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得到機會
第27章 得到機會



看到這孩子目光清澈.在對視中也沒有閃爍躲避.看來,侄女的都是真的,而且這孩子資質確實不錯,品性好.

"既然如此,那老頭子我就考考你罷,可有信心接受考驗?"

"太叔公盡管考,外孫女定盡力回答."劉沁知道,重頭戲來了,能不能過關就看這次了.

他隨意挑了兩個就出了題,"我也不考你難的,你就甘草和石膏各自的釋名,主治好了."

"甘草亦名蜜甘,蜜草…它主治22種病症,一是傷寒咽痛,用"甘草湯"…十八是治痘瘡.用灸甘草,栝樓根等分,煎水服…'

"石膏亦名細理石,寒水石.主治…頭痛,心煩,流鼻血.用石膏,牡蠣各一兩,研細.每服二錢,新汲水送下.同時用水調少量藥滴鼻內."

太叔公聽到她用稚嫩的聲音一字不漏地這兩味藥的主治功效一一道來,心里暗自滿意.看向劉沁的目光也柔和多了,而且蘊含著絲絲贊賞.

"背得不錯."他笑著點了點頭.

劉奶奶一聽到叔公的贊揚,頓時喜笑顏開,然後雙眼期盼地看著他,"那,是不是…"

太叔公看到劉奶奶那喜形于色的樣子,笑罵道:"我你也一把年紀了,性格還是毛毛燥燥的,做事還沒有你孫女沉穩,真是白活了這把年紀!"

看著站在一旁的女孩,直挺挺地站在那,在他如火的目光下,絲毫不見畏畏縮縮,眼里不見一絲驕傲自得的緒.想她才十二歲出頭的年紀,這份心性確實難得,或許真的可以傳承他的衣缽,不過如今下結論尚且太早,觀察一段時間再吧.

太叔公正色道:"讓我教你中醫也行,但我不喜歡偷懶的人,也不喜歡半途而廢的人,更不喜歡驕傲自滿的人,你能不能堅持?"

聽到太叔公這話,劉沁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這代表她通過了考驗,得到了他的承認啊,頓時毫不遲疑地笑道:"能!"

太叔公看到她亮晶晶的眼睛,知道她的確是個熱愛醫學的人.但他臉上的表仍是淡淡的,"這不是嘴上就行的,先觀察半年,如果你有一點做不到,以後就不用來了!"

"是,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做到的."劉沁脆聲聲地回答,自己要加油啊,一定要堅持住,有個師傅教,比自己瞎子摸象般地瞎學容易多了.

"好,開學後每天放學就先到這里,周六日如果你家沒什麼要緊的事,你也必須來這里報道,明白嗎?"裕山學坐落在古塵村和謝家村的中點線上,一來一回雖費點時間,但也不是太麻煩的事.

"明白!"

"那就好,希望你能堅持下去."

劉沁心里興奮極了,終于有機會接觸到正規的中醫了,一門神秘的醫學.

談妥了正事,已經將近中午.太叔婆留她們下來吃飯,劉沁自告奮勇前去幫忙,于是三個女的一起轉戰廚房.

太叔公家的廚房在主屋左側,在離左側的房間較近的地方蓋了兩間矮的泥磚瓦房,離主屋較近的那個矮房是廚房,另外一個是放柴草的地方.一進廚房,劉沁就把那些洗鍋提水的活搶了過來,開什麼玩笑,這些重活能讓這兩個加起來過百的老人干嗎?一不心出現個什麼意外,長輩的怒火她可承受不起!

兩位老人看著劉沁一不點在廚房忙來忙去,也覺得有趣,索性兩人就把凳子放在灶前,然後坐下來烤著火聊天,偶爾往灶里加加柴.

太叔婆家里所有的菜和米都放在廚房里了,包括全部的干貨和山貨,考慮到屋里的幾個老人牙口都不算好,就做個香菇介菜瘦肉粥吧.

從鍋里舀了一瓢熱水倒進瓷盆,把干香菇放進熱水泡軟,然後洗乾淨切末.瘦肉切末,放少許酒和蔥茉伴勻.然後加熱油鍋,下香菇末,肉末翻炒至熟.再把介菜洗淨,焯水後切末.待米粥半熟時就放入香菇和肉末,等粥熟後再放入介菜末,散入一些姜絲.放入適量的鹽,考慮到老人的口味偏淡,所以劉沁放入的鹽比平常的略少.

在等粥熟的這段時間,劉沁快速地整治了三道菜,一道是粉利炒臘肉,一道是萵筍肉片.最後一道是白菜雞蛋濃湯.話這粉利是南方這邊的特產,尤其以桂林粉利最出名.制作的過程也挺簡單的,用上好的大米細磨成漿,搓*揉成圓柱狀,蒸至八成熟就取出來晾干,也可以放進清水里泡著就成了.

