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成績揭曉(一)
第57章 成績揭曉(一)



一家子忙里偷閑.劉媽和劉奶奶對景翰可是好奇得不得了.在她們期待和好奇的眼光下,劉沁挑了些學校里的趣事與她們聽,每每惹得她們發笑不已.劉爸雖然輕斥兩人八婆,但耳朵可是豎得高高的.每聽到有趣的地方,他的嘴角也不自覺地彎了起來.本來劉沁還想把哥哥即將當上體育委員的事給長輩們聽聽的,但想想,還是由他本人自己比較合適吧.

劉剛進入景翰就混了個官來當,心里別提多得意了.他們班的班主任也私底下透露了,讓他當體育委員的意思.聽到這個消息,劉當時把嘴巴都笑歪了.妹妹如今還是一介布衣呢,他就將要"加官進爵"了.他覺得進了景翰,自己的才能終于得到施展了.自己的老班真是慧識英雄啊!那初一(1)班的班主任也沒想到,他的一個無心之舉,竟然讓劉從此成為他的死忠粉絲.

劉沁帶了弟弟,在太叔公家過了一天的休閑生活.劉沁老家好是好,但在村子中心,太過吵鬧了點.太叔公家住在山腳下,遠離喧囂,而滿院子的藥草味更讓人心曠神怡,漸漸緩解了劉沁近來緊繃的神經,讓她徹底地放松下來.

周六下午還好.太叔公只考了劉沁以前學的一些知識,發現她把以前學的知識記得很牢,暗自滿意.周日上午,劉沁真是忙得暈頭轉向了.不知是不是秋高氣爽的關系,許多人都患上了燥邪類的病.如皮膚干澀,皸裂,干咳少痰,或痰黏難咯等病症.

針對不同的病症,經劉沁初步診斷,再由太叔公確診後,才開了不同的藥方,如針對胃火牙痛,用yu女煎,而肺熱咳嗽,則配以麻黃,杏仁,甘草為主的麻杏石甘湯.不過這些藥方大多都是以清熱瀉火或清熱燥濕為主,都是針對秋天而發的病症.

來看病的都是一些樸素的村民,雖然大字不識幾個,但他們就認准了中藥了.不光因為中藥便宜,更因為是太叔公看的病,往往幾劑湯藥下去,就藥到病除!

劉沁帶著弟弟在太叔公家呆了兩個半天,臨別的時候,太叔公拿了兩本醫書給她,讓她每天抽空看一看,不可荒廢.劉沁自然應了下來,把書接過來一看,原來是≤經絡學≥和≤針灸學≥.

在星期天下午的時候.吃了劉媽親手做的飯菜,就回市里去了.走時兩兄妹都是大包包的,劉媽生怕兩個孩子會餓著,要不是他倆實在提不動那些東西,她還想裝個十來斤米給他倆帶上.

"媽,真提不動了,這米就不要了吧?"劉哀聲道,用求饒的眼神看著劉沁,指望她能幫幫腔.

劉沁把臉撇過一邊去,當作啥都沒看到.如果她敢幫腔,保不准一會老媽就沖著她嘮叨了.俗話死道友不死貧道啊,親愛滴哥哥,你個高,就幫頂著吧.

劉媽聽了這話,有些不郁地看著劉,又整了整那堆行李,不甚滿意地看著兩人手里的東西.

最後還是劉爸看不過去了,出聲制止了劉媽,"你就消停吧你,再不讓兩孩子走,呆會就趕不上車了."

劉媽還待什麼.又被劉爸打斷了:"行了行了,等過兩天我得空了,我給他們送去!"山上的貴妃雞蛋正是孵化的關鍵時候,他暫時走不開.

劉媽這才妥協了,嘟嘟嚷嚷地把那袋米提回屋里.

劉沁劉兩人松了口氣,也不等劉媽從屋里出來了,兩人把地上的東西拿起來就往村口跑去了.其中一袋幾斤重的玉米粉被他們遺棄在地上.

劉媽提著那袋玉米粉,追出鐵門,只看到兩道人影快速地消失在轉彎處,笑罵道:"這兩兔崽子!"

星期一的早晨,劉沁把從家里帶來的豆腐釀放進鍋里蒸一蒸,和劉吃過後.再打包兩份,准備拿去給時安安和陳無雙嘗嘗.

劉沁提前了二十分鍾到學校,想不到踏進教室的時候,有近九成的同學都已經坐在座位上了.氣氛異樣又緊張,看來大部分同學對這次月考的成績很在乎啊,大家都想知道自己能在這高手如云的學校中排到第幾位.

據,景翰改卷的速度挺快的,各門成績今天就公布了.而且會弄成排行榜,班上前十名有幸進入年級榜.年級榜就貼在教學樓西側的牆壁上,而班級榜則貼在教室後面.

