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蛇酒與風濕
第69章 蛇酒與風濕



前幾次,王博到劉沁家蹭飯時.無意中吃到了她家醃制的木瓜片時,就愛上了這個味道,清脆可口,酸中帶辣,鹽度適中!這丫的,連吃帶拿的,就搞掂了大半壇子!上個星期那丫的又厚著臉皮來蹭吃的,可惜那壇子醃木瓜已經沒有了,就剩下個洗得干乾淨淨的空壇子.

為此,劉沁還被他滿含怨懟的眼神糾纏了一個下午.後來劉沁被盯得受不了了,答應他,等回家的時候再給他帶半壇來.他那怨婦臉才肯消失!

開飯的時候,看到劉不在,盡管得知劉是留在T市忙正經事,但全家都還是有點的失落,畢竟人的內心里都是渴望團圓的.自打家里的兩個孩子到市里上了初中後,一家人圍在一起吃飯的機會就很少了.

吾家有兒初長成啊,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當父母的才知道了.不過他們也明白,孩子長大了,都要出去曆練打拼的.離開家是遲早的事,現在讓孩子多多鍛煉一下也好,省得以後出到社會上吃悶虧.

想開了,看著現在承歡膝下的兩個孩子,乾淨齊整的模樣就是和山里娃不一樣啊,將來必然也會比周圍的孩子有出息!這種滿足自豪讓劉爸很愉快,懷著對未來美好的憧憬,他讓劉媽給他倒上半碗酒.然後又讓劉媽給劉奶奶倒上半碗.

劉沁很開心,實話,她是個比較戀家的人,在外面呆的時間不能太長,一長的話就讓她覺得煩悶.比起外面的繁華,她其實更願意呆在家里,靠坐在舒適的布藝沙發上,沖上一壺茶,拿上一本書,聽著舒緩輕快的音樂,任夕陽的余輝照向落地窗,灑進客廳.這般休閑慵懶的生活就是她的最愛!

可惜不行,現在還沒到享受的時候.不少人過,在九十年代,當真是個黃金時代,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無論做什麼買賣都賺錢!她要趁現在還沒進入21世紀,多撈點錢!

現在劉爸管著一大片山林,還有一座養殖場.平時已經很少喝酒了.而且前陣子煩著貴妃雞的事,根本就沒有心喝!今天難得全家這麼高興,讓他肚子里的酒蟲也被鬧醒了.

劉媽給他倒上酒後,他剛端起瓷碗,就笑道:"哈,這酒夠味,剛一照面,就酒香撲鼻啊."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後,就痛飲了一大口.

"怎麼樣?"劉媽好奇地問道.

"奶奶,好喝不?"坐在劉奶奶旁邊的劉煦也是好奇地問.奶奶和爸爸的表好陶醉啊,仿佛在喝什麼仙露瓊漿一樣.

"略帶芳香,甜美可口!"劉爸笑著,露出有點黃色光澤的牙齒,對劉媽道:"要不,你試試?"

"這是給你喝的,也沒多少,我就不試了."劉媽搖搖頭拒絕了.

這蛇酒是太叔公送的,據已經泡了幾年了,若不是看在劉奶奶和劉沁的份上,估計也舍不得送人.雖然她是很想試試.但這酒本來就不多,每晚當家的和孩子他祖母一人喝點.已經所剩不多了.

劉爸早年的時候不知道愛惜身體,留下了風濕的毛病,雖然不太嚴重,但天氣一變化,雙腿就受罪.前陣子他老毛病又犯了,當時劉沁也不在家,他就去找太叔公看看.太叔公診斷後,也不給他開什麼中藥,只讓他拎了半壇的蛇酒回來,約有一斤左右吧.

"爸,這蛇酒真有效果啊?"劉沁以前就聽過,蛇酒對祛濕搜風,滋補強壯,治療跌打損傷有特殊的療效,以前一直也不太相信,但如今太叔公卻讓她老爸服用蛇酒來治療風濕,就由不得她不信了.

"有,你別,還真有效果咧!"劉爸拍了拍大腿,大大地給予了肯定,自從喝了這個酒後,他的風濕病就沒犯過.只要每天喝上兩三口,強過吃什麼西藥,打什麼消炎針!

聽到劉爸如此推崇這蛇酒,劉沁想起了以前認識的一個朋友的朋友,那家伙可牛著咧.家里年年都泡上幾壇子蛇酒,從沒斷過!他和他老婆每天都喝上一點,不多.男的倒看不出有啥變化,只覺得身體強壯,沒病沒痛的而已,甚少去醫院診所看病.

而他老婆嘛.效果就明顯了,整張臉白里透的,皮膚細嫩得很,三十好幾的歲數看起來就像十七八歲一般.認識他的朋友都喊他老婆妖孽!據有一陣子,他家的蛇酒斷貨了,那半年里,他老婆的皮膚可差了,黃褐斑,皺紋長了一臉都是.但後來經過蛇酒的調養,才漸漸地恢複過來.可見這蛇酒確實是有效果的!

"家里的蛇酒快完了吧?也不知道八月份咱們家泡的那壇,啥時候能喝?"劉爸歎了口氣道.

自從領教了蛇酒的妙處後,劉爸就心癢癢了,一直惦記著要去買幾條蛇回來泡蛇酒.

暑假的時候,村里有個十七八的青年,抓住了一條大約七八兩的山萬蛇,本打算拿到縣里去賣的,但被劉爸瞧見後,就以三十塊的高價買了下來.這麼大的野生山萬蛇,真是可遇不可求,劉爸沒遇上就算了,如今遇上了,肯定是不會錯過的.

