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險勝
第34章 險勝



可惜自己只身回到故鄉.在廣東那邊的手下一個也沒有帶回來.若非如此,他才不需要親自來會會這位帆坦蒂皮包的設計師呢,一個才12歲的女孩,真讓他掉價得很!或許她以後會走得更遠,站得更高,但那又如何,現在的她還沒有資格和他直接談這筆生意!

"擴大生產啊?這個主意不錯."劉沁漫不經心地.

妙沐雨看到她心在焉的神,眼一眯,道:"既然你也覺得不錯,那擴大生產這事就這麼定了,下面我們該來談談這利益分配的問題了吧?"

劉沁一聽,知道正題來了,但臉上還是一片茫然地問:"利益分配問題?以前不是好了麼?"

好的?百分之十的純利?她倒敢提!也不怕噎著了?妙沐雨心里冷笑.

"劉姐,真愛開玩笑,呵呵."他臉上卻笑意融融,"擴大生產嘛,是王家提供財力人力,劉姐難道不覺得王家應該占更多的利益才公平麼?"

劉沁明白,人家都出招了,自己可不能再裝傻了,于是她也笑容滿面的:"妙先生的是.那依妙先生之見,這利益該如何分配呢?"

劉沁知道,自己手里肯定握有一些自己尚且不知道的籌碼,要不,王家人要擴大經營,完全無需征詢自己的意見!既然人家大頭都親自來談判了,那麼這就證實了自己的想法.自己也不是完全處于劣勢的嘛,如此一來,尚有討價還價的余地.想到這,劉沁暗自得意.

"劉姐既然為我們王氏工作,我們也不會太虧待你.擴大生產後,我們會分百分之三的利潤給你!"妙沐雨自認開出的條件夠優渥了,這百分之三比之前的百分之十只多不少!不過自己下面的人會不會克扣,就不關他的事了,呵呵.

好家伙,一下子去了百分之七!

劉沁想了想,覺得有些問題自己需要弄清楚的,于是開口道:"妙先生,擴大生產後,你預估一下一年大概能賺多少錢?"

妙沐雨聽到這問題,眼里閃過一絲訝異,想不到這年紀的女孩,居然問出這麼關鍵的問題,看來是個人才,發展潛力不錯."

按照我的估計,保守地,應該能賺七八百萬吧."其實這個數只是一半罷了.他才沒有那麼老實地出數目呢.

聽到這數,劉沁臉上的笑意未消,心里暗自盤算了下.照這樣來,自己一年能拿到24萬,不過這數據有待商榷.

突然間,劉沁的臉色變了,不悅地道:"哼,你們王家果然會算帳."其實一年24萬,從短期來,劉沁是賺了,比起沒擴大之前賺了一倍,但從長遠來,自己卻是虧了.

假如自己陪著王博一路走下去,未必沒有出頭之日,況且現在王博的廠子也發展得不錯.以後自己也算得上是公司的元老級人物了,按照王博的性格,應當不會太虧待自己.但換成妙沐雨就難了,實話,劉沁不相信他!

"怎麼,劉姐對這價錢不滿意?"妙木雨陰沉地反問,這丫頭.胃口未免也太大了?頓時他氣勢全開...

"哪敢呀,妙大少爺!"劉沁看到他嗜血的眸子,身體不自覺地哆嗦了一下,這丫的也太陰沉了吧?莫不是混黑社會出身的?

算了,形勢比人強,好漢不吃眼前虧.反正自己也不算虧了,不過交易方式得改變一下才行,"那個,對于利潤分配我沒意見,不過我有個要求,鑒于你經常不在本市,我覺得我應該把一年的圖樣和樣版給你,然後咱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如何?"

聽到這話,妙沐雨狐疑地看向她:"王姐,你這是信不過我們王家呢還是打算糊弄我?我怎知你拿來的樣版是有市場價值的?"

我就是信不過你!劉沁心里暗想,聽到他後面那句,她挺了挺腰杆道:"有沒有市場價值,到時你可以讓一位設計師陪同你前來,如果過不了他的眼,你們都可以退貨!"

妙沐雨想了想,都覺得這況對自己百利而無一害,也就點頭同意了,"那你打算什麼時候交貨?"

劉沁算了算時間,離開學還有三天了,到報名那天她不去,正好抽出點時間,"三天後吧."

"對了,這批貨一共二十四個樣版和圖紙.算是今年的量了,如果你們要追加數量的話,價錢咱們再另外算!"劉沁補充道,哼,她才沒有那麼傻,還按這種條件來,到時要不要畫就是她了算了.現在她家正是缺錢的時候,她不想斷了王家這條門路.

