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年三十
第23章 年三十



劉沁看著手上包得不甚美觀的包.怎麼看都覺得有點家子氣,而且在包了幾十個後,手指頭無一不是豔豔的,這些無一不讓她懷念起後世的那種既美觀又方便的包袋啊,寓意好又大方!可惜現在還沒有出現包袋呢.

包袋,包袋!對了,就是包袋,哈哈,既然目前市場上還沒有,那咱們自己就動手把它整出來吧.正巧明天她也不想她爸媽種田了,家里其實就兩畝田,不多,現在雜交水稻還沒出來,每畝水田的稻谷產量並不高,除了肥料錢和人工錢,幾乎沒賺什麼的,有時甚至還倒貼了人工錢進去.倒不如不種了,不過這只是劉沁心里的想法,種不種還得看兩老的意思.

至于前頭租種的那十來畝沙泥地,那片地的人家看著劉沁家只種了一季的淮山就把兩層樓房給建了起來,一大群人眼著呢.個個都磨刀霍霍地准備大干一場,期待來年的淮山也有個好收成!

假如不種田了,總得找些事來給劉爸劉媽做吧.皮包專賣店是一個,但也只是需要做一些前期的工作,像找店面,裝修,進貨,還有看看帳目罷了.店里的店長員工肯定是要請人的,不可能讓劉爸劉媽親自坐鎮.而且啊,人都是視覺動物,如果一個賣高檔皮包的地方,里面的售貨員居然三四十歲的大叔大媽,估計這是很挑戰視覺的!會讓他們有一種走進大賣場或菜市場的錯覺.這包包能賣得出去才有鬼呢.

確實,只要皮包專賣店上了軌道後就沒劉爸劉媽什麼事了,得找點事讓他們做,正好,這個包袋市面上還沒出現過,剛好可以讓他們試試手.不過劉沁可以保證這是一本萬利的生意,雖然這的包袋毛利潤很低,但它的成本更低!這包袋受眾面廣,想想,逢年過節,喜事白事,哪家不需要它的?

別看了這件東西,申請專利後,大量生產,薄利多銷.保證數錢都能數到手抽筋!這東西要是能壟斷,賺得不比賣包包少.而且有一點挺重要的,這東西安全,因為利潤,所以不惹人注目,自然也不會輕易就引起那些勢力龐大的家族的競爭,人家看不上這只有幾厘錢毛利潤的生意,要做就做大的.

劉沁想做這生意的另一個原因是,她不想把全家的經濟命脈全部壓在王家身上,雖然專賣店的前景不錯,但她也不知道王家哪天會把她給踢出去.她可不會自大地認為人家會和她合作一輩子,畢竟大家也是因為利益才合作的,哪天這利益關系不存在或自己妨礙到他們的利益了,他們自然會斬斷這合作關系,真到了那個時候,人家不落井下石就好了,你還奢望人家給你安排好後路?所以多做兩個生意比較保險,萬一皮包的專賣店不能做了,至少自己家也不至于陷于困境.

其實這包袋也不需要一年來做准備,只需要在過年前三四個月弄就成了,不過具體該怎麼辦.她還沒想好.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年是做不成了,只好等明年了.所以,時間還充足,可以讓她慢慢思考,順便設計多點圖樣出來.

如果真能服她爸媽不種地了,那麼除了包袋,劉沁覺得再做個生意地好,不止能讓劉爸劉媽過得充實點,當然,賺錢是必須的.如果做好了,還可以拉拔一下家族里的兄弟,讓大伙一起入個伙,有錢一起賺,畢竟都是親戚,能幫就幫吧.總不能自己吃肉了,親戚朋友連點湯都喝不上吧?

只有大家的利益綁在一起了,別人才不會在後面給你捅刀子,扯你後腿.光顧著自己一個人發財的人,一般都不得人心的,到時要是出個什麼事,也甭指望自己的兄弟站出來幫幫自己.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你風光的時候沒想起自己的兄弟,憑什麼你落魄了遇上麻煩了,兄弟就得給你收拾爛攤子去?人家可沒欠你什麼.

