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寒假
第78章 寒假



考也考完了,分數也出來了.還有半個月就過年了,學生們也不想呆在學校里了,當天景翰的住校生就走了九成左右.

劉沁在回家前又從王博那拿了一批貨,把專賣店托付給夜薰:再把二樓的房子打掃乾淨後,就和劉一起回老家了.

才下車,就看到劉煦在一旁把脖子伸得長長地盼著了.學比初中高中提前半個月放假,所以劉煦一個人在家呆著都膩煩了,天天掰著手指頭數著還有幾天哥哥姐姐才能放假回家.

劉看到劉煦繞過他,從劉沁手里接過兩個袋子,看了看弟弟妹妹兩人手上提著的行李,輕飄飄的.對比之下,自己手上的可就重多了.

看著走在前面的弟弟妹妹,劉番了番白眼,暗罵了句"偏心眼".時候老愛屁顛屁顛地跟在自己後面的家伙,現在居然不鳥他這個哥哥了.變得只愛黏糊在他姐姐身邊!這人心變得也太快了.

劉也不想想,他上初中後,有幾個周末是回家來過的?每個周末在外面過得樂不思蜀,都不多抽點時間回來陪家人,現在還好意思弟弟變節了.

晚上自然就是一頓大餐了,吃過飯後,劉沁就勤快地收拾起碗筷來.但劉媽不讓.直催她去看書.

自從剛剛知道劉沁期考考了年級第一時,劉爸劉媽就合不攏嘴了.兒子雖然考得差了點,好歹也是班上的前十五名,能在景翰考班上的前十五名,比起縣重點的年級前五,也不遑多讓啊,他們知足了.

"看啥書?兩孩子剛考完試,你讓他們歇會,行不?"劉爸坐在沙發上,享受著女兒端上的開水.這兩年自己家日子過得挺火,兒子女兒也是越發的懂事了,不錯不錯.

劉媽一想也是,于是也不提這話茬了,只讓劉沁幾兄妹輪流去洗個熱水澡.

劉回來後,去本村伙伴那里瘋玩了幾個時,直到吃飯後才回來,這會縱然是精力充沛的他也覺得有點累了,而且這個時候是南方最冷的時節,大晚上的,除非有要緊事的,要不,誰也不願意頂著冷風出去竄門.

南方的冬天,比起北方的雖然好上不少,盡管室外溫度都有零度以上,但室內因為沒有供暖,而且現在農村哪里消費得起空調?所以室內也只比外面高了一兩度而已,把人冷得夠嗆!所以劉沁幾兄妹一洗完澡.都窩到了劉爸劉**房間里,准備打打牌,順便以此來聯絡聯絡感.

劉爸一看,家里的三個娃都窩上了床,索性把大廳里的黑白電視也搬到了房間里去了.此時劉媽也洗好澡了,一行四人各自在大床上占據了一方,床上的兩床被子也打開了,劉劉煦蓋一張,劉沁劉媽蓋另一張.

"玩什麼?"劉沁問道.

"升級!"劉大聲地道.

"黑桃四!"劉煦也不甘示弱地道.

"升級比黑桃四刺激多了,干嘛不玩升級?"劉堅持已見.

"是好玩啊,但誰和你搭檔誰倒黴!"上次自己不幸和他搭檔了,他一拿到牌完全不打配合,只顧自己沖鋒陷陣了,這股氣勢散了後,後面被對手打得很慘.他是要一盤兩盤這樣還好,但他卻是盤盤如此,因此劉煦怕死和他搭檔打升級了.

"這話我原封不動地送回給你!"劉反駁道,輸牌哪里就全是他的責任了?是他們當搭檔的不懂得配合他好不好?

"行了,咱們玩黑桃四!"劉媽一錘定音.

于是四人開始按順序拿牌.

"爸,這台黑白電視該換了吧?"劉摸牌之余,瞄一眼黑白電視機里那模糊的畫面.建議道.

"臭子,不是給你買了兩台了?市里一台,二樓一台,你還要再買幾台?"劉爸哼道,別以為他不知道,女兒給了他兩萬塊當私房錢!這臭子要是敢亂花,他非得揍他一頓不可.

"老爸,我這不是怕委屈你們麼?"劉嘟嚷道,真是好心沒好報,看老爸得,好像他有多敗家一樣.

聽了劉的話,劉爸的臉色才稍霽,還算這臭子有良心!

"是呀,老爸,再買一台唄,咱們家又不缺那個錢."劉沁抽了個牌,打下去後,也跟著勸了起來.

"就是就是,黑白電視能收看的電視台又少,畫面又不清晰."劉煦一向都是力挺自已姐姐的.

