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第124章



又被姓駱這女人諷刺了,妙沐雨深吸了口氣,努力平靜著自己的心神,他這輩子最厭惡的,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被人看不起!這是他的軟肋.這姓駱的女人最好不要栽在他手里,否則...盡管心里是這麼想的,但他的聲音里可聽不出這負面緒,"呵呵,駱大姐若真比妙某有本事,也不會止步不前了,咱們半斤八倆,誰也別埋怨誰了."

"你!"駱銘歌一向高傲和自負血統純正,如今被這姓妙的拿來和他相提並論,這如何能讓他受得了,正想發脾氣呢.

"駱姐別惱,咱們兩個分開行事都失敗了,何不聯手試試?"妙沐雨捏了捏眉間,建議道.

本欲大發姐脾氣的她聽到妙沐雨的話遲疑了,她想了想,罷了,反正這事如今也沒有進展,而她對此也沒有絲毫頭緒,且聽聽這姓妙的有什麼主意再吧."好吧,讓我再看看你有啥高招."

"駱大姐,我們只需如此如此這事電話里不清楚,今晚我們約個時間見面吧."妙沐雨如今只想到了一個大概的輪廓,並沒有詳細的計劃.

"好吧."駱銘歌聽了他那計劃的輪廓就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經過了幾天的醉生夢死和自我逃避,妙沐雨此時清醒地認識到,自己之前操之過急了.本來以為仗著老頭的愧疚,再費點兒勁,王博那塊地必能手到擒來.別人不清楚劉沁背後那硬台是王家,他能不知道?王博的地到手了,劉沁那一百來畝,也不用愁了.可惜,走錯了一步,滿盤皆輸,不過沒關系,王博不給,他不會暗搶嗎?

在下這個決定的時候,妙沐雨並不知道王博是天下公司的幕後老板.因當時王博創建這個網游工作室的時候是玩票性質的,哪里就知道它會成為牽動網絡游戲發展的一巨頭?之後因為工作室里只有二十來人,這些人也不是多嘴之人,外界自然也不知道王家麼兒竟然是天下公司的老板了.

此時他還在滿心盤算王博大約的財產呢,想著怎麼利用這些逼他把手中的那塊地拱手相讓,若他識相點還好,若不然,別怪他這做哥哥的心狠了.

此時的劉沁尚且不知道被人惦記上了,正坐在教室里奮筆疾書呢.這重點高中也忒變態了,才剛開學,就來了一次摸底考試!把政治試卷最後一道辨析題答完之後,劉沁看了一眼時間,距離考試結束還有十分鍾.她仔細地檢查了一遍,確認無誤後,鈴聲就響了起來了,交了卷後,教室里就熱鬧起來了.現在都十一點半了,吃飯的時間也到了.有些還在繼續地討論著試題,有些則走出了教室往食堂走去.

劉沁和時安安就是其中之一,不過他們倒也不討論剛才考試的題目,而是談論著生活上的一些事.考過的科目,試題的對錯都成了定局了,就讓它過去吧,重要的是接下來的發揮.不討論已經考過的科目,是劉沁養成的習慣.如果別人問她,她一般都會不記得寫些什麼了.久而久之,大家也不會在考過之後就來問她的答案了.

現在他們高三了,為了方便自己,順帶的不吵到高一高二的學生,宿舍自然也要搬了,從原來的五樓,搬到了一樓.宿舍在一樓,自然是有其利弊.利嘛,不用累死累活地爬樓梯,特別方便提熱水,還有夏天的時候很是陰涼;其弊就是光線不足,回南天的時候更是潮濕無比.

不過就住了一年,忍忍就過去了,這是不少同學的心聲.高三一到,劉沁覺得連呼吸的空氣都變得緊張起來,教室里除了睡覺和午休的時間外幾乎都人滿為患,百分之八十的同學都如老僧坐定般呆在教室.就連以前一些松散的同學也拿出了拼搏的氣勢來了,那狠勁讓一些領先的同學也不敢生出放松的心思.不努力怎麼行呢,這種生活只過一次就好,他們可不想經曆一次高四!

看到這種你追我趕的氛圍,高三的班主任們都是眉開眼笑的.知道努力就好,那他們的獎金就有眉目了.

"嗨,弟弟,回來了?"妙沐雨笑mimi地打著招呼.

王博沒應聲,有點怪異地打量了他幾眼後,點了點頭就回到他二樓的房間去了.

妙沐雨對王博那如同看到變態的眼神絲毫不以為意,心很好地哼著歌走出了王家大宅.