後來劉沁把這想法和劉爸了,劉爸非常贊成,要是真有那麼一天,自己家天天大魚大肉的,而其他兄弟都是稀飯醬菜,他自己心里也不是滋味啊.不過這都等他們家的專賣店搞起來再吧.現在八字還沒撇呢.

"奶奶.包弄好了,一毛錢的有三十個,兩毛錢的有二十個,五毛錢的有十個,你拿好哦."劉沁著就把三踏用橡皮筋紮好的包遞給劉奶奶.

劉奶奶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老花鏡:"弄清楚了?沒錯吧?"

劉沁拍拍胸脯,保證道:"奶奶,你就放心吧,我都數清楚了,沒錯的."

劉奶奶把那些包接了過來,然後走到床鋪對面的桌子旁邊,拉開櫃子,把它們放了進去,也沒用鎖頭.

劉沁在一邊看著,想起以前時候的一些事,覺得特別汗顏.劉奶奶放包這事要是擱在以前,肯定是不會當著劉沁的面做的,定然是等劉沁不在場了,再找個地方把它們藏好.要是讓她知道了,她會時不時地來拿走一兩個.

想當年,劉奶奶讓她到賣鋪打米酒,她都會在路上偷喝幾口,其實她個人並不愛喝的,這米酒苦苦的.辣辣的,沒啥好滋味.而她每次要偷喝幾口的原因無非是在那缺衣少食的年代,啥能入口的都饞得想吞進肚子罷了.而且每次打酒回來的時候,劉奶奶瞅著透明的米瓶子里的容量,都會抱怨下"這一塊錢的酒又被那店家的克扣了!"她完全沒想到其實是自己的孫女偷喝了,這事不光劉沁干過,劉那子干的次數也不比劉沁少就是了.

其實現在劉沁想起來,都會覺得特別羞愧,嘿嘿,時候品性不算好.不過不管再怎麼調皮也不會丟臉到別人家去就是了,這些偷摸的事都是在自己家發生的.

劉沁拿出事先藏在口袋里的兩百塊錢,把這兩張四人幫遞過去給劉奶奶:"奶奶,快過年了,孫女也沒什麼可孝敬你的,這兩百塊錢,你就收下,喜歡什麼就買什麼吧."其實前兩個月劉沁就托王博找關系,在北方那邊帶回一套羽絨服,因為耗費的人力物力稍微多了點,所以也貴了點,但眾所周知,羽絨服既輕便又暖和,最適合老年人了.上次去市里劉沁就把這羽絨服拿到手了,她准備在年三十的晚上送給劉奶奶的.讓她在新年里也有新衣服可穿.

劉奶奶罷罷手,笑著:"沁乖,你還讀書呢,這錢你就留著自己用吧,不用給奶奶了,奶奶還有錢用呢."上次老大家賣了淮山後他私底下就給了她一千元,當時還嚇了她一跳,後來聽他是賣淮山賺了的,讓她盡管放心收下,她才安了心,也不去打探那淮山賣了多少錢.畢竟這些都是兒子媳婦管了,自己也不是那種八卦的人.她只知道,兒子仍然是孝順的就好.

劉沁笑著勸道:"沒事,奶奶,我還有呢,你就放心收下吧."奶奶和叔叔搭伙,就她所知,恐怕那邊的日子也不好過吧,多給奶奶點錢,也讓她安心,況且過年的人來往,花銷雖不算大但也不算了.手里頭有點錢,總比捉襟見肘要好.

其實劉沁幾乎可以是她奶大的.她出生的時候太愛哭了,幾乎是哭足百日的,吵得劉爸劉媽睡都睡不安穩.于是在喂足四個月的奶後,劉媽就迫不急待地把她扔給了劉奶奶,在她一歲前,每晚她都要含著劉奶奶的奶頭才睡得著.

