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宮冷不孕
第44章 宮冷不孕



回到家就把媳婦臭罵了一頓.然後讓兒子離婚.

石英她姐夫為了孩子這事也心煩得很,他是個很喜歡孩子的人,誰也沒法理解他對孩子的渴盼.從一結婚開始,他就期盼著屬于自己的孩子的降臨,但他等了三四年,都沒有等到.但如果因為這個原因讓他離婚,他又覺得難受不已,人非草木,他們夫妻倆也生活了幾年,要一點感也沒有,那是騙人的.可是,如果讓他為了婚姻放棄擁有自己的孩子,他自認為是做不到的.

如今只能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了,如果真沒辦法治好她的不孕症,那麼再多的感也會被這件事磨損消耗掉.

本來為了這個問題,他就頭疼不已了,如今連他**也參與進來了,家里天天吵吵鬧鬧的,讓人不得安甯.為了讓雙方都冷靜下來,他只好先把老婆送回娘家暫住一段時間了.

石英她姐也沒反對回娘家,但整個人變得消沉不已.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也不理人.

而石英可以是她姐姐一手帶大的,兩人的感一向深厚.看到她姐姐如今這麼悲慘,她的心里難過極了.如今把壓在心底的話了出來,她也覺得輕松多了.

她抹了抹臉,不好意思地朝劉沁笑了笑.

劉沁想起幾天前看過的一個叫溫經湯的藥方,正是治不孕症的.她還問太叔公這湯藥真的有效果麼,得到了肯定的答案.當時她心里直犯嘀咕,如果這溫經湯真的有效,那太叔公太叔婆怎麼會沒有自己的孩子?沒有孩子是當父母的永遠的痛吧,她可沒那麼白目當面揭人傷疤.只是回家的時候私下問了她奶奶,這才知道了原因.

得知太叔婆是因為在一九四五年時候在回家探親的途中腹部受了傷,摘除了子*.當時的醫療水平很差,要不是陪同前去的太叔公醫術了得,術後太叔婆的身體得到適當的調理,恐怕連命都撿不回來!

劉沁聽後唏噓不已,子*都沒有了,再好的藥方又有什麼用?相處那麼些日子,劉沁懂得了兩老的好.

而他們的遭遇讓她覺得心疼,如今年紀大了,膝下卻猶虛,他們的心里恐怕更慘淡和淒涼吧?

此事之後,劉沁對兩位老人更體貼了點,生活中事事多為他們著想,完全把他們當作自己的爺爺奶奶來孝敬.

石英打了個噴嚏,劉沁立即回過神來.想到那個方子,就笑著:"其實你不必如此傷心,我聽我太叔公提過.他有個方子,正好能治療不孕症."

石英一聽這話,眼睛一亮,她雙手一把抓住劉沁的手臂,驚訝而焦急地追問:"真的?你太叔公真的有?"

"嗯,是真的."劉沁肯定地點了點頭.

"那真是太好了!"石英放開她的手臂,高興地歡呼著,在劉沁家的客廳轉起圈圈來.

且不石英是非常信任劉沁的,就大寶叔家的七爺爺,這幾年來一直都癱在床上呢,吃了幾個月她太叔公開的偏方後,現在都能偶爾起床走一走了!看過的人莫不稱好,不少人私底下還問大寶叔要藥方呢.但他哪里有藥方呀?其中有些人也是醫生的,見拿不到藥方了,還提出看看每包藥所用的藥材.但大寶叔沒答應,人家幫醫好了他家老爹的病,他可不能轉手就把人家給賣了.

不過這些人死纏爛打,天天在大寶叔家蹲點,大寶叔被纏得沒法了,只好透露是劉沁家的親戚的偏方.于是,有不少人求到劉沁家.劉爸劉媽哪見過什麼藥方啊.只推不知.

哪知道村里的人聯想到劉沁家這兩年財源滾滾,定是有什麼秘密的武器,搞不好這藥方就是!

這些話都在村里暗地流傳,越演越烈,劉沁家每天來拜訪的人絡繹不絕.劉沁不得已,就她實在不知道具體是什麼藥方,不過她太叔公在家里開了個診所,有些毛病的人可以去看看.這才遏止了村民往家里湧的況,但太叔公家就出門了,去看病的人一時之間多了許多,那些人不管大病病,都想找他看看.

看病時,通常都是劉沁先把脈以及辯證,然後再由太叔公確診.劉沁也不避諱村里的人.那些人一開始還覺得驚異,但一想,覺得一個十歲出頭的屁孩懂什麼,估計是看著好玩,跟著玩玩罷了.這麼一想,這些人就丟開了,沒生出什麼瘋瘋語.

不過經此一事,劉沁的辯證方面的技術得到很大的提高.太叔公當時就和她,一個出色的醫者,不光要藥方開得好,最重要的是要辯證技術過關,只有確定了是什麼病,怎麼引發的,以及一些並發症等.開出的方子才能治標治本,效果良好.

