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姑姑探親
第28章 姑姑探親



吃過了飯,劉沁兩祖孫也就辭別了.盡管太叔婆一再挽留.她們明白太叔婆居住在此,平常都難得有人來,現在過年過節的,人就更少了.寂寞是難免的,人老了就是愛熱鬧,難得碰上個親戚,況且又是聊得來的,自然是不舍得她們那麼早走的.但此時劉奶奶精神也不佳,得趕著回去躺一躺.

去她們去意已決,太叔婆也沒有再勉強,只是往她們的空空的籃子里塞了一堆東西.糖果餅干瓜子臘肉粉利雞蛋鴨蛋,如果不是劉沁提不動,她還真想把這籃子給裝滿了去!

"行了行了,人家都提不動了,你還塞那麼多進去!"太叔公有點無語地,敢老伴把這些東西當作燙手山芋了?

"行什麼行?你心疼這些東西啦?"如果他敢回答是,那今晚就讓他啃幾個去!看他嘴里的牙齒還要不要?

"我哪是心疼這些東西啊,人家走到大路上還有有一段路呢,這又老又的,能提得動幾斤東西?"

聽了這話,太叔婆覺得挺有道理.但她實在不想把東西拿出來,只好瞪著這籃子東西想著辦法.

"好了好了,你拿點出來吧,沁又不是不來了,開學的時候肯定還會來的,到時你有多少都不夠她吃的!"太叔公勸道.

劉沁聽了這話,頓時滿頭黑線,太叔公這話把她得像個吃貨一樣.

太叔婆一聽,這話有道理啊,頓時不再堅持,把里面的東西拿掉了一部分.

當劉沁提著比去時還要沉的籃子回到家的時候,劉沁好奇地問:"你們這是去探親送禮吧?怎麼沒送出去?而且感覺這籃子東西比去之前還沉?"

聽聞是太叔公夫婦所送,劉的嘴巴張得大大的,都能塞進一個鴨蛋了.

他喃喃道:"這太叔公也忒大方了!收回來的比送的還多."

讓劉奶奶回房休息後,劉沁也不理會呆在一旁的劉,把籃子里的東西分類整理好.

劉呆愣了會兒後就回過神來了,他磨磨蹭蹭地蹲在劉沁左側,他見劉沁光整理籃子里的東西了,也沒理會他.

"哎,妹妹..."

悲劇產生了,只見劉沁往右側摔去,好在劉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但不幸的是,兩人一起往左邊倒去,而劉倒黴地成了肉墊.

劉沁回過神來,從地上站了起來.氣憤地吼道:"哥,你剛才干嘛撞我?"

劉被她這麼一吼,囁嚅地道:"那個,我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哪知道你這麼不禁碰嘛."

劉沁吼了一下,緒也平複下來了,但仍板著臉:"你不知道你自己現在多重嗎?我差點就摔倒了!"

哥哥做事也太魯莽了,好在這次沒發生什麼壞事,但如果運氣不好,這麼一摔下去,臉蛋正好朝走廊和院子的交界處撞去,到時不死也脫層皮,搞不好就要破相了!想到這,劉沁都覺得心跳加速,心有余悸.

"知道了,下次不會了."劉也自知理虧,當時他並沒有想那麼多,因為平時和那幫兄弟也是經常碰碰他們,引起他們的注意後才話的,哪知道今天就發生這麼一糟事了?

看著自家大哥低垂著腦袋站在那動都不動,劉沁心也軟下來了."好了,你剛才想什麼?"

"沒,沒什麼,呵呵."本來劉是想問她太叔公家給的包的金額有多大的.但如今發生這件事,如果他再問的話,肯定挨罵.咱還是另挑時機吧,犯不著在這當口撞上去.

劉沁聽到這話,看到老哥那尷尬的表,她挑了挑眉,不過她估計他也沒啥重要的事吧.算了,劉沁也不追究了,如果他想的時候會的.這些東西已經整理得差不多了,而且今天也忙活了一天,東奔西走的,累啊,去睡個午覺吧.

躺在床上,劉沁想了想,覺得應該買輛自行車,如此一來,去太叔公家就方便了.不過因為他們這條公路並不太平,有一條轉彎的地方死過很多人,過年前那兩個月就發生了五起交通事故,死了四個人.那地方被寓為整個鄉里最不吉利和最陰邪的地方.要是買了自行車,估計劉爸劉媽也不會允許她騎的,她太了.或許買回來,讓她哥騎還差不多,她坐在車後就行了.嗯,這方法可行,下次去市里.先斬後奏吧,省得爸媽反對!

晚上的時候,劉奶奶略向劉爸劉媽提了白天的事,兩人也沒啥可反對的,反正不耽誤學業就好.呆在家里也沒什麼事可干,閑著也是閑著,去學學中醫也好,技多不壓身嘛.

