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第95章



這泥腿子干部干久了.好處日顯.劉富足如今可嘗到那滋味了.走到哪,人家都搶著打招呼,滿嘴大哥的叫著,手里的煙更是遞個不停.就是平時去買個肉,賣肉的都會多搭根骨頭給他.劉富足如今是心寬體胖,身材漸漸橫向發展,早已不複當年瘦弱的模樣了.現在越來越有大人物的范兒了.

劉奶奶看到自己的大兒子一家日子過得越來越火,現在又當上了村里的干部,臉上的笑容就沒斷過,深感大兒是為家里的列祖列宗爭了光了.

不過,要整個村里對劉富足當上村干這事最為抵觸的,就是陳秀了.劉富民一開始的時候也挺高興的,他們這一支,總算也出個干部了.他相信,家里的子孫會越來越多人當上干部的,最好就像地里的韭菜一樣,一茬一茬的.

俗話,夫妻一條心.但這話用在劉富民夫妻身上,顯然不妥.陳秀本來就眼劉富足家日子過得好,如今人家又當上了村干,可以得上是脫離了泥腿子行列了.被人強壓一頭的感覺更強烈了.為此.她沒少在劉富民面前嘀咕,鬧得劉富民心煩不已.

"我你真是一根腸子通到底啊,人家當官關你什麼事?"陳秀有點恨鐵不成鋼地道.

"我你又怎麼了?我兄弟當官了,我高興,不行嗎?"劉富民就不明白了,這婆娘為什麼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非得每天都瞎折騰?

"你傻了?平日里看你挺精明的一個人,這會腦子怎麼犯渾呢."因為貴妃雞養殖的事,劉富民一家也賺了不少錢,這主意還是她陳秀出的,如今她話底氣可足了.和以前那唯唯諾諾的模樣可是判若兩人了.

所以此時她敢一手叉腰,一手用手指指著劉富民的腦袋,摁了兩下,氣急地道:"他如今當上村干了,你逢年過節祭祖的事聽誰的?"

經她一提醒,劉富民明白過來了.本來這幾家的事都是他決定的,如今兄弟中冒出了個村干,那可是正當的職位,是有權管家族里的事的,其中還包括了包廠的事.本來這些事都歸他管的,這權力讓他非常方便安排他婆娘家的一干親戚,還能讓他時不時地占點便宜.

如今,身有"官職"的劉富足真要管起家庭里的事,比起他這個隱形族長要明正順得多.想到這,他的心里一縮,神也變得沮喪和萎靡不振,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道:"人家現在都走馬上任了,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能怎麼辦?"完就准備把煙袋掏出來,整支煙來抽.

"哪里還能怎麼辦?現在只有和他努力打好點關系,族里的事他不插好那是最好的,咱也不主動去提那茬.再者就是,咱們得和劉志林那老貨打好關系,我可聽了,這次劉富足能當上村干,多半是他提拔的."陳秀冷笑了一聲道:"村長這老貨快退休吧,我看他就是想在最近這幾年大撈一把,然後才肯退下來.咱們也多走走他這後門,搞不好明年咱們也能撈個村干來當當.而且有錢能使鬼推磨,誰會嫌錢咬人的?沒有什麼事是錢辦不到的,只在于錢多錢少而已!"

"這不太好吧?"劉富民有點不忍,上次貴妃雞的事,已經讓他覺得有愧于他那五堂弟了,如今又搞這出,不是更讓他在這位堂弟面前提不起頭來?

"我你怎麼死腦筋呢,我們又不偷又不搶,犯得著愧疚嗎?"陳秀啐道.她家這男人就是這樣,老愛講什麼仁義,這表面功夫和名聲哪里握在手里的利益讓人心安和舒服?包廠和貴妃雞養殖場兩處的收益不僅把她家的荷包真得滿滿的,而且還讓她在娘家和村里都倍有臉面.所以不管如何,她是不會放手的.

劉富民最終還是被陳秀服了,撇開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他的內心深處也是渴望做官的,盡管這只是一個芝麻綠豆的官.這無關職位的大,只在于內心深處對權力的渴望.于是,三天兩頭,劉富民就會到劉志林家串串門,農忙時偶爾會把牛借給他家使,自家婆娘做了什麼好東西,都會給他孝敬一點.就連劉富足有時候也受益了.

翻過了年,新的學期又開始了.才剛開學,同學們帶著新年的歡愉返回了學校.開學的前兩周,是同學們最開心的一段時間,因為此時還沒有考試的壓力,口袋里的銀子又是滿滿的,心怎能不好?

