她不喜歡長相陰柔的,不管他長得有多美!像學校里的校草,花樣美男什麼的,一概都入不了劉沁的眼.

"哎哎,沁,你發什麼呆呢?"

劉沁感覺自己的子被扯了一把,回過神來.

時安安左右看了一眼後才湊近劉沁,低聲問道:"你不會真的談戀愛了吧?"

"沒有."劉沁搖搖頭,看了看時間,道:"快下課了,咱們去集合吧."

"不用集合啦,剛才你在發呆的時候,方蕊和我了,老師讓我們自由解散."

"行,那我們回教室去吧."理清了心里的想法,劉沁松了口氣,覺得堵在心口的石頭總算落了下來.別想那麼多了,就讓一切順其自然吧,以後,時間還長著哪.

劉沁雖然否認了,但時安安仍然擔憂不已,嘴里喋喋不休地著此時戀愛的壞處,什麼影響學習啦,父母擔心啦.

劉沁覺得很好笑,最近怎麼那麼多人擔心她的感問題呢?她這同桌的長篇大論明顯是照搬別人的,實在不想聽這些,于是她挽住時安安的手臂:"好啦,別再羅嗦這個話題了,我沒有就沒有,你再下去,我耳朵都要長繭子了."

時安安這才閉了嘴.

農曆正月二十四,正是劉沁的生日.劉沁過生日很少大辦,以前年紀,現在長大了也不耐煩整那些個東西.可以的話,也就是一家人湊在一起吃頓飯罷了,不過這個日子,劉沁大多都是在學校過的.今年也沒例外!知道劉沁生日的同學很少,她很少把自己的生日告訴別人.

"姐,過兩天就是你生日了,准備怎麼過啊?"吃飯的時候,劉煦問道.

一向記性不佳的劉此時才想起來,頓時有點慚愧地看了劉沁一眼,也放下正扒著飯的大碗,靜等她的回答.

"還能怎麼過?那天在學校呢,一起去二樓食堂吃個飯就行."劉沁倒不在意這個事.

劉煦一聽,就急了,"那怎麼行?今年你剛好十八歲,算是正式成年了,過生日怎麼能像以前一樣簡單呢?至少今年要隆重一點."

"妹妹,那天咱們下館子去吧?你哥我請客!最近在城北那邊新開了家很有特色的粵菜館,聽味道不錯啊."提起吃的,劉就眼睛發亮,覺得口中的唾液分泌得更快了.

"是啊,姐,放學我們就去,叫上安安姐!"劉煦也附和,"可惜老爸他們都不能來."

對于他們的提議,劉沁不置可否,下館子就下館子吧.但她可不想家中的長輩因為她一個人的生日而奔波,特別是幾個老人."行啦,就這麼定了吧,放學的時候你們到我教室外面等吧."

方蕊從外面回到教室,她的大嗓門就響了起來:"劉沁,外找!"

劉沁站起來往前門走去,感覺眾人的目光隨著她移動.她心里也在郁悶,這方蕊也真是的,有人找她這事不能到她面前嗎,非得這麼大聲地嚷嚷,搞得全班都在關注她!

"劉沁,快點哦,是個帥哥!"完還對著她擠眉弄眼.

方蕊的音量不,這不,本來把耳朵豎得高高的同學聽到帥哥兩字,嘩然一片.帥哥外找,在這種敏感的時刻,竟然這麼明目張膽!八卦啊緋聞啊,瞬間,整個教室沸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