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第113章



周蕭兩人的早戀事件漸漸地平靜下來,淡出人們的視線.俗話一個巴掌拍不響,蕭培明無論如何不甘心,沒了周暢的支持,在各方的壓力下也只能消停下來.

景翰的校風還是挺可以的,百分之九十幾的學生都是以學業為重,個別有刺頭也因此事而安分下來.

高二兩個學期的幾次大考,不出所料,劉沁把第一的桂冠摘走了.這樣的結果讓不少人恨得牙癢癢,其中就有不少文科班的尖子生.

這和職場上的爭斗差不多,你若是在一個高位上呆久了,就礙著許多人的利益了,招人妒恨.要是利益均沾,輪流坐莊,那就合了人意了.劉沁如今的況就是如此,排在她後頭的同學,無一不憋足了勁想著把她從第一的位子上拉下來.

但劉沁豈是省油的燈?讓人想超趕便超趕的?且不那些曆史政治之類靠背誦的課程,對她來那是信手拈來的.再語文數學這類的,靠理解領悟,劉沁的底子也不差.六門課都能很好的發揮,沒有哪門是缺腿的.尤其語文成績特別好,她駕馭文字的功力不弱,又比旁人多了近三十年人生經曆,寫出來的作文往往能以獨特的視角寫出不俗的見解與觀點,發人省思.

上高中後,隨著閱讀量的積累和學習的進步,劉沁的作文開始備受語文老師的親睞,每次大考,必定被拿來作為范文誦讀,然後不少同學向她借來傳閱.一開始的時候劉沁還覺得不好意思,但漸漸的,她的臉皮也鍛煉出來了.

後面還發生了更令劉沁驚訝的事,她家的老班竟然把她的作文推薦到出版社去了.當她拿到稿費和出版社贈送的≤滿分作文一百篇≥時,發現里面竟然刊登了她的三篇大作!她暈呼呼的,不知道怎麼回到家的.

後來劉和劉煦知道了這事,直嚷著要去書店多買幾本≤滿分作文一百篇≥回來收藏.

班上的同學,通過譚楓文都知道了劉沁的文章發表到了≤滿分作文一百篇≥上面,雖然這≤滿分作文一百篇≥算不上什麼頂級的文刊,但在初中高中還是有挺大的影響力的.

硬著頭皮迎視著全班同學或嫉妒或羨慕或吃驚的打量,饒是一向心性堅定的劉沁,也覺得頭皮發麻,極度地不自在.對她來,這種風頭還是少出的好!

譚楓文笑眯眯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對劉沁這個同學,她是滿意得不得了.相處了兩年,她對劉沁或多或少都有所了解.遇事沉著冷靜,沉穩大方,即便成績連年第一,她的態度亦沒有改變,不驕不躁,甚能入她的眼.年紀,就能有如此表現,實屬不易.

"沁,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向報社投稿這麼大的事竟然沒有事先支會我們一聲,是不是沒把我們當朋友啊?"時安安抱怨完,就把頭扭向了一邊,表示她很生氣,後果很嚴重,讓劉沁看著辦.

聽了時安安的抱怨,劉沁苦笑,這倒成了她的不是了,她也剛知道不久好不好?不過她也只好認了,要不能怎麼樣?難道這事是譚楓文先斬後湊?且不譚楓文此舉完全是為了她著想,就自己這方也是占盡了便宜的,她可做不來那些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事!因了這事,自己在高考的時候能加十分呢,這可是別人求都求不來的事.

"好啦,是我不對,我給你賠罪了.咱們周六去天香樓吃飯吧,我請,行了吧?"

"得那麼勉強,不過我這次一定要狠宰你一頓才能消氣!不但我自己要去,我還要帶上周暢于豔她們幾個,不把你的稿費花光我不甘心!"時安安惡狠狠地道.

"行,都依你."劉沁松了口氣,她才不在意這點花費呢.如今她手上的現金加不動產,折合成*人民幣沒有一千萬也有八百萬了吧?對現在財大氣粗的她來,能花錢解決的事,都不是問題!

"對了,譚老師的是不是真的,高考時你真能加十分?"時安安興奮又懷疑地問道.

"大概是真的吧,她了,到時她會幫我辦妥加分的手續的."劉沁不在意的地,她並不指望著這十分能起什麼作用,對她來,這十分很雞肋.高考還是靠自己才是,光指著加分,算什麼呢?

