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第96章



劉沁一干同學,在王宏強結束台上的講話時.就返回教室了,畢竟接下來的節目和他們本身沒有多大的關系.

時安安的爸爸時薪是個很有交際手腕的人,他拿到人手一份的成績單時,就注意到了年級第三名那位叫劉沁的同學是自己女兒的同桌.曾不止一次從女兒口中聽到關于她的事,時薪就覺得她是個好孩子,聰明內斂.他也一直好奇為什麼一個農村漢子會生出這樣一個女兒.

所以這次他來參加家長會,除了關心一下女兒的學習和在校生活的況外,就想讓女兒的班主任給他牽牽線,讓他認識一下劉沁的家長.

聽了他的請求,王宏強也很爽快地答應了.于是就出現了這麼一個場面,穿著運動服的王宏強,和兩位西裝革履的男子,相談甚歡.而時薪和劉爸,一個有心結交和善于恭維,一個受寵若驚和樂于結交,場面自然是賓主盡歡,其樂融融.

劉爸做了幾年的生意,見識自然也增長了,已非昔日的吳下阿蒙,他深知多認識個人就多條出路.這些關系網,平時確實是不怎麼樣.但搞不好哪天你就用得上了.所以劉爸也來者不拒,除非實在是不對盤的,要不,劉爸絕不會拒絕有意結交的人的攀談.

劉爸和劉沁他們班的班主任王宏強老師寒暄了好一會後,不好意思地提出了告辭.好在王宏強是了解劉沁一家的況的,體諒地笑了笑,並且還安慰了劉爸一會後就大方地放行了.這讓劉爸很受寵若驚呀,于是他暈呼呼地趕下一場去了.

盡管劉爸的提前退場不算突兀,但也引起了幾個家長的注意,畢竟這麼早退場的人,還得到老師笑臉相送的人確實是鳳毛麟角.于是不少人向王宏強打聽劉爸的來曆,知道他還有個兒子在高一(5)班,而且成績還不錯時.不少家長扼腕歎息,暗自感歎自己有眼不識金鑲玉,沒好好把握住機會和他聊聊教育孩子的話題和心得什麼的.

就連時薪也是一臉的訝異,不過他轉念一想就明白了.是了,能養出那麼出色的女兒的家長,他的兒子能差到哪里去?回想起剛才他們的交談,劉先生的談吐實在不像是一個泥腿子,要不是他自暴自己是個農民,他絕對是不會往這方面想的.

要是他們知道劉家的三個孩子都在景翰就讀,他們的表恐怕會更吃驚吧?

一開完家長會,吃了午飯,劉爸就開車回老家了.

到家時,劉奶奶和劉媽一直追問家長會的況.其實如果不是家里實在缺不得人,劉媽也會去參加的,一人一個孩子.那麼劉爸就不用趕場了,劉媽也能見識一下.可惜,她如今只能追問一下況,聽聽劉爸的描述,過過干癮了.

劉媽和劉奶奶完全退化成孩子一樣,對整個家長會的流程好奇不已.劉爸也不厭其煩地回答著她們一個接一個,層出不窮的問題.

這就是他們對孩子的關心,孩子不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生活,他們只能通過一些自己能知道的況來推斷孩子們在外面的況了.

正如之前劉提到學校的獎勵政策一樣,盡管他們嘴上著不相信,但當劉沁真考上年級前十名的時候,也開始患得患失了,這事關著自己孩子的榮譽啊,萬一那是假的,孩子的積極性被打擊到了怎麼辦?不過劉爸倒是信了個十成十,不過家里的兩個女的不聽他的勸.

所以開學的時候,本來已經不必劉爸來帶著他們去報名的,但劉奶奶和劉媽還是讓劉爸親自來了.劉媽還偷偷拿了一千塊給劉爸,要是那個獎勵是假的,就讓他把一千塊給劉沁.

劉沁知道的時候,感動得不得了.劉媽至今還不知道劉沁在龍臨閣有股份.也不知道自己女兒手上的錢加起來比全家的存款還多.她只是用她的行動來關愛著她的孩子.

