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再次交手
第60章 再次交手



接下來幾天,劉爸都是早出晚歸的.但臉色一天比一天差,眉頭也越皺越緊.

這些人也太不識貨了,居然認為這貴妃雞不如土雞,把價錢一壓再壓!"劉爸打開大門後,氣呼呼地走了起來,連鞋子都沒有換.

"爸,先喝杯水吧."劉沁看著地板上那礙眼的泥腳印,沒什麼,知道劉爸這兩天特別煩躁.

劉爸接過水,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喝完後把杯子往旁邊的桌面上一放,就放松地任身體歪歪斜斜地靠坐在沙發.

"爸,這可怎麼辦呀?"劉想了想,然後像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道:"如果人家給的價錢不太離普,咱就賣了吧?總好過全虧了啊."

"賣個屁,土雞還能賣個六七塊錢呢,那幫不識貨的東西,居然只肯給五塊錢一斤!"劉爸氣憤地道:"照這個價錢賣出去,咱連飼料人工錢都賠進去了!"這麼虧本的生意.他決計不會做的,大不了把那些成年的貴妃雞全送人,這樣親戚朋友還承了自己的呢.

T市的人真是沒眼光啊,劉爸感歎.T市里五星級的酒店只有一家,三星四星的一家都沒有,二星的倒有幾家.一開始他倒是信心十足的,心想在廣州那邊,貴妃雞都成為了酒店的鎮店之寶了.有些個人,有錢還吃不著呢.可見這貴妃雞是有價無市啊.誰成想,他眼巴巴地上門去推銷,人家還當他這雞是哪里來的山寨貨呢,完全不給好價錢!本來以為五星級酒店的人,應該有點兒見識吧,哪知見了人後,他失望透了.

劉爸不知道,接見他的那個人,只是五星級酒店里一個給大廚打打下手的人而已,連二廚都位子都沒撈上,能有多大的本事和眼光?

劉沁原本對貴妃雞的銷售也是挺樂觀的,哪知會遇上這些事?這些天她一得空就在想有什麼辦法能拓開這個市場呢?

看到一雙兒女都沉默不語,劉爸歎了口氣,神有點萎靡,道:"這兩天我想了想,打算把這批貴妃雞運到廣州那邊賣的,但一想到這運費和運輸中掉的肉,算了算,還是虧啊."

"嘟嘟嘟…"電話響了起來.

劉爸離得近.隨手接了起來:"喂?"

里面傳出了劉媽焦急的聲音,隱約傳進了劉沁兄妹的耳朵里,但聽不真切她什麼.只知道語速很快,但劉爸的臉色漸漸變得鐵青.最後以一句"我這就趕回去"結束了通話.

"爸,怎麼了?"劉沁心里感覺不妙,隱隱覺得有什麼事發生了.

劉爸黑著臉,咬著牙道:"家里的貴妃雞不知道發什麼瘋,互相攻擊."

"那沒出現死傷吧?"劉也擔憂地問道.

"死了一只了,所以你媽才急著打電話叫我回去."劉爸的臉色依然不好.

"爸,我聽太叔公過,雞有一種心里疾病,叫啄癖.得了這種病之後,整個雞群都會變得很好斗,一旦有雞被啄傷,整個雞群都會去圍攻,直到把雞啄死."劉沁想起來了,她的組長也曾和他們提到過這個問題.本來貴妃雞是專供歐洲皇室那邊斗雞用的,性子很野又好斗,患啄癖的可能性比土雞大多了.如今把它們全放在山上養殖,本來數量少,倒也相安無事.如今雞群的數量在增大.爭斗也就變得平常了.

聽了劉沁的解釋,兩人俱倒吸了口氣.從生活在農村的兩人,倒還真沒有見過如此凶狠的雞,也沒聽過啄癖這東西.

"你聽太叔公提過?那有沒有什麼解決和治療的辦法?"劉爸趕緊追問,對那位太叔公,他也佩服得緊.自己這從就患上的胃病,在他的幾劑藥下,竟好了許多,現在吃嘛嘛香,渾身舒坦著咧.

"只聽他略提了一下,方法挺簡單的,在給貴妃雞塗傷口的藥水里摻進一些萬金油就成."劉沁道.

"竟然如此簡單?"劉爸反問,得到女兒肯定的點頭後,他就打算先回家了.

其實對這個方法,劉沁心里也沒底,想了想,她補充道:"爸,要是這個方法不管用,你就到謝家村去找太叔公吧."治這病主要是消炎殺菌以及防止其他雞再去啄傷這傷口,應該有草藥能有這兩方面的功效,話薄荷或馬齒莧就不錯.

劉爸買了幾大盒的藥水和萬金油回去,依法給那些貴妃雞塗抹了後.果然沒有再出現傷亡的事件.

