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畢業考
第45章 畢業考



太叔公把了脈後.又問了幾個問題,然後刷刷地寫出了藥方,交由劉沁去抓藥.

劉沁看著手上的方子,確實是溫經湯,但在此基礎上多加了兩味藥,分別是香附,烏藥.這兩味藥能疏肝理氣,調經止痛.難道石大姐體內寒凝氣滯?

"這病倒不難診斷,你之前的辯證已經能初步地診斷出她的病症了.不過你把脈的功夫還有待加強,她的脈細而澀,並不難掌握,你怎麼就一點也把不出來?"太叔公恨鐵不成鋼地道"你回去把≤中醫入門基礎篇≥再看兩次!"

劉沁低著頭聽訓,自己對把脈這方面的確是掌握不夠.

"還有,每天早晚給你家人把把脈,多感受一下!"太叔公想了想道.這孩子現在能大致看出這病是用溫經湯,已經算是不錯了,至少診斷出此病因沖任虛寒,瘀血陰滯所致,而且還對藥方做出了相應的加減.只是這把脈辯證的能力太差,尚且需要加強.否則稍有不慎,恐怕會造成誤醫誤診.

"哦,知道了."劉沁一聽就明白這是個很好的練習方法,雖不指望能突發猛進,但她相信量變引起質變,練習得多了,自然就能感受得到了.

"嗯,行了,你去給她抓藥吧,然後去煎藥,給她示范一次."看到她乖巧地應聲去了,太叔公搖了搖頭.他知道是他要求嚴格了,但自己這把老骨頭恐怕沒幾年好活了吧?不加快腳步,他怕到時要是去了,她才學了個半桶水.自己這醫術傳不下去是其一,禍害到別人就不好了.畢竟半吊子水的醫生比不懂醫的人殺傷力大多了.

劉沁拿著方子,配出一副藥後,就來到大廳,領著石大姐到了廚房,開始煎藥.在此過程不斷地把一些注意事項告知她,並讓她記下.

今年一開學,劉的學習明顯比以前努力和刻苦多了,心性也漸漸沉穩.這幾次測驗的成績也是名列前茅的,並且漸漸穩定在前三名以內,不再像上學期一樣搖擺不定.劉的變化讓劉爸劉媽感慨不已,既欣慰兒子終于長大懂事了,又為歲月的流逝而黯然神傷.

到了六月底時.南方的天氣已經是炎熱無比,迎面吹來的風都帶著熱氣.操場上的地板被烤得茲茲作響,雞蛋放上去也能蒸個八分熟.樹上的知了歡快地叫著,把人吵得煩悶不已.

不管這天氣如何的炎熱惡劣,學的畢業考還是如期來臨了.校長羅九恭敬地領著縣里教育局的領導以及縣里各中學的領導巡視著考場.是巡視,其實不過是在教室後面往教室看幾分鍾罷了,並沒有大搖大擺地到處亂晃,動作幅度不大,以不打擾學生考試為前提.

連續看了五個考場,也沒發現什麼不良的作弊形象,看來裕山學這界學生的素質不錯,成績單上的水分應該少很多了,領導們的臉色挺不錯的.

羅九看出這些領導心不錯,看來領導們對她的印象良好,那她今年的考績應該不錯了.想到這,她就覺得心里興奮啊.這幫學生甭管考得上考不上,都給她爭臉了!

劉沁擱下筆,又把那張數學卷子檢查了一遍,確認無誤後,抬起頭來一看,場個考場的同學都還在埋頭苦算呢.劉沁目前還不打算交卷.如果自己此時交卷的話,會給其他同學造成心理壓力,恐怕會影響他們的發揮.這次學畢業考對同學們來是他們人生中的第一場拼搏吧.畢竟同學一場,即將分離了,她也希望他們有個好前程.于是劉沁右手拿著筆,左手托著腮,看著桌面上的卷子發呆,其實心神早已飛向了別處了.

畢業考一過,甭管成績如何,六年級的同學肩上的擔子一放下來,像一群脫缰之馬似的到處瘋玩.而劉沁和劉則在第二天就趕到了景瀚中學參加考試,劉爸因擔心兩人,也一起陪同前來.

本來王博和劉沁約好,在開學時考一次就行了.但校方因托關系走後門的人太多了,弄得煩不勝煩,畢竟初中部只是為了給高中部培養一部分生源,只招兩三百名學生,名額並不算多.而且初中部是以培養生源為主,自然非常重視學生的學習成績和學習能力.

