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又是周末
第68章 又是周末



關林自從認出了劉沁兩兄妹,就開始時不時地留意他們.讓他料想不到的是,她哥哥的身體素質不錯,無論從體能,暴發力還是耐力哪個方面來,在一群運動員中都是比較領先的,特別是耐力!這樣的人非常有潛力成為一名合格軍人.就不知道他的品性如何了?這還有待觀察,自己還有挺多時間的,不必急于一時.

之後集隊,聽學校領導在台上做總結講話,然後公布了高中部和初中部的前五名,並為其頒發發了獎品後,這界的田徑運動會就算結束了.

有人高興,有人失落,但也有人對這結果渾然不在意.更有甚者,學校里的一些極品書呆子,把整個運動會都拿來複習了,從第一項比賽開始到最後一項比賽結束都沒有在運動場上露過面!

閉幕式結束的時間是四點半,學校難得提前半時放學,接下來就是周末了.運動場上發生的事都已經成為曆史,是過去式!而現在不少人在心里盤算著如何度過這個即將到來的周末了.

劉沁忙把周末要用到的書和卷子都塞到了書包里,就讓劉載自己去趕最後那兩趟的班車了.

上車後,劉沁找了個倒數第二排的靠窗的座位,坐下後,她把背著的書包解了下來,放在了胸前抱著.劉沁看著窗外往後面飛去的景色.突然想到什麼,轉過頭來,發現坐在旁邊的並不是自家大哥.這才想起了,這個周末她是一個人回家的.

如今她這大哥啊,比她還要忙.每個周末的早上要到星河武術廳去報道,學習一些拳擊或跆拳道.下午還要去西臨山莊那幫下忙,晚上就在家里寫作業,如今連電視也很少看了.為了鍛煉身體,他現在早上也不騎自行車去學校了,直接跑步去跑步回.事比她還多,她也只能從晚上擠出點時間來指導一下他的功課了.

劉煦坐在賣部外面的長凳上,每輛中巴一旦在路口停下,他就緊緊盯著.可惜在將近一個時里,有兩輛中巴過去了,但仍看到自家姐姐從車上下來.

突然,又有一輛中巴停在了路口,劉煦突然覺得很振奮,心怦怦跳,他有預感,姐姐一定是從這輛車上下來的.

當真正看到劉沁背著大書包走下車時,他的眼睛一亮.接著就向劉沁那方向沖了過去.

劉沁眼疾手快的反手抱住他,又稍微退了兩步,這才緩住了那沖勁,"你怎麼在這?"

"老媽叫我來打醬油呢."劉煦調皮地把手里拎著的玻璃瓶舉了起來,示意他沒有假話.

劉沁看著比她矮兩個頭的弟弟仰起了脖子,露出尖尖的虎牙,那可愛的模樣讓她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臉,"好吧,信你了,咱們回家吧."著就把他手上的醬油瓶給接了過來.

劉煦馬上就松手了,拎了有一段時間了,他的手正酸著呢.

"最近學習怎麼樣?段考考了多少分?不會不及格吧?"劉沁拉著他的手,往家里走去,順便問問他的學習況.

"姐姐,學習你就不用擔心啦,段考我考了雙百啦."姐姐也真是太看不起他了,這麼簡單的課程,居然還會懷疑他不及格.

聽到弟弟的抗議,看到他一臉不屑提的模樣,劉沁忍著笑,從善如流,換了個話題:"那最近有什麼高興的事麼?"

劉煦歪著腦袋想了想,沒想到什麼高興的事,于是搖了搖頭:"最近發生的事沒什麼可高興的!"

自從家里的經濟條件變好後,劉家的幾個孩子變化也挺大的,不管是從吃的穿的物質方面,還是從精神面貌方面.現在劉煦看起來,就和農村里的娃很不一樣.從頭到腳,都是干乾淨淨,清清爽爽的,嘴又甜,讓旁人覺得可愛又賞心悅目,並且樂于親近.

"那有沒有什麼煩惱的事?"劉沁繼續逗他.一路上,遇到熟人都先行打招呼;"三叔公好."

"回來啦?"那老人眯了眯眼,認清了人後,才回上一句話.

"是呀."劉沁笑答道.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趕緊家去吧."完就踱著步子往村口走去了.

瞅著三叔公走遠後,劉煦才抓了抓頭,"煩惱的哦?還真有!"

六點半左右,路上還是挺多人的.

又向一個熟人問好了後,才抽空問了問弟弟:"哦,那你,啥煩惱?"一個屁孩,知道啥是煩惱?

村民們一看這兩娃是劉富足家的,又那麼有禮貌,都給足面子,釋放出善意,笑呵呵地問上一兩句話才錯身而過.

"哎呀,就是我們班那個陳美啦,成天纏著我問習題,那麼簡單都不會,我都被她煩死了!"劉煦一想起那個長頭發的女孩,就一臉不耐煩,這人也太笨了點.

"哦,那你多教兩遍,不就行了?"劉沁覺得弟弟這耐性需要磨一磨了.

"可問題是,我都教了不止兩遍了,四遍五遍都有了!"

"那你..."

從村口到家門,劉沁倆人都沒有房間加快腳程,所以走這段路就花了近五分鍾.不過劉沁覺得這樣挺好的,聽聽自家弟生活上的煩惱,看著他苦惱不已的模樣,感覺還挺不錯的.

剛打開鐵門,就看到劉媽從廚房沖了出來,只了句:"回來了?"就一把搶過劉沁手里的醬油,飛奔回去,擰開蓋子,倒了一湯匙到鍋里.

讓鍋里的菜繼續燜著,劉媽這才抽空走出廚房,看到站在劉沁旁邊的劉煦,叉起腰,數落道:"讓你去打一斤醬油,你居然去了近一個時!你這是去北京打回來的呀?"

劉煦往劉沁背後縮了縮,調皮地吐了吐舌頭.

劉沁護著他,問道:"媽,奶奶和爸爸呢?"

聽到劉沁提起劉奶奶,劉媽沒好氣地:"你奶奶還在你叔叔家呢!你爸去了山上,估摸著現在應該快回到了吧?"劉媽看了看暗下來的天色,不是很肯定.

"媽,那你煮菜,我和弟弟去接奶奶."放好了書包,劉沁合了個眼色,示意劉煦跟她一道走.

奶奶吃住都在自己家,最近卻老跑叔叔家,幫他帶孩子,估計老媽又不爽了吧?最近在電話里聽老爸提了提,老媽火氣大太,叫她回來的時候去弄點藥草回來給她降降火.

"兩人都不許去!接啥接呀,有手有腳的,就那麼幾步路,又不遠!"劉媽一聽女兒的話,就急了,這老婆子也真是的!在自己家連地都不掃的主,到了叔家,干活干到樂不思蜀了!現在居然還勞駕家里的兩個孩子去接,面子擺得真大!

"難得回來一趟,我出去走走."劉沁趕緊找了別的借口.

看到女兒和兒子就要踏出大門了,她猛地想起一件事,急呼道:"沁,你回來,剛才王博給你打了個電話,讓你到家就回他."

"知道了,晚點我會回他的!"劉沁頭也不回地道,撇撇嘴,暗想這王博打電話給她,除了提醒她那事外,估計也沒啥正經的事了.

又修了下,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