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外出住
第71章 外出住



薯:氣味味甘,平,無毒.補虛乏,益氣力,健脾胃,強腎陰.

主治心腹虛脹.手足厥逆,不思飲食,痰風喘急,脾胃虛弱,腫毒初起,手足凍瘡.

劉沁吃完一碗,想到本草綱目中的記錄,暗歎道:真是個好東西呀.

這薯含有豐富的營養物質,特別是它含有一種具有特殊功能的粘蛋白,不但能維持人體心血管壁的彈性,阻止動脈硬化發生,使皮下脂肪減少,防止肝腎中結締組織萎縮,預防膠原病發生,而且對呼吸道,消化道,關節腔和漿膜腔也有很好的潤滑作用.

它含有較多的澱粉和纖維素,人食入後,能在腸內大量吸收水分,增加糞便體積,不僅能夠預防便秘,減少腸癌的發生,還有助于防止血液中膽固醇的形成.預防冠心病發生.

薯是公認的價廉味美的健身長壽食品!

來去,還是五谷雜糧養人哪,藥補不如食補,的就是這個理.難怪太叔公兩夫婦都一把年紀了,身體還如此健朗.

看到劉煦打算盛第三碗時,太叔婆就阻止了他,生怕他積了食.這薯雖是個好東西,但這東西吃多了會在胃內產酸,引起肚脹,燒心等症狀的.

劉煦雖然不甘願,但還是聽話地放下了碗.

劉沁在一旁感歎,這孩子就是對甜食沒有抵抗力啊.

"太叔公,最近的病人每天都那麼多麼?"劉沁想起今天早上來看病的人幾乎從里面排到院子外面了,那長長的隊伍讓她至今還心有余悸.

太叔公瞥了她一眼,只"嗯"了一下.

"最近不知道怎麼回事,挺多外鄉的人來看病的."太叔婆笑著解釋道.

太叔公還是一向地惜字如金啊,還是太叔婆人好!聽了解釋,劉沁總算明白了怎麼回事了,難怪今天大半的人看起來都挺面生的,而且的客家話都不太純正.估計是太叔公妙手回春的名聲傳了出去吧,

太叔公的醫術確實了得,往往幾副藥下去,病就好了,完全根治.即使很難纏的病,也不過多喝幾個療程的藥而已.

病人最想要的是什麼?不是金銀財寶,而是一個健康的體魄!人一有點病痛,就覺得日子難捱極了.許多病進了醫院只能用藥物吊著,需要長期服藥.直到老死.即使有些病痛,也是天天與藥為伍,想想就讓人不痛快!

這半年多來,太叔公幫那些病人根除了他們的病症,怎麼不令他們感激非常?如此這般,謝神醫醫術了得,猶如

華佗在世,扁鵲重生的名聲就傳到了外邊.于是來謝家村求醫的人自然也以倍數增長了.

"太叔婆,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啊,太叔公身體會吃不消的."劉沁這話的時候,一直在偷偷地注意太叔公的神色,一有不對勁,她就打住.

聽了這話,太叔婆也歎了口氣,道:"我們何嘗不知道?只不過人家來看病,總不能把他們拒之門外吧?"

哎,真是人怕出名豬怕壯啊.以前挺好的,每天幾個病人,不多.既能打發時間,也能幫助別人,老頭子還挺樂在其中的.

現在啊,病人多了.某些人也貪圖便利,連感冒發燒的,都跑來這看病,都不願到藥店或診所打針了.老頭子從早上就開始忙,腳不踮地的,有時還錯過了午飯.你,這都一大把年紀了,哪還禁得起這般折騰啊?

叨叨絮絮的,太叔婆像倒豆子一樣,把近來的不滿向劉沁一一道來.

太叔公等她發泄夠了,才出聲,"老太婆,完了?這況哪有你的那麼誇張呀."

他臉上隱隱的笑意卻瞞不過劉沁,特別是他的眼睛,暖暖的,帶著點點笑意,全然不見平日里的平靜淡然.

"是誰昨天在房里累得直不起腰來著?"太叔婆直接拆他的台.

聽了這話,太叔公咳了咳,心想,這老太婆也真是的,在孩子們面前也不給他留個面子.

太叔公竟然被太叔婆嗆得不出話來,這況難得哦,劉沁忍住笑意,建議道:"太叔婆,要不您和太叔公隨我到市里住幾天?躲躲清靜也好啊."

太叔婆聽了這建議,猶豫地問道:"這個,方便嗎?"出去躲幾天也好,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怎麼會不方便呢?"劉沁趕緊表態,順便把住房況介紹了一下:"我們在T市的房子是三室一廳的.我和哥哥各住了一間.還有一間收拾成客房,偶爾我爸媽上去的時候就住在那,現在恐怕你們得委屈一下了."