如今托關系的人一多,收了這個,拒絕那個,也不太好.除了真正的高官子弟,其他走後門的均要通過考試.所以才有了劉沁劉這一行.

按劉沁的想法,這並沒有什麼不好,如果真考不上的話,還能選其它的中學.要是這試放在開學時考,到時考不上,又過了填志願的時間,別的初中肯定也不願意留你了.所以.劉沁還挺支持現在就考試的.

來到考場,出示了王博轉交給她的考試證明,劉沁和劉順利地進了考場.她發現今天來的人挺多的,保守估計都有三十來個吧.他們或三三兩兩地擠在一起聊天,或自己一個人坐在位子上看向窗外的,或者閉著眼睛養神的.

九半十五,考官來到考場,先把眾人趕出教室,然後在桌面上粘貼名字.幾分鍾後,眾人被放進去找座位.等各就各位後,考官開始發試卷,進入正式考試時間.

劉沁填好試卷後,檢查了兩遍,確認無誤後就提前交了卷.在講台上,她發現已經有兩張卷子了,自己算是第三個交卷的了.

到了校門外,看到劉爸和看門的大叔聊得正歡.

劉爸看到劉沁,一愣,再看一眼門衛室掛著的時鍾,離考試時間才過了四十幾分鍾,女兒就出來了?

"你考完了?"劉爸疑惑地問道:"難道題目太難你不會做?"

劉沁抱住劉爸的手臂,道:"爸,別瞎猜.我考完了,每道題都做了."

"你真做完了啊?"劉爸得到劉沁確定的點頭後,喜得他咧開嘴直笑.他對女兒非常有信心,她做完就是做完了,搞不好能拿個滿分呢!嘿嘿.

"對了,你哥還沒出來呢,也不知道他況怎麼樣?"劉爸擔憂地.

"爸,沒事的,別擔心,咱們要相信哥哥."劉沁道,她對哥哥有信心.畢竟這試卷也不算難.

離考試結束還有幾分鍾的時候,劉也出現在校門口了.看他一臉輕松的樣子,就知道考得還不錯.

劉爸高興極了,大手一揮,帶著兩人下館子去了.

飯後,幾人就回到西臨山的住所,准備休息一下,等下午…再去考數學.

劉爸帶著劉從後門上了二樓,而劉沁則打算去看看一樓店面的況.此時正是吃飯的時間,店里沒有什麼客人.

夜薰正在給貨架更新呢,就感覺有人推開了玻璃門,習慣性地一句:"歡迎光臨"剛出口.回頭一看,居然是店里的老板來了.

"老板,你來了."夜薰笑著.

"是啊,剛吃過飯就來看看."劉沁看了看,沒發現其他兩個店員,問道:"薰姐,她們倆呢?"

"她們剛去吃飯呢."夜薰解釋道.

"薰姐,把這個月的營業額度表拿給我看看."

夜薰依把自己保管的表格交給劉沁,劉沁翻開仔細地看了看.發現學生類的包包銷售數額明顯地上升,而辦公專用的皮包類的銷售數額明顯不如年前年後,而女性用包則保持著一定的銷量.

劉沁和王博年初的時候就商量好了,既然妙沐雨准備大舉進軍皮包界,那他們也不和他爭,任由他漸漸占領全國的市場.而劉沁他們應該嚴抓質量關,生產出一流質量的包包.針對不同類型的包包,劉沁還設計了一套Q型公仔和它們配飾.他們努力讓顧客覺得物超所值,讓顧客以買到他們的商品為榮.即使各個省各個市都有帆坦蒂的包包賣,但他們要以質量得到顧客的認同:T省的包包才是這個品牌的代表!

而且手下的店全實行限量制.俗話,物以稀為貴.再好的東西多了,泛濫了,那麼它的價值也會有所下降.正如百分之九十的女人不喜歡撞衫一樣,如果自己花大價錢買來的包包是個大路貨,在路上隨處一捉就是一大把,那麼無論是誰都接受不了的吧?

看明了數據,劉沁心里盤算著,二十四款皮包.這幾個月里好像都已經用了十二款了吧?今年八成還得再提供幾個樣版,前世見過的包包,她都畫在一個本子里,總共還有四五十個樣版而已.但今生她不想走設計師這條路,等這些樣版用完,估計她和王博的店都會經營不下去吧?現在就應該思考一條出路了,改天和王博商量一下.

"薰姐,等她們回來,你就去吃飯吧,別忙著上架了."劉沁提醒道"我先走了,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嗯,知道了."夜薰應道,看著她遠走的背影,轉身又開始忙碌起來.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