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91章



"什麼?爸,你想買輛貨車?"劉沁很驚訝.他們三兄妹難得齊齊回家一趟,想不到老爸居然給她這麼個驚喜啊.

"是啊."劉爸點點頭,興高采烈地道:"我已經打聽過了,慶鈴五十鈴FTR中型商用車是廂式貨車,還不錯,價格也就幾萬塊,在我們能承受的范圍."

慶鈴五十鈴FTR中型商用車?劉沁不懂,把詢問的眼神投向她大哥,她知道大哥是個汽車迷,有空在家的時候老愛在網上找些汽車和槍類的信息,她對這些不感興趣,也不明白為什麼男生都那麼沉迷于此.

想不到居然也有妹妹不懂的事?看到求助的眼光,劉感覺到自己獲得了一種強烈的滿足感,于是他挺了挺胸膛,一本正經地道:"這款車不錯."

完這句,劉就停了下來,等待全家的贊美聲.本來全家人以為他還有下文,哪知道他了一句就沒繼續了,紛紛給了他一個赤lu裸的鄙視眼神.那意思就是還以為你很厲害,原來也不過如此啊!

明白過來的劉當然不服氣了,當下大聲地道:"這款車有六大技術優勢…滿載最高時速高達120公里.175馬力量"

聽完他一口氣出來的信息,眾人都呆了,原來臭子/大哥真的挺了解汽車方面的知識的嘛.

聽了大哥的一席話,劉沁雖然不懂那些專業知識,但她懂看人臉色,如今大哥臉上完全充滿了對這款廂式貨車的贊賞,就知道這款車的確是不錯的.

"爸,我們為什麼要買貨車呀?而且買來誰開?家里沒人會開呢."劉煦疑惑地問道.

劉媽一聽,眉頭又皺了起來,滿臉不郁.本來她就不太贊同買車的.現在養殖場那邊雖然又雇傭了一個長工,但他們夫妻倆還是忙得腳不點地.哪里還有時間和精力來開車?盡管最近當家的一再和她強調,把貴妃雞的運輸環節交給別人,損失了多少多少錢.

但她明白,這生意上的事,本來就如一條流水線般,每個人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的,而且這錢哪能掙得完的?不過盡管劉媽在家里也能得上話,但畢竟胳膊是擰不過大腿的,況且經濟大權還掌握在她當家的手上呢.所以在劉爸不厭其煩地解下,劉媽最終也讓步了.

罷了罷了,只要不是把錢用在那些勾引人的狐狸精身上,買什麼都好.這是劉媽最後的想法.

"咱們家買貨車是為了運輸貴妃雞呀,誰就沒有人開了?你爸我還年輕著呢,開車那是濕濕碎啦."劉爸拍著胸脯保證道,那躍躍欲試的樣子,仿佛車已經買到手了一般.

況且一想到每個月需要支付那麼多運費,劉爸買車的決心就更堅定了.

"爸.你會開車嗎?你有駕駛證嗎?"劉懷疑地問道.

劉爸聽後,瞪大了眼睛道:"臭子,別瞧了你老爸我,開車那叫一個容易.你看我平時開那嘉陵摩托就知道了,多順溜啊!"而且隔壁的阿四都輕輕松松地考了個駕駛證,他就不信自己會比別人差了,盡管他比阿四老了兩三歲.

劉番番白眼,拜托老爸,大車和摩托那是兩回事好不?

劉沁覺得很好笑,這男人便是如此,有點錢了就想著買車.劉沁相信她老爸買車為了運輸貴妃雞是真,但也有點想開車的私心在里頭吧.

"爸,聽哥哥,那車寬兩米長四米,買了後該放哪?家里的鐵門才一米五,根本就開不進來呀."劉沁提出了一個很實際的問題.

"嘿嘿,這個我早就想好了,你們就不用擔心了."劉爸得意洋洋地道:"前幾天,我已經把咱家鐵門左邊的那塊近一分的三角開土地換過來了."雖然還倒貼了三千塊,但是,值!

手腳這麼快?劉沁挑挑眉.看來這個家庭會議只不過是走個形式而已,老爸心里恐怕早就打定了主意想買了吧.幾兄妹對視了一眼,劉攤攤手,劉煦聳聳肩,表示無所謂.

劉沁想了想,覺得花個幾萬塊買輛車也不錯,即使最後因為各種原因沒人開的話,倒賣出去,也虧不了多少錢.再了,家里的錢都是劉爸劉媽賺的,買部車而已,就是拿去花光,他們做孩子的也沒法反對.

于是在全家一致的支持下,劉爸處理好養殖場的事之後,就去報名學車了.拿到駕照後,就帶了位同是司機的老表去廣東看車去了,如果合適就提一輛回來.

當劉爸開著那輛中形四輪貨車回到家里,院子里站滿了來圍觀的村民.好在劉沁家的院子夠大,原來近一百三十平的院子往外擴展了,把前頭劉爸換來的一分地合並了起來.

