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猿糞太深
第73章 猿糞太深



出門前,劉沁想起放在冰箱里的糯米糍.劉媽讓她帶了近二十個來.太叔公兩老不敢吃,這糯米糍好吃是好吃了,但不好消化,腸胃不好的人,多吃兩個就積食了.

她暗忖,時安安既然喜歡吃豆腐釀,那麼也一定愛吃這個的吧?要不要給她帶幾個去?最後她還是否定了,現在那糯米糍放在冰箱里,冷冰冰的,如果給她後她忍不住吃了,因此鬧肚子就不好了,並不是每個人的胃都像劉一般強大的.

不如明天中午約她到家里來吃飯吧?到時把那些糯米糍蒸熱了就沒有妨礙了.

當劉沁從車棚出來的時候,遇到了夜殤,劉沁一如既往的和他打了個招呼,而他臉色也是如常,並沒有什麼異樣和不自然的地方.

夜殤有如此的表現,如果不是他隱藏得太深,就是心胸很是豁達!不過劉沁猜想,後者的可能性更大.看來這夜殤心性還可以的,沒有過分的孤傲與清高.年紀,卻能如此.日後肯定會有大造化的.

劉沁走進教室的時候,班上的同學都來了一大半了,劉沁座位前後左右的同學都到齊了.她放好書包後,和時安安聊起了幾句,鈴聲響了,自然就止住了話題.

景翰初中部的課程是這麼安排的,早晚各一節晚讀,語文,英語,政治輪流.早上四節課下午三節課,晚上有兩節自習,各上一個時一節.在走廊外擺了一套桌椅,每節自習課都有老師坐鎮,如果同學們遇上一些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都可以趁自習課去向老師請教.

第一節自習課時,劉沁拿出周五發的那張數學周測的卷子,這卷子她已經做了一遍了,只不過還有幾道題她沒有百分百正確的把握.她想再思考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如果找不到的話,呆會到走廊那請教一下老朱也好.

想起周六晚上,李格到她家過夜,看到她數學的周測時那驚訝的樣子.那時她才知道,原來周測是景翰特有的定律,別的學校都沒有的呢.也是,這周測的卷子都是給景翰內部專用的,禁止外傳的,外面的學校哪有這個資本啊?而且試卷的內容比全省統一的期考卷難度還要大點.

李格花了兩個時,絞盡腦汁.才做了幾道題.最後和劉沁一對答案,居然還錯了兩道題!她算是完全領教了這試卷的難度了,真是一張卷子就讓她心有余悸了.題目陷阱多,運動的定理定義也多,基礎不紮實的人,真難做得出來啊.想來,她也算得上是他們班上前五的好手了,花了兩個時才做對了三道題.唉,這難道就是市重點和縣重點的差別?

劉沁站起來的時候,發現夜殤也同時站了起來.劉沁淚:"能不能別這麼有猿糞?"但她也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此時總不能讓她又坐回去吧?她的動作,估計旁邊的人都看到了,如果因為夜殤,她就縮回去,還不知道別人會怎麼看她呢?

兩人齊齊來到教室門口,兩人對視了幾秒,夜殤就停住了,分明是讓劉沁先走出去.劉沁也不客氣,率先走了出去.

坐在教室前兩排的同學,都注意到了這幕,八卦點的同學.紛紛眼里冒光地看著他倆,希望看出點JQ的味道來.

劉沁才不去管他們腦子里怎麼YY呢,腦子和嘴都長在人家身上,別人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老朱兩分鍾前剛給一個同學講解完一道題,此刻正閑著呢,看到劉沁和夜殤同時出現,立馬來精神了.他倒要看看啥題目居然讓班上的兩在數學高手都搞不定了,想必這也是大多數同學的盲點了吧?

老牛對劉沁夜殤幾人真是滿意得不得了,兩人每門成績都排在前五呀,算得上是自己班上的主力軍了.所以對待這些尖子生,他可是和顏悅色得很哪,他們的要求也是盡量地滿足,用盡了一切資源來幫助他們,給他們增加便利.他如今可指望他倆能在期考時奪得年級第一,那麼不止自己臉上有光,那獎金就有著落了.

九點四十,總算下課了,劉沁收拾好書本,拿了鑰匙就到初一(1)班找劉了.然後兩人一起來到車棚.現在劉沁晚上可不敢一個人騎車回去了,盡管T市的治安還算可以,但因為將近年關,偷摸,打家劫舍的事還是時有發生的.還是兩人同行比較安全,心點准沒錯.

回到家的時候,發現太叔公太叔婆都睡了.劉沁趕緊讓劉放低點的聲音,省得吵醒了他們.但當劉沁他們在吃宵夜的時候,太叔公還是披了件外套出來了.

