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色女
第8章 色女



最近一段時間,劉沁家很熱鬧,那些婆母嬸嬸都陸續上門和劉媽套近乎.沒辦法,自家男人那天回來後對別人燒的菜贊不絕口,讓她們深感不服氣的同時又有點好奇.非常想見識一下連村子里公認做菜做得好的劉富民都豎起大拇指的佳肴到底是怎麼個味道.

于是今天是三婆母上門來,明天是四嬸娘,後天是一開始的時候劉媽還很黑皮地和她們吹噓一下,但後來很是不耐煩,家里有一堆活得干呢,這些人天天沒眼色地找上門來和她哈拉,搞得她很煩燥.後來她實在是煩不勝煩了,就決定回娘家看望一下她爸媽,順便把前些日子借的兩千塊還回去.

走親戚是孩子們的最愛,但因為劉沁幾兄妹都得上學,沒法跟著去.為此劉煦盆友還哭鬧了幾回,在劉媽"割地賠款"下外帶許諾了一定要帶好多好吃的回來才作罷.

劉沁外婆家住在比較偏遠的山區,距離劉沁他們的城市蠻遠的,一來一回差不多要花兩天的時間.所以劉媽回娘家的次數一只手指都能數得出來,一年能回去一次就算不錯了.

劉沁記得,以前倒是和劉媽去過一次,光走山路就要走兩三個時.而且那里非常缺水,洗澡嘛,在那住了七天,劉沁只洗過兩次澡,每次半桶水,這還是看在她和劉媽是客人的份上優待的.劉沁當時不知道因為缺水,衣服一般是半個月或一個月才洗一次的.她顛顛兒地把衣服換了下來,扔在浴室里,想不到第六天她洗澡時,不得不穿上之前換下的髒衣服.當時只帶了一套換洗的衣服,沒辦法了,只好忍耐著把衣服反過來穿上了.

再那里的廁所,根本就是一個土坑,里面有兩塊磚充當蹲點,糞坑里的便便都溢上來了,除了那兩塊磚是乾淨的外,那廁所可以稱得上遍地黃金,一進去,簡直是臭氣熏天啊.對了,外面還有一扇搖搖欲墜的門.當時劉沁蹲在兩塊磚上面,撅著屁屁,既擔心蹲得低了沾上那些"黃金",又擔心外面那門隨時會倒下,還擔心有人突然出現.

不過外婆家也給劉沁留下了一些美好的回憶,他們的村子看起來很接近電視劇太極宗師中的陳家村,光滑的石板砌成的走道,走道兩旁連接著無數個院門,走道的盡頭都栽了幾棵大樹,風一吹沙沙沙地響,讓人感覺很古樸靜謐.

劉媽離開後,劉煦天天都要掰著手指數,念叨著媽媽什麼時候回來呀.其實不止劉煦想念劉媽,劉沁也覺得劉媽回娘家後,整個家里總覺得缺了點什麼似的,人也打不起精神,做什麼都懶洋洋的.

好容易,第四天傍晚的時候,劉媽回來了,除了一些特產,劉媽還帶了個人回來,劉沁他們姨.兄妹幾個看到特產那餓狼撲羊的樣子就甭提了,接連幾天,幾人別提過得多滋潤了,口袋里的零食從沒缺過.不是薯干,就是爆米花,要不就是瓜子.就連一向和他們玩得好的伙伴們都受益不淺啊.

姨何楓是個25歲的姑娘,尚未嫁人.和眾人打了招呼後,她正好奇地打量著四周,這個村子明顯和她老家不一樣啊,熱鬧繁華多了.一開始自己爸媽讓她來幫著三姐挖淮山,她還老大不樂意,家里的幾畝地她還不願意侍候呢,更何況是幫別人做牛做馬了.可不是嗎?好容易把地里的莊稼收割完,以為就此空閑下來,等來年年初再忙了,誰知道自己爸媽看不慣她清閑,硬是要她來幫幫三姐.雖是她三姐,但也嫁出去十幾年了好不好?而且一年也見不上兩次面,姐妹間的感本來就沒多少,憑啥讓她白白出賣勞力?

不過如今看到這里的村子交通和用水都很方便,她覺得很滿意,如果能嫁到這個地方那就太好了.她可不想在老家那隨便找個人嫁了,趕個集都得走幾個時的路.何楓心理暗暗盤算著,細長的眼睛眯了眯.

孩子最是活潑,沒兩天,兄妹幾個就和姨打成了一片,其中劉煦最是粘人.晚上也是和姨睡在一起,他倆倒是如願了,卻搞

得劉沁不自在極了,她實際年齡都三十了,還得和哥哥睡一張床上,想想就覺得別扭.不過好在是一人卷一張被子,兩人在劉沁的堅持下睡在同一頭,因為她拒絕聞到劉那腳臭味.

不過第三天晚上,全家窩在劉**大床上蓋著棉被看電視的時候,趁姨去洗澡的那會,劉煦盆友皺著臉不想和姨一起睡了.

"怎麼了?之前你姨和你一起睡,你不是答應得挺興奮的嗎?"劉媽狐疑地問,怎麼才睡了一晚就變卦了?

弟扭扭捏捏了一會,才著臉,嘟著嘴:"姨她摸我的**."

"當時她不知道我還沒睡著."弟又補充一句.

此話一出,劉大笑出聲.劉沁也是忍俊不禁,想不到弟才八歲就有人覬覦他的美色了!

劉煦被笑得沒法,脹了臉,眼睛瞪得圓圓亮亮的.就算他還,但他也知道姨的行為有不妥當的地方.此時被劉的笑聲惹得惱羞成怒,但臉皮薄的他只能把頭埋進劉媽懷里,咕嘟一句:"哥哥好壞!"

劉媽一反常態地沒有取笑自己懷里的不點,只是摸了摸他的腦袋,然後若有所思:妹妹25歲了,看來得和爸媽吱一聲,讓他們好好張羅她的婚事才行了.

"沁,今晚你和你姨睡吧,就你受不了你哥橫七豎八的睡相,讓你哥哥去折騰你弟弟去!"劉媽想了想道,她可不想兒子留下什麼陰影,趕緊找個借口把妹和兒子隔離了才好.

"媽,你可以換別的借口嘛,干嘛要這麼抵毀人家?"劉大叫著抗議.

"就得這麼,如果你不樂意,就讓你和姨睡!"劉媽威脅道.

劉一聽這話,頓時一驚,媽呀,他不要被姨摸**啦.如今在他心里,姨的形象直逼故事書中的老巫婆.只是他睡沒睡相而已,沒形象就沒形象吧,總比被人亂摸地好.想通後他苦著臉:"好吧,好吧."

今天卡文了,瘦了點,明天補.大家要是還有票票就投一下吧,粉推薦都歡迎,不要浪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