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88章



夜殤,看著手上的分數.551,比劉沁少了一分,排在年級第三.從校長手里接過那裝著五百塊錢的包,他站在劉沁的旁邊,任由台下的眾人打量.和第一名的軟弱畏縮不同,夜殤表現得落落大方,臉上絲毫沒有其他多余的表.

夜殤心里挺不服氣的,一分之差就差了三百塊錢,雖他們家現在的日子也不再介以前那樣過得緊巴巴了.但他在意的是,他居然在中考這麼重要的考試之中,以一分之差輸給了劉沁,雖在別人眼里,這一分算不了什麼,但他就是覺得難以接受.

對于這個第一名叫韋世宏的書呆子,夜殤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在他的眼中,這種人只會死讀書罷了.他一個時就能學好的東西,這人恐怕要花上半天!所以在他眼里,只有劉沁這個以一分之差壓在他頭上的女孩子是他的對手.

由此可見,夜殤的想法還是挺幼稚的,以後的教訓會讓他明白,勤能補絀.同時也讓他明白.不能輕視對手,即使對方長得再猥瑣!

夜殤對劉沁,其實還抱著一種感激的心理,他感謝她在停了專賣店的生意後還讓他姐姐去龍臨閣工作.而且對他的姐姐頗為照顧,現在他姐已經晉升為服務部部長了,雖然只是一個官,但每個月的工資還真不少.現在他**媽也不用那麼辛苦地去賣菜了.

不過正因為如此,他才更希望在學習能超越她,這對他來,只有如此,他才能在劉沁面前抬頭挺胸.

此時,站在上面的劉沁不知道她身旁這位夜殤同學那九轉八彎的想法,她只覺得很緊張,感覺自己就像站在台上被人觀看的猴子.雖然她的儀容儀表沒有問題,但被台下近七百名師生盯著的滋味確實不好受.她只知道要保持微笑,盡管她已經覺得她笑得都僵了,但還是不能換表.

她心里暗自祈禱校長大人趕緊整完,趕緊讓他們下去吧.或許別人享受那種眾星供月的感覺,但她劉沁卻敬謝不敏.

好容易,劉沁能下台了.坐回位子上,她暗籲了口氣,臉部的表連帶著身體一起放松下來.

坐在她旁邊的時安安笑道:"你這樣也太誇張了吧?感覺像是逃出生天一樣.拜托姐,你是去領獎,怎麼搞得像領罰一樣?"

"你這人,站著話不腰疼,下次有機會,你上去試試?"劉沁知道時安安的羞怯個性.在熟人面前還好點,真要像她一樣站在台上,搞不好早就腿軟退下來了.

"去,就知道打擊我!"時安安用拳頭招呼了劉沁一下.

高一打亂分班後,初一(3)班許多的同學都把打散流落到了十個班級里,如夜殤就分到了一班;陳無雙分到了二班;邵漠然分了到了七班.不過幸運的是,劉沁和時安安竟然一起分到了三班,這可真是猿糞了,所以兩人又湊著坐到了一起.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原來初一(1)班的高手楚狂人,竟然也分到了劉沁那班.雖兩人都不認識,但以前為了爭奪那年級排行榜上的第一,沒少交手.如今分到了同一個班級,更方便了.所以楚狂人一看到劉沁,兩人的氣場總是火花四射的,讓周圍的人喘不過氣來.

劉沁暗歎,好容易和夜殤分開了,如今又來了個熟人的高手,想過點清靜的生活都難.貌似這丫的,比夜殤還不會掩視,而且更難搞!

楚狂人這斯.中考時貌似有點感冒,考場發揮失利,只考了個532分,對這事,他心里一直耿耿于懷.532分,這成績恰好排在16名.在他看來,他本來也能進十名的,也可以上台去出出風頭.如今卻是不行的,偏偏坐在他前面的劉沁卻把這麼榮耀的事當做受罪一樣,讓他心里不舒服.在他看來,劉沁這行為純屬是諷刺他的.他看著斜對面劉沁的側臉,冷哼了一聲:以後會讓你好好領教一下老子的厲害!

如果劉沁此刻知道他的想法的話,一定會大呼:老兄,你想多了.但她如今並不知道,她正在擺弄著幾天前王博

送給她的P3.那家伙,怕她上了高中後,英語聽力更跟不上了,所以就送給她一台P3,希望她高考的時候聽力不要考得太差!

這東西她並不陌生,在21世紀後泛濫得可以的東西,此時價錢並不算便宜,外觀也不算好看,但勝在攜帶方便,音質方面還算可以.