王博回到他那充滿陽剛味道的房間,扯開了領子,想了想,覺得他這大哥的表現很反常啊.前幾天他可是連王家大門都沒踏進來過的,今天卻一副心很好地和他打招呼.太奇怪了,他才不相信一向對他有所怨的大哥,經過地皮那事後會那麼快地放下對他的成見呢.事反常即為妖,想到這,他馬上拔通了劉沁的電話.

好一會,劉沁迷迷糊糊地抓起放在床頭振動不停的電話,然後走進浴室,關上門,有點煩燥地抓了抓長發,"喂,王大哥,拜托你看看時間好不好?現在正是午休的時間啊."

劉沁有輕微的起床氣,本想數落王博一頓的,好在她還記得她現在是在學校宿舍里,並不是在家里.

聽著她睡醒後略有點沙啞的性感聲音,王博微微的失神.

"喂,還在嗎?有什麼事就快吧."她用手把放在浴室里的四方凳擦了擦,然後坐了上去.

博回過神來,看著雙腿間的勃起,有點無措,暗道自己真沒用,光聽聲音就有了反應,或許自己太久沒有女人了.

"嗯,是這樣的,上次我們的駱銘歌和我大哥設法想買我們車站那塊地那事.本來我以為過去了的,但今天看我大哥的表現,似乎沒那麼簡單,估計接下來還有後招.你自己在T市心點啊,別中了他們的計了,有什麼事記得打我電話啊."

那晚在屋外聽到的事,劉沁也沒瞞著王博,畢竟兩人算是綁在一條線上的蚱蜢,許多產業不是參雜在一起就是有著這樣那樣的關聯.況且那事也是針對他們而來的,而她知道的消息對兩人都有利,共享是應該的.

聽到了正題,劉沁也清醒過來了,她靜靜地聽完他的話,又想了想,答道:"明白了,我這邊會心的,你那邊也多加注意."

"放心吧,他想扳倒我,沒那麼容易."王博對此一向都自信得很,有些東西他不想爭而已,一旦出手,敵人哪里還有活路!縱然他對他這大哥很不滿,但仍不想把他當做敵人來對待.希望大哥做事不要太絕了,別把自己心里對他那僅有的分都抹殺了.

"嗯,那先這樣了,有什麼事我再給你電話吧."劉沁看了看時間,一點四十,結束這電話,她還有近一個時的午睡時間.

"哦博有點戀戀不舍地掛掉了電話.

躺在床上,劉沁強迫自己進入睡眠,妙沐雨,駱銘歌,都滾蛋吧.老人得好,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有什麼陰謀詭計就使出來吧,她接招就是了,才不去擔心那麼多呢.駱銘歌她是沒想出什麼辦法來應對.但妙沐雨嘛,就不一樣了,他最好不要來惹她,把她惹急了,別怪她不念及之前的那點淡淡的交,她出手的後果很嚴重,嚴重到他承受不起!

體育課上,劉沁和時安安對打了十來分鍾的羽毛球後,流了一身的汗,然後雙雙攜手坐到了草坪上.

劉沁扔了瓶礦泉水給她,自己擰開了蓋口,喝了幾口,這才緩過勁來.

"今晚是周六了,你回家嗎?"時安安笑著問滿臉暈的劉沁.

"回呀,怎麼不回."一個星期才能回去一晚,劉沁可是很珍惜的.

"也是,回家就不用人擠人了.對了,今晚我們去逛街怎麼樣?我的牛奶都喝完了,正好去補充一下."時安安興奮地建議道.

"一起去吧,聽萬家樂超市正在搞活動,好多東西都打折呢,牛奶不知道是不是其中之一?"看到劉沁兩人坐在草坪上閑談,于豔和周暢也擠了過來.

"好呀."劉沁覺得自己也該多去照顧一下自己家的生意了.

國慶期間打折,這樣的促銷活動在21世紀可是常見得很,但現在在T市這個二線城市也只是剛剛冒頭而已.還是劉沁給出的主意,劉媽剛聽到那會可是滿心的不願,她覺得賣得好好的東西干嘛要打折便宜賣啊,那不是少賺了許多嗎?

倒是劉爸留了個心眼,問了劉沁這麼做的原因後,就拍板決定了.這不,十一前一個星期,萬家樂超市將在國慶期間打折的消息就傳遍了T市,畢竟現在T市只有兩三個大型超市,而萬家樂就是其中之一.

晚上,劉沁幾個站在萬家樂超市的門前,看著里面人滿為患的火爆場面,來去匆匆的顧客都抱著一堆的東西,仿佛不要錢似的.

劉沁樂了,她家的超市算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吧,相信這幾天的營業額會很可觀的,而且她家的超市會更加的深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