劉沁停下筷子,問道:"太叔公,我們吵醒你了?"她知道.老人一向淺眠.

"沒有的事,我和你太叔婆也是剛睡下."當看到兩人面前的一大碗河粉時,他皺了皺眉頭:"這麼晚了,你們還吃宵夜?"

"肚子有點餓,呵呵."劉沁也明白,睡前吃宵夜對身體不太好,但沒辦法,學習消耗大,餓著肚子也不舒服呀.

"嗯,自己注意一下進食的量就行了."完他就准備回房間了"吃完休息一會就趕緊睡."

"知道了."

劉沁兩兄妹對視了一眼,然後兩人俱是埋頭吃了起來,不再交談.吃完後,劉沁讓劉把套在大碗里的白色塑料袋拿去垃圾桶里扔掉,而自己則把剛才用的大碗拿去沖沖就行了,真是懶人有懶計呀.

在客廳里的動作聲響會影響到太叔公兩老,刷了牙洗了臉,劉沁和劉就各自回房了.

劉沁先把窗簾拉上,換了套舒適的睡衣,然後就把自己塞進被子里去了.從床頭櫃最右邊那抽了一本最後看的書,翻開,把挾著的書簽拿了出來,接著看下去.

暗道:這些穴位還真是既多且雜.對她來倒是不難記,但具體的空位在人體的哪個部位,她卻是經常弄不准的.而且這針灸也太玄乎了點,針到病除,自然是最高境界,但萬一紮錯了,如果紮錯的穴位是無關緊要的還好,要是紮到身體重穴,那麼這個人不死也傷啊.想到這,劉沁生生打了個寒戰,看來.她還得再認真點努力點,需要為病人的生命負責.

看了幾個節,鬧鍾就響了.十點半了,劉沁果斷地合上書,准時睡覺.女人最好是在11點前就沉睡,因為11點到3點是美容覺和護肝覺.養顏美容,其實很簡單,保證充足的睡眠和適當的運動就好,比什麼昂貴的護膚品都有效.

第二天中午,劉沁載著時安安來到家里.上了樓,她緊張又好奇地打量劉沁的家.這還是她第一次到同學家做客呢,這還是她昨晚努力爭取的結果.昨晚她一提出中午要到同學家做客,她媽咪就反對了,什麼都不肯答應.還是她爹地比較開明,問明了況後,就准了.

昨晚太叔婆就了,她明天做飯,中午讓她和大哥直接回家吃飯就好.劉沁看太叔婆一臉堅定,知道她是不會改變主意的,做幾個菜的活還算輕省,不會累著她的,劉沁也就不再勸阻了.

她們到家那會,剛好能吃飯,時間掐得很准啊.

每逢有女生在場,劉總會收斂一下,偽裝成一副斯文的樣子,這次因為時安安也不例外.就是看到他最愛的糯米糍放在面前,也能忍住他的狼性,無比紳士地奉行女士優先的風度.

這般做作的行為,自然惹得劉沁和太叔公兩老莞爾不已,但幾人也算給他面子,沒有當面拆他的台.

時安安看著眾人忍笑的表,有點不明所以,忙低聲詢問劉沁,是不是她哪里不妥當了?

劉沁安撫道,這不是她的問題,她一切都挺好.沒有不妥當的地方.

聽了這話,她才放下了心,咬了一口碗里的糍粑,香濃可口的餡就露了出來.連吃了兩個後,她還想進攻第三個,但被劉沁阻止了.她和時安安一起去食堂吃過飯,自然知道時安安的飯量挺的,兩個糯米糍已經是她的極限了,再吃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時安安摸了摸已經有八九分飽的胃,嘟了嘟嘴,不甘心地放下筷子.

吃了飯後,劉沁給她拿了個一次性的牙刷,讓她刷牙洗臉後,就把她領進自己的房間休息去了.

中途太叔公把劉沁叫進了他們的房間,告訴了劉沁一個消息,讓她自己再去確認一下.

劉沁回到房里,看到側躺在她床上的時安安,皺著眉頭.太叔公的話,不可能這麼無根無據的,肯定是她的身體確實出了毛病,他才會有那個論斷的.

她臉上的確長了兩顆新的豆豆,而且臉色也似乎很蒼白.其實她的膚色偏白,如果不是唇色不對的話,根本就看不出來.

三更了,這個月有點拖,而且有點粗糙,明年,我會努力寫好點的,更精練更傳神更有吸引力,謝謝親們在2010年的支持,也請親們繼續支持下去.

下面推薦一本書:

書名:《萌虎謀夫》

作者:緋玖

書號

一句話簡介:周扒皮,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貓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