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非富即貴的同學
第53章 非富即貴的同學



九月一號,早上六點半左右.劉沁和劉就來到了學校.當劉沁走進教室後,發現自己的座位旁邊上坐了個女孩子.

劉沁坐下後,和她打了聲招呼:"嗨,你好,我叫劉沁,你叫什麼名字?"

那個女孩子正在吃零食,突然被旁邊冒出的劉沁嚇了一跳,咳個不停,拿起桌面上的水杯猛地灌了一大口,這才止了咳.只見她脹了臉,不好意思地抿嘴一笑,聲地道:"你好,我叫時安安."

劉沁近距離一看,這個女孩真的好可愛啊,就像大一號的芭比娃娃.大大的眼睛,挺直巧的鼻子,櫻桃般的嘴,那皮膚嫩呼呼的,仿佛可以掐得出水來.劉沁覺得手很癢,好想掐一把啊,想驗證一下.手感是不是和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好?難怪王博那家伙老愛掐她的臉了.杯具,自己居然被那家伙同化了!

時安安明顯被劉沁那炙熱的目光給嚇著了,她眼睛不敢和劉沁對視,只好東瞄西瞄,突然她發現膝蓋上還放著一包大白兔奶糖呢.

"劉沁,你吃奶糖不?"時安安心翼翼地看著劉沁,發現她的眼神更恐怖了,她趕忙:"全給你!"完就把手上的一整包奶糖塞到了劉沁手里.她心里祈禱著:都給你了,求求你不要用那種吃人的目光看著我了.

但她的眼睛卻不舍地盯著那包奶糖,嘴巴扁了扁,眼睛很快就起了一層薄霧.

眼看她就要哭出來了,意識到時安安的眼睛已經粘在奶糖上面.劉沁忙把手上的糖塞回去給她,道:"你吃吧,我不愛吃糖."

果然,糖果到手的時安安立即就笑開來了,就像一只松鼠一樣抓緊了那包糖.

時安安看著手上的奶糖,偷偷地瞄了瞄劉沁.看到劉沁雖然仍然盯著她看,但她感覺到劉沁沒有惡意,猶豫了一會,問道:"劉沁,你真不吃糖啊?"

劉沁搖了搖頭,道:"真不吃."

聽了這話,原本緊張不已的時安安暗暗籲了口氣,"那我吃了啊."然後拿了個軟糖,快速地扒了皮,塞到嘴里.

這一連串的表看得劉沁歎為觀止,哪里來的人啊.居然如此單純,不知道她的父母怎麼教出來的.

還有幾分鍾就要上課了,教室走了個人,居然是陳無雙.他一路往劉沁的方向走來,到了劉沁座位的正前方時,他也發現他後面的同學是昨天見過一面的同學,眼里的驚訝一閃而過.他靦腆地朝劉沁笑了笑,然後就坐了進去.

劉沁看著座位前面和自己的同桌,撫額,暗道:這年頭,她遇到的人不是單純的就是害羞的?她感覺自己就像一只披著羊皮的狼進了羊群一樣!讓人無語得很.

六點五十,一個四十出頭的,帶著黑框眼鏡的男子,胳膊里挾著一本教案,風風火火地走進了教室.身後被他的大腳踏過的樹葉飛了起來,打了幾個旋後才安靜地躺回地面去.

他往講台一站,氣勢一開,全班都安靜了下來.他看著這形,暗處滿意.但當他往整個教室一掃,發現居然還有人遲到的時候,眉頭明顯地皺了起來.眉間的兩條丘壑深得可以夾死一只蒼蠅!

"報告!"門口站了一個氣喘籲籲的男生.

劉沁一眼望去,赫然是夜殤!汗液從他的額頭劃過臉頰,從下巴滴落.白色襯衫的領口微微敞開,隱約看到他的胸膛因運動而微微起伏.

汗,昨天打過一次照面的同學,幾乎都分到了同一班,那位朱春雨不會也分到了同一班吧?劉沁不信邪地轉過身往後一掃,果然在第三組倒數第二排找到了她的身影.劉沁微微被嚇著了,這是多麼巧合的"猿糞"才讓他們幾個湊在了一起啊?

教室里的同學個個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

老師銳利的眼神如刀子般射向他,而夜殤如同無知無覺般,挺起腰椎,繃直身體和老師對視著.那老師的眼光一閃,道:"回座位上去!"

等夜殤落座後,那老師扶了扶他的黑框眼鏡,道:"同學們,歡迎你們來到初一(3)班.我姓朱,名逸群,是你們的數學老師,同時也是你們的班主任."完就轉身在黑板上,把他的大名寫在上面.

朱逸群,豬一群?!

此話一出,全班"轟"的一聲,幾乎所有的男生都笑了出來.而女生沒有那麼大膽,肩膀一聳一聳的,臉脹得通,都憋著.