要不然的話,哼,大不了番臉,自己一家住在農村,也沒啥把柄可給他要脅的.俗話,赤腳的不怕穿鞋的!不過這也只能放在心里想想罷了.畢竟再世為人了,行事不能如此沖動,只能盡量讓自己少吃點虧罷了.

妙木雨聽到這話,當場想發作,但轉念一想,自己手上真沒她什麼把柄,她要是擱挑子不干了,自己損失可就大發了.算了,忍吧,大不了真要追加樣版的時候再多給點甜頭,他才不信如今這世道還有什麼事是花錢辦不到的呢!

一行人出了"海川".劉沁想起劉媽最愛吃的杜記燒鴨就在附近,本想就此辭別王博的,哪知這家伙知道她要去杜記買燒鴨,死皮賴臉地跟著.

"不點,剛才談判很有氣勢嘛,沒吃虧喲!"王博酸酸地,本來還以為有他表現的機會呢.誰知道這丫頭片子自己一個人就搞定了,也沒吃啥大虧,害得他沒有出場的機會,真是.

"哼哼,你還好意思呢.這事也不告訴我一聲,好讓我提前做准備!"劉沁一聽他那不正常的語調,火氣也上來了,氣哼哼地.

"哎呀,人家這不是不知道怎麼和你提嗎?況且他在你手上也沒討到什麼便宜啊."王博一臉無辜地.

劉沁想,盡管兩兄弟不合,但畢竟還是姓王的,人家憑什麼不顧家族利益來幫自己呢?如果王博真是那種吃里扒外的人,估計自己也看不上他這個朋友吧?想通了後,劉沁的臉色也好轉了.

看向王博,關心地問:"你,沒事吧?"

王博往下一瞄,看到劉沁嫩呼呼的臉蛋,手又癢了,仗著自己長得比她高,手不自覺地往人家臉蛋伸去.

劉沁機警地跳到一旁,然後緊緊地盯著他,預防他有什麼"不軌"的舉動.

"喂,人家這是關心你耶,你居然還想掐人家?"劉沁不滿地控訴.

王博把手放到自己後腦勺,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想到她的話,眼神一暗.怎麼會沒事呢?皮包生意的發展途徑幾乎算是被他隴

斷了.不過好在在自己的周旋下,妙木雨答應把他公司里的百分之十的純利給他,並且答應了,他公司的包包永遠不會侵占T省的市場(T省也就是如今劉沁他們所在的省).

他自嘲:如此一來,自己以後的創業基金不用擔心了吧?

轉瞬間,他的眼神變得犀利堅定,這次就算了,就當他這個弟弟欠他的.如果再有下次,他別想自己再把果實拱手相讓!

感覺到他心不好,劉沁也沒有再話,兩人俱是沉默地走在這條老街上.

"喂,不點,你去年不是今年想開個店麼?地址選好了沒?"王博率先打破了沉默.

聽到這話,劉沁訝異地抬起頭看向王博,這份協議剛才不是作廢了麼?怎麼

"呵呵,他歸他.我歸我!你這專賣店的事,我還是能做主的!"王博看到她瞪大眼睛的可愛樣子,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發,汗,怎麼一點都不柔軟?

劉沁拔開在她頭上作怪的大手,兩眼使勁地瞪向他.好在自己出門又噴了些啫喱水,要不,自己的頭發肯定變成雞窩一樣了!

"這專賣店的地址嘛,我倒是看上了一個,可惜現在還沒有錢盤下來!"那地在西臨山腳下,因西臨山是本市的旅游勝地,在全國也是挺有名的.人來人往啊,況且能到外地旅游的人,能缺得了錢?把店開在那,肯定火.

"有這事?,那店在哪個地段?"不點的眼光不錯,能讓她看上的,肯定不差,他倒是挺感興趣的.

劉沁對王博這人的性格還算了解的,也不怕他會搶了自己看上的東西,也不隱瞞他.

"那地段倒是好的,店主打算出什麼價錢?"

"那店主最近會移民,整幢兩層高的房子一起賣掉,是了點,才八十平左右就要四萬塊!"店主知道他這地皮以後肯定會漲的,但他卻沒時間慢慢等了,狠了狠心要了個高價.

但他自己是識貨人,不代表來買房的人也是識貨人啊,比起市區里一萬多就能買到一套七八十平的套房來,這價錢確實高了些.居高的價格,很是讓人望而卻步,所以廣告都已貼出近一個月了,房子還沒脫手.

看著劉沁志在必得的表,王博建議道:"聽你這麼一,這房子倒還挺不錯,要不要現在就去把它訂下來,交部分訂金就行了,

等幾天後你拿到錢再交齊就行了."

劉沁一聽,覺得有道理,于是兩人准備回頭取車,去把這事辦了下來再.

二更完畢.上面的價錢都是估算的,有些不太准確,大家看看就過哈.求票票,啥子票都行啦,但催更票就算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