此時,時序已進入十月份,南方這邊的天氣也開始漸漸轉涼.T市也真正體現出了秋高氣爽的韻味.自從王博去了省會讀大學後,回T市的次數那是一只巴掌都數得出來啊.好在生意也漸漸上了軌道,全由王雪云一個人管著.

不過妙沐雨果如劉沁所料般,在十月份的時候,已經把一整年的樣版提前用完了,這還是節制的結果.而且帆坦蒂這個皮包品牌也漸漸地深入人心.隱隱有成為一線品牌的趨勢.幾乎每個月,妙沐雨都會發布兩三款新式的皮包,不管是男包或女包.

不過十月份的時候,因為手上沒有樣版了,帆坦蒂就一直拖著沒有開新品發布會.但一些大客戶和擁護者不斷要求帆坦蒂公布新款式,時間拖得越久,他們要承受的壓力就越大.其實可憐見的,並不是妙沐雨公司的設計師們不是發布新的產品,只是他們沒產品可發布啊.

這麼一大群設計師設計出的款式,不是被阿九給否定了,就是過不了妙沐雨那關.天知道他倆人怎麼變得如此挑剔和嚴格了?

妙沐雨坐在辦公室里,皺著眉頭看著十來張設計得異常花俏和耀眼的作品.他火大地一把抓過這些設計圖,三兩下就把它們撕了個稀巴爛!他真養了一幫光領薪水不干活的家伙了,這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作品啊?以為他這公司是制作地攤貨的呢?**,真以為他打響一個品牌容易啊?一個個都不知道愛惜羽毛!

他敢保證,這些鳥作品一旦發布出去,那麼帆坦蒂的金字招牌就黑了.

"妙總,我們得趕緊聯系劉沁了,要不,這月的新品發布會就沒法開了."阿九提醒道,他也焦急啊,這公司從無到有,就像他的孩子一樣.他傾注的心血也不少了.實在不願意看到它就此倒下,可惜的是自己一兩個月才能設計出一份看得過去的圖紙,效率真的有點差.這公司光靠他一個設計師,是支撐不下去的.看來,得送些有潛力的孩子出國深造才行了.

"知道了,這事我自有分寸."妙沐雨嚴肅地,回想起上次談判的景.他明白,這劉沁,絕不是好相與的,看來這次還是得他跑一趟啊.

劉沁接到妙沐雨時,並沒有多意外.在他們這種大人物眼里,要得到自己的電話,是輕而易舉的事吧.聽妙沐雨提到邀約時,她反射性地想到了王博.但後來想想,還是自己去赴約吧,什麼事都想依靠別人,什麼時候才能獨立?況且王博和她只是合作關系,又不是她的誰,憑啥無條件地幫她?而且對手還是他的親人呢.

劉沁很爽快地答應了他的邀請,抬起手腕,看到表上顯示的12:03,還有近兩個時.時間應該夠了,看來她得犧牲午睡的時間了.不過今天是星期三,下午的課有兩節是體育,一節是自習,精神不充足也能應付得過來.

看了看全身的穿著,並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白色的長襯衫,下面搭了條及膝短裙,還穿了條肉色的絲襪,腳上穿的是耐克五號的球鞋,一副很學生的打扮.出門前她眼珠子一轉,把劉也拉上了.是壯膽也好,讓他見見世面也罷.

經過一番唇槍舌劍,雙方都互不相讓,達成了以下的約定:劉沁提供五種不同款式的皮包設計圖紙和樣版,妙沐雨以每件八萬塊的價格收購.

本來妙沐雨提出的條件是,讓劉沁提供二十款圖紙的,並且每份圖紙的價格是三萬塊.

劉沁當然不干啦,她這次可沒那麼傻了,一下子就把所有的圖紙都拿了出來.真以為她設計個款式就像種白菜一樣容易呀,隨便畫兩畫就成?而且他們開出的價格也忒離普了,三萬,虧他們得出口!別以為她窩在這個城市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變化了.帆坦蒂如今的行真是如日中天,每個月的淨盈利都破百萬了吧?前面是因為她家急需要錢,她才賤賣了那批圖紙.如今她家嘛,錢還是缺的,誰會嫌錢多?但也算是有家底了.不必處處受制于人.

現在甚至可以反過來,她握有妙沐雨的把柄!他要是把她得罪狠了,帆坦蒂十月的新品發布會就等著開天窗吧.當然,劉沁也不可能憑此就為所欲為,她所提的要求,只不過是不想吃太大的虧罷了,而且這個度得掌握好,不能得罪姓沐的卻又能讓他舍得花這筆錢.

因此,上面劉沁提的條件,他略微爭執一下,就松口了.只一條,他希望劉沁盡快地趕出那五張設計圖.

其實帆坦蒂的發展腳步大致都在劉沁的預料之中,她也早就准備好了設計圖和樣版,不過為了不暴露自己,她還是假意為難地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