當劉沁真的勉了學費的時候,劉奶奶和劉媽最是高興.劉媽更是把給劉爸的那一千塊直接給了劉沁,當做是給她的獎勵.這讓劉眼得不行,雖然劉現在存款也不少,但自己老媽可從來沒有對他那麼大方過.經曆此事後,他不時地在劉媽後面嘀咕她重女偏男,嚴重偏心.把他當一根草一樣,動轍打罵,那些事,做好了是應該的,做不好就等著被罵吧,巴拉巴拉.

直聽得劉爸劉媽好氣又好笑.

時間不等人,眨眼之間,季節交替.經曆了無數次期考的劉沁,已經不再執著于名次了.她現在在意的是,自己對知識的系統掌握,每次考試是進步了還是退步.她不和別人比,只和自己比.

考完了期考,應屆高一,就要文理科分班了.這消息可謂是一場及時雨,給在六月份剛考了九門試的學子們澆了個透心涼.剛喘過氣來的同學,感覺美好的生活正在向他們招手.

本來九門學科的,剩下六門,一下子減少了三門,而且還可以挑自己喜歡的來學,怎麼能不讓學生們興奮異常?選文選理,不少學生心中都有數了.

按照大眾的觀念,女生一向是感性多于理性,學文比較好.而且背誦的東西女生學起來沒有那麼吃力.而且男生的邏輯思維比較強,比較理性,更適合學理科.

而且理科生考大學的時候,選擇的機會比文科生多,而且專業也更熱門一些.所以百分之九十幾的男生都一窩蜂選理科去了.而一些好強的女生,即使她理科不如文科,為了爭一口氣,也選擇了理科;當然,這部分女生當中,不乏理科成績非常出色的,一如徐麗娜,她的理科成績就比文科要好上許多.

徐麗娜報了理科後就走了,路經劉沁他們班,看到劉沁的時候睨了她一眼,挑釁地道:"劉沁,敢不敢報理科?咱們高二再比劃比劃?!"

劉沁懶得和她多,在教室門口那倒了杯開水就回到了座位上了.獨留徐麗娜站在那氣得臉部發青,看她那架式,如果不是還有點理智在的話,恐怕會沖進高一(3)班的教室把劉沁揪出來吧.

劉沁根據自己的實際況報告了文科,她理科確實不擅長,學起來很吃力是顯而易見的事,她可不想為了證明一些無聊的事而把自己推入水深火熱的生活中.

如今她的英語已經從弱項轉成了她的優勢科目.而她的語文功底不錯,政治背誦她也拿手,地理也很有趣,學起來很順手,這些都是她的優勢啊.為什麼她不揚長避短?

對于選科的事,劉爸是放牛吃草隨孩子自己折騰,你們覺得怎麼樣好就怎麼選吧,以後別後悔就成.而劉媽不知道從哪打聽來的,學理科以後好找專業好找工作.打從知道兒子選理女兒選文後,就一直嘀咕,讓劉沁改選理科.

劉沁和她分析了一遍自身的優勢劣勢和其他的原因後.就假裝沒有看到劉媽那欲又止的模樣了.她已經解釋了一遍了,老媽還不能接受的話,她再多也沒有用,只有等時間來證明了.

劉沁認識的人中,男生大部分都選了理科,如夜殤,陳無雙,邵漠然,楚狂人,韋世宏等,幾乎一干的高手都轉到理科的戰場上去了.

如今劉沁在文科這邊,可謂是獨秀一枝,不少同學背地里山上沒老虎,她這只猴子才能當大王.要是她也到理科班去,前十她都難拿到,前五她就別想了.

劉沁對這些流蜚語充耳不聞,自己的選擇關別人什麼事?為什麼要受外界的影響?就是王宏強班主任也曾婉轉地勸過她選理科,她理科成績雖沒有文科科目出色,但還是挺不錯的.如果選了理科,王宏強就能繼續帶她了,選了文科的話就會被分到別班去.但劉沁還是拒絕了,堅持自己的選擇.

時安安一樣選擇了文科,她媽咪歡喜得不得,她就喜歡自己的女兒學文科.她的有的原話就是:學文科好,漂漂亮亮的,又有氣質,多好呀.干嘛一些女生要去學硬邦邦的理科呢?整天和男生打交道,人都變得粗魯了,一點氣質也無.