粉利在冬天可以留一個月這樣,但要記得常換水,如果天氣太冷的話,在煮之前用熱水泡泡,等它軟了再切來煮,吃時切成條狀.臘肉炒粉利是一道美味的菜,炒時配上芹菜蔥蒜,真是色鮮味美,香滑爽口啊.

等劉沁把這頓飯菜整治出來的時候,太叔婆已經驚訝得眼睛都大了,她從來都沒有這麼失禮過,但她真是太吃驚了.雖然還沒有償過這幾道菜,但光從她熟練的炒菜技巧,以及菜色和香味,她就知道這幾道不錯,完全不像一個女孩做出的,就是她可能也沒法做得比她更好.如果不是親眼看到,她是完全不敢相信這幾道菜是出自一個十二歲的女孩的手里.

太叔婆緩緩地轉過頭,問坐在她右側的侄女."你家沁,做菜做了多久了?"

劉奶奶挺了挺胸脯,笑眯眯地:"不久吧,以前不怎麼做菜的,就是近年來她爸媽不在家她才開始做的."終于也有一個人嚇到了,一開始她吃孫女做的菜的時候,也是驚訝得不行.如今看來,孫女腦子就是靈活,學起東西來就是快啊,哈哈.

太叔婆看到她侄女那自得的樣子,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啐道:"樣,得意個啥勁,又不是你自個做的!"

"哼哼,這是我孫女做的!"劉奶奶撇了撇嘴,繼續一臉與有榮焉地.

以前她時也是這麼和叔婆打屁閑聊的,但自從自己十六歲嫁人後就一直是一本正經的樣子了,兩人的關系也漸漸地不那麼親密了.想不到幾十年過了,老了反而越來越像孩了,哎.

把兩位老人"護送"回客廳後,劉沁一人來回幾趟,總算把幾道菜和那鍋粥和一鍋飯給端進了大廳.把菜擺上桌子,兩個鍋放在了特定的地方,劉沁才坐下.這桌子是方桌,正好,一人坐一面.

"老頭子,來,償償這粥怎麼樣?"太叔婆催促坐在自己右手邊的老伴.

太叔公依償了償,然後笑著:"這粥味道清香鮮美,不錯."最重要的是適合牙口不好的老人,做粥的人挺細心的.

太叔婆神秘地笑著問:"老頭子,猜猜是誰做的?"

太叔公聞看了她一眼,然後就看向劉沁,徑直問道:"這粥你做的?"

如果自己老伴沒問自己這個問題,他倒是猜不出是誰做的,但她問了,那就有八成機率是這個外孫女做的.

劉沁笑著回答:"是啊."

太叔婆再接再厲:"其實不光如此哦,還有這菜也是沁做的呢."她都償了償,味道真不錯,挺合她的口味的.老頭子的口味和她差不多,應該也會喜歡這幾道菜吧.

相處了半天,她個人是非常喜歡劉沁這孩子的,聰明伶俐,長得又好,又懂事又孝順.她知道自己老伴還待考察,所以她想幫幫這孩子.況且光看眼睛就知道這孩子是個正直的,俗話三歲看到老,長大了.這孩子必定不會太差,而且這孩子的基礎也好,很適合學醫.再者兩人看起來還尚且年輕,但兩人的年齡都不算了,哪還有那麼多時間挑挑揀揀的哦,指不定哪天眼一閉腿一蹬就去了,到時就徒留遺憾了.

其實太叔公又何償看不出自己老伴在委婉地幫外孫女話?但他找個徒弟不光為了傳承衣缽,更多的方面是想找個可靠孝順之人,等自己百年之後尚能照顧自己的老妻,所以他才會考慮在本族里找,而且最好是有血緣關系的.如此一來,即使自己去了,這徒弟念在自己親戚一場乃至師徒一場的份上,好好地照顧自己的妻子.

這外孫女的條件倒是差不多符合了,但問題就出在她是女兒身這點,但不是他重男輕女,但如今的世道如此,他是怕真到了那一天,如果她爸媽反對,就算她孝順又怎麼樣,胳膊還不是擰不過大腿?到時萬一真是這樣,那麼他恐怕地死不瞑目吧.

不過如今償了她做的菜,清淡而不失鮮美,入口即化,倒是費了一番心思的,可見是個有孝心的.也罷,這半年來多教她點東西,然後再觀察觀察,如果真的不錯,那麼收下也是美事一莊.

不過想起他還有一個侄子,也就是謝芬的弟弟謝永春,覺得應該知會他一聲,到時順便和他商量一下,能不能讓他一個兒子回來跟他學點中醫,如果能的話,這些問題就迎刃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