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第126章



這兩天正是月初,劉玉秀趁休息那會把這個月新發的工資拿了回家,整整兩千八百塊的工資呢,比別家的孩子多了一倍不止.這不,四伯父一高興,就讓四伯母整治了幾道菜,他親自去劉沁家把劉爸請了過來吃酒.他可沒忘記是誰給女兒找了這份體面清閑薪水又高的工作.劉爸知其來意後,也為侄女如此爭氣而高興不已.

晚上九點多,劉爸從四伯父家走出來,蹣跚的步履和渾身的酒氣顯示著他喝了不少酒,不過想起剛剛他四哥四嫂頻頻勸酒時的事,他又覺得開心,喝過頭這點事兒就顯得沒那麼重要了.高興嘛,就不拘這麼多了.正哼著歌慢慢地往家的方向踱去呢,就接到了劉沁的來電.

自從自己一家脫貧致富後,家有恒產的他老惦記著幾個兄弟.畢竟一花獨放不是春,自己一家天天大魚大肉,而幾個兄弟家里則是天天青菜豆腐,隔個幾天才舍得買上一頓葷腥,自己著實過意不去.

或許很多人都會替劉富足覺得不值,他的兄弟姐妹挺多以前算計過他的,而他如今還惦記著要幫人家,這種以德報怨的行為都可以稱得上是"聖父"了.可是兄弟姐妹如此拖他的後腿,他不是不生氣.但那畢竟是他的親戚啊,老人的話,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即使吵鬧得再厲害,兄弟姐妹之間的血緣卻是抹殺不掉的,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

氣憤過,惱恨過,但也改變不了大家同宗的事實.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其實劉富足只是一個很普通的農民漢子,即使他現在有錢了,依然改不掉他的草根習性,學不會別人的自私和狠心,也學不來別人富貴了就把一干親戚罷之不理,冷漠地任由他們自生自滅的那一套.

所以在年初家里又添了一莊穩定的進項時,他就尋思著要騰出手來好好幫襯一下各家.這不,六侄女被安排到超市里上班去了.為了照顧他姐姐劉妹一家,他讓經理給她家劃了一塊好地兒讓他們賣香腸,甚至連制作香腸的手工訪的本錢還是他借的.其他的親戚,只要求到他面前,他都盡力地給予照顧和安排.

哪知道,阿斗就是阿斗,根本扶不牆!通過電話,聽了劉沁彙報的況,掛了電話後,他在心里狠狠的咒罵了一聲.緊接著他趕緊打了個電話給超市的經理,讓他把那堆"土特產"臘腸處理掉.把這事處理好後,他也不看天色,心急火燎地給劉妹去了個電話,哪知打不通.打了幾遍都沒接通後,此時劉爸的酒氣也去了幾分,看了一眼掛在正空中的月亮,郁悶無比地往家里趕去了,之前的好心全然破壞殆盡.

回到家時,劉媽看到他怏怏的表,多嘴問了一句,劉爸也隨口就把劉沁所的況了出來.

"我早就了,你姐姐那人,死愛錢,又不是做生意那塊料,偏你又不聽,借出去的錢白白打了水漂不,還連帶地連累了超市的名聲!"現在劉媽可在意那超市了,誰要影響超市的正常營業,她就跟誰急!

劉爸沉默了,劉媽還在那絮絮叨叨地念個不停,劉爸終于開口了"好啦好啦,明天一早我親自跑一趟,看看具體怎麼回事再,睡吧."完就拉過被子,側著身子睡了過去.

劉媽一看他這架式,就知道他那犟脾氣又犯了,護短,聽不得別人親人的壞話,即使那是事實,他依然覺得刺耳難受.

次日一早,劉爸驅車趕到超市時,看到那賣相極差,散發著異味的臘腸,他的臉也黑了.他不發一語,提著那袋肚腸,扔進車廂後,招呼也不打,就直接開車走了.

來到劉妹家附近,劉爸停好了車,心里憋著氣,拖出那袋子肚腸,往她家大廳走去.

"大弟,你怎麼來了?"劉妹正坐在大廳那摘菜呢,看到劉爸這麼早來到她家,很是訝異.

聽聞聲響,王守仁也從屋里出來了.

劉爸不發一語,直接把那袋子臘腸扔到他們兩人的腳邊.

"大弟,你這是?"兩人至今仍是一頭霧水,搞不清楚狀況.

"看看你們做的好事,這些臘腸你們還敢拿到超市里去賣?你們摸著良心問問你們自己,敢吃嗎?"劉爸憋了一晚的怒火終于忍不住噴發了.

"我們這肚腸怎麼了?"劉妹嘴硬地反駁道,在劉爸的利眼下,終于低下了聲音"不就是賣相差點而已嗎?"

而王守仁站在那,沉默地低著頭.