選科後,大家難得聚在一起,劉沁和時安安兩人去學校的賣部買了一堆吃的.什麼巧克力,瓜子,糯米雞什麼的都買了一些,約了幾人初中就認識的,現在關系也比較好的同學,在學校里挑了個安靜的角落聚在了一起.

以前就過,景翰的綠化做得很好,現在劉沁他們選的角落,地上都是厚厚的干燥的草坪.席地而坐也很舒服.現在正是放假的時候,大部分同學在忙碌著收拾行李家當准備回老家呢,哪里還會注意到聚在角落里的他們?

"嗯,安安,這個好吃."劉沁咬了一口用芭蕉葉包著的糯米雞,笑著對時安安道.

"是嗎?那我試試."時安安也趕緊剝開一個,吃了起來.

"我你們兩個,這糯米雞最近在賣部賣得可火了,你們竟然不知道?太孤陋寡聞了吧?"夜殤一臉鄙視地道.

如今分道揚鑣了,夜殤和劉沁幾乎沒有爭斗的必要了.所以夜殤現在也能心平氣和地和劉沁坐在一塊了,但他那毒嘴的本事估計是改不了了.

"不知道有什麼好奇怪的?誰像你一樣啊,吃貨一個!"看到時安安脹了臉,都沒找到什麼語句反駁,劉沁就代勞了.其實劉沁只要想,她毒嘴的功力不比夜殤差.

"我你們兩個,消停點吧,爭了幾年了,還沒過癮啊?"陳無雙笑道,這兩人,真是一點虧也不肯吃,一見面非得斗個你死我活才罷休.

"哼,要不是他嘴巴太賤,我會和他吵麼?"劉沁皺了皺鼻子道.這兩天劉沁的心很好,而且現在聚在一起的又都是熟人,所以她那性子就出來了.

夜殤搖搖頭,一副受不了的樣子,嘴里還嘀咕著什麼唯女子與人難養也.

這話惹得在坐的幾個女生白送了幾個眼刀給他,嚇得他趕緊住嘴不提.

"劉沁同學,時安安同學,你們真要選文科呀?"邵漠然一臉好奇地問道.在初中三年里,劉沁理科科目的成績那叫一個好,幾乎連他都要避諱她的鋒芒.如今在這即將升高二之際,她竟然會棄理從文,這讓他實在無法理解.

"嗯,是呀."劉沁也不想多什麼,反正都已經成事實了.徑自剝開一棵巧克力的糖衣,吃了起來.

時安安也點了點頭.

"不多考慮一下?"夜殤也接過話,實話,突然少了個對手,他也有點不習慣啊.

"我已經考慮得很清楚了."劉沁認真地道.

看到劉沁的神,眾人就知道沒有回寰的余地了.

"嘿嘿,劉沁,或許你的選擇是正確的.知道不?最近陳春雨和她家鬧得很厲害.她想去念文科,但她爸爸不准,非得讓她報理科.今天早上她瞞著家里偷偷報了文科,但緊接著她爸爸就從家里殺到學校來了,直接讓班主任把她安排到理科班去."回想起那胖妞淚眼模糊的臉蛋,夜殤本來興災樂禍的心頓時也暗淡不少.

雖然她經常用吃人般的眼光偷看他,讓他老不自在,但除此之外也沒做什麼天怒人怨的事,看到她那麼傷心,同學一場的份上,他也並不是太好受.

"最後怎麼樣了?"時安安好奇地問道.陳春雨啊?那位女同學挺有意思的啊,心思挺單純的,就是對帥哥美男的抵抗力幾乎為負數.

"還能怎麼樣?胳膊能擰得過大腿?"夜殤把口中的瓜子連殼帶籽吐了出來,還呸呸了幾聲.看到他苦得臉都皺了起來,時安安好心地遞給他一瓶飲料.

夜殤一把抓過來,猛灌了幾口才停下.

眾人早已笑成了一片.

"你這家伙人品也忒差了,號稱質量最好的奶香綠茶瓜子你也能吃到發黴貨?"陳無雙笑著調侃道.

"陳無雙,你行,下次別讓我逮著你倒黴的時候,要不,哼哼."

"怕你不成啊?"

我發現我人品爆發了,嘿嘿,這章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