劉沁一家考慮到買來的新車,放在外面,沒有絲毫保護是極不安全的.于是就把原來鐵門左邊的圍牆都打掉了,把那塊地納了進來後又重新砌了圍牆,而且大門也換成了兩米五大的,非常方便這輛貨車的進出.

村口賣部前:

"哎呀,現在村子里最有錢的,要屬劉富足了."話的是村里的老王,想當年,靠著他的木工的手藝.他家也是村子里排在前面的富戶呢,如今呀,被甩得老遠咯.

"可不是嗎?別整個村子的首富,就是整個鎮的,人家也當得起呀."一個人附和道.

"村子里最有錢的不是劉富民嗎?"一個聲音弱弱地問道.

"切,那是多少年前的老皇曆了,我劉老三,你真是離鄉太久了!"一位老者噴出了一口旱煙後嗤道.

"哎,聽我在市里工作的那子,老足家新買的那輛車可是個好貨色,值好八萬呢."一位光著膀子的光頭漢子壓低聲音,神秘兮兮地道.

"嘶,真的假的?阿四那輛貨車,也就值兩三萬吧?老足家的那輛真值那麼多錢?"肉痛的聲音,聽到花了那麼多錢,仿佛咬了他的肉似的.

"我老鐵頭還會騙你不成?"

"我估計著老足家的家底少也有五六十萬了吧?"光頭漢子打探地道.

"什麼才五六十萬?你不知道市里的貴妃雞,賣得可貴咯,特別是那個龍什麼閣的,一道貴妃雞做成的菜居然賣到近百塊!你可以想想,老足那家伙能賺得少了?"吸旱煙的老頭反駁道:"要我估摸呀,這老足家,少也有上百萬的家底!"

聽到他報出的數字,在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氣.不少人心里的算盤開始打起來了.

"貌似,俺家和老足家有那麼一個遠房表親的關系,俺得找他支持支持俺這窮親戚一下才成."一位留著大胡子的大漢道.

"你就省省吧你,就你家那八輩子打不著邊的關系!還想著去他家打秋風?"那位吸旱煙的老頭搖搖頭.

"咋啦?就算關系再遠,那也是親戚,他總不會一點忙也不幫吧?俺也不要多,支持個幾千塊就成!"想到即將到手的錢,那大胡子大漢猥瑣地笑了.

"你看看他的堂哥親弟,哪個得到過他的支持了?你還想著人家支持幾千呢,人家要是能施舍個幾百塊,你就該偷笑了!"老頭的一番話.戳破了那大漢不勞而獲的幻想.

"唉,這人啊,真是越有錢就越吝嗇啊."那光頭大叔搖晃著腦袋道.

"是啊是啊."不少人附和.

"你們這話可錯了,我家和老足家走得近,況我比你們清楚多啦."大寶叔剛才聽著眾人的論,一直也沒吭聲,直到此刻,他才站出來,他覺得要為劉老弟句公道話才對得起他的良心.

"大寶哥,你有啥內幕?"劉老三湊近他,問道.

"呵呵,倒不是什麼內幕,只不過知道的事比你們多一點點而已."大寶叔也不吊人胃口,直接道:"大家可知道咱們村里唯一的一個包廠,是誰出主意建起來的?"

"看你這問話的意思,莫不是這包廠還是他老足整出來的?"吸旱煙的老頭問道.

"正是,那些吉祥如意,富貴花開等等的圖樣正是他從別處弄來的.不光如此,出錢的時候,他還出了大頭,但利潤可是五家平分的啊."

"果真如此麼?"

"那包廠可為那幾家人賺了不少錢哪,劉富軍要是不好賭,早就像他二堂哥的幾個兒子般起了樓房了.不過他在村子附近可沒有地了,想建房子也難啊,難不成以後建房子前還得把那三間磚瓦房給拆了?換作是我,我可舍不得!"

"那是別人的事,你操心那麼多做什麼?"

"我也聽了,之前他整養殖場的時候可是有叫他那幾個堂兄堂弟一起合伙的,但被拒絕了.在貴妃雞打開市場後,他們才提出入伙的要求,這分明是想摘桃子嘛.老足又不是個傻的,哪里能不拒絕?"

"是呀是呀,後來他那堂兄堂弟折騰著要整個新的養殖場時,還是他提供的雞種呢."

"聽你們這麼一,老足家還是不錯的嘛."

"是呀是呀."

大寶叔在一旁微微笑了,其實他只是上了一兩句好話,扭轉乾坤的原因是平時劉爸處處與人為善.逢人三分笑,再把那煙一遞.就是別人想冒酸水,也講究個伸手不打笑臉人是不?

汽車信息的提供均來自百度大嬸.傳得晚了,剛才碼得很H,差點收不住手了,汗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