太叔婆罷罷手,表示他們不在意這個.她倒是挺想出去的,于是把眼光投向太叔公,詢問他的意見.

劉沁看到太叔公有點意動了,加緊勸道:"太叔公,我們住的地方離西臨山很近,你們早上或傍晚都可以去爬爬山什麼的."

聽了劉沁的介紹,太叔公也明顯心動了.他本來還擔心去住幾天,就困在一個房子里了呢.雖然他倆沒在市里住過,但也聽過市里的人都愛窩在家里,不到外邊活動的.

如今聽到還能到西臨山上轉轉,他就覺得此趟非常值得一走.西臨山遠近馳名,乃國家八大名山之一,一直沒有機會去瀏覽一下.如今有了機會,當然不能錯過,趁著現在還能動的時候,多去走走,多去看看吧,以後這種機會恐怕少了.

最後,太叔公拍板決定:"那就去住幾天吧."

劉沁聽了,也是高興非常.邀請太叔公兩人到市里住固然有她的私心,希望有更多時間向太叔公請教一些醫學上的問題,特別是針灸方面的,她急需一個經驗豐富的老師指導她,而不是讓她像獨自瞎摸索.但她也希望兩老不必如此忙碌,能好好享受天倫之樂.

"姐姐,我也要去!"劉煦抗議道,他是真的想和哥哥姐姐住在一起,最好能像以前一樣一起上學一起放學.

"煦,乖,等你放假了.就可以去了."劉沁安撫道.

劉煦明白,他星期一還得上學,不可能跟去的.但明白歸明白,他還是覺得很郁悶,于是兀自一個人坐在一邊生悶氣去了.他不管,他就是要生氣!一個人上學,實在是很無聊的.

劉沁知道他在使性子,也不去管他.只道:"太叔婆,黑白一家,就托給鄰居照料幾天吧?"

太叔婆想了想,沒什麼不好的,就點頭答應了.

自從太叔公開始給人治病後,村子里有些個精明的人就在太叔公的院子旁邊也建了房子.這年頭,有個會醫術的人住在隔壁,心也安了許多呀.太叔婆兩人性格本來就不錯,雖不刻意與人為善.但鄰居也樂意結交他們,所以,鄰里關系還是不錯的.

當他們知道太叔公兩人要去外出幾天,托他們照看一下家門和狗時,都樂呵呵地應了下來.

第二天,眾人睡過午覺後,吃了點東西,略填下肚子就出發了.早點出發,早做准備,到時就不必那麼匆忙了.

當三人提著一堆東西走進家門時,驚呆了在客廳看電視的劉.

看到劉在家,劉沁也很驚訝,但她馬上就回過神來了,"哥,傻傻地站在那做什麼,趕緊叫人啊."

"太叔公好,太叔婆好."他動了動嘴,囁嚅道.好在他剛才沒有大喊出那句"你們怎麼來了?"

劉沁把從家里帶的東西放在客廳的桌子上後,就領著太叔公兩人來到客房,"太叔婆,櫃子里有兩床乾淨的被子,呆會我給你們整理好床鋪吧."

兩人把房間打量了一遍.一進房間,就看到一個三開的實木櫃子,和它並排著的地方擺了張書桌,靠窗;床擺在門口的右邊.整個房間的裝飾很簡單大方,最重要的是窗簾用的是棕黃色的印花的麻棉布,遮光效果很好.

劉沁看兩人沒有什麼不滿的神色,心就放下來了,讓他們隨意後,劉沁就退出了房間.

一出來就看到劉在番找她放在桌面上的那堆東西,劉沁搖搖頭,這家伙,就光惦記著吃的了.

"吃的東西在黃色的那個包里."劉沁提示道,她怕劉把那堆東西番得亂七八糟的,一會整理起來就難了.

得了提示,劉很快就找到了目標,打開一看,驚呼:"哇,是糯米糍,我的最愛!"完也不管手干不乾淨,拿起一個就吃了起來.

劉沁看他居然這麼性急,趕緊勸道:"哥,這都冷了,蒸一蒸再吃吧?"

"不.不用嗑嗑巴巴地完這句話,手上的糯米糍也解決了一大半.

太公叔太叔婆兩人一出來就看到劉那副貪吃鬼的樣子,都笑了.

劉沁掩面,她真覺得自己大哥沒救了,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劉沁自我催眠道:"不認識他,不認識他."她懶得擔心他了,反正他那胃就是鐵胃,完全不用擔心吃了生冷的東西,他會鬧肚子!

第一更,後面還有兩更.求票,大家的推薦票,給我投一投吧,粉票,如果還有,也投給我吧,要不,就過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