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考驗
第26章 考驗



"別把你在學校的那套拿出來.嚇壞孩子!"太叔婆啐道,把劉沁抱得更緊了些.

太叔公聽到這話,一怔,自己老伴甚少在自己問話時插嘴的,這次怎麼

太叔婆看到他低頭喝茶,不語.然後就看向劉奶奶的方向,臉上歡喜的表一直沒變過,"芬,我觀你氣色不太好,是生病了?"

劉奶奶一把年紀了,當著孫女的面被人叫出自己當姑娘的名,頓時覺得難為,老臉通."其實也沒什麼,就是頭疼,這病都跟了我幾十年了,只不過最近疼得厲害點."

"怎麼都沒聽你提過?"太叔婆其實也不懂醫,只不過是看她臉色不太好,以為是偶感風寒罷了,哪知這麼嚴重?

"以前也不太疼,也從沒在意過,哪知這兩年會疼得如此厲害?"其實她也不好意思.這個症狀好像是產下雙包胎時留下的.當時因為缺衣少食的,雙包胎一生下來就是營養不良的樣子,比貓兒大不了多少.

當時她家那死鬼也正病著,嚴重貧血,當時她的陪嫁物品能賣的都賣光了,家里已經欠了一堆爛債了.親戚朋友看到她上門,通常都是事先躲起來了,避而不見.

後來她家那死鬼看到她產下雙生子,並且看到他們都是一副營養不良隨時喪命的樣子.嫌棄養他倆浪費糧食,還不一定養得活.就狠下心趁她不注意時把那對雙生子扔到了路口去,然後徑自回來關上了門,對兩個兒子的哭聲充耳不聞,連路人都覺得他這當父親的做得太過份了,有損陰德.

俗話母子連心,當天半夜她醒來的時候知道了這件事,不顧當時她還在坐月子,拖著虛弱的身體去把兩孩子給抱了回來.但是這兩的本來就體弱,如今更是吹了大半夜的冷風,已經是進氣多出氣少了.天一亮,這兩個家伙就去了,當時她真的是傷心欲絕,月子里也沒有好好將養.出了月子後,頭疼就隨之而來,只是輕微的疼痛,她也沒放在心上.

況且當時她也有怨恨,如果這些親戚當時肯伸伸手,或許她的孩子就不會去了.盡管她知道當時叔公一家子有事到外地去了.行蹤不定,歸期不定!但心里有了個結,就很難打開.後來自己慢慢地想通了,明白了這就是命啊.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老頭子,給你侄女把把脈去,她這樣子,你不心疼我心疼,都是謝家的血脈啊."看看,這孩子操勞了大半生,如今的模樣根本不像六十出頭的樣子,瞧著比自己年紀還要大.

"嗯,我看看."太叔公其實也對當年的事耿耿于懷,雖他沒有錯,但當年從外地一回到家就聽聞自己的侄女老公和一對雙胞胎都對去世了,當時他心里堵得慌,她父母臨死前都委托他多多照拂他們一雙子女,自己沒盡到責任啊.

太叔公坐在劉奶奶的右側,示意她把右手放在矮桌上,幾分鍾後,他讓劉奶奶張開嘴.看了看舌胎,再問了一些問題,然後就坐回主位上面,拿起一杯熱茶喝了一口.

劉沁覺得中醫真玄啊,見過了大醫院里看個病也要檢驗這檢驗那的,經過一堆儀器的檢測才能判斷出什麼病症,太叔公這種簡單的辨症手法讓人覺得很新奇,就不知道正確性高不高了.

然後想了想才緩緩開口:"你這頭痛乃產後風引起的,由于你產後氣血虧虛,正氣不足,坐月子的時候沒有好好保養,感染風寒,休息不當,所以才導致了這些症狀."

劉沁一聽這話,急了,這法很嚴重啊,坐月子時留下的病根,至今都有幾十年了啊,"太叔公,這很嚴重嗎?"

"本來是不嚴重的,但拖了這幾十年,病也被折騰成大病了!"太叔公沒好氣地,看向自家侄女的目光滿含責備.娘的,嘔氣也不能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吧?

劉奶奶當然感覺到叔公銳利的眼神,眼里的責備讓她不自覺地縮了縮脖子,叔公的威壓隨年漸長啊.

"那該怎麼辦?"劉沁此時也有點手足無措了,前世自己奶奶老自己頭疼,但家里沒幾個人當一回事的.人老了,哪里能沒有些病痛的呢?用不著成天緊張兮兮的.

"放心,還死不了."太叔公硬邦邦地.看來是余怒難消啊.

"呸呸,大過年的,什麼死不死的!"這時太叔婆發話了,"還有,知道什麼症狀就趕緊開藥."

