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拉拔兄弟
第49章 拉拔兄弟



劉蘭死死地咬住下唇.憤恨地看著劉沁漸漸遠去,自己又失敗了,在她面前,自己就像一個丑角吧?

"我們也走吧."陳年拉了拉她的手臂,輕聲道.

"陳年,我們到此為止吧!"劉蘭深吸了口氣道,既然劉沁已經不在意陳年了,那麼他也就沒有利用價值了.

"劉蘭你..."陳年不可置信地看著劉蘭,他完全不敢相信她會甩了他!當初是她緊追不舍,他才答應在一起的,如今卻...

"你自便!"完這話,劉蘭就頭也不回地走了.她怨毒地想,總有一天,她會奪走劉沁最在意的東西,然後把它狠狠地踩在地上!

七月,地里的稻谷剛收割了.

這幾天,大寶叔都在思量著這幾畝地種些什麼能多掙幾塊錢.思前想後都沒理出個頭緒,覺得應該找個人一起琢磨才行,想著家里的藥也快用完了,正好要去劉富足家取,到時順便請教一下他吧.想到就做.沒一會,大寶叔人就到了劉沁家.

"富足老弟,在整雞舍呢?"大寶叔看到鐵門沒關,打了個招呼就走了進來.

劉爸回頭瞥了他一眼,把嘴上叼著的煙挾在手中,道:"是呢,山上的貴妃雞快產蛋了."現在一得空,劉爸就多整幾個雞舍,省得到時孵出的雞沒地方住.

"大寶哥,你來啦?"劉媽從廚房里出來,雙手往身上的圍裙抹了抹,想起女兒昨晚交待的話,道:"你那藥放在客廳里了,我這就給你取來,啊?"

"哎,這個甭急,遲點兒再取也成."大寶叔罷罷手,然後把左手一直提著的塑料袋拎了起來,遞給劉媽,道:"俺家屋後的石榴熟了,特意摘了點過來讓你們償償."

"這,怎麼好意思?"話這麼,但劉媽可笑得合不攏嘴.這石榴雖不值什麼錢,但好歹是人家的一片心意不是?家里的幾個鬼最愛這些果子了.

"有啥不好意思的?這石榴我家里多著呢,也不值幾個錢!"太寶叔渾不在意地,突然他鼻子一皺,道:"咦.什麼味道?"

"哎呀,我的菜!"劉媽一拍腦門,右手拎著那袋石榴,飛快跑回廚房去了.

大寶叔笑了笑,然後來到劉爸旁邊,跟著蹲下,"這批雞舍很趕?要不要我幫忙?"

劉爸聽後,笑著:"不用了,我這活不急,你還是先把你地里的活忙完再吧."他家今年的地估計有六七畝了吧?地里的活不輕松啊.自己山上的活也不多,沒必要為了自己耽擱了別人的生計.

本來劉沁家的地今年是給劉富軍耕種的,但自從程梅娟生孩子後,家里就只剩下一個男的勞動力了.光他自家地里的活他都干不完,如何能再多種兩三畝地?所以就沒耕劉沁家的地就給了大寶叔耕種,每年只需要交了公糧就行.

大寶叔有心幫忙,但想到那好幾畝啥都沒有種下的地,也只好做罷了.看著劉爸忙碌的身影,他猶豫著,真不知如何開口啊,但這麼糾結著也不是辦法,于是:"富足老弟.這幾畝地種些什麼,我還拿不定主意,你有啥意見不?"

聽了這話,劉爸撫了撫額,恍然大悟地道:"看我這破記憶,你跟我來,我這有件好東西,本來幾天前就想給你的,但一忙起來就忘了."

劉爸從廚房邊那放雜物的屋子拿出那個電鑽,然後領著大寶叔往菜園子走去.

"老弟,你手里那件家伙是啥東西?"大寶叔好奇地問.

"這是件好東西,呆會你就知道了."劉爸神秘地,這幾個月來,大寶叔只要有時間就去山上幫忙,幫了劉沁家不少忙.劉爸給他錢,他也不收.這些劉爸都記在心里,一直思量著怎麼拉拔一下他,這不,那天在雜物房那看到電鑽這個好家伙,劉爸的心思就活了.

全家商量了一下,都同意了把它送給大寶叔.反正他們又不打算種淮山了,放在那里不用也可惜,如今能改善一下大寶叔家的經濟,那是最好不過的.其中劉最是支持這個想法,他和大傻是好兄弟,當然不希望他家一直這麼窮下去.

大寶叔聽完劉爸的講解,雙眼火熱地盯著劉爸手上的電鑽.劉爸聞琴知雅意,笑呵呵地把電鑽遞給他,讓他親自試試.

"你.用這電鑽種出的淮山有八斤多重?"大寶叔懷疑自己聽錯了.

