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第90章



嘟嘟嘟

聽到電話的響聲.劉沁一個撲倒在沙發上,順手就把那響個不停的電話拿了起來,"喂,哪位?"

"呵呵,七,是我,軍訓結束了?"電話那邊傳來一陣磁性的聲音,帶著一鼓少年的清爽感覺.

是他啊?聽到那邊的話,她愣了一下,他怎麼知道的?不過轉念一想,她就釋然了,畢竟這開學第一周軍訓,景翰曆來都這麼干的,他知道也沒啥奇怪的.

這麼一想,她隨即放松下來,仰躺在沙發上,她心很好地道:"是啊,今天剛結束."

"感覺怎麼樣?"顯然那邊的人興趣也不低,聽聲音貌似也挺隨意的.

"能怎麼樣啊,就那樣唄.對了,你是打來找哥哥的吧?他現在不在家耶."劉沁瞄了眼手表.道:"不過估計再過兩分鍾他應該到家了."

此時劉煦從浴室里出來,頭發上還滴著水,看到劉沁在講電話,聲地問了句:"是誰打來的?"

劉沁把電話稍微拿開一點,用誇張的口形無聲地了兩個字:"關林."

此時劉打開大門踏進了大廳.

劉沁扭頭對他道:"大哥,你的電話."

劉聽了後,示意劉沁幫他接著先,然後加快了換鞋的速度.

"你等一下,我大哥回來了."劉沁對著電話那頭了這麼一句,然後把電話交給劉後,就進廚房里幫劉煦上菜去了.

中菜期間,劉沁也聽不到電話那頭關林些什麼,但從劉那興致高高昂的樣子和句句不離軍訓的話語中,知道他們正在談論軍訓的況.

劉沁此時才知道,原來大哥在軍訓中竟然得到了他們班那鐵血教官的誇獎,而且在打靶場里更是打出了兩發九環,六發八環,兩發六環的好成績.

其實劉沁也不知道自己打靶的具體成績,教官只過了,她也就不關心了.在她的想法里,軍訓打靶不過是給這些學生們摸摸真槍罷了.即使真有學生差勁到發發脫靶,估計也沒有機會再補考的.十發子彈雖然不值什麼錢,但留著給士兵練習總比給學生浪費掉的好.

聊了許久,劉才戀戀不舍地掛掉電話.

看來大哥真的對從軍很有興趣啊,劉沁若有所思地想.

"大姐大哥,開飯啦."

劉挾了塊豆腐,剛吃就感覺到味道不對,他指著那盤豬肉炒豆腐道:"妹妹,燒菜功夫退步咯.這菜..."

劉沁桌子底下的右腳一把踩在劉的右腳上,道:"大哥,這菜是弟做的,味道還可以,哦?"

劉忍著痛,連忙稱是,妹妹這腳也太狠了,雖然他皮粗肉厚,但也是個人啊,會痛的.

劉煦心很好地看著自家大哥那皺起的臉孔,知道這家伙前面那話的未盡一截肯定不是什麼好話來的.現在有大姐治治他也好,省得他老是口無遮攔四處得罪人.劉煦暗暗點頭,深覺這話是理.

劉無奈,又挾了塊糖醋魚,也不知道是他倒黴還是咋滴,挾到的那塊竟然是去腥不及的,他剛想吐出來,又看到劉沁望向他的眼光充滿了警告.

劉暗暗叫苦,他在這個家的地位真他**的低啊.連基本的論自由和拒絕接受的權力都沒有了.

最後沒辦法了,劉只好挑最安全的菜青菜下手了,至少這菜熟了.鹽也有了,油也有了,應該還能入口了吧?

其實作為第一次下廚的劉煦,這些菜已經做得挺不錯了,奈何全家的嘴都被劉沁養刁了.普通的菜在他們嘴里只能混個不難吃的評語,如今劉煦做的這幾道賣相欠佳,味道略不及的菜肴在劉看來,就是不及格的貨色.

他也不想想他自己,連泡面也煮不好的人,有啥資格在這嫌東嫌西的?有人做給他吃就算不錯了,還嫌?

在劉沁心里,弟弟這種行為就應該好好鼓勵,讓他爭取做新世紀里的四好男人,以後才容易討老婆嘛.愛之深,則為其計之遠.劉沁深感自己就是一位好姐姐啊,連未來那麼遠的事都為弟弟考慮好了,真不容易,嘿嘿.

劉沁現在還不知道,多年以後,劉煦正太正是靠著他那手好廚藝征服了他未來老婆的胃的.而當她未來的弟媳在安胎期間享受她老公的愛心飯菜,得知老公的好手藝是她調教出來的時候,對她的先見之明,又是感激又是佩服的.