"要笑就笑出來吧,憋成內傷就不好了."朱逸群板著臉道.

這笑話,太冷了.凍得全班再次安靜了下來.

"不笑了?很好."朱逸群接著道:"現在的座位就暫時這麼安排吧,到期中的時候再重排一次座位.還有.同學們如果需要外宿的話,下午的時候交份申請給我.申請的同學,大後天通知家長來開會.現在就開始安排人員打掃教室衛生.第一組..."

這朱老師,辦事也乾淨利落得很,性子也不拖泥帶水.這讓劉沁松了口氣,這樣的老師通常都不會拖堂.所有的學生最痛恨的就是那種羅哩八嗦的老師,一點內容卻重複好幾遍,讓人煩不勝煩.而且完全不把下課鈴聲當回事,以占用學生的課余時間為樂.

劉沁想起以前念初二的時候,有個地中海老師就愛這麼干,下課了還在滔滔不絕地講著.極愛看學生跳腳不已,焦急卻無計可施的模樣.最後他們那班的男生忍無可忍,個個都帶了個飯盒去教室.那地中海一拖堂,男生們就拿出不鏽鋼的湯匙用力地敲著飯盒,弄得教室振天響,讓地中海講都講不下去!氣得那地中海吹胡子瞪眼的,但他自知理虧.也拿這群頑皮的學生沒轍,最後一下課,他不管講到哪,都停了,老實地讓學生按時下課.

劉沁他們那組分到了擦窗戶的任務,整個教室里有六個窗戶,中間的兩個窗戶比較大.安排了六人去擦,而旁邊的四個,則每兩人擦一個.

不知道怎麼分派下來的,最後的結果劉沁,時安安和陳無雙分到了一組,負責清理中間那個最大的窗戶.分到任務的人都陸續地忙去了,而時安安,陳無雙兩人完全不知道應該去干什麼,都一臉無辜地看著劉沁.唉,這兩家伙,一看就知道是沒干過活的,自己真命苦啊.劉沁感覺自己就像雞媽媽帶著兩只雞仔一樣.

她深深地吸了口氣,道:"你們在這等著."然後跟著大隊伍去領了一只桶還有兩塊抹布回來.

把桶放在地上.道:"無雙,你去打半桶水回來."陳無雙接到任務就趕緊去了.

時安安揪著自己的衣角,聲地問:"劉沁,那我,我,要做什麼?"

劉沁努力地柔和了面部表,聲音也盡量溫和,道:"你一會就站在那給我遞抹布就行了."這兩個明顯是家里的寶貝蛋,她甯願自己辛苦點,也不敢讓兩人爬上去干活呀.好在她知道開學的第一天,通常都是搞衛生的,穿了套運動服來.要是穿牛仔褲?爬上去都困難!

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左左右右,忙和了近半個時,才把這個大窗戶給擦乾淨了.

當劉沁幾人弄完時,同學們幾乎都走*了.和兩人道別後,劉沁就到車棚去取車.

昨天下午劉爸回去後,劉沁帶著哥哥去車行買了兩部自行車.嗯,是劉沁付的錢.劉毫不客氣地挑了部賽車型的自行車,比劉沁那部女裝自行車足足貴了兩百塊!交錢的時候,劉沁的心里直滴血.這人,花起別人的錢來,眼睛也不眨一下,太狠了!

劉沁他們住的地方,離景翰雖然不是很遠.但願走路的話,腳程快點的話,也要二十分鍾吧?不過有了這自行車後,回去方便多了,才十分鍾左右就回到西臨山那邊.

劉沁開了鎖,把車推出車棚,然後蹬兩蹬就穩當地坐上了車,自行車也平衡地向前駛去.想起昨天她也是蹬了這麼兩下就順利上手,當時真是嚇得劉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怎麼反應了.本來他還以為妹妹完全不懂自行車,那他就可以好好地顯示一下他的車技了.哪知劉沁一上車,就騎得比他還順溜!而他.完全沒有用武之地.

回想起自家大哥被打擊得體無完膚的沮喪表,再配合上他那西施捧心般的話語:"妹,你的做法嚴重傷害了我幼的心靈!你要賠我,要不我不原諒你!"

劉沁再次被逗樂了,自家大哥真是越來越搞笑了.後來在劉沁割地賠款下,答應了要做幾道他愛吃的菜,才讓他消停下來.

在拐角處,劉沁瞄到前面一個人影閃身就坐進了一輛轎車的後座里."吱"的一聲,劉沁不自覺地單腳踏地,把自行車停了下來.

那人是?想不到他家那麼有錢.不知道是官二代還是富二代了?不過能用得起"藍鳥"牌轎車的,估計是非富即貴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