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誰吃虧
第12章 誰吃虧



劉爸冷淡地反問:"給了你那塊菜園子,以後我在哪建房子?莫非你以為就你有錢建房子?"

"大哥,哪能呀,條件不滿意,咱們還可以商量商量嘛."阿四打著哈哈,反正他條件就那麼多了.如果談崩了,大不了他就在那兩分地上直接建個八十平的房子,還有一點地能弄個走廊,可惜的是沒法放車了.

"阿四,你既然這麼直接,我也不拐彎抹角了,那五分地是不可能換給你的了.不過如果你答應把房子換換,那我可以再從房子那讓出一分地給你,但是有兩個條件."

"什麼條件?"阿四大喜,他找風水大師看過了,雖然他們主宅的風水比不上那塊菜園子,但也是一塊風水寶地!

"第一,你名下的地得讓我隨意挑一塊一分地.第二,得補償我們兩千塊."劉爸完全不認為他是獅子大開口,你不是要地麼,給你,只要你能吃得下!

"老足兄,能不能再多換一分地給我們?條件比照你剛才提到的."阿四急切地問,兩千塊換一分地?沒問題,只要他肯換!

"抱歉,不行.一句話,換不換?"要不是知道如果不給點甜頭出去就沒法把房子換過來的話,他一分地也別想換走!三分地,足夠建個100平的房子再建個型的停車場了!他還想要地?做夢去吧.

阿四看著他堅定的眼神,他的臉色暗了暗,知道這事不可能有回寰的余地了,如今也只能咬著牙應下來!要不,難不成真的就在那巴掌大的兩分地上建房子?多一分地是一分,不過如今有三分地了,也勉強能湊合了吧.

事敲定之後,雙方都怕對方會反悔,于是在村長和幾位老者的見證下,量地,劃出道來,挖下深坑,埋幾顆石頭當印記.一切忙完之後已經接近中午,在劉爸的拘留聲中,村長攜幾位老者陸續離去.

獨獨劉富軍賴著不走,等人走*後,劉富足也懶得理他這個弟弟,准備去清理一下房間,搬到另一頭去,只可惜了木樓上剛粉刷好的房子.

劉富軍看到自己哥哥轉身就走,絲毫不搭理自己,頓時有些慌了,站了起來:"哥,別急著走啊,弟弟換了那地也不是故意的,當時手頭緊,急著用錢,也沒想那麼多就把地給換了."

劉富足看了他幾眼,看到他的笑容漸漸僵住,才嚴肅而冷淡地:"嗯,我知道了,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去搬東西了."

"哎,哥,我還有事啊."劉富軍搓了搓手,然後涎著臉笑著:"你也知道快過年了吧,弟弟我年貨還沒辦呢.可是我如今兩清風,褲檔里一分錢都沒了.哥哥能不能借個一千八百塊來應下急?我保證,等地里的淮山挖了馬上還上!"

劉爸下意識地往房間門看去,發現劉媽正在忙碌著收拾東西,沒空理他這邊呢,要是被她發現弟弟來借錢,指不定會鬧出什麼事!

"我倒是想借給你,但也得我有錢才行啊."離過年還有一個來月呢,這子有那麼顧家?多半是手癢了想借錢出去賭吧.

"哥,你別騙我了,上次賣淮山沒賺一萬也能賺八千吧,這次阿四又送來了兩千,你怎麼連個一千幾百塊也舍不得借給你弟弟?別

忘了我可是你親弟弟哎."劉富軍才不信他沒錢呢,擺明了不想借是真,好哇,現在想親弟弟他都信不過了.以後有啥事也別來找他幫忙!

"是,我手里是有些錢,但不多.看看你,亂把地換給別人,這房子人家一拆,我們一家子還能住嗎?我不趕緊找人建個房子,明天下大雨時房子崩了你就等著給我們全家收尸吧!"劉爸氣憤地,現在才來和他攀親,早干嘛去了?"我現在手頭還緊呢,你大嫂還回娘家借了點錢回來建房子,如果你手上有閑錢就支援一下你哥我吧."

劉富軍被罵得一愣一愣的,也不敢再提借錢的事了,一聽自己哥哥還要反過來向他借錢,他慌了.急中生智:"哎呀,我剛想起今天還要陪老婆去縣里看看醫生呢,哥,我先走了啊,有什麼事你再找我."

劉富軍走到半路上才察覺他多半被他哥耍了,切,不借就不借嘛.剛才換地他也沒吃虧啊,換了一分地,得了兩千塊,比自己還多得一千,占了便宜還裝可憐!

劉爸看著飛速離開的弟弟,無奈地搖了搖頭,雖然他品性不好,但畢竟還是打斷骨頭連著筋的同胞兄弟.自己也不可能翻臉不認人的,算了,以後見著了,面上過得去就行了.還是抓緊機會過好自己家的日子才是正經的.

媽尖叫著逃出房間,"蛇啊,有蛇!"

劉沁幾兄妹一聽,趕緊從樓上奔了下來,劉爸也跑了過來,一把扶住劉媽,焦急地問:"哪里有蛇?有沒有被咬到?"

劉媽驚慌失措地:"在電視櫃下面,有一條好大的蛇,我看見了,看見了."

"現在不是沒事麼,別怕別怕!"劉爸安撫地拍著劉**背.

因為動靜太大,外面也圍了好幾個人.沒一會,村里一個號稱"捉蛇好手"的老頭也來了,問明了蛇的位置,他就走了房間.

沒一會那老頭手里就捉著一條通體灰黑的大蛇出來了,因為被捏住了七寸,只見它不時地吐著蛇信,蛇身不住地纏住那老頭的手臂.

"天,居然是山萬蛇!"一個十六七歲的伙子驚呼.

"這就是山萬蛇?"村里的人都聽過這蛇的厲害,但認得的人並不算多.

"好在嫂子離開得即時,要不,被這家伙咬一口可不是鬧著玩的,這蛇毒著呢."那老頭是個爽朗人,此時收獲了一條近八兩的蛇,樂得眼都眯了.

"這蛇不知道從哪鑽來的,估計是覺得屋里暖和,想在那過個冬吧,好在你們發現得早,要不等天氣暖和了可就壞了."那老頭想了想又補充道,如果真到那時候,少不得被咬一兩口,到時估計就一命烏呼了.

此時圍著看熱鬧的村民都點頭附和,"是啊,是啊,你們算是福大命大了,只是受了點驚嚇."

無意中讓危險提前暴露了,也算是一種幸運吧.

劉爸劉媽兩人對視了一眼,雖然有點驚魂甫定,最近接二連三的發生一些不愉快的事,如今這件事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

劉沁最近也有點被搞得神經兮兮的了,希望接下來的日子別來那麼多破事折磨人了,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