劉沁想到王博的調侃,不悅地嘟起嘴巴.她聽力差,那是好幾年前的事了好不?初二下學期後,她就沒在這塊丟過分了.這家伙還把她當做昔日的吳下阿蒙啊?不懂得與時俱進的家伙!

不過盡管心里不爽,但禮物還是要收的,不收白不收嘛.又沒花到自己一分錢!

但劉沁不知道的是,這P3只是某人讓王博轉交而已,王博那家伙也沒和劉沁清楚.劉沁就當這是王博送的了,收起禮來那是心安理得啊.

今年,劉沁考慮到高中的課程太緊張,要學九門課程呢,語文,數學,英語,政治,曆史,地理,生物,物理,化學.因高一尚未分科,學的課程也多,不比高二高三輕松到哪去.劉沁怕時間不夠用,為了中午空出更多的休息時間,她決定三兄妹都把學校的住宿費交了.中午吃住都在學校,晚上的時候再回去煮一餐,如此一來,她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新生生活展開了,令人無比期待的軍訓來了.作為T市的龍頭學校,如果景翰也沒有軍訓活動的話,那別的學校更別想有了.

開學後第二天,臨時班長楚狂人帶著好幾個弟跟著老師來到儲藏室,領了七十套的綠色迷彩服和一件藍色的短.

女生們拿到衣服後就一窩蜂回到宿舍試穿去了.起來,搞笑得不行,真懷疑那批軍官和新兵蛋子是不是個個都是胖子?反正全宿舍的女生把衣服和褲子穿上後,幾乎都看不到一絲曲線.女生兩只腿放進一只褲管里居然還有活動的空間,可以想象那條褲子有多肥大了.穿上那套綠色的迷彩服後.全體女生都把把子和褲管給折回來幾回才看到了手和腳.

更搞笑的是,那件藍色的短穿上去後,居然遮住了女生的臀部,差一點兒就到了膝蓋,和連身裙有得比!

不少愛美的女生抗議軍訓的服裝太大,要求掉換,但未果.第二天一早,她們好些個人只好聳拉著腦袋,穿著這蘿蔔裝去參加領隊了.

九月三號,早上七點半.高一十個班的同學,在臨時班長或體育委的組織下都來到了足球場.因為足球場夠大,而且和它接壤的是四五個籃球場.這片場地真是夠大了,別只是十個班的軍訓,再多來幾個班,還是足夠的.

排好了隊,男生女生個個都伸長著脖子看向校門.因為他們軍訓的場地就在校門的右側.

隨著學校鐵門的打開,一輛綠色的軍車開進了學校.嘖,那氣勢,那速度,真是沒得的.車上還站了十來個年輕的教官,看著就覺得很男人,給人一種頂天立地的感覺.

不少女生眼里冒出星星了,而不少男生更是吹起了口哨.對于軍人,女生心里多少都會有些向往和崇拜.

配給高一(3)班的教官很年輕,看起來很像阿杜.長得帥就是吃香,特別容易讓女生聽話.這不,亂糟糟隊伍里人聲鼎沸,但那教官往那一站,哼了一聲後,奇跡般地停了下來.盡管有個別刺頭的男生想搗亂,但站在他前面的幾個女生回頭一瞪,也只好摸摸鼻子不吭聲了.

那教官挺年輕的,估計是第一次帶學生軍訓吧.在一眾女生如狼似虎的眼光下,略有些不自在地開始介紹自己:"大家好,我叫杜暮,接下來的七天,由我和你們一起度過."

這介紹,簡短有力啊.

接下來有一段自由發的時間,杜教官就被幾個大膽的城里姑娘追著問問題,什麼你看起來很年輕啊,今年幾歲了?什麼你老家是哪里的呀?什麼你娶媳婦了沒?

這些問題都是一些八卦啊,直問得杜教官啞口無.他真的懷疑,是不是在軍中呆久了,與世隔絕了,怎麼現在這些女生的問題一個比一個難以讓人招架呢?而且結不結婚這些問題,根本就不應該從她們口中問出來吧?對這類問題.他都是自動忽略的.

而男生提的問題則比較正常了,都是一些你在軍中從事什麼工作?當兵的工資福利怎麼樣?一年有多少假期?你們通常是怎麼訓練的?一年出幾次任務?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杜教官都挑一些無關機密的,而他又能回答的來給學生們解解.

半個時,大家都略微熟悉後,而總教官也和學校領導打完招呼後,就開始了劉沁他們為期七天的苦難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