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談判
第33章 談判



劉沁看他一下子就點了好幾個菜,料想就算是五六個人也吃不完啊,趕緊示意他夠了.

好在不是她請客,不過她替那素為謀面的客人默哀十秒鍾,居然倒黴地被王博當作肥羊來宰.

王博本來還想多點幾個菜的,管它吃得完吃不完呢,最好能讓他荷包大出血,這樣才能解恨.可惜不點居然阻止他,希望呆會她不要後悔才好.不過轉念一想,自己這麼做也太幼稚了,就算點上個滿漢全席,對于那個人來,也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

此時包箱的門被推開了,劉沁聽到動靜,轉身一看,走進來一位西裝革履的男人.此人壓迫感很強,剛進入包箱就讓劉沁感覺到空氣變得稀薄無比.而且在他如獵鷹般銳利的眸子的注視下,自己將要窒息的感覺.此時的劉沁完全沒有辦法分神去注意他的容貌,只感覺到他很高.

"喂,我你這人,怎麼一出場就這麼嚇人,玩陰冷啊?"王博拿起桌面的筷子,敲了敲他的碗.別以為他這樣,他就會怕他,哼!

瞬間,那男的目光就轉移到了王博身上.劉沁這才發現,自己身體不自覺地微微冒出了些細汗.定了定心神,她挑了個離王博近點的位置坐了下去.

此時劉沁粗略地打量了他幾眼,發現他和王釋明真的長得很像,可以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不止長相,連氣質走的都是冷酷路線.若這兩人沒關系,打死她都不相信.

看到人都到齊,菜也上齊了.王博不願地正了正身子,朝西裝男努了努嘴:"不點,他叫妙沐雨,我老爸的大兒子."雖然他很不想承認,但他長得和他老爸有八分像.是他老爸在知青下鄉時期和當地的一個姑娘生的,可惜那女的在生了妙沐雨後就出現血崩去世了.要不,也沒他王博什麼事了.

然後轉過頭來,看著劉沁笑著:"大哥,這是我的合作人,叫劉沁."

劉沁勉強笑了笑,:"你好."這人是王博的大哥,怎麼不姓王卻姓妙呢?不過這問題和她沒啥關系,就擱在心里吧.

妙沐雨更絕,只點了點頭,完全不開口.

此時王博親自給劉沁舀了碗白鴿粥,劉沁道了聲謝謝後,就拿起湯匙地吃了起來.王博兩人看到她如此表現,心里的想法各一.王博暗贊,沒有給他這個合伙人丟臉.

而妙沐雨的想法卻是,想不到這的孩子在他的威壓下還能淡定自如地喝粥,是無知呢還是無危?

劉沁借著喝粥的動作掩飾著自己的緒波動,開始的時候她還奈悶王博帶她來見的是何方神聖.如今見到了人,知道他是王博的大

哥,心底多少都有點普了.要她和王家的關系,無非就是有那麼丁點利益關系罷了,能讓他們看上眼的,不過就是皮包的樣版和圖紙了吧?

現在從形勢上來看,自己都是處于被動的,也沒什麼可想的.無非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湮罷了.她是需要仰仗王家堅實的後台,但王家何嘗不需要她提供樣版和圖紙?如果等會他們提出的條件太苛刻,大不了就一拍兩散唄.假如真的談崩了,王家損失可能會更大吧?當然,談崩了對自己也是百害而無一利就是了.唉,真應了那句話,宴無好宴啊.

劉沁腦子里轉著這些問題,這些精致的粥品和菜肴都沒有心思仔細地品嘗.

果然,等三人都吃飽放下碗筷的時候,桌子上的菜肴都沒有怎麼動.此時劉沁已經不覺得這頭肥羊可憐了.她拿起餐巾紙慢斯條理地擦了擦嘴,靜待他們開口.

妙沐雨看著劉沁,斟酌了下,道:"劉姐,這兩年皮包生意的勢頭很好,最近劉姐的收益不錯吧?"

聽了這話,劉沁不置可否,笑著:"還行吧,不過我想你們王家賺得更多吧?"

妙沐雨沒有接她的話,而是接著道:"這行的利潤咱們都看得出來,現在我們要做的是抓緊這個機會,擴大生產,穩占市場才是!"完,犀利的目光緊鎖著劉沁.

"我們"?劉沁好笑地想,他什麼時候參與進來了?然後她看向一旁的王博,這生意一向不是王博接手的嗎?如今他大哥怎麼橫插一腳進來了?

王博看到劉沁詢問的眼光,無奈地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起這事,自己也是氣憤不已,但自己老子做的決定,他能什麼?

本來這皮包的事一向都是他負責的,而且也辦得不錯,收益是蒸蒸日上的.問題就出在這行真的是太好賺了,自己這位大哥從廣東

回來的時候聽起王釋明提起後就留了心,去店里考察過,發現這真是一門賺錢的生意.于是他心思也活了起來,嫌棄王博如今打鬧的做法發展得太慢了.向王釋明提出了在廣東加大生產的想法.

王博一聽這大哥的想法,當然是跳出來反對了,笑話,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的品牌怎麼能隨便讓人?按照如今的發展勢頭,過個幾年,至少能擠身為全國一流的皮包品牌.自己這位鄉下大哥,一回來就想摘桃子,憑啥呀他?可恨的是,老頭為了彌補他在鄉下吃的苦,居然選擇委屈自己,讓自己放手?

哼哼,讓他放手,行啊,他手里還有劉沁這張王牌呢.她要是不答應,看大哥還能怎麼樣?擴大生意?賺錢?那也得他有這個能耐才行啊?

于是,就有了今天這出戲.

其實妙沐雨如今在廣東經營了兩家工廠,一家是針織廠,另外一家是電子廠.針織廠已初具規模,約有五六百個員工,算得上是中型廠了吧.而電子廠則是剛起步,不過他堅信,未來市場一定是電子的天下!

要不是王博通過北方那邊的親戚銷售皮包,讓帆坦蒂在北京和南方這邊有了一定的名氣,而且帆坦蒂還是劉沁這個女孩一手注冊的,他要借助這個品牌就必須走這趟.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