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貴人
第25章 貴人



劉沁左手攙扶著劉奶奶的手臂.右手拎著籃子,緩緩而行.一路走人,人煙漸漸稀少.劉沁一眼望去,在遠處隱隱約約有一座磚綠瓦的房子.

劉沁好奇地問:"奶奶,我們現在是不是要去拜訪那位老中醫?"

劉奶奶沿著路心地走著,聽到劉沁的問題,和藹地回答道:"是的,其實他是奶奶的叔公,年紀七十有余了."這地方是她生長的地方啊,想不到時間都過了幾十年了.

"奶奶的叔公,那我怎麼稱呼呀?"劉沁皺眉不已,確實想不出該怎麼稱呼這位長輩.

劉奶奶樂呵呵地:"你稱呼他為太叔公就行了."

"太叔公住的地方離村子也遠了點吧?出入不會不方便嗎?"其實他住的地方離村子並不算太遠,但劉沁想到這太叔公也七十多歲了,住那麼偏僻,要是出個什麼事,也沒人幫忙啊.

"其實你太叔公也是在二十年前才搬來這住的,他嫌棄村子里太吵了."劉奶奶瞧著自己孫女擔心的模樣,莞爾一笑:"呵呵,你不用擔心了,你太叔公的體質比你奶奶我可強多啦!如今仍能健步如飛,不比年輕人差!"

劉沁自是不怎麼相信的.她們村子里的老人也不少了,大多都是步履蹣跚,就是健康無病的也多因身體機能退化,走起路來都是慢悠悠的.就像太叔公是中醫師,縱然身體調理得當,但年紀擺在那,恐怕也就比常人健康點,少點病痛罷?

劉奶奶也感覺到孫女是明顯不相信她的話,她也只是笑笑不解釋.

"奶奶,以前怎麼沒聽你提起過你家還有位那麼厲害的醫師呢?"奶奶這人也真絕了,上輩子直到她去世也沒透露出她太叔公的存在,這保密的功夫,真讓劉沁歎為觀止啊.

"你太叔公是個愛清靜的人,咱們做晚輩的要是沒有什麼事也不便打擾."劉奶奶笑了笑,其實這只是一部分原因,還有個原因是自己這個孫女是真心喜歡中醫的,如若不然,她了不會貿然地把人推薦給叔公.叔公為人嚴厲,對行醫一道要求更是嚴格,如果沒有那個能力和良好的品性,他是不會收的,胡亂推薦只不過徒增困擾罷了.

劉沁本來還想些什麼的,但往前一看,發現她們已經到了.劉沁抬眼打量起這座依山而建的屋子,近兩米的青磚圍牆把四周都圍了起來,劉沁估計著圍起來的地估計有近一畝吧,除了房子外.里面的活動空間可真大啊.看這斑駁青磚,都有些年頭了,在70年那種吃不飽的年代就敢建這樣的房子,這太叔公也真是太有錢了吧?

劉奶奶上前敲了敲門,里面傳來狗吠的聲音.

"誰呀?"接著從院子深處遠遠地傳來一道蒼老沙啞聲音.

"叔公,是我啊,侄女謝花探望你來了."劉奶奶聽到問話趕緊沖院子里高聲回道.

沒過一會,院門就緩緩打開了,一位身高約一米七幾,身穿藏青色棉衣棉褲的老者赫然出現在眼前.和劉奶奶佝僂的背脊不同,他

可是如青松般挺拔,絲毫不見一絲陀背的跡象.不光如此,他的面色非常潤,眼睛既沉靜又蘊藏著一點含蓄的威嚴,讓人對他不自覺地生出敬畏的心里.

只見他的眼睛看了劉奶奶後就向劉沁的方向掃了一下,然後微微地點了點頭,"外頭冷,進來吧."然後就率先往里面走去.劉沁兩人只好緊跟而上,看著前面老人步履矯健,行走如風般的身姿,劉沁兀自感慨.太叔公的身體真是倍兒棒啊.

幾人來到客廳,太叔公率先坐上了首位,劉奶奶等他坐下後,才在他的左下手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劉沁一進院子就開始打量了,院子約有一畝多大,四周栽了幾棵大樹,而且整個院子里四周都種上了一片片的植物.劉沁發現里面有幾種藥材,像薄荷,田七,紫蘇,木芙蓉等,有些隔得太遠,沒細看所以尚且吃不准是什麼,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些都是一些藥材.

再有就是這房子了,整排房子有兩個房間,一個大廳了.兩個房間的門俱是開在大廳左右兩側,和一般的農戶家里的大廳不一樣,大廳大門正對面擺放著一張橡木四方桌,桌子兩邊各放了兩張實木椅,然後在它的兩側也分別放了幾張色的實木大椅.在四方桌下首又擺了一張圓形桌,估計是吃飯用的吧.

打量完後,劉沁不得不承認,貌似太叔公家家具的擺放都仿照了古人,從院子到房子,無一不洋溢著古蘊古風.

