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強悍的強
第47章 強悍的強



散會回來的時候,大家心里都很低落,也沒甚心看電視了,于是洗洗就睡了.

雖然整個宗族大會就只是按照劉富民的意思,那也是他資格夠老.劉家爺爺輩的人都去世了,而大伯搬到別的城市去住了,十年都難得回來幾次.劉富民煮菜的手藝很好,但逢村里有個事白事都喜歡請他去掌勺,很是讓人尊敬,當然家底豐厚也算是一個原因吧.村民們對他俱是恭敬的且輕易不想得罪于他,試想一下哪家沒有個事白事需要人家幫襯一下的?所以劉富民在村里的威望是直逼村長啊,所以他處理和決定本家的事,那是一個名正順和理所當然!

這次王春花真的是徹底得罪了三伯父了,她倒好自己不帶一片云彩地走了,留下幾個孩子來替她收拾爛攤子!雖礙著親戚這層關系,三伯父不好太過為難他們幾個半大不的孩子,但三伯母可不是個以德報怨的人,枕頭風可是很厲害的.如果今晚王春花能理智點,就算她走了,那麼這些叔叔伯伯看在同一根源的份上,多少都會勉力照顧一下.而且劉富民家的孩子外出工作的多,就意味著門路多,稍微介紹一下不比你到處碰壁強得多麼?真是禍從口出哇.劉沁躲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想,然後就進入了黑甜香.

某天夜里,劉沁被一陣哭聲給吵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睡意朦朧的眼睛,漸漸辨別出是弟弟劉煦的哭聲,她一下子清醒過來了.

趕緊坐起來邊穿外套邊問:"弟弟,怎麼了?為什麼哭?"

"姐,我耳朵痛,好像有東西在里面咬我,我好痛好痛啊,嗚嗚嗚…"劉煦邊哭邊哽咽地.

劉沁一聽就急忙撩開蚊帳,急步走到劉哥倆的床前掀開蚊帳,看到弟弟只穿了一件單衣坐在那直哭,還不時地用指去挖耳朵.而哥哥劉還在一旁睡得死死的,像豬一樣.劉沁氣得直接推他:"哥,你這豬八戒,快醒醒啊!"

好一會才看到劉不甘不願地睜開了眼,看到劉沁坐在床邊,不解地問:"難道天亮了?我才睡下不久啊."

劉沁雖然氣極了,但還知道這是半夜,刻意壓低了聲音道"亮你個頭,弟弟哭了那麼久你居然不知道!"

"弟弟為什麼哭?"難不成半夜他搶了弟弟的被子,所以他才哭?

"弟弟感覺有蟲子在耳朵里咬他,你快下去叫爸媽開門,我幫他穿好衣服就下去."劉沁轉過頭拿起放在衣車上的外套就扔給了劉,然後再拿起劉煦的外套爬上去給他穿好.

劉聽話地下去敲門了,當劉沁兩姐弟下來的時候,劉爸劉媽已經穿戴整齊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煦,怎麼樣,還痛不?"劉媽臉上掩蓋不住焦急的神色,一把拉過劉煦就把他抱在了懷里.聽到兒子喊痛,眼睛也直往下掉.

"哭什麼,趕緊把孩子送到村頭劉菜頭醫生那才是正經事."雖然劉爸也緊張,但也知道這事耽誤不得,生怕耳朵里的東西把兒子的隔膜給咬壞了.

"來,煦,上來,爸背你去看醫生啊,一會就會好了,別怕!"劉爸著就蹲了下來.

劉煦倒也聽話,掙開劉媽的懷抱,爬上了劉爸的背.劉爸站了起來,順勢把他托了托就往外走去.劉媽無法,只好趕緊把門給鎖了.就快步跟了上去.

到了劉菜頭家,劉爸叫劉用力拍大門叫人,而他就跑到劉菜頭夫妻的房間窗口邊上叫人.沒一會,劉菜頭也醒了,聽了聲音分辨出是本村聽慣聽熟的,這才敢打開窗.看到窗外站著的人是熟人,才去打開了大門.

問明了求診的原來,他拿起手電筒一照.然後他笑著:"沒事,只是一只蟑螂,我用酒灌進去,把它灌死就行了."

著就進廚房拿了個裝米酒的瓶子和瓷湯匙出來,倒了一匙酒:"老足,你按住孩子,別讓他動,酒灌下去,他可能會疼一下的."

一切准備好了後,劉菜頭就把酒慢慢地灌進了劉煦的耳朵,劉煦突然掙紮了起來,哭著:"媽,好痛好痛啊…

劉媽眼眶又了起來,劉爸抱緊了劉煦安慰他:"乖,忍忍,等會就不疼了啊."

大約過了一分鍾,劉煦就靜了下來,耳朵也不疼了,劉菜頭就讓他側頭把耳朵里的酒倒出來.

"醫生,怎麼那只死蟑螂沒有被我弄出來?"劉煦不住地側著頭跳來跳去,就是甩不出來那只強,于是就問劉菜頭了.

"那個可能暫時弄不出來,過段時間吧,它自己會掉出來的,放心."劉菜頭笑呵呵地解釋道.

劉煦一聽有點郁悶,但一想到比起剛才疼得要死的感覺,現在已經好太多了,于是就勉強地接受了有個強尸體在自己耳朵里的現實.

"劉醫生,這個診金怎麼算?"劉爸吸完了一支煙,然後問道,現在才三點多呢,趕緊弄完了回家睡吧,也不耽擱人家休息了.

"你們回去吧,不收診金了,就用了點米酒,不值當什麼錢!"劉菜頭笑著.

"這怎麼好意思?"劉爸搓著手地,雖只用了這麼點酒,但大半夜吵醒人家,不給人家診金讓他很是過意不去.

"都是老哥們了,你這麼斤斤計較也太落你哥們我的面子了,快走,我要關門睡覺了."劉菜頭正經地,順勢就把他們趕了出來,門也馬上就關上了.

劉沁一家默默地走了回家,到家的時候,劉媽不放心,和他們一起上了樓,把床頭床尾再清理了一遍才肯讓幾個孩子上床睡覺.

劉媽安置好幾個孩子後,回到要下,脫了外套躺在床上就哭了起來.

劉爸皺眉沉聲問:"這是怎麼了?兒子不是好好的麼,哭啥呢?"

"這不是哭窮麼?上面那房子塵土味重,老鼠洞又多,怎麼也收拾不乾淨.這次是蟑螂進了兒子的耳朵,下次不知道是什麼呢!"

"行了,你別哭了,會好的."劉爸安慰地,過兩天他忙完手頭要緊的活就趕緊整治一下孩子的房間.

"嗚嗚嗚…要是家里有你弟家的房子那麼好,我兒也不會受這罪了."劉媽雖也是知道家的況的,不允許蓋房子啊.但她就是禁不住恨啊,要不是分擔了三千塊聘金,雖這點子錢不夠蓋房,但好歹能粉刷一下孩子們的房間啊.現在白白便宜了別人,扔進水里還打個旋呢,給了他,回來那麼久也沒見來走動一下!

第二更到,還有一更,大概晚點發,呵呵,感謝親們的關心.