而上一輩子,她因為容貌而自卑了太久,而自卑的同時又怨懟父母把她生得太丑.她常想,哥哥弟弟都長得好,為什麼就她一個人遺傳了劉爸劉媽所以的缺點?如果她是一個男孩,那麼她就不用在意這些了,為什麼她又偏偏是個女孩呢?她一直沉浸在這種緒之中,怨懟的同時,一旦想起了家人的好,又讓她覺得愧疚難安,于是她就非常討厭想起家里的親人,非常不想面對他們,久而久之,就漸漸地淡忘了親人對她的好.

很多事都是在重生後才想起來的,她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現在的她雖然長得不算是一等一的漂亮,但也算清秀可人.沒有了滿臉的豆豆和豆印,沒有了五大三粗又肥短無比的身材,她才發現,原來她也不是一出生就是那麼丑的.如今的她很滿意目前的生活,她想好好對待家人,彌補前世的遺憾,不再害怕,也不再辜負.

劉奶奶見劉沁是真心孝順她這個奶奶的,並不是客氣話,也就收下了那兩百塊.

劉沁見她收下了,也就開心地告辭了,畢竟外面還有好多事要忙呢,院子還要清理一下.

劉奶奶看著她踏著輕快的步子離去了,還順手幫她掩上房門.暗自感歎道:這老大一家真讓人窩心,大兒子對她好,連孫女也懂事,她算是知足了.這老2她是指望不上了,其實這錢多錢少只是事,重要的是心意.之前還每個月每家給15塊錢,但老2家的都拖了好幾個月了,她也不催,看看,這都過年了,老2和他媳婦吭都不吭一聲,她對他們真是失望透了.如今看著大兒子一家大半年的行事,她也算是老來有個依靠了.

這冬天的日子就是短,眨眼間就到了除夕夜,才六點多呢,劉爸劉媽就起床了,連幾個孩子也一起喊了起來.然後就開始分頭行動,劉爸提著籃子和袋子去了縣里.之前已經買了兩只公雞和其他的一些如香菇木耳等的耐留的干貨,還有瓜子糖果和水果也早買齊了.年三十一在早趕去縣里,無非是想准備采買一些新鮮的魚和肉,番茄豆腐之類的罷了.

而劉媽這邊呢,正准備去廟里和太公那拜拜,祈求來年一切順利.她把雞殺了後,然後蒸煮熟,把它放到盤里,在它的嘴巴上橫著插上帶著葉子的柑橘,柏枝,桂葉.在這只公雞前面還擺了一塊約兩斤重的煮熟了的豬肉.再備上三碗飯一碗米,在這碗米的四周都插上包,中間也放了一把包,寓意著來年財源廣進.還有帶上一壺酒,兩卷炮,幾對蠟燭和一大把擅香,把這些東西放在一個籮筐里.約上嬸嬸程梅娟,她也是拿了個籮筐過來,里面的東西大同異.

然後再約上三伯母和四伯母,四個籮筐,兩條擔子,由劉媽和四伯母挑著.兼顧著程梅娟懷著孩子,幾人走得並不快,一路上都是有有笑的.這大過年的,有啥子問題都擱年後再吧,誰要在這時候添堵就真的太不識相了.所以盡管大家心里都有這麼點意見,臉上卻是笑宴宴的,並沒有出些什麼讓人下不來台的話.整個氣氛都是樂融融的,連路過的人都不禁感慨,這幾里的感真是好得像親姐妹一樣啊.

到達目的地的時候也花了半個多時,廟里的桌子上都擺滿了嫩黃的公雞母雞豬肉,甚至有人大手筆地在上面擺了個豬頭.劉媽幾人看到桌子上還有空的地方,趕緊把自家的物品放了上去.然後點上蠟燭和擅香,在各個神位上都插了蠟燭和擅香後,就讓孩子們跟著自己對著佛祖三跪九叩,然後就讓孩子自由去玩了,自己在那看管著物品順便求求簽啥的.

劉沁好奇地在廟的四周轉悠著,這座廟的曆史也挺悠久了,青磚瓦一派古樸的氣蘊.它就矗立在水壩旁邊的高地上,同時也是建在山腳下.這個廟在市里也是有名的,每到農曆的節日總會有無數的人慕名而來,香火鼎盛.所以它的周圍被建設得很好,廟的正門約有四五畝地的龍眼,這產業是屬于它的.