劉爸聽從太叔公的建議,事先在酒里加入一些當歸,黨參,枸杞,杜仲等中藥後再把那條蛇生泡在酒里.那酒瓶是透明的.方便觀察這蛇的死活.

"爸,這蛇酒沒那麼快吧?至少也要一兩年才能喝呢,要不,蛇本身的毒素沒有被完全化解.人喝了會中毒的."劉沁趕緊勸道,八月份到現在,才兩三個月,早著呢.

"哎,我知道,我只是感歎一下!"劉爸也發現是自己心急了,訕訕地道,然後又低頭喝了口酒掩飾一下.

"姐.這是你最愛吃的魚香茄子,給你!"劉煦挺會察顏觀色的,一瞧這氣氛不對,趕緊插話.

"臭子,就只記得你姐愛吃魚香茄子啊?"劉媽見狀,假裝吃醋地道.

"老媽,哪,這是你愛吃的魚頭,這回我不和你搶哦!"劉煦趕忙把放在自己面前的魚頭挾給了斜對面的劉媽.希望一只魚頭能堵住她的嘴,讓她別再嘮叨了吧.真搞不懂這些大媽級的人,連這麼點東西都愛計較,真讓人受不了!想著,還裝模作樣地搖了搖頭.

看到他那搞怪的模樣,劉媽嗔道:"這子,越來越調皮了,也不知道跟誰學的!"

"哪,奶奶,回鍋肉,你的最愛!"在劉奶奶開口前,劉煦已經把一塊香氣四溢的金黃色的肉片挾到了她的碗里.

照顧完桌面上的女性後,劉煦後知後覺地發現,老爸看他的目光不太對勁啊.空氣中還散發著一股酸味!

頓時,他哀嚎:"老爸,你不會也要我幫你挾菜吧?"他這是招誰惹誰了,他一開始只想幫姐姐挾挾菜而已,怎麼會輪落到如此地步呢?

看到劉爸不話地瞪著他,沒轍,誰讓他還呢,隨手挾了塊肥肉,施舍般地放進劉爸碗里,道:"老爸,這是你最愛吃的肥豬肉,保證沒有一丁點瘦肉!"

劉爸看著幾人都津津有味地吃著碗里的菜,而他卻只得了兒子隨手挾的肥豬肉.暗歎,這兒子靠不住啊,這麼,心眼兒就偏得厲害了.等大了,還了得?

"這兩塊魚肉是我挾給你的,快吃!"劉沁知道劉煦這家伙有點兒挑食,不怎麼喜歡吃魚,嫌魚帶了腥味.除了她煮的魚之外,別人做的魚肉,他一向是懶得碰的.

炒豬肉和雞肉都只吃蔥蒜芹菜香菇之類的配菜,肉類很少碰.這孩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呢,怎麼能不多吃點魚?

劉煦聞到碗里的魚明顯散發出的魚腥味,滿臉嫌棄和厭惡地看著碗里的兩塊魚,天啊,一塊都讓人覺得受不了.姐姐居然還給他挾了兩塊,真是太讓人郁悶了!他剛想把魚挾起來孝敬劉媽.

"自己吃,不准挾給別人!"劉沁一眼就看穿了他心中的九九,他挾著魚塊的手抖了抖,臉馬上跨了下來.

"姐?"劉煦可憐兮兮地看著劉沁,討饒道.

"裝可憐沒用,快吃!"劉沁不為所動.

劉煦把求救的目光投向劉媽,劉奶奶,劉爸,但這幾個人對劉煦的苦瓜臉視而不見,埋頭苦吃.

他們幾人都拿劉煦的挑食沒轍,正好他姐姐回來治治他這個毛病,幾個樂意著呢,哪會阻止?

發現他們完全不上當,劉煦只好苦著臉,忍著那刺鼻的腥味,把那兩塊魚吃了下去.

吃了飯,洗了澡,全家人窩在沙視,而劉奶奶就進房里睡覺去了.

在飯桌上,劉爸就委婉地勸過劉奶奶了,一大把年紀了,就該享享福,別老惦記著老2家那干不完的活計.萬一不心磕著碰著了,只是累得全家擔心而已.

但劉奶奶也只是含糊地應了,劉爸也看出來了,估計是勸不住她了.罷了罷了,讓她去吧,回頭和老2提提,讓他家婆娘多干點活吧.別把那些重活全推給這個老媽子,自己盡挑輕省的來做了.

"店里的生意還好吧?"劉爸坐在沙發上,隨意地問著.

"還好吧,老爸,過幾天你去結下帳,順便去進一批貨."劉沁啃著蘋果,想了想店里的況,答道.

自從家里底子殷實後,家里的水果就沒短缺過了.劉媽對孩子還算大方,吃的穿的,都舍不得虧待家里的娃.每次上街都會買上幾斤水果放在家里給孩子解饞.不過對待外人,她還是一如既往,沒變得有多大方.這些水果還是從組合櫃里挖出來的呢,表皮都有點皺了,可見劉媽藏得夠久了.

劉沁本人不太愛吃蘋果,覺得太酸了,特別是這種留得久了的蘋果,有一股子的酒精味,濃濃的,不太好聞.但她素來了解劉**個性,除非有非常要好的朋友.要不,就是留得發黴了,她也舍不得拿出去給外人吃的.

劉沁摸了摸洗澡後略顯干燥的皮膚,決定還是全家一起消滅掉這幾個蘋果吧,一切都是為了讓皮膚更加水嫩動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