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治療
第40章 治療



次日,劉沁老記掛著七爺爺中風偏癱的事,心不在焉地搗著藥草,幾次看到太叔公走過的身影時欲又止.

"吧,什麼事?"太叔公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鏡,淡淡地.這丫頭,瞄來瞄去都有六七次了,他倒想知道什麼事讓她這麼為難呢?

聽到這話,劉沁心里一喜,把藥草放下,"太叔公,你知道中風偏癱怎麼治麼?"

太叔公聽了,挑挑眉毛,道:"你怎麼會問這個問題?"莫不是還沒學會走呢,就想著跑了?不過她也不是那種好高騖遠的性子啊.

劉沁把昨晚的見聞重述了一遍.

太叔公聽完,點了點頭,捧起放在手邊的茶抿了一口,道:"這病不難治,但需服藥很久,即使痊愈了,也要堅持服藥."

劉沁聽後眼睛一亮,喜道:"太叔公,真能治啊?"看來太叔公是真有兩下子的啊,連大醫院以及一干醫生都沒撤的病,他都能治好,醫術真了不起.

"嗯,不過我得親自看看病人才好抓藥!"太叔公道.想到要出趟遠門,他皺了皺眉頭,他有幾年沒出過村子了,唉.不過想到之前侄女也一再邀請他們去她家看看,正好趁這次機會幫她看看那病好點了沒.還可以和老伴出去走走,現在不去,以後恐怕機會更少了.

知道太叔公和太叔婆准備去她家住兩晚,她高興極了.忙跑去找太叔婆,告訴她這個好消息,順便幫她收拾幾件要換洗的衣服.

果然,太叔婆聽到要去劉沁家住天的消息也是滿臉地興奮,像個孩子一樣迅速地收拾起來,生怕太叔公會反悔似的.

等收拾妥當後,她想到如果他倆都去了,那麼家里的兩只狗就沒人喂了.

劉沁察覺到她的緒突然低落下來,忙問了原因.得知是因為黑白時,啞然失笑.本來她想一起帶去不就行了,但後來一想這兩只狗都去了,沒人看家,家里被偷偷光了都不知道.

劉沁眼睛一轉,想到自己大哥,他非常喜歡這兩只狗狗,應該很樂意接受喂養兩天的活兒.

和太叔婆一,她果然很高興,幾人拿了包袱就出門了.劉和她約好晚上來接她的,現在不知道跑哪玩去了.

當幾人來到劉沁家時,劉奶奶正從菜園子里提著一籃子菜出來,看到他們,嘴巴驚訝地大張,好久才反應過來.

"叔公叔婆,你們怎麼來了?"劉奶奶趕緊放下手中的籃子,跑到他們面前.

"慢點慢點,真是,你還以為你是姑娘啊?跑那麼快!"太叔婆抱怨著,這老骨頭可不禁摔啊.

"沒事沒事,叔婆,自從吃了叔公開的藥後,我身體好著呢,呵呵."劉奶奶拍著胸脯保證道,然後疑惑地問道:"對了,您倆怎麼有時間來看侄女啊?"

"怎麼,不歡迎啊?"太叔婆笑眯眯地反問道.

"嘿,哪能呀,歡迎還來不及呢."劉奶奶討饒,然後接過太叔婆提著的包袱,引著他們向屋里走去.

回過頭來對劉沁道:"你媽在溪邊那洗衣服呢,你去看看,讓她快點兒回來!"

劉沁也不推辭,轉身就往溪邊方向走去.

當劉沁攜著劉媽回來時,三個老人在廳里聊得正歡,在大門外就聽到笑聲不斷.

雙方見過又相互介紹後,劉媽就去整治飯菜去了,弟劉煦被抓去幫忙燒灶.而太叔公提出要先去看看病人,劉沁自然得帶路.

來到大寶叔家,他正在劈柴,看到劉沁帶著一老者來到他家,他趕忙放下手上的活計,起身相迎.

"大寶叔,這是我太叔公,他略懂一些醫術,方便讓他給七爺爺看看麼?"劉沁笑著介紹道.

大寶叔一聽,大喜,忙把兩人往南邊的房間引去,"這真是太好了,哪有什麼不方便的."難得有醫生願意給他父親看看,甭管治得好治不好,他都是歡迎至極的.俗話,多個人幫忙就多份希望,不是嗎?

兩人來到屋里,大寶叔推開門,太叔公走進房內一看,周圍都封得緊緊的,連門窗都不開.這種環境對病人是很不利的!

"這房子的窗最好能打開一下,這屋子沉悶得緊,對病人是很不好的."太叔公嚴肅地.

大寶叔聽了,卻:"開了窗,我爸會被冷風吹著吧."

太叔公聽了,眼一瞪,道:"現在春和日麗的,天氣雖有些微冷,但總體還算是暖和的.這房子不通風不透光,極易滋生細菌,對病人的身心是極有害的."

大寶叔聽到他這麼一,額頭都冒了汗了,唯唯諾諾地道:"是是,一會我就去把窗子打開."

"也不必開太大,就開半扇就行了."太叔公補充了一句.

大寶叔聽話地只開了一扇窗.

太叔公看向病床,劉沁馬上機靈地搬了張椅子放在床頭.

太叔公點了點頭,坐了上去,他把七爺爺的左手拿了出來,右手搭在了他的手腕間.然後又讓他張開嘴查看舌苔,還問了大寶叔一些問題,例如這病幾年了,病有什麼變化,糞便的顏色等.

七爺爺雖然身體不能動,而且也不出話,但他的眼珠子一直都是盯著他們的.

房間里沒有人話,也沒人交談,良久,太叔公道:"口眼口呙斜,舌暗淡,苔白,脈緩無力,確是中風偏癱了."

然後對劉沁:"你來看看,感受一下這脈搏舌苔和平常人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太叔公起身,對大寶叔道:""這病確實能治,但這藥可能要吃一輩子了."

大寶叔聽到這結果,先是一喜,但一聽這藥得吃一輩子,又是一愁,這藥尚且不知道價錢呢,要是太貴…不過他轉而一想,不管花多少錢,治得好就要治!

太叔公一直在觀察大寶叔的表,看到他一喜一憂後反而露出堅定的神,暗自點了點頭.怕花錢治病的人他見過太多了,明明能治得好的病,偏偏為了省那兩毛錢而拖著,最後釀成陰陽兩隔的後果.

瘦了點,明天補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