開學的第一個周末,就召開了家長會.早在開學當天,學校就張榜公布了學校的前一百五十名學生的成績.劉沁的成績不進不退,保持在年級第三名,而第一名則是韋世宏,蟬聯了三次大考的冠軍.

不過看到他那隨風倒般瘦排骨的身體,劉沁搖搖頭,這人號稱拼命三郎,為了學習.真到了那種廢寢忘食的地步,幾乎是燃燒著生命在學習.劉沁挺不贊成這種透支身體來學習的方法的,不過她也沒什麼立場和資格去勸和反對.

第二名則是楚狂人,這人一得知自己拿了年級第二時,就非常張狂的請了班上的一干同學下館子吃喝去了.當時也有邀請劉沁,不過她當時急著回家,就沒答應.當時楚狂人險些把鼻子氣歪了,當時她就想兩人的梁子結大發了.

其實劉沁隱約覺得這姓楚的一直對她有種莫名的敵意,她也鬧不明白是什麼原因.她有仔細想過,但不得章法,按理她行事一向很低調,不應該得罪人的啊.她是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把這姓楚的少爺給得罪了.

而夜殤和劉沁並列第三,時安安排在第十五,陳無雙排在第七.

而劉則比較慘,第148名,勉強吊在榜單的後面,搖搖欲墜啊.他是個瘸腿王,嚴重偏科,被政治和語文拉分了,而且拉得還很嚴重.為此,整個寒假都被劉沁捉來輔導,每天一張卷子,搞得他苦不堪.他發誓.高二分科的時候,他一定會選理科,離那些個政治語文遠遠的.盡管如此,他還是逃脫不了被語文折磨的命運.

劉爸得知要參加家長會,緊張激動興奮得不行,這可是他第一次啊.家長會前一天,劉爸早早就來到了T市,那天還特意去服裝專賣店買了一套新西裝.當天九點,劉爸打扮成一副西裝革履的精英樣子.本來他是想打領帶的,但那領帶實在是勒得他喘不過氣來,所以才被他拆了下來.

學校西邊的階梯教室可容納七百個人.家長會就在那里召開.因有些偏遠地區的家長無法出席,所以那些席位還是有空的,而進入年級前150名的學生均獲得陪同參加家長會的資格.

在眾多同學羨慕嫉妒恨的眼光的目送下,劉沁跟著大隊伍走出了教室,往階梯教室走去.

教室外面早就候著了許多同學,大家都很安靜,沒有話,但他們的眼睛卻流露出太多的緒,激動興奮.

今天,大家的背脊挺得特別直,頭仰得特別高.所以即便不話,劉沁亦能感受到大家的驕傲和自豪.這是他們拼搏來的榮譽,是屬于他們自己的,如今自己的爸爸或媽媽要和自己一道分享它.這是多麼令人感動的事啊.

而里面的家長們也發現了站在外面的學生,一個個都在隊伍里面搜尋著自己的孩子.找到自己孩子的,都高興地和旁邊的家長道道自己的兒經.沒有找到的,略有失望地把心神投回講台處.

人一到齊後,大家就排著隊,安安靜靜地從後門進入了階梯教室,並且坐到了後面空出的座位上.盡管他們的聲音很,但還是惹得坐在前面的家長頻頻往後看.

坐在講台上的校長也注意到這種況了,他善意地笑了笑,介紹道:"後面坐著的是考試進入年前前一百五十名的同學,或許許多家長的孩子都不在此列,但大家無需傷心和惱怒.實在是因為階梯教室太,只能讓這麼些同學來參加家長會了,不周到之處,還望大家體諒一二."

聽了校長的解釋,大家也就釋懷了,要不,能怎麼樣呢?誰讓自己的孩子不爭氣?

其實劉沁他們完全是陪襯,家長會完全是學校的領導一個接一個上去過足了官癮,的話題無非是學校的教學方針,目標,設備什麼之類的.感覺就像是給學校打廣告一樣.

這個會足足開了兩個時才散,此時由各班的班主任再領著這些家長去開會.

劉沁他們這十來個同學也跟著去了,家長會上.班主任對處在年級前一百五十名同學的家長一誇再誇,了一些其他的話後,就讓幾十位家長自行攀談了.

而班主任則周旋在一個個家長里,最先交談的對象,當然是班上前幾名的尖子生家長了,然後再逐一往下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