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父母的驕傲
第47章 父母的驕傲



劉爸每天起床後.趁著劉媽煮粥的那會,先到路口的豬肉攤買上一兩斤的肉菜,什麼新鮮就買什麼.家里有點存款了,劉爸也不吝嗇,如今他們家的飯菜油水足著呢.

剛割了一塊排骨,過稱後,劉爸剛想付了錢准備走時,豬肉榮叫住了他:"老足哥,錢你拿回去,這排骨就當我請的,慶祝你家兩孩子考上景翰,呵呵."

劉爸如今最喜歡別人提這個話題了,兒女都出息了,他臉上有光啊.聽到這話,卻連忙推辭道:"這怎麼行?怎麼能讓你破費呢?"

"老足哥,你家孩子給咱們老劉家爭了光了,我送這兩斤排骨算得了什麼?趕緊收下!"完就利落地把那排骨放進塑料袋里,連錢也放了進去,然後就塞到了劉爸手里,接著就招呼起其他顧客來.

"成,老哥我就承你這份了.開學那會擺酒席.你可千萬記得來呀,到時咱們盡喝兩杯!"劉爸也不婆媽,如今他家可不比以往了,這兩斤排骨還是受得起的.

"得令,到時咱一定到!"豬肉榮趁著找零的空檔,抬起頭來,笑嘻嘻地答道.到時帶上自家子去,沾沾喜氣也好.

"唉呀,富足老弟,買菜哪?"劉爸的肩膀突然被後面的人拍了一下,嚇了他一看,回頭一看,原來是村長的堂兄,名叫老鄔的.

"是呀,老鄔."劉爸趕緊掏了支煙遞過去,"啥時候回來的?"這老鄔,一年到頭都呆在廣東那邊工作,有時過年都難得回家一趟,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回老家呀?

"才回來沒兩天."老鄔也不矯,把煙接過來,點上,道:"聽你家兩孩子都考上景翰了?"

"是呀,這暑假一過,他倆就得提前兩天去報名了."劉爸一臉驕傲和自豪地.

"那真是恭喜了!"老鄔一臉羨慕地:"你命還真好,家里頭的孩子都出息,我家那兩兔崽子有你家孩子的一半,我就知足了."

劉富足這兩年賺了錢.他倒沒有眼.他自己賺錢的能力也不差,村里的第一幢樓房可是他家先蓋起來的呢,雖然只有一層.但如今連他家的孩子都這麼爭氣,他可就嫉妒得不行了.這幾年他出去掙了點錢,家里的兩崽子都被寵壞了.自己讓他們用心點讀書,但兩人完全不當一回事,心心念念都是隨自己出去闖蕩掙錢.

他們哪知道知識的重要性啊?在外頭,上過大學的和沒上大學的,可是云和泥的差別呀.要,以前他也不信的,出去了幾年,眼界開闊多了也明白過來了.自己是沒法上大學了,他把希望寄托在他兒子們身上,但這兩人畢業考的成績差得他想吐血!

連最差的中學都不願意收,他回來這幾天,跑上跑下打點著,托了不少關系才把大兒子弄進了最差的一所中學,希望他爭氣,三年後考個好點的高中吧.

劉爸趕忙謙虛幾句,心里暗暗得意,卻沒有表現出來.他最近也聽了.這老鄔家的孩子考得不怎麼好呀,屬于年級墊底的.自家孩子的出息和他家孩子的窩囊一對比,鮮明著呢.如果自己再一臉得意,不是讓人堵心,招人嫉恨嗎?

不過劉爸心里痛快,雖然和老鄔這人沒什麼過節,但老鄔他**以前可是很瞧不起他們家的.劉奶奶這一輩子,在她面前都是矮了一截.老鄔他**每次見到劉奶奶或劉爸,都要呸地吐點口水,順道罵上兩聲"窮鬼,臭乞丐"之類的.直到劉沁家蓋了樓房了,老鄔他**總算收斂了,不敢隨意辱罵了.

劉爸最近可是老大開懷啊,天天笑容滿面,春風得意的.

劉**況和劉爸也差不多,最近在溪邊洗衣服可帶勁了.溪邊可是婦女集中營,是非之地,在那流傳的消息最多了.如今她每天最願意做的事就是去溪邊洗衣服,接受一干婦女的羨慕和吹捧.即便她們的話題不在孩子身上,她也有辦法把話題轉到孩子們身上,然後就誇起自家孩子的好來.

本來溪邊就是陳秀的天下,平時哪個對她不是又巴結又討好的?如今風頭全被劉媽搶去了,她憤恨不已又能怎麼樣?人家兩孩子的優秀擺在了那里,風頭正健呢.要是她陳秀不識趣地上去和她掐起來,顯得她多沒肚量啊.

這些臭娘們在背地里她尖酸刻薄,給她編排了不少是非,別以為她不知道!和一個兩個婆娘私下打鬧可以,但她可不敢在大廳廣眾之下丟人現眼,要是她敢這麼做.回去她當家的肯定扒了她的皮!所以即使再氣憤,也只能憋著.

