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月考
第56章 月考



初中比學多了好幾門課.考試的除了數學語文外新增了政治,英語和物理.還有一些活動課,如地理生物之類的,不需要考試的.不過音樂和體育課是同學們的最愛,這兩節課能讓他們盡地發泄一下緒.

景翰不一樣的地方是,在初一,就已經要學五門課程了,初二的時候再把化學加進來,學六門課程.永遠比普通的初中領先了一步!這樣做,雖然會讓學生累點,但能讓他們更熟練地物理化學的知識,到中考時不至于在這門合科的試卷里丟分.

過了兩個星期,劉沁漸漸地適應了初中生活的節奏.和學的懶散不同,每節課,劉沁都是全神慣注地學習,絲毫不敢松懈.特別是英語,物理,政治這三門課(化學課在初二的時候才增加),對劉沁來是沒有接觸過的,更需要她心應付.

政治課和語文,主要靠理解和背誦.可以是劉沁的長項.

政治課的老師是一個三十多歲的胖子,皮膚也是白白嫩嫩的,咋一眼看去,很多時候會懷疑自己看到了一只會移動的白胖饅頭.他講課倒是挺生動的,而且對同學的問題回答的也很細心和耐心.

不過他有個缺點,就是一上課就愛點名,問的問題都是上節課學習的知識,稍微懶散些的學生都惱恨死他了.不過劉沁倒不怕被點到名,每天上的課,她念兩遍都基本能背得出來了,不過每隔段時間就需要再看一遍,鞏固一下.

語文老師是個女的,也是三十出頭,臉上的表很少,緒波動很,話輕聲細語的.她和她老公都在景翰教書.聽他們的兒子乒乓球很厲害,已經進了國家的預備隊,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數學這門課,劉沁不差,而且她如今對幾何也是特別感興趣的,把定理背熟了,解題完全不是問題!劉沁尤其愛挑戰每章節後的一些難題,每解出一道題,會讓她很有成就感.

而這物理嘛,在劉沁的努力預習和複習上,也漸漸趕了上來,並且做到舉一反三!物理老師是個男的.剛結婚不久,非常容易臉!話很慢,快了就會有大舌頭的表現.有時調皮點的女學生,經常愛問他問題,常常把他問得啞口無,臉不已.

不過英語對劉沁來就是個老大難問題了.從第一節英語課開始,她發現班上學過英語的同學不少,看到他們踴躍地回答英語老師的問題.這讓她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雖然老師出的題目,多半是為了顯擺她的學識,但也有幾個同學回答出來了.而劉沁自己則聽得一頭霧水,完全理解不了.

而時安安和陳無雙也不差,發音較正宗,而且一些簡單的單詞和基本的問候語句都能流利地背誦出來.從而得到英語老師不少的稱贊!

劉沁深深感受到,重點就是重點,里面當直是藏龍臥虎啊.自己的基礎和他們相比還是太差了點.

劉沁第二天趁中午放學那段時間,就跑到電器商場買了一部步步高複讀機,再到書店買了一些配套的聽力磁帶.

一到放學時間,劉沁回到家,看到什麼都能聯想到英語單詞.從自己的手臂胳膊腿到桌椅床榻,一看到這些物品,腦海中就自動地浮現這些出對應的單詞.在睡前.劉沁每天都堅持聽兩遍的原聲磁帶,糾正自己的發音.堅持不懈地把當天學習的課文背誦出來.好在初一的課本,並不長,背誦起來是很簡單的事.劉沁和劉兩人在做飯時,還時不時地飄一些單詞語句.別,這樣不僅能增加一些樂趣,效果還不錯呢.

開學將近一個月了,月考即將來臨,初一新生們都開始了緊張的複習.摩拳擦掌地准備在月考時好好露一手,好讓別人知道,自已能考進景翰,也是不賴的!

不光新生重視這次月考,就是上頭的那些老師也把目光投注到了這次月考上面.這次的試題完全是本校的老師重新命題的,並不是拿著以前的試題來應付一下.他們想探下底,到底這群新生的水平是如何的?如此一來,也好

根據實際的況擬訂相應的教程進度.

班里的氣氛頓時凝重起來,誰也沒有心玩鬧了,就是坐在最後一排的那幾個頑皮的男生,也收起了嘻嘻哈哈的態度,認真地複習起來.

整個初中部的班級都被打散了,不同年級的學生混合著坐,每個教室還安排了兩個老師在教室里不斷地轉悠,杜絕一切作弊的可能性.

試卷一發下來,咋一看那六開試卷上布滿的題目,哪里還能理會別人什麼做什麼?個個都埋頭苦寫起來,生怕浪費一點時間.