"賣相差?別以為我不知道其中的貓膩!最近電視上傳得沸沸揚揚的新聞,我以為你們看了會更慎重地做生意,哪知道你們這是明知故犯!"

看到劉妹在一旁不敢頂嘴卻不服氣的表,劉爸這次是真的失望了,本來以為他這大姐只是有點貪財,如今卻做出這樣的枉顧人命的事,他有時候懷疑,錢對她來真的那麼重要嗎,值得她昧著良心去做這樣的事?"如果你們再這樣下去,就帶著你們的香腸,滾出我的超市,自己單賣去吧!"劉爸閣下狠話後,就徑自走了,他真的一刻也不想在這呆了.

"什麼嘛,才做了幾年生意,脾氣就越發地大了!"劉爸走後,劉妹不滿地咕噥.

"早和你過了,不要買那死豬肉來做肚腸,你偏不聽,這下好了吧,超市也進不了了,你讓我如何在你大弟面前抬得起頭來?"看著不知悔改的劉妹,王守仁也不滿得很,于是毫不客氣地出口數落道.

",當時你還不是了一遍就默認了我的做法嘛,現在出了狀況你才來我,早干嘛去了?要不是你這沒出息的家伙,賺不了幾個錢,老娘我用得著用這麼陰的招數?現在出問題了,你就一股腦地全推到我身上,有你這麼當男人的嗎?"劉妹這人,只認錢,她那大弟如今事業做大了,威嚴也見長了,她不了他,難道還管不住她男人不成?

"你你…不可理喻!"王守仁被她的噎住了,一時也找不出什麼話來反駁,于是氣沖沖地走了.

"哼,就這點斤兩,還想和我斗?回去再練練吧."見王守仁敗走,劉妹哼道.她那麼大的人了,有些人道理尚未通透,夫妻間哪能這麼相處的呢.個話都把對方當敵人來對待,不打倒不占上風就不行.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生活,是好是壞都是自己過出來的.除了在乎你的人,你的喜怒哀樂影響不了別人.相對于劉妹這邊的劍拔弩張,劉沁那邊的氣氛就顯得溫馨無比了.

"菜煮好了,開飯咯."劉沁把最後一道菜端了上桌,脫了圍裙就朝劉兩兄弟的房間喊道.

"好咧,這就好了."劉煦應了聲.

沒一會兒,劉劉煦從嘻嘻哈哈地從房里走了出來.

"哇,好香呀,我看看有什麼菜!"劉搶在前面往飯桌撲來.

"啊,芝士焗大蝦,我的最愛!"劉的眼光一下子就被那道鮮香熱辣的芝士焗大蝦給吸引住了,他也是個愛吃蝦的人,甭管什麼菜式,只要有蝦他就愛.

除了那道芝士焗大蝦,劉沁還做了幾道菜,梅菜筍絲,辣椒炒豬肚,干貝蔬菜羹,都是一些時鮮的菜式.她是個崇尚自然的人,什麼季節有什麼,她就吃什麼,她覺得根據自然生長規律來生長的蔬菜水果才是最有營養價值的,很少吃那些反季節的東西.

"哥,這菜又不會跑!你不用叫那麼大聲,耳朵都被你喊嚨了."被他的大嗓門嚇了一跳的劉,掏了掏耳朵,不滿地道.他實在沒見過那麼愛吃蝦的人,成天蝦蝦地掛在嘴邊,去哪吃飯有蝦的話他是必點的,難道他都吃不膩的嗎?雖然自己和姐姐也愛吃蝦,但也沒有他那麼偏愛和執著啊.

劉不以為然地:"你哪有那麼弱了?別把自己得像玻璃似的.不過看你那單薄的身子,就像竹杆一樣,隨時會被風吹跑似的,是該鍛煉鍛煉.要不,你明天就跟著我學武吧.每天起床早一個時,練練就好了."

"我也有每天鍛煉的好不?"完,他徑自盛飯去了.

"哥,去盛飯,別站在那光吃菜啊."劉沁伸出筷子,快速地打向劉那伸向菜盤的爪子,可惜沒打著.這不得不讓她感歎,大哥這家伙的運動神經就是發達,出奇不意還打不著他.

劉手里抓著他剛剛偷襲來的戰利品,得意洋洋地去盛飯了.

飯桌上,劉煦眉飛色舞地道:"姐,你之前讓我買的那幾支股票又漲了."

"漲了就好,這幾支你拿著,可以做長線的,別亂拋."自從劉煦決定踏進股市,劉沁就向他推薦了幾支牛股.

開學的時候,劉煦持的短線股票都拋完了,手里只留下那幾只牛股.這個暑假,他狠狠地賺了一筆,硬是把帳戶里的十萬塊變成了三十萬,賺了個百分之二百!他把十五萬打到他姐的帳戶後,剩下的又拿出十萬補倉,現在每個周末他就看看一周的發展狀況,就沒動它們了.

今天至少還有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