此時,右手邊的房間的門簾打開了,里面走出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奶奶,只見她面容可親,臉上的皮膚潤得不似一個六七十歲的老人所有.如果不是她的頭發已然花白,劉沁必定以為她尚不滿五十.雖然她沒有太叔公般的矯健身手,但一舉手一投足都會散發出一種淡定從容地氣韻.她手持茶壺,婷娉而來,從右側房間到大廳的對角,短短的幾步路,卻讓劉沁震撼不已.她的雍容和氣度讓她一生都難以忘懷.

即使以後她在一些宏大豪華的宴會場合里展露頭角,她的一舉一動都有人爭相模仿,盡管她一度地被人稱贊擁有中國古典美人氣質的典范,更有無數的貴族學校爭相邀請她擔任禮儀老師.但她仍然覺得她的師娘才是她心中的女神,她的優雅她的氣質已經超脫了容貌,銘刻在她的舉手投足間.

劉奶奶一看到她的叔婆向她這邊走來,她趕緊起身:"叔婆好."

劉沁本來就站在劉奶奶身後,此刻也揚著笑臉:"太叔婆好."

"芬啊,在這就不用那麼客套了,隨意點."太叔婆給劉奶奶倒了茶後就向主位走去,手執茶壺,隨手就給太叔公滿上.然後隨意地坐在太叔公左側的位子上.

看著茶杯中的熱氣嫋嫋上升,回味太叔婆倒茶的整個過程,真可謂行云流水,滴水不漏,由此可覷見太叔婆的茶道純熟凝練.其實劉沁也不懂茶道,只不過前世的時候曾和一些朋友去過一些茶藝館.曾見識過一些花式茶道罷了,今天一觀太叔婆的動作,有種異曲同工之妙.方才覺得,太叔公太叔婆兩人,真是深藏不漏的高人啊.

奶奶應了聲,然後才坐下.

"這是你孫女吧?叫啥名字?"太叔婆笑呵呵看著劉沁,張開雙手道:"來,到太叔婆這邊來."

"叔婆,這孩子叫劉沁."劉奶奶也是滿臉笑容地答道,她巴不得孫女和叔婆親近點呢,這樣一來.下面的事就好開口了.

劉沁感覺到奶奶沒有反對,于是就乖巧地走向前,但她一走到她身前,就被一把抱住,嚇得劉沁身體一僵.

察覺到她的緊張,太叔婆撫了撫她的後背:"乖,別怕,都是太叔婆不好,嚇著沁了."

太叔婆溫和的聲音有種奇異的安撫力,劉沁很快地就平靜下來,身體也放松了,軟軟的略椅在她身上.劉沁怕自己的體重壓過去會讓她承受不住,畢竟再怎麼顯年輕,她的年紀也有六十好幾了吧?不過劉沁對太叔公夫婦真的很感興趣啊,要知道,除了妖怪外,人類都會經曆生老病死,而容顏的衰老更是人人都無法逃避的.但在太叔公和太叔婆身上卻不是這樣的,歲月仿佛不曾在他們身上流下痕跡,難道是上天如此厚待他們?

這個劉沁不相信,她覺得應該是中醫方面的功勞,中國的文化博大精深,中醫更是源遠流長,正統的養生之道和駐顏之術定能讓人受益匪淺,正如眼前兩人.正如眼前兩人.

"沁今年幾歲啦?讀幾年級了?"

"今年十二了,讀六年級."溫和的聲音在頭頂上響起,劉沁回答道.

本來太叔公平靜無波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他看向劉奶奶,"想不到你兒子覺悟挺高的,孩子讀書蠻早的嘛."

劉奶奶聽了這話,苦笑不已,這哪是孩子她爸覺悟高啊,看來叔公已經不大理會外邊的事了,要不,半年前劉沁跳級的事多少還是會傳到他的耳朵的.畢竟兩個村子在同一條公路上,離得並不算遠.

知道叔公特別討厭愛炫耀的人,但如今為了給孫女增加籌碼.不得不為之了."這孩子去年九月份跳級了,從四年級直接跳到了六年級."

意料之中的,太叔公聽了有點驚訝,然後眉頭皺了皺,看向劉沁.發現這孩子聽到誇她的話題眼里居然也沒有絲毫驕傲自得的緒,"你上次期末考試的成績怎麼樣?"

劉沁一聽,正了正身子,恭敬謙虛地回答:"兩門都考了一百分."

太叔公一直都在觀察劉沁,她眼里仍是清澈透明,語氣也沒有絲毫的自得自滿,頓時覺得這孩子還不錯,臉上的表也柔和了.從剛才她的回答中就知道這是個好苗子,如果她在"兩門都考了一百分"後面加上一句"考了第一名"之類的,那這孩子也不過如此.他當了幾十年老師,多好的苗子沒見過,就是天才類的,也碰到過不少.但往往是時了了,大未必佳!

今天一更,明天加更,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