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再次合作
第61章 再次合作



約定了五天後雙方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妙沐雨心很好地向劉沁伸出橄欖枝,邀請她成為帆坦蒂公司的設計師.

不過被劉沁拒絕了,他也不以為意.

劉沁和劉走出酒店時,後面有幾個人也從酒店走出.

其中一個穿著時髦的女子撫了撫她的大*浪卷發,嫵媚的大眼里滿是輕蔑和不滿,豔的嘴唇抱怨道:"什麼破酒店嘛?還五星級呢,招牌菜還比不上H市的私房菜正宗!"

劉沁側過身一看,這女子,估計也才20歲左右吧?怎麼打扮得那麼成熟?

旁邊一個二十出頭的男子,臘黃的皮膚,彎下腰,諂媚地討好道:"大姐,這城市就是城市,上不得台面啦."

那位大姐似乎滿意了,對他笑了一笑.

兩波人擦肩而過,劉沁也沒在意.本以為只有一面之緣的人,哪知道後來卻來,緣分真是一個奇怪的東西呀.

此時的她只注意到那女子的"私房菜".對啊,就是私房菜!既然貴妃雞蛋沒法這些星級酒店銷售,何不內銷?開個私房菜館,以貴妃雞為招牌菜,肯定能火.如今正是秋冬之季,正是養生之季,如果配以一些強身滋補的藥膳出售,豈不是更妙?

劉沁盤算著,五天後她就有四十萬進帳了,加上之前的十來萬存款,自己的資本就有五十萬了.這筆錢對別人來是筆巨額財富了,但對她來,要開個店,這是遠遠不夠的.如果是在西臨山下買個地,再建幢兩三層的樓房,是綽綽有余了.這些花費頂天了,也就是二十萬.

不過就她所知,私房菜館最好是設在一些隱秘幽靜的地方,最好是在西臨山莊內.那里環境非常好,背靠大山,樹木蔥蔥郁郁,還有甘甜可口的山泉,里面還有一個占地廣闊的湖,四周的風景可謂是T市一絕了.

可是,她知道自己的能耐,別開私房菜館了,就是在里面弄塊地都難.西臨山莊是屬于公家的,在北邊還有一片地沒開發建設呢.不少人對它是非常感興趣,都想要在里面開個店啥的.可惜它的審核太嚴格了,而且條件模糊,不少人跑上跑下,不知道托了多少關系,還是沒法弄到里面的半分地.

"和王博合作吧!"內心有個聲音不斷地催促她.和王博合作無疑是最好的選擇,且不兩人現在還是合作關系.就王博這人嘛,私生活她不予置評:但工作上的事,一直以來,都沒有虧待過她.而且他的身份和關系網擺在那,好處可是多多的.不能帶來多少有身份的客人了,但絕對能威懾到那些混混之類的人,就是要和衛生局之類的打交道,人家要找碴的話也得掂量掂量啊.

不過她還真怕再出現妙沐雨事件,到時候自己的心血又再次白費的話,她可受不了.

前面帆坦蒂事件,她那麼容易放手,無非是因為自己做皮包設計,只是不想浪費這個賺錢的機會罷了.可以這麼,她一直在吃老本,是抱著一種能賺多少就賺多少的心態來對待的.而自己今生不會走設計這條路,隨著時間的流逝,遲早會被淘汰.

因為不在意,所以對妙沐雨這人的出現,她倒沒有多大的仇恨,不過對他也沒有多大的好感就是了.弱肉強食,本來就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則.

"妹妹,你好厲害!"劉出了酒店後,對劉沁豎起了大拇指.

回想起剛才緊張的場面,妹妹的表現真是出色啊.語犀利,據理力爭,反應迅速.他自問,如果他是妹妹,能否做到她那般呢?恐怕不行吧.不過他馬上又振作起來,自己還需要再努力啊,時間還長呢,他就不信他趕不上妹妹了.

聽到劉的贊美,劉沁才回過神,自嘲道:私房菜的事八字還沒一撇呢,就來擔憂利益問題了,真是杞人憂天.

她笑了笑:"哪有呀,大哥,你的表現也不錯呀,鎮定自若."大哥這次的表現,真不錯,看來以後真的要帶他出來曆練曆練,為他以後創業積累些經驗.

聽了這話,劉苦笑了下,他哪是鎮定自若啊,他只是嚇呆了完全不知道怎麼反應了而已.

"妹妹,你要他們那麼多錢,他們會不會使詐不給你呀?"劉想到四十萬的交易金額,不是數目啊,人家會老實給錢麼?

劉沁聽了劉的話,並沒有笑.實話,別劉長那麼大沒見過這麼大筆的錢,就是她,活了四十年了吧,也沒見過.他的擔心是正常的,不過劉沁倒是挺有自信能順便完成這筆交易.因為他們現在還不敢得罪她,可以這麼,現在帆坦蒂,完全是靠她所設計的產品撐下去的.就算他們要翻臉,也要等他們的公司培養出能挑起大梁的設計師才行.她的作品幾乎都是21世紀後站在時尚前沿大受時尚名媛親睞的,一個設計師要超越,不僅需要天賦和努力,還需要時間!

"哥哥,不會的,你放心吧."劉沁輕快地道.

孰料到,劉聽了她的保證,反而更擔心了.妹妹太天真了,這是劉的想法.劉覺得他應該去學點武術,不僅能強身健體,還能保護家人.他越想,越覺得可行,就和劉沁提了提.

劉沁聽了很訝異,她覺得學武術是件好事,不管什麼原因讓大哥下了這個決心,她都支持.現在T市還是有兩三個地方教武術的,劉沁讓他自己先去看看,挑好了再和她.她想,這學費她墊了,就不要告訴爸媽了.但想到哥哥畢竟是男子漢了,自己這麼一,可能會傷害到他吧.

劉沁決定,等那四十萬到手了,就讓哥哥去銀行開個戶,打兩萬塊錢給他,讓他自由支配,培養一下他的理財和處事能力.哥哥今年也十四了,算是個大人了,很多事都要學著自己拿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