大寶叔家的那事,石英也知道.如今一聽那老醫生有法子治好姐姐的不孕症,提著的心就放下了一大半.

當劉沁提出去給她姐姐看看,好向她太叔公描述病時,石英答應了.

來到石英的房間,果然看到她姐姐在望著窗外發呆,臉色很不好,臉色臘黃,嘴唇蒼白沒血色.石英向她姐姐解釋了劉沁的來意,她姐姐開始也不在意,沒有任何高興的緒表露出來.

劉沁暗自苦笑,估計是看她年紀,不值得信任吧.也罷,她先幫她看看,回頭和太叔公確認一下再開方子吧.

劉沁給她把了脈,問了一些問題,得知她月經一向是不准的,有時提前有時延遲,而且血色暗,有時還有血塊.

再觀她,唇干舌燥,舌質暗.配合把脈得出的結論是宮冷,難以受孕,外帶有嚴重氣虛的症狀.不過劉沁不敢確定.畢竟自己學醫的時間尚淺,根基不穩,經驗不足啊.

"大致確定是用溫經湯,不過我得回去和太叔公商量一下,讓他確診後,才能用藥."劉沁笑笑,聽到石英在一旁敘述著大寶叔家的況,搖了搖頭.

而石英的姐姐聽完石英的敘述後,如一潭死水般毫無生氣的眼睛瞬間迸發出強烈的光芒,她一把抓住劉沁的手,慌張而急切地:"你一定要幫我,一定要幫幫我啊."著就哭了起來.

劉沁任由她那枯瘦如柴的右手緊緊扣著自己的左手,被她突然暴發的緒給嚇了一跳.定了定心神後,無奈地想:這兩姐妹怎麼連哭都一樣啊.

"姐,你別哭啊,真的有辦法治好你的病的!"石英勸道,鼻子也是的.

"是啊,這病不難治的,大概三個月到半年就能見到療效了."劉沁保守地估計道.看著她抽搐不已的肩膀,劉沁明白,估計她是壓抑太久了,突然間看到了希望就釋放出一直被壓抑的緒,所以才會哭得那麼慘吧?不過哭出來也好,對下面的調養有好處.

良久,石英她姐姐才止住了淚水,道:"***,我能和你一起去見見那醫生麼?"哭得久了,聲音沙啞得厲害,就像生鏽的機器運轉發出的聲音一樣刺耳難聽.

劉沁看著緊盯著自己的雙眼,里面滿滿的都是希望和哀求.仿佛劉沁的一句拒絕,就能把她打進萬丈深淵一般.

劉沁想了想:"明天不行,後天吧,後天是星期六,星期六一早我們就去."明天?太叔公的客人還在呢,自己也在放假中,實在不好意思去打擾.

聽到了要後天才能去,石英的姐姐吹了吹嘴唇,道:"後天就後天吧."盡管她很急,但此時也沒辦法和別人急啊.反正那麼久都撐過來了,再等一天也無妨.

約好了時間,劉沁就回家去了,石英的姐姐直直把她送出了路口才罷.

星期六早上,石英她姐姐早早就到了劉沁家,劉沁當時還賴在床上呢,被劉媽叫醒了.

她蹭了蹭枕頭,嘟嚷著她來得太早了點,不過回頭一想.也能體諒她如今肯定是焦急不已.洗漱後來到客廳,看到牆壁上的八卦鍾才顯示六點四十,劉沁有點無語.

此時劉媽捧了一盆熱粥上來,接著又是半盆的雞蛋粥.然後招呼著石大姐一起吃,她架不住劉**熱,有點局促不安地坐了下來.

劉和劉煦還沒有起床,劉爸一早就先到村口買菜去了,還沒回來.

劉媽先給劉沁和石大姐各盛了一碗雞蛋粥,熱地道:"石家大妹,這雞蛋是自家養的,營養著呢,多吃點兒呀.看你,瘦得一陣風都能吹跑!"

石大姐靦腆地嗯了一聲,就埋頭吃了起來.

劉沁吃完雞蛋粥後,又盛了一碗白粥繼續吃,桌子上還放了醃蘿蔔和醃蒜頭,還有幾個飽滿剔透的白辣椒.劉沁夾了一個蒜頭,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聞著那個酸辣味,石大姐吞了吞口水,也快速地挾了一只辣椒,正想往嘴里送.

"石大姐,你不能吃這東西."劉沁顧不得沒咽下去的蒜頭,含糊不清地道.

劉媽聽了這話,一怔,不高興地:"你這孩子,什麼呢,碗里還有很多,干嘛不給人家吃?"

聽了這話,劉沁那個汗呀,敢劉媽以為她想吃獨食啊?

劉沁解釋道:"哎呀,媽,她真不能吃,她月事不調呢,吃這些對她身體不好."

聽了這話,石大姐趕緊放下那只辣椒,速度之快,仿佛那是什麼髒東西一樣.

"石大姐,記得啊,這些酸辣之類的東西你千萬要少吃才行."

石大姐聽了,鄭重地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