劉媽雖沒有插嘴,加入勸解的行列,但她也是滿眼期盼地望著劉爸,希望他點個頭,等家里有了兩台彩電後,她就能把這台黑白電視機送給娘家了.

劉爸看著幾個孩子,心里暖暖的,老婆孩子熱坑頭,這就是他一直盼著的生活呀.孩子也都大了,到了會考慮問題的時候了.他也能和他們分享一下他的想法了.

于是他道:"倒不是不想再買一台,前陣子我剛搬了一台彩電回來,村里的人即使眼熱也沒什麼讓人下不了台的話來,要是我們再去買一台回來.指不定會被成什麼樣子呢.要知道,你叔叔家和幾個伯父家都還沒有彩電,咱一抱就是兩台,不是落人話柄麼?"

"咱們買咱們的,有錢他們也整一台去,這些閑閑語,有個鳥意思啊?"劉媽一聽也火了,這年頭,難道有錢也是罪了?

劉沁幾個也不吭聲了,一下子買兩台,確實是財大氣粗了點.他們可不想一出去玩,遇上的人話都陰陽怪氣,冒酸冒得厲害.

"其實也沒什麼啦,黑白就黑白吧,將就地看著先,等你們回學校了,再把二樓的彩電搬下來也是一樣的."劉爸安慰道.

"嘿嘿,我贏了,一捉三,你們三個全輸了!"劉沁等把最後一張牌出完.就奸笑出聲.

"妹妹,你好奸詐!剛才故意讓老**過牌,害我以為你倆是一伙的,就拼足火力壓老**牌,反而讓你過了!"劉哇哇大叫,三個打不過一個,真是太氣人了!不是他們太笨,而是妹妹太奸詐了.

"嘿嘿,兵不厭詐,來來來,全都蹲起來!"劉沁可不管.輸的人全部都給她蹲起來.

"你們怎麼那麼笨?她一打三,贏了你們,你們居然還沒反應過來?"劉爸笑著調侃道.

"老爸,你別光不練啊,有本事就上來,咱們斗一斗!"劉不服氣地大聲道.

"你不用激我,我就在旁邊指點你老媽幾下,都比你強."劉爸完全不把劉的話當一回事.

又一局開始了.劉沁再次拿到了黑桃四,在想該點自己呢,還是亂點一個搭檔?劉母子三人打牌的水平,比劉沁差多了.劉的面部表很豐富,看他的表幾乎就知道他的牌好不好,而劉媽畢竟打得多了,水平一般.不過劉煦嘛,這家伙現在很擅長算計,臉上的表也常常讓人看不出真假,頗有些她的風范.

"哎,這天氣還真冷啊,比往年都冷."摸完牌後,劉沁就把牌放下,搓了搓冰冷的雙手,道.

"可不是嗎?前些天,水田那都結了層薄薄的冰呢."劉爸答道.

劉沁可記得,九七年九八年,南方可冷了,下薄冰,還下了那麼幾點雪.現在還沒有什麼室溫效應,這天是真真的冷啊.植物都被凍死了好多呢.

"老爸,大寶叔種的那片淮山沒事吧?前些天,我看見溪邊的那片淮山葉子都開始皺了,估計是凍得太厲害了."劉沁關心地問道.

"沒事,雖然也被凍死了不少,但他已經把它們全挖回來了."不過把淮山拉回來的時候,不少村里的人都看見了.個頭那個大的淮山,當然會引起了他們的注意了.估計不少人都在打探這個事了吧?不過與不在他了.

當劉媽把最後一張牌打出來時,劉爸開口了:"這局平局,臭子.看到了吧?你妹妹跑第一又如何,有你這個搭檔,她第一也沒用."

劉沁苦笑,哥哥的牌技真的很差.俗話得好,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哥,你就認了吧,誰和你搭檔誰倒黴."劉煦完就捂著嘴笑了.

劉心里很不服氣,但事實擺在眼前,他再犟嘴,也改變不了.劉很挫敗,難道他打牌的技術真的很爛?他是不會承認的,"再來再來!"

"老爸,那個包袋的事,怎麼樣了?"劉沁從去年起,就一直惦記著那個包袋的事.這不,還有兩三個月前,她就和劉爸提了一下.

劉爸也很贊成用這個項目拉拔一下兄弟,事真如他所想的,成功了.主要是這個項目投入比較低,場地不需要了,只需要投入機器的成本,還有一些紙張的成本就成.幾家人一合計,每家拿出幾千塊就成.剛好,每家占兩成的利潤.現在精美的包袋已經投入了市場,引起一起好評和熱潮.主要是它不貴,而且美觀大方.看著日進斗金的進帳,劉沁的叔叔伯伯們可是天天都樂呵呵的.

當然,劉沁不會忘了去申請專利的.

今天就一更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