劉爸重重地點了點頭,道:"我騙你做什麼?八斤還是的呢,要是你種得好,十斤也是有可能的!"

"你家去年也是用這法子種的淮山?"大寶叔再問.

"是的,呵呵."劉爸也不隱瞞了.他相信,如果大寶有腦子的話,肯定不會到處宣傳的.悶聲發大財才是正理.

"好你個家伙!這種種植方法你也想得出來!"大寶叔倒吸一口氣,難怪去年他家種了一季的淮山後,又是蓋樓房又是整養殖場的,想必賺了不少吧?

"嘿嘿."這話,劉爸就當它是贊美了,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嘿嘿直笑了.

"對了,這麼賺錢的玩意兒,你真舍得給我?"大寶叔懷疑地看著他,別怪他如此這般.這能賺大錢的工具,任誰也沒有這般大方地白白送人吧.

"嗯,送你.我家現在忙著養殖場的事,也沒時間種地了."劉爸解釋道.

聽了劉爸的解釋,大寶叔很激動,知道這是他想拉拔自己.要不,他家里還有一個親弟弟和一些堂哥呢,怎麼不給他們.卻偏偏給了自己呢?

其實大寶叔想差了,劉爸想助他一把是真,但並不是劉爸不想照顧一下他的兄弟.劉爸知道今年淮山的行肯定沒有去年好,而且淮山種也貴,成本高.雖用這電鑽的方法種出的淮山也能賺點錢,但因田地少這個限制,畢竟是沒法轉化成大利潤的.

所以他在弄養殖場的時候就和兄弟們打過招呼了,如果想一起賺錢的話,就每家拿出一部分錢入份子.但他們一聽到要花成千上萬塊的成本,去養殖一種不知道叫啥名字的雞,個個都打退膛鼓了.任劉爸好歹.都沒人願意入股.連一向信任劉爸的四伯父也委婉地拒絕了這個提議.

如此一來,弄得劉爸氣悶不已,他們都自己的兄弟,難道還擔心他會害了他們不成?他們不肯合作就算了,自己單干反而好點,什麼事都全憑自己做主,還少了指手畫腳的人呢.

"老弟,甭管這次能不能賺錢,老哥哥我真的謝謝你了."大寶叔在心里暗暗對自己,自己一家承了富足老弟的大恩了,以後他家要是有什麼事,他絕對不會手旁觀的!

"這些虛的做啥?"劉爸最聽不懂自己兄弟這些話了,一個字,酸!

劉爸想,就算自己有心幫忙,但有些事還得提醒一下才算妥當,于是道:"今年的淮山價格可能不比去年啊,你種的時候得仔細考慮了,不過用這方法種多少還能賺點的."

太寶叔聽了直點頭.兩人約定了等晚上再來取這個電鑽,省得現在大白天拿出去惹人注目.

俗話,種善因得善果.劉爸沒想到,自己僅是幫了個忙,卻讓他家以後得到了巨大的回報.

暑假一晃眼就過去了,離開學尚有幾天時,劉爸在自家擺了幾桌酒席,請的都是親朋好友.因為都是親戚,包的包比一般人要厚實的多,而且好些人都把這當作一種投資得好,以後考個好大學,畢業出來就捧著個金飯碗了.到時能拉拔一下親戚,那就更不錯了.

此時他們絕對想不到,21世紀後,大學生真是泛濫成災,往街上一抓就是一大把.什麼包分配包住房,全都沒咯.

院子里,劉沁劉兩人陪著笑呆在劉爸劉媽身邊,接受著眾人的誇獎和恭維.親戚口中的話.十句有八句是喜慶的,十有八九還是誇劉沁兩兄妹的.但再好聽的話,聽多了也會想吐的呀.

(什麼長得真俊啊,一看就是個聰明的,難怪能考上景翰了.)拜托,這位大嬸,這長相和應試能力有半毛錢關系麼?

(什麼從我就知道他倆長大後肯定是有出息的.)這位大爺,原來你還會看相啊,十歲看到老?

在這和諧無比的氣氛中,偏偏有人不識相,愛攪局.姑姑劉妹趁大伙都在忙著的空檔,把劉爸拉到菜園的一角.

劉爸跟著她來到菜園子里,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大姐,你拉我來這,做什麼?"

她瞄了瞄,沒人,然後就問:"你真要送七上初中?"

劉爸摸不准她要什麼,只好老實答道:"是呀."

劉妹一聽就怒了,"你這老糊塗的,一個女孩子,你讓她讀那麼多書做什麼?以後還不是便宜了人家?我可聽了,這景翰的學費可不是一般的貴!"

《貓咪不乖》

——飄渺塵埃

——立志做游戲界最強的萌貓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