星期一早上四節主課,數學課正好排到了下午,但老朱,就是不走尋常路.趁著早讀的那會,來發試卷!美其名

日先發下來,讓大家把做錯的題再解一解,正好知道自己的薄弱處在哪.

本來星期一的早讀課是讀英語來著,但英語老師來巡邏時,發現了老朱的身影.她理解的笑了笑,就往回走了.早讀課被霸王掉了,她也不生氣,看著手上抱著的試卷,自嘲地笑了笑,自己不也是如此性急?

不過正是老朱此舉,讓初一(3)班首先暴發了高潮.學生最在乎的是什麼?是成績!最討厭那些老師扣著試卷不發,吊人胃口了.

目前除了政治,英語和物理是百分制外,其他兩門都是一百二十分制.高考的時候,物理和化學合卷,分數是一百二十分,其他的都不變.

景翰自己制訂的試卷,難度系數比較高.不過即使如此,初一(3)班的數學也沒有出現不及格的況.

時安安考了一百一十分,臉微地從老朱手上接過試卷,就腳步略快地走回座位上坐好,籲了口氣後,才慢吞吞地拿起試卷來查看.

時安安後,按理就是劉沁了,但劉沁卻沒聽到老朱的唱名聲.一連過了幾個,都沒有,這不得不讓她心里忐忑起來.自己莫不是成了墊底那批了吧?沒道理呀,每道題她都懂做的.

"李春雨.118分!"

劉沁驚訝了,想不到李春雨胖是胖了點,但成績不賴嘛.

李春雨不自覺地站了起來,一步三蹦地來到了講台前,領了試卷後,踏著輕飄飄的步子回到了座位上.

"下面,我念到的同學,都是考了滿分一百二十分的!"老朱笑容滿面地完這句話後,就停了下來,等待全班同學的反應.

果然,"轟"的一聲.全班嘩然,滿分?還不止一個?天啊,太刺激人了.

後面的同學紛紛起哄,要求老朱趕緊公布名單.

這時劉沁的心總算放下了,微微一笑.她還沒拿到試卷,上面那幾張卷子中,應該有她的一份吧?

"安靜,下面我就公布名單."老朱等所有的同學都靜下來後,才大聲念道:"夜殤,陳無雙,劉沁."

聽到這幾個名字,劉沁不得不感歎,好巧!

三人依次上去領了試卷,在許多同學又羨又妒的眼光中,坦然地回到座位上.

時安安湊過來,笑著道:"劉沁,想不到你這麼厲害耶!"她是真心替她高興的,數學是她的弱項,自己考了一百一十分已經不錯了.劉沁人好,今天居然帶了好好吃的豆腐釀給她,真是太感動了.

要是劉沁知道她的想法,心里肯定大汗,這丫頭太單純了,以後搞不好就是被人家拿著美食拐走的主!

"哪里哪里,就數學強點而已,其他幾門就不太行了."劉沁謙虛地道.

坐在劉沁後面的邵莫然,看著自己桌面上那張印著119分數的卷子,本來愉快不已的心突然變得有點索然無味.

老朱接著通報了本班數學的平均分的平均分,比第二名高出了近四分的平均分,穩居第一.這消息一公布,全班又沸騰了.班級之爭,還是挺吸引人的.畢竟大家心里對自己的班級都有歸屬感和榮譽感.班里獲得的成績也有自己貢獻的一分力量呢.

通常,看到學生緒如此高揚的時候,老師都會潑一桶冷水下來的.但老朱卻不一樣,他笑眯眯地等學生議論完後,又誇了全班同學一通.連劉沁也被連帶地誇了好幾句.全班同學的緒又暴發出了一波高潮!好在劉沁的臉皮賊厚賊厚,要不,早就燒起來了.不過劉沁前面的陳無雙功力明顯不行啊,人家老朱才誇第二遍,他的臉就得像抹了胭脂般.

直到下了早讀,去排隊做早操時,同學們的緒仍然沒有平息下來.惹得一班和二班的同學紛紛側目,甚至有些八卦點的,還跑到他們的場地里打探呢.得知他們班竟然提前發卷子了,個個羨慕得不行,暗道,人家的老班就是善解人意啊.

物理老師走進教室的時候,明顯感受到全班同學的眼光刷的,都射向了他的方向.他的身體僵了僵,那啥,同學們都太熱了點.

物理老師發卷方式與眾不同,既不是從高到低,也不是從低到高,而是順其自然.當夜殤到講台上領回那張滿分一百的試卷時,那一來一回間的冷酷身姿,真是惹眼極了.

P:今天回頭看了看我之前寫的那些,出現個bug,劉沁的班主任應該是數學老師而不是化學老師,我已經改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