回到家,她把木桶一放,衣服也不晾了.剛走到走廊就看到兒子捧著玉米棒在那啃著,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呵斥道:"你個吃貨,一天到晚,只知道吃吃吃!"

這倒黴孩子,明顯被他**凶狠的樣子嚇著了,抓在手里的玉米棒子掉到了地上,他也不去撿,傻愣愣地看著他**.

"看你這傻樣..."陳秀還待什麼,但一句呵斥打斷了她.

"一大早的,你又在發什麼瘋?"劉富民一臉厭惡地道,這娘們,天天折騰,沒一天消停的.

"還不是老足家的,天天誇她家的孩子,我聽得膩味極了!"陳秀梗著脖子,嘴硬道.

"她誇她的,和你有啥關系?"劉富民淡淡地反問道

"我就是看不慣她那張狂的樣子嘛."看到風頭不妙,陳秀趕緊收聲,聲地反駁道.

劉富民拿著煙杆敲了敲椅子的扶手.冷哼一聲,道:"人家現在可不比以前了,你看得慣也得看,看不慣也得受著."

縮了縮脖子,陳秀嘟嚷道:"知道了,真是的,就知道在我面前耍威風!"

自打劉沁兄妹考上景翰的消息傳遍村子後,村民們在羨慕的同時,個個都對自家孩子千叮萬囑,要用功,努力學習.爭取考個好初中!搞得全村的孩子都叫苦不迭,在父母的羅嗦中,好好的暑假卻在學習中度過了,比上學那會還憋悶.害得這些孩子個個都郁悶得蹲在牆角里,畫著圈圈詛咒劉沁兄妹倆.

盡管村子里議論紛紛,卻絲毫沒有影響到劉沁,此時她正背著籮筐,在自己家租下來的云安山上采藥呢.雞矢藤?采了!老鸛草?收了!

突然,劉煦手里抓著一棵植物,問道:"姐,這是不是我上次吃過的?"

劉沁定睛一看,果然是山柰呢.上次弟積食不化,胸膈脹滿時,她曾用過它,和雞內金一起用的.想不到弟弟居然記得.

看到弟弟滿是期待的眼睛,劉沁寵溺地摸了摸他的頭,然後肯定地點點頭.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劉煦找草藥找得更起勁了.

"妹妹,弟弟,看,這是啥?"遠遠就看到劉雙手捧著草帽,興奮地朝他們這邊飛奔而來.

"哇,是鳥蛋!"劉一看到帽子里的物事後,忙把手里的藥草給扔掉了,然後心地拿起一枚鳥蛋端祥著.

"呵呵,我估計這山里頭肯定還挺多鳥蛋的,一會我再去找找,弄幾窩回去煮著吃!"劉樂呵呵的,這個暑假是他過得最快樂的暑假了,肩上沒有壓力,就是舒服啊.

如今他也是全校的榜樣了呢,想不到校長開表彰大會,居然還請他上去講話?當時他絲毫沒有准備,胡亂了兩句就逃也似的下台了.而妹妹的表現才可圈可點呢,面對那麼多人,居然能侃侃而談,他心里也佩服得很哪.

下來後又覺得可惜和不甘心.這是多麼出風頭的一次機會啊,自己居然沒有把握住!要是再給他一次機會,他絕對會好好表現,不會像這次那麼孬種的.可惜

"哥,我跟你去!"劉煦眼睛亮亮的,他覺得掏鳥窩比在這拔草有趣多了.

"行,咱們往這邊走."劉指著一條叉路,然後率先走了過去.

"哎,你們心點啊,別桶到馬蜂窩了."劉沁提醒道,這六七月份的蜂厲害著呢.

"知道了."兩人頭也不回地答道.

劉沁也不管這兩人,自顧自地在山上采起藥來,山上都是一些植物類的草藥.這幾個月,劉沁和太叔公經常光臨他的後山,那里的植物藥材能采的幾乎都采了個遍.他後山上的藥材嚴重告罄,再采下去,有些藥材就永久性消失在後山了.

劉沁這才把主意打到自己家的這座山上了.比起附近的陡峭大山,自己家這座無疑是平坦了許多.非常方便行走,而且適合采集藥草.

"哎喲,我的媽呀,別追我呀."

"哇,姐,救命呀."

劉沁似乎聽到哥哥弟弟的聲音,她站了起來,凝神一看.果然,看到兩道人影迅速地朝她這邊撲來,不是他們是誰?

遠遠的,她看到後面追了一些黃色的東西,該不會是被自己烏鴉嘴中了吧?真有黃蜂呀?!

"大哥,趕緊把你手上的帽子丟掉!"劉沁朝劉大聲喊道,希望這頂帽子能引走一部分黃蜂吧.

P:推薦一篇好文,喜歡的可以去看看.

書名:墨鐲

作者名:葡萄好酸

書號

簡介:穿越未來,神器里面能種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