其他的科目還好,但劉沁在做語文和英語時,時間明顯不夠.兩篇作文都是匆匆結尾的,估計會扣掉一部分分.唉,看來以後不光得提高做題速度,這作文也得抓一抓了.而且做題時勿必一擊則中,沒多大信心的就做個記號,真有時間再回頭思考思考.要不,哪有時間通篇檢查呀.

考完五門試後,下午的時候,全班同學的緒都受到了不同的影響,不少同學在相互對著答案.一聽到別人的答案和自己的不一樣,時不時地發出一些驚呼,偶爾還有一些爭執.

劉沁對周邊的反應完全不理會,雖然也有幾個平時交好的同學來問她答案啥的,她只推自己也不敢肯定,而且也不太記得了.

好在時安安和陳無雙都不是八卦之人,要不,劉沁非頭疼死不可.好容易捱到了傍晚放學,想著明天就回老家看看,順便好好休息一下.

回到家,難得劉爸劉媽都在.其實劉爸本來打算去山上的,但昨晚接到了女兒的電話,就決定推遲一天再去了.山上的事還有大寶叔幫忙,他挺放心的.

劉媽昨晚一得知一雙兒女明天回來後,就催劉爸去賣豆腐那.讓他趕制兩斤空腹的炸豆腐,用來做豆腐釀!不光如此,她還用桶泡了幾斤米,糯米和梗米按1:4混合.

今天一大早,就提著兩個桶去了公家擺放石磨的地方,把這些泡好的米磨成了漿.

劉沁兩人回到家時,劉煦朋友正安靜地坐在兀子上揀著韭菜,邊揀邊時不時地往大門那瞄幾眼.劉爸則忙著刨香芋,這香芋是年初的時候種在菜園子里的,因為肥料充足,個頭長得比一般的結實多了.劉奶奶搬了張椅子坐在劉煦旁邊.打著扇子,有幾下沒幾下地幫劉煦趕著蚊子蒼蠅.

劉劉沁兩人因為月考,已經有半個月沒回過家了,想不到兩人一回到家,就受到全家的歡迎.劉沁受到這氣氛的鼓動,放下行李後,劉沁就卷起子進廚房幫劉**忙了.

劉這家伙,才著家,扛著他的籃球就想出門找他的哥們耍去.自從進了景翰後,因他那豪爽的性子,極容易的就和班上大半的男生打成了一片,而且他的身高在班級里也是數一數二的,所以他被全班的男生一致票選為他們班的籃球隊隊長.此後,一提起這截,劉就得意得恨不得把尾巴翹上天!

"弟,我出去打籃球去了,你來不?"劉用手不停地拍著籃球,問道.

一看大哥要出門,劉煦朋友就猶豫了?他盼星星盼月亮,才把哥哥姐姐給盼了回來,如今哥哥要出門找伙伴耍了,他跟還是不跟好呢?如果跟去了,姐姐呆會也出門了,那他該怎麼辦?

劉沁走出廚房,想到客房去取一些花生米的,就看到劉煦一臉糾結地站在那里,看了哥哥那邊一眼,又看了廚房一眼.劉沁有點明白了.

"煦,不跟你哥哥去玩?"劉沁微微彎下腰,和劉煦平視.

"想去,但我怕等我回來的時候,姐姐你不知道去哪玩去了."劉煦老實地道.

"你和哥哥去外面玩會吧,下午我帶你去太叔公家好不?"劉沁柔聲道.

得到了保證,劉煦用力地點了點頭,答了聲"好"後,就向劉奔去了.

"你們兩個,別玩那麼久啊.一會記得回來吃豆腐釀哦."劉**吼聲從廚房里傳了出來.

"知道了,我們一會就回來."

家里剩下四個人,劉爸刨好香芋後,又到菜園里摘了一把空心菜出來,坐在院子里悠閑地摘了起來.劉媽和劉沁在廚房里忙和個不停,炸香芋,炒花生米,切韭菜等等.

等到那些做餡的材料都准備妥當後,灶里的火要燒旺.劉媽就把那些米漿倒入洗乾淨的大鍋里,然後分別倒入韭菜,花生米,香芋,木耳,香菇,倒入前,這些材料都被切成丁狀.倒入後,拿著乾淨鍋鏟,不斷地攪拌,直到攪不動為止,此時的米漿已經結成一大團了.

最後洗乾淨手,把這米漿團一一塞入肚子空空的豆腐里去,然後再把它們放在蒸籠里蒸一蒸就能吃了.最好是再弄個番茄韭菜辣椒湯,加入一些沒有用完的生米漿,稠稠的,淋在上面,真是美味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