正殿兩側是供香客的休息的場所,還有一些客房吧,供遠道而來的客人過夜的.這的齋菜還算可以,但因為劉沁家離廟也不算遠,所以也沒吃過幾次,畢竟吃齋菜也要花錢的,窮人家都不太舍得,通常都是一來一回,上了香盡了佛心就走了.約半時後,劉媽幾人把孩子招了回來,讓幾個膽大的男孩到廟門外燒了炮,就收拾東西准備往太公(祠堂的俗稱)走去.

等劉媽領著孩子回到家時,已經是下午兩點了,劉爸正在家里炸魚片呢.這道菜不光耗時多,而且還非常耗油!這是往年都沒敢弄的,還不是今年殺豬的人多了,劉爸低價從村里殺豬的人那買了幾次豬板油回來自己熬,熬出的油把家里的兩個大甕都裝滿了呢.

這道菜雖然好吃,但真的好麻煩,把魚身里的魚骨都剃掉,然後切成薄片,把魚片用清水洗淨,放料酒,鹽,花椒粉,姜絲將其拌勻,醃制一個時.然後是攪蛋糊,用適量面粉,水打成糊狀,加入一只雞蛋.最後往鍋里倒入半鍋油,燒熱後,把掛上了蛋糊的魚片放入油里,炸成金黃色就起鍋.這魚可以趁熱吃,也可以再弄些辣椒番茄醬淋在上面,可好吃了.

鍋里的糯米灌大腸已經熟了,一節節白白胖胖的,被劉媽撈了上來,放在籃子里涼干呢.

劉媽回來後,就和劉爸一起忙和了起來,也不讓幾個孩子幫忙,把他們都打發去洗澡了.年年如此,從年三十到年初二的飯菜,劉爸劉媽都是親力親為的,盡管今年知道女兒的手藝比他們好,但就是不讓她動手,讓她到外面玩去.劉沁幾個也樂得輕松,劉爸劉媽是怕換上新衣的孩子被油煙味熏髒了,甯願他們都穿著新衣服到外面和別的孩子炫耀去.

吃年夜飯的時候,劉爸親自去把劉奶奶接到了家里來,大家臉上都堆滿了笑容.兩兄弟規矩地會在椅子上,看著香噴噴的菜流口水.劉爸還開了兩瓶可樂,劉和劉煦爭先恐後地碗移到劉爸面前讓他滿上.劉媽雖然擔心孩子可樂喝多了,

就吃不下飯了,但在這喜慶的日子里,她也不想出否定的話來掃興.大不了餓了再讓他們吃一頓宵夜算了.這日子真是一年過得比一年好啊,從桌子上的菜就可以看得出來.往年的年夜飯,桌上大多數都是一盤雞肉,一盤豬肉,再加個雞下水煮的湯吧,再加兩青菜,都算豐盛了.而今年,除此之外,還添加了一盤糯米灌大腸,炸得又香又酥,聞著就讓人覺得胃口大開.還炒了個酸筍豬大腸,還有一道番茄魚片.這些菜把整個桌子擺得滿滿的!

"來來來,大家先干一杯,預祝咱們日子越過越火,而且祝老媽您健康長壽!"劉爸站了起來,滿面笑容地!

全家都站了起來,齊聲:杯!"

這形式一走過後,大家都開始有有笑地吃著飯,容易咬的肉都放到了劉奶奶面前,甚至連劉煦也給劉奶奶挾了幾次菜,樂得她直喊乖孫子!

酒足飯飽後,劉兩兄弟拿了些零用錢去買了一些炮來燒,那些炮是那種隨便往地上一砸就炸的炮,破壞性不大,但聲音挺大.賊受孩子的歡迎!

而劉沁就在家幫著劉爸貼對聯,現在的對聯還是紙黑字的,紙金字的都少見,更別提字里還金光閃閃的了.

後面的就是流水帳啊,郁悶,唉,沒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