此話一出,本來還想些什麼的太叔公頓時閉上了嘴,乖乖地寫藥方去了."這種況屬于寒邪入里體內紮根,而且又拖了這麼多年,雖可以治愈,但是治療上需要一定的時間."

這種況讓劉沁有種錯覺,就像剛想發飆的獅子,聽到綿羊朝它叫一聲後,炸開的毛瞬間收好,然後乖乖地原地趴下!想著想著就不自學地咧開了嘴.

突然,劉沁不心瞄到太叔公瞪向自己的眼神,不心嚇了一跳.

"你這樣嚇唬誰呢?寫你的藥方去!"頭頂上的聲音再次響起,溫溫和和的,似乎沒有什麼威懾力,但卻能讓某人移開瞪視的目光.

太叔公摸了摸鼻子,暗自埋怨自己老婆偏心眼兒,不就是瞪兩下嘛,又不會少塊肉,干嘛在後輩面前給自己漏氣?

劉沁暗樂.不過她可不敢把緒反應到臉上了.看來太叔公也是個妻管嚴的,呵呵.

沒一會,太叔公就擱下筆,"好了,這張藥方上的藥材是目前家里沒有的,需要到藥材店去買,你們按照我上面寫的量來買就好了,到時我再給你們配好來."

劉沁趕緊站了起來,接過單子,然後把它遞給劉奶奶.

劉奶奶沒有接過,她只是笑著:"這人老了.眼神就不大好,沁,你給奶奶念念吧."

劉沁拿起藥方,看了看,認出這字體是行書體,好在太叔公的字不像別的醫師,龍飛鳳舞,用幾把放大鏡都沒法辨認出來的.

"羌活5兩,獨活6兩,荊芥3兩,防風8兩,川芎紙上列了七八個藥材,劉沁認出來這都是一些辛散祛風藥.

太叔公等劉沁念完了,就補充道:"等你們把這些藥買回來,我再配上別的藥,芬的病該補養氣血,溫陽散寒,當以溫養為主."

劉沁看著手上的這張藥方,雖只練過幾個月的毛筆字,而且只是臨帖子,但好賴她還是能看出來的.這字體剛勁有力,力透紙背,由此可以看出太叔公的性格也多是堅忍不拔,剛毅果斷的.這太叔公真有幾手好本事啊,在劉沁認識的爺爺輩里,都沒有一個如此有本事的,教書,務農,中醫,書法,可能還有一些她不知道的本事.

難道奶奶娘家里的人才真那麼出眾?不過窺一斑而見全豹,想必不會太差,不過太姥姥這輩的兄弟如今就只剩下太叔公了,是沒法印證她的想法了.

劉奶奶感覺差不多了,就直奔主題了,"太叔公,我有個請求,不知當講不當講?"

太叔婆一聽.接口道:"芬,在咱們這,哪用得著那麼客氣?有什麼請求就直,出來這話反倒讓兩家都生分了."完暗自搖頭,這侄女可以是她從看到大的,她什麼都好,就是要強了點.

劉奶奶笑了笑,接著道:"我想讓我這孫女跟叔公你學學中醫,不求你手把手地指導,偶爾指點一下就成."

個請求很棘手,讓他很是為難.他今年已經七十有三了,確實想找個傳人把中醫這門技術傳承下去,但可惜的是自己這一輩子都沒能生個孩子,這是他最大的遺憾.在他的想法里,他的徒弟最好是男的,和自己家也有點血緣關系的,最好天分悟性不錯的.

太叔婆倒是很驚訝,這年頭很少有人學中醫的,大多數人都是拼了命擠進醫學院去學西醫.並且句不好聽的,自己老伴也就算個游醫,這話並不是他醫術不好,只不過是他從沒有去考過過什麼證書之類的,也就是沒有得到國家,醫學院之類的認可.怎麼還會有人想跟他學中醫呢,而且劉沁這孩子還在讀學呢,從剛才的對話中可知這孩子的成績不錯.這個時候來學中醫,難道不怕耽誤了她的學業嗎?

劉奶奶也看出他們的猶豫,本來她也沒想一提出要求,別人就答應,但她還想試試,"我也只是想讓這孩子有門技藝傍身,而且她

的天賦確實不錯,才半年已經把本草鋼目背得一字不漏了.當然,我也不敢要求叔公您你手把手地指導,只要您偶爾指點一下,于她就是莫大的榮幸了."

聽到劉沁半年就能把本草綱目背全,兩人都有點驚訝,互相看了對方一眼,他們都把眼光投向了劉沁.

第一更,後面還有兩更,求推薦票,粉大家都求,俺就要推薦票吧,話上架後我的推薦票少得可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