時安安不滿她淡然的語氣,高考就是一分也能逼死個人,一分拉開的差距是你無法想象的.如今他們拼死拼活不就為了能在高考時取得一個好成績嗎?她現在白白得了十分還不當一回事,也太暴殄天物了吧?

時安安不滿地瞪視著劉沁:"我,你這態度,也太云淡風輕了吧?"

劉沁覺得自己很無辜,她這是怎麼了?自己哪里又惹到她了?"要不,你要我怎麼表現?像范進中舉般欣喜若狂?"

時安安語塞,半晌才道:"至少要表現得正常點吧."

劉沁自認自己表現很正常啊,于是她反問道:"你高考也能加分,怎麼沒見你瘋狂過?"

"我那是因為民族不同才加的分,和你這個不一樣的好不好?"時安安一別受不了的表.

都是加分,劉沁看不出哪不一樣了!不過她可不敢再下去了,她怕再下去,安安就要抓狂了.

對于劉沁一如既往的優秀表現,並不是所有的人都為她高興的.這不,冤家路窄得就是這種況.

"喲,我還當是誰呢,原來是劉大作家啊."徐麗娜居高臨下,滿臉笑容的調侃道.但這話從她嘴里出來,怎麼就帶著一股子的酸味呢.

劉沁抬起頭,看到是徐麗娜,聽著她冒著酸的話語,皺了皺眉頭,並不接她這話茬兒.只笑了笑道:"原來是徐麗娜同學."

徐麗娜瞄了瞄她手里拿著的書,道:"劉大作家還真是勤奮,走到哪都拿著一本書啊.也是,快期考了,不努力點怎麼能保住第一的位置呢."

劉沁的眉頭皺得更深了,雖然現在距離上課還有一段時間,樓梯間上下的人不多,但被人這麼擠兌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她就不明白了,徐麗娜這家伙怎麼就愛找她的麻煩呢,每遇見一次,她都是唇槍舌劍的,她雖不懼,但也疲于應付啊.

"我保不保得住第一,就不勞你費心了,你還是想想怎麼擠進年級前十吧!"論起駕馭文字的功力,她這個文科生不會比徐麗娜這個理科生弱.

而且進入高二後,自己的同學大部分都選了理科,況且自己大哥也選了理科呢.每次大考,自己還是會投入一部分注意力的.因此她自然了解徐麗娜的況,幾次三番都是在第十五名左右徘徊,老擠不進前十.本來這個成績對女生來已是非常了不起了,但劉沁覺得以徐麗娜那高傲的性子,鐵定受不了全力以赴後才落了這麼個成績的吧?這就是她的痛啊.

"你!"徐麗娜氣瘋了,劉沁這賤人專門捉她的痛腳來踩.本來她以為選了理科班,自己就算不能進入前五也能進入前十的.哪知道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見好就收,況且她也不想和這個女生斗了,無聊透了."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徐麗娜扭過頭去看著她漸遠的背影,銀牙咬了咬,拳頭緊了又松,松了又緊.

在樓梯間上下的同學,看著她一臉扭曲的表都是一臉的驚訝和一絲絲害怕.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啊?"察覺眾人的目光,徐麗娜大吼了一聲,然後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眾人面面相覷,他們還真沒見過美女...變臉!

"劉沁,你等著,看高考時誰錄取的學校好!"徐麗娜如今還真是和劉沁杠上了,她就不信了,自己會比那女人差!

此時劉沁不知道徐麗娜已經把她列為頭號對手了,不過就算她知道了,也不會在意吧.把手上的書交給了劉,她決定自己去校園里逛逛,此時正是初夏,校園里的景致還是不錯的.

劉沁回到家,從一樓的信箱里拿了兩本新到的雜志.一本是軍事雜志,專為劉訂購的;另外一本則是商業雜志,是為劉煦訂購的.

自從上次劉沁深感自家的根基薄弱後,就決定讓他們三兄妹好好努力了.大哥劉從軍,她從醫,而弟則從商.弟劉煦很聰明,而且對商業表現出了強大的興趣和驚人的天賦.這和擁有了重生之作弊器的劉沁不同,他是真正的實力派,不管是商業上的表現還是學業上的表現,都可圈可點.進入初中這兩年,劉煦的成績也是從沒下過年級前三的.

以後大哥退役後或許會走入官場,到時自己和弟都擁有各自的領域了,也能使得上力來幫他.現在什麼都尚早,這也只是一個計劃,但計劃已啟動,具體怎麼發展,就看以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