初八的時候,劉沁的姑姑回來探親了,她把手上的東西一扔,就跑到劉奶奶房里去了.

之前,劉媽問她,不跟她去派這些年貨,順便見見這些親戚,都好幾年沒見了,再這麼下去,恐怕會生疏了吧?

劉妹滿不在乎地答道:"生疏就生疏了唄,反正出嫁前她也不愛和這些人來往,年年給他們送些年餅啥的已經夠好了."還想怎滴?

劉媽無語,只好自己一個人拎著籃子去給同宗的親戚派餅去了,走之前發現,劉妹只拿了兩塊豬肉來,宗里還有一位比劉奶奶還高壽的老人呢.兩塊豬肉里並沒有那個老人的份.無奈之下,她只好把給自己家的那塊豬肉對半切,准備把其中一半給那位老人.

收到劉妹年餅的人都紛紛詢問為啥只有年禮到而劉妹為卻沒來,劉媽只好一一解釋道,劉奶奶有點事讓她辦,她沒法抽身來了,只望各位原諒則個.這些親戚倒也通達理,沒有過多責備,這人有都有那麼點急事,沒法來就算了,人家可能真有急事呢.

但劉媽就惱恨她了.自己都跟著丟臉丟到親戚家來了,對待親戚如此沒有禮貌,成何體統?本來她還想著今天中午把最後一只雞給殺了來招待她的,但如今,算了吧,買條魚回去得了.按她的意願,買魚刺最多的大頭魚最好,但一想到家里還有幾個孩,魚刺真卡到哪個,難受心疼的還不是自己?這才放棄了這個想法,挑了條刺少的草魚.

中午的時候,劉媽沒讓劉沁動手,親自下廚整治了一桌菜,番茄醬魚,臘肉炒粉利,把前幾天做的糯米灌大腸也切了一盤出來,還有一道春菜和一道上海青.

飯桌上,劉妹看到面前擺的兩道青菜,臉色臭臭地和劉沁換了個位置,頓時惹得劉媽惱恨無比.雖她面前有兩道青菜,但還有一道魚肉啊,她卻非得換到面前兩三道菜都是肉菜的位子上去.

全家有點安靜的吃著飯,劉劉沁兩家伙發現今天的菜不怎麼好吃,知道不是劉沁做的,只吃了一碗多就放下筷子了.其實全家人都吃慣了劉沁做的菜了,感覺現在的菜色真是有點難以下咽啊.現在的菜雖然也比一般的農婦做得好吃,但畢竟嘴巴被養刁了,難改啊.正所謂,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于是全家都勉強吃了點就停下筷子了.

只劉妹一人在飯桌上吃得津津有味,看到大弟一家都停下碗了,她趕忙吞下一塊臘肉,招呼道:"快吃呀,你們怎麼都不吃了?這菜好好吃哦!"

劉爸尷尬地笑了笑,然後硬著頭皮:"大姐,你慢點吃.我們都吃飽了."

只劉奶奶一人看著自己的女兒歎氣,怎麼女兒像是沒吃過肉似的?狼吞虎咽的,如今她只好把筷子重新拿了起來,陪著她吃了.要不,這神經大條的女兒做到這份上就丟臉了.

好容易,劉妹終于吃飽了,她摸了摸又大了一圈的游泳圈,笑著:"大弟,老早就聽你年前發了筆大財,看來是真的呀,嘖,

看著走廊上面的那排臘肉,唉喲,我的媽呀,比我家多多啦!"

劉和劉煦早跑出去玩了,劉沁留著下來准備洗碗的,她看著自家姑姑誇張的表,誇張的語氣,誇張的動作.頓時覺得,她的姑姑真有當丑角的天賦!那種視覺沖擊是多少個鳳姐和月月都無法比擬的?鳳姐?月月?在她姑姑面前,她們都是浮云啊浮云!

"哪有呀,你都是傳了,當不得真的."劉爸.

劉妹撇了撇嘴道:"我大弟呀,你就甭謙虛了,喏,樓房都起了,還裝窮呀?"

劉爸假裝無奈地道:"是真窮,蓋這樓房還和我岳父借了幾千塊呢."

劉妹聽到這,狐疑地看了劉媽一眼,劉**表沒啥變化,平靜無波.她沒轍了,只好看向劉奶奶,希望她給個准確的答案.

但劉奶奶這次沒幫她,如今她算是明白了,這大女兒和老2都靠不住,她可不想事業有點起色的老大也被他們拖下水.現在他們的日子也還算過得去,如果以後過不下去,就算她豁出老臉,肯定會幫著他們的.

況且老大剛建了房子,又還了些債,過了個年,這些都是錢啊,搞不好身上真的沒有錢了呢!就算有,今年估計會有些其他計劃吧,光靠種這兩畝地,溫飽都難解決啊.如今她得護著老大點!

第三更到,累死了,呼.求推薦票,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