軍訓一過,劉沁幾兄妹又恢複了回家住宿的習慣,實在是住校太不方便了.每晚准時的停電熄燈讓劉沁深感不便.而且住校一個星期,劉沁深深感受到,學校的資源真是挺緊缺的.想想,每天從下課後到熄燈的那段時間真的很緊,又要洗澡又要洗衣服的,還要吃飯!這些都是人生大事.哪個不需要排隊的?

光洗澡吧,就一個熱水房,十來個熱水龍頭,學校幾十個班每天傍晚也要去打兩桶開水,水房那叫一個擠啊.想洗個熱水澡都得排半個時的隊,他們哪有那麼多時間來排隊?百分之八十的學生都是洗冷水的多.

現在天氣熱點還好,劉沁無法想象等天氣一涼,同學們怎麼過下去!而且那個宿舍的陽台,的一個,只有兩根鐵線拉在上空,舍友們就在上面晾衣服.因為這晾衣服的地方不夠,有些時候會把一些濕衣服挾到八成干的衣服里,宿舍內常常引起一些爭吵和糾紛.

而且一個的,十個人的宿舍里居然還分成了兩三個派系.這讓劉沁想起了寫的話:中國人善長內斗;一個中國人是龍,一群中國人是蟲.

劉沁可不想自己的課余生活全被這些舍友間,同學間的傾軋充滿,因此她決定還是回家住吧.回家多好啊,天天能洗熱水澡,吃自己愛吃的飯菜,晚上愛幾點熄燈就幾點熄燈,還能偶爾上網瀏覽一下信息;多好的生活啊.

開學一周了,在同一個班級的同學,雖然不能一見面就叫出名字,但基本也能混個熟臉了.

景翰高中部有三幢三層教學樓.其實也只比初中部強那麼一丁點,整體看起來還是很老舊的.高中部,是亮眼的要屬實驗樓和圖書管了.

實驗樓一樓二樓是做化學物理實驗的,三四樓是語音室,五樓是電腦室.參觀了這些配置,劉沁也不得不承認,景翰在教學方面還是挺舍得下血本的,盡管那些電腦都還是那種最老式的白色大塊頭,但有總比沒有強是吧?這可是評估師資的一個指標呢.

劉沁看著書櫃里的那堆書,頓時覺得頭疼,每節課番上番下的.挺麻煩的.她看到不少同學用書架把書都立在桌面上,雖然桌面的活動空間變少了,但也確實讓同學們方便了不少,而且還給整個教室添加了一種學海無涯的韻味.劉沁決定下午的時候到外面的文具店看看,買兩個回來試試.

劉沁他們班的班主任是個年近四十的男子,名叫王強,長得很像印度阿三.頭上頂著一頭天然卷,耳際到下巴的皮膚什麼時候都是黑黑的,長著青青的胡渣,給人一種毛發永遠剔不乾淨的感覺.

整個高中生活一開始,劉沁都認為是挺美好的,但讓她覺得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那個八卦婆陳靜也分到了劉沁他們班,劉沁和她真是孽緣深厚啊,希望大學的時候不要再相遇了吧,劉沁如是想.

軍訓剛過,班主任王強就給全班同學調坐位了,不少占據了好座位的同學都被調到一組和四組這類的靠牆的位子去了.而劉沁和時安安兩人的位置挺不錯的,在第三組第五排,但就是周圍的男生多了些.如今往前調到了第三組第三排.

劉沁看著正忙碌著搬家當的同學,大多數都是一臉不甘願,劉沁也早早就收拾好了,但她也不急著催第三排的同學.在她看來,這種催人的行為是很不禮貌的.

哪知人品好就是沒辦法,接手劉沁時安安座位的是兩位男生,長得挺高的,長相也還過得去.

劉沁不好意思地對他倆笑笑,讓他們再等等.

那兩位男生罷罷手,表示不在意,然後就往第三排那兩位矮個兒的男生走去,四人溝通起來.

也不知道他們是如何溝通的,最後卻是矮個兒的男生朝劉沁兩人抱歉地瞅了幾眼,然後四人就利落地把那些家當和書都搬到了第四組第四排去了.

當劉沁和時安安在那兩位高個兒男生的幫助下,把家當都搬到新座位上時,她發現這兩個座位的桌子和椅子都是新的,是開學的時候那兩個矮個兒的男生搶先弄到手吧?

劉沁轉頭一看,他們後來的桌椅還不如原來的呢,怎麼不把這些桌椅一起搬過去呢?這事班上不少人都干過.舍不得把自己原來坐著的椅子讓給別人.

劉沁哪里想到,是那兩位矮個兒男生覺得她們一桌人不錯,才肯割愛的.要不,哪有這麼好的事啊?

P:下面的字,不要錢的.

嗯,首先呢,請大家支持正版,作者碼字不容易,親們一天也不缺那一毛幾分錢,但作者缺呀.嫵嫵沒有什麼辦法能抑